從矽谷挖人+內部培養,美軍看上了頂尖技術人才

從矽谷挖人+內部培養,美軍看上了頂尖技術人才

《連線》網站發布文章稱,美國國防部正在打造一個由精通技術的士兵組成的夢之隊。近些年美國軍隊一直在努力從矽谷招攬優秀人才,而新的項目也在軍隊內部培養頂尖的技術人員。

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

2017年初,尼科爾·卡瑪瑞洛(NICOLE CAMARILLO)在馬里蘭州米德堡的陸軍基地巡視時,一位年輕的上尉——由於其職位的敏感性,我將他稱為馬特(Matt) ——在她面前走過。

卡馬瑞洛記得當時他在想,“我得跟那個孩子談談。”就在幾週前,她看到馬特在展示他正在開發的一項工具,該工具用來在中東對抗敵人的無人機攻擊。他解釋說,這項技術是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開發出來的。

這引起了卡馬瑞洛的注意。作為美國陸軍網絡司令部的人才戰略執行主任,卡馬雷洛的工作是勸服矽谷的高級僱員犧牲股票期權和六位數的薪水,轉而把自己的技術知識應用到軍隊中來。不過,像馬特這樣的技術人才沒多少資源去開發可能關乎士兵生死存亡的工具,這對她的項目來說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卡馬瑞洛走近馬特,主動提出要幫忙。她讓他告訴她他在為軍隊開發技術時遇到的困難。馬特決定給她展示一下。他帶卡馬瑞洛來到一個改造過的兵營,他和他的團隊在那裡創建了一個臨時工作室。在一個舊的淋浴器裡,他們點燃了一個電池,然後用來焊接硬件部件的金屬。由於政府發放的電腦上有安全限制,他們無法進行編碼,因此他們購買了替換零件,自己組裝電腦。這些黑客幫助他們繞過了昂貴且耗時的軍事採購流程,這一流程本來會讓他們的進展減慢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

這些讓卡馬瑞洛想起了見證蘋果和惠普誕生的著名車庫,這一切都帶有某種浪漫色彩。但卡瑪瑞洛離開時,感到擔憂,但同時也受到了鼓舞。軍隊內部已經有了不少的技術人才。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更好的環境。

“他們能夠利用現有資源做到各種事情,他們所展現出的聰明才智令人驚嘆。”卡馬瑞洛說道,“我想,’如果我們解放他們,給他們所需的所有資源,會發生什麼呢?’他們會做出什麼來呢?”

Jyn Erso計劃

一年後,這個想法的種子開花結果:在陸軍網絡團隊(Army Cyber​​)和國防部數字服務團隊(簡稱DDS,相當於國防部內部的科技初創公司)之間展開正式的合作。這個名為Jyn Erso的新計劃集結了軍隊內頂尖的技術專家和來自私營部門的專家。 Jyn Erso團隊在國防部內部的DDS辦公室工作,正在迅速開發工具。其中的一些工具,國防部已經花費了數億美元和多年的時間也沒能成功地開發出來。

這本來是DDS在2015年成立時要做到的事情,但它沒能做到。當時的目標是,讓矽谷的極客們到華盛頓值班,瓦解軍事官僚主義,打造真正用戶友好的、且不需要耗費數年時間來開發的技術。自成立以來,DDS團隊開發了技術來幫助服役人員跟踪他們的值班記錄,他們甚至被派往到阿富汗去為北約重新設計一個神秘的軟件。

然而,在那段時間裡,DDS主任克里斯·林奇(Chris Lynch)從未想到,在軍隊中也可能發現同樣水平的人才。 “我當時想,‘我的團隊是這個國家所能提供的最好的團隊,這種類型的人才今天不會出現在軍隊裡。’”林奇說,“這就是問題所在。”

多年來,陸軍中技術一詞一直被用來描述知道坦克如何運作的士兵,而不是知道如何編寫軟件的士兵。馬特就是其中之一,他是西點軍校(West Point)培養的計算機科學家,曾在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工作過一段時間,在陸軍服役七年。但當他需要加入軍隊的某個分部時,卻沒有網絡分部這一選項。陸軍直到2015年才開始提供這一選項。

