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辦公室戀情,揭開了科再奇與Intel元老的辛酸鬥爭史

一段辦公室戀情,揭開了科再奇與Intel元老的辛酸鬥爭史

科再奇終於走了!而且還是以被辭退這種不甚光彩的方式。

從2013年上任Intel CEO到今天,科再奇僅僅在任五年。按照Intel的慣例,沒有特殊情況每任CEO都是63歲退休,然後可以在董事的位置上乾到70歲。

而今年科再奇58歲,按慣例還可以再幹五年。但是與下屬的情人關係,讓他提早結束了CEO之旅,直接被驅逐出了Intel。

Intel宣布消息之後,科再奇的所有資料已經全部從Intel官網上撤下,一點委婉緩和的姿態都沒有,內鬥的氣息撲面而來。

女主幫科再奇裁完人,又去了Google

現在,國外彭博社等一眾媒體扒出了傳聞中的女主角——Danielle Brown。

這位撼動全球半導體界的大姐,從2009年進入Intel之後一路高升,2013年01月起開始擔任Intel人力資源VP,在什麼都論資排輩的Intel,這種升職速度堪比火箭了!不過到了2017年6月,這姑娘又跳槽到了Google。

按照時間點來算,Danielle人力資源VP的崗位是在2012年底確定的,然後於2013年1月述職。當時Intel前任CEO歐德寧還在崗,離正式退休交接班還有一段時間,VP的職位一般情況下還是歐德寧拍的板。甚至以Intel的管理情況,新VP還要經過董事會的過目。

從這方面來說,Danielle在工作上的專業性是毋庸置疑的。

不過大公司人力資源VP向來都不是一個單純的崗位,其手中掌握著公司高管人事任免的大權,往往代表著董事會總裁等公司實際管理者的意志。而恰好,Intel前CEO科再奇此前對Intel進行了大規模的裁員改革,大批Intel元老被離職。

而Danielle過去幾年裡在Intel所做的工作也令人費解,主要負責Intel的多元化管理戰略,甚至還創造了一個新title——首席多元與包容官(Chie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officer)。

Danielle跳槽Google後參加創業活動

不過看了這個崗位的職責,你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這個職位的職責就是保證公司團隊的多元化,以達成人員營運上的合規性。換句話說就是:公司內部不能只有男人沒有女人,只有白人沒有黑人,只有Straight沒有LGBTIQ等等。

再說白了就是:你們團隊都是老大爺,我要辭退一部分人換上新人。

不過Danielle在設法裁掉老員工之後,招來的大部分都是陪著老公一起到美國打工的女性。

這些姑娘手持H4簽證沒有綠卡,簽證隨時都可能失效,跟Intel的勞動合同也就說失效就失效了。拉長試用期,工作時間有限,對方因各種原因被迫離職有可能還算違約,Intel有一千種辦法不給離職補償。招收這樣的員工,其實就是在變相裁員。

更明顯的一個舉措是:科再奇在2015年01月的CES上宣布五年內拿出3億美金推動公司內部的多元化,到7月份裁員1200人的原因,則寫著公司要節省3億美金開支。

所以說,Danielle的工作在辭退Intel老員工大規模裁員上,幫助科再奇出了不少力!

而值得注意的是,Danielle在Google的崗位與Intel時期一模一樣,都是首席多元與包容官(Chie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officer)。看來歐美很缺這種合規裁員的人才。

科再奇或許一年前就被架空

2017年Danielle跳槽到Google的時候,業界就應該注意到Intel已經出了大問題,畢竟Danielle可是科再奇的左右手,裁員改革過程中的大功臣。這位大姐離職後,就再也沒有傳出Intel新的改革消息。

而很大概率當時科再奇應該就已經被Intel董事會拿下,權力已經被限制。這在許多方面有表現。

科再奇出問題還有一個更明顯的信號,今年初Intel晶片安全漏洞被踢爆時,國外媒體Market Watch發現,作為Intel CEO竟然提前在2017年9月啟動了一個10b5-1交易計劃,拋售了價值3900萬美元的Intel股票。

根據Market Watch報導,Intel在2016年6月就已經知道了Intel晶片安全漏洞的存在。當時業界質疑科再奇在搞內幕交易,忽略了科再奇已經提前離職的可能。

想想,如果科再奇還在任的話,這樣涉嫌內幕交易的操作是要坐牢的。可是事情過去一年了,科再奇還能參與電話財報會議,說明他對公司內部出現的問題不知情,也代表著他早已經沒有實權了。

現在對照Danielle 2017年6月跳槽到Google,以及Intel在這一時間發現經片漏洞,幾件事情穿在一起奇怪的巧合背後有其必然性。

真實的情況可能是這樣的:科再奇對Intel的改革引發混亂,導致公司多個技術路線出現嚴重問題;Intel元老對科再奇嚴重不滿,預判Intel各大技術進度已經出現嚴重危機;當機立斷拿下科再奇及其同盟Danielle,然後查出Intel晶片重大安全漏洞;科再奇在半離職狀態下拋售了手中的Intel股票。