“軍隊真的不知道該拿我怎麼辦,”他說,“所以他們把我送到遊騎兵學校。我學會瞭如何從飛機上跳下來,隨身攜帶步槍之類的東西。

甚至當馬特被轉移到陸軍網絡部隊時,他的團隊得到的電腦受到了極大的限制,他甚至不能在電腦上寫代碼。 “我們就想,這裡的人是怎麼完成工作的呢?”他說。

組建 夢之隊

卡馬瑞洛和林奇想給馬特這樣的士兵帶來他們在基地得不到的自由。 2017年春天,他們向前陸軍網絡部司令官保羅·中曾根(Paul Nakasone)提出一個新奇的想法:他們想將一小群士兵送到五角大樓,在DDS身邊參與司令官選擇的任何一項任務。卡馬瑞洛解釋說,最初,中曾根並不情願。

她說,“他以為DDS是在試圖招募我們最好的士兵。我說,‘不,這是為了你好。’”

現在是NSA局長的中曾根後來態度軟化,同意讓卡馬雷洛和林奇借幾個士兵研發能讓敵方無人機失靈的技術。他們稱這個項目為Jyn 1,因為他們希望這會成為Jyn Erso眾多項目的的第一個。

馬特著手從軍隊內部挑選人員組建他的夢之隊。他挑選的人員包括:一位朋友兼西點軍校的校友,一直和他在米德堡工作室辛勤工作;一位在陸軍網絡學校(Army Cyber​​ School)等待任務的富有才華的統計學家;一名業餘愛好侵入汽車的飛機技術員。就像《十一羅漢》(Ocean’s Eleven)中的場景一樣,他們一個接一個地獲邀與DDS團隊一起工作。 DDS團隊的成員包括曾供職於Facebook、德勤(Deloitte)和Dropbox等頂級私營企業的工程師、設計師和項目經理。

2017年5月,這些士兵身著全套制服到五角大樓報到。 “我們當時的反應是,’下週你們來的時候,記得穿便服。’”當時的DDS項目經理艾琳·德萊尼(Erin Delaney)回憶道,“我們給他們提供了一些Macbook電腦,讓他們做好工作準備。”

第一個項目的開發過程

 

馬特說,在Jyn Erso團隊成立之前,核心的問題是,“我們要如何阻止ISIS向我們士兵的腦袋扔手榴彈?”

據卡馬瑞洛說,軍方足足花了7億美元來嘗試解決這個問題。你可以向空中射網來捕捉無人機,也有體積龐大的、手提箱大小的干擾技術,但這些都是士兵難以攜帶的。法國已經訓練老鷹來做這件事。然後就是軍方所說的“動能”技術。 “動能意味著你把它炸了。”林奇說道。

該團隊決定製造一種手持無線電設備大小的工具。這種工具不需要放在卡車的後面,可以精確地瞄準敵人的無人機,同時不會干擾到附近的所有通信,包括友軍的通信。

他們還希望確保能夠更新設備上的軟件,以跟上新型商用無人機的推出步伐。 DDS的軟件工程師、海軍陸戰隊的少校湯姆·別列克尼伊(Tom Bereknyei)表示,打擊ISIS的主要挑戰之一是,他們的作戰人員所使用的現成技術比美國政府可能需要10年時間才能開發和批准的軍事化工具要更加靈活。 “我們是在與我所說的’聖誕節週期’對抗。這些商用無人機的新型號上市了,你會給你的孩子購買。”他說,“我們必須打造出與之匹配的能力。 ”

這是馬特在米德堡時一直在努力解決的一個問題,但現在他所處的環境可以讓他真正地完成這件事。 Jyn 1團隊在當地的創客空間預訂了3D打印機,在那裡他們可以打印零部件,並在筆記本電腦上工作。與米德堡那裡的電腦不同的是,這些筆記本電腦可讓他們編寫代碼。他們把DDS辦公室改造成一個試驗場,把鋁箔包裹的垃圾桶放在一邊,製造出臨時的法拉第籠(Faraday Cage)。

他們日復一日地觀察並等待無人機遙控器上的一盞指示燈從綠色(表明無人機發出的信號是強烈的)變成紅色(表明無人機發出的信號被中斷)。在指示燈終於變紅的那一天,也就是大約四個星期後,整個團隊都非常興奮,發射Fireball慶祝了一番。

戰場上的用戶測試

不過,也許最有意義的區別是,該團隊能夠在戰場上進行用戶測試。在軍事收購過程中,這幾乎是聞所未聞的。在該過程中,承包商被要求遵守政府官員在某個辦公室起草的一系列要求。通常情況下,士兵們不會有機會提前試用這種產品,因此到他們提供反饋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了。林奇已經說服國防部將DDS的工作人員派往阿富汗。經過一番爭辯之後,他再次獲得了他們的批准,在2017年8月該團隊再次啟程前往中東的一個秘密地點。

那次行程幾乎完全改變了他們開發的工具的設計。在向戰場上的士兵們進行了演示之後,他們意識到他們需要完全棄用他們所構建的基於屏幕的用戶界面,用一個模擬的錶盤和三個簡單的設置來替代它。 “每個人都瘋狂地加班加點趕工,”馬特說,“他們想要的是某種盡可能自動化運作的東西。”

這個團隊願意重新改變工具的設計,讓士兵們感到十分吃驚。 “這真的是我第一次看到像這樣的採購過程,他們向我們提出了一個初步的概念,並說,’在我們開始投入生產之前,我們需要你們的反饋。’”參與測試的一級準尉塞西爾·福克斯(Cecil Fox)說道,“他們給了我們一種方法來獲得我們最初想要的東西。”

他和其他士兵的談話也有幫助。 “我們說的都是一樣的首字母縮略詞。”福克斯說。

Jyn 1團隊回到五角大樓進行必要的改動,到2018年1月,他們飛回戰場進行最後一次測試,這次是和一群剛完成基礎訓練的年輕步兵一起。 Jyn Erso團隊讓他們坐下來,把工具交給他們,不提供任何的指示,然後等著看士兵們是否懂得如何使用。

他們知道怎麼使用。 “他們能看到的只是一個旋鈕和一些閃爍的燈,但當他們在遠處看時,無人機不能靠近他們。”該項目的軟件工程師丹·林(Dan Lim)回憶說,“這些人對我們所做的工作毫不了解,但他們能夠在一分鐘內搞懂如何使用我們開發的工具。”

據DDS透露,Jyn 1項目花費了國防部不到10萬美元。而國防部找承包商解決同樣的問題,卻花費了足足數億美元。現在,在完成了第一次採購訂單後,Jyn Erso團隊將Jyn 1規格資料交給了五角大樓內外的合作夥伴,讓他們繼續製造這些工具。 Jyn Erso永遠不會取代這些承包商,但是卡馬瑞洛和林奇希望這種模式能被用於發展軍隊內部的技術能力,這樣既能提高成本效益,又能更好地滿足士兵的需求。 Jyn Erso團隊已經在著手展開另一個名為Jyn 2的項目,專注於給網絡士兵尋找在國防部網絡上追捕敵人的新方法。

受益於Jyn Erso計劃,DDS已經改變了它的職責範圍。它仍在矽谷招募人才,但現在也在軍隊中培養頂尖的人才。面對國際黑客組織和精通技術的對手,像這樣的項目對正在適應現代戰爭的軍方來說至關重要。

別列克尼伊說道,“軍方原以為,他們所面臨的問題之所以存在,是因為缺乏人才。”他認為Jyn Erso的工作證明了這個理論是錯誤的。 “我們改變了他們的環境。我們改變了對他們的支持,讓他們與設計師一起合作。”他說,“這產生了極大的不同。”(樂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