科再奇離開Intel的具體時間可能是2017年4、5月份,與Danielle同步。

今年1月,科再奇曾以Intel CEO的身份出現在拉斯維加斯CES展會上,這讓Intel內部的爭鬥又多了一份神秘面紗。

2015年,科再奇在妻子陪同下參加白宮晚宴

不過這次短暫的露面,科再奇並沒有像往常一樣發表什麼重要的講話,而是以主持串場的姿態發布了幾款VAR相關的技術產品,同時還為觀眾帶來了一場融合了Intel最新產品技術的雜技舞蹈秀。這跟往常氣場強大夸夸其談風格的科再奇有著很多不同之處。

再往前推,整個2017年科再奇都沒有怎麼露面,特別是三星超越Intel、Intel晶片嚴重漏洞這種問題下,科再奇也沒有主動出擊去做專訪發表什麼對Intel有利言論。

最近一次科再奇有價值的發言,發生在2017年MWC大會前的專訪中,當時Intel下決心全力以赴5G技術,科再奇以Intel CEO身份提前站出來搖旗吶喊。

相比2015、2016年,科再奇動不動就裁員傳出重大業務調整,2017年至今科再奇老實得有點不像話。 Intel加碼自動駕駛、突圍5G等這樣重要決策,還是在2016年作出的。

上個月一季度財報發布之後,Intel的電話財報會議上,科再奇破天荒的承認了10nm製程技術面臨生產問題。按這位老哥強勢的性格來看,這樣的表態基本就是在承認錯誤爭取從輕發落。

到今天局勢已定,一肚子怒火的元老們,也就毫不猶豫的用consensual relationship這樣,非常扯不明所以的曖昧關係問題給了辭退處理。

consensual relationship翻譯過來是曖昧?還是動情?這種級別算什麼辦公室戀情? Google三個創始人在已婚狀態下,搞出的辦公室N角戀鬧得天下皆知,也都得過且過。這才哪到哪?

雖然科再奇也低頭以主動辭職的方式挽回顏面,但背後的水有多深,真不好說。

改革不力傷及根本,科再奇的N宗罪

回顧近兩年,科再奇舉起改革大刀,辭退了近4萬Intel老員工,連COO、CFO都讓他換了個遍,甚至從高通引來高管來重組業務。要知道按照Intel的慣例,COO崗位上的人,往往是下一任CEO,而科再奇卻把COO Kim Stevenson擠走了。

而且科再奇選擇裁人的時間點,正是Intel的威權人物安迪·格魯夫去世之後。 2016年3月格魯夫剛死,後腳接連四個高管離職,部分高管降職,其中就有COO。

當然,其實Intel內部管理已經非常僵化,論資排輩問題嚴重。老一代高管退而不休的情況比比皆是,安迪·格魯夫是一個,戈登·摩爾是另一個。因摩爾定律聞名天下的戈登·摩爾退休上十年了,還時不時往Intel的實驗室跑。

但科再奇搞了這麼大動靜,也沒什麼亮眼的業績。 2017年第二季度,還讓三星一舉超越,失去了長久以來的半導體霸主地位。

新仇舊怨於公於私,Intel元老已經對科再奇不滿到了極點。

雖然在貝瑞特、歐德寧老一代CEO的運作下,Intel的董事會人數已經從40多人大幅下降到16人,為科再奇全盤改革Intel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但這也不代表著科再奇可以不計成本的傷及Intel根本。

Intel最先發力的VR、AR、自動駕駛技術,到了快爆發的時候倒落後了。科再奇最大的成績是經過多年付出,終於在調製解調器基帶芯片上,拿下了蘋果。

但不好意思,這幾個領域都是在貝瑞特、歐德寧時代就已經佈局好的,科再奇一手策劃的晶圓代工業務,到現在還沒動靜。 10nm製程原本預估2017上市,多次推遲後變成了2019年年底,台積電三星都已經趕上來了!研發了十幾年的3D XPoint閃存產品,也已經連著兩年跳票。

科再奇至今沒有給Intel帶來任何有想像力的新市場。

反觀過去的Intel CEO,霍爾奠定了內存及晶元製造業務,格魯夫開拓了CPU市場還推出了TicToc升級計劃(也就是業界常說的擠牙膏),貝瑞特則開拓了數據中心進軍嵌入式市場,歐德寧也提早佈局了3G電信市場及調製解調器芯片業務。

現在科再奇走了,Intel又沒有現成的COO頂上,只能讓CFO Robert Swan暫時代任COO,然後慢慢尋找下一任CEO人選。以現在撕破臉的操作方式,Intel元老們或許已經物色好新的CEO人選,只等最後發布了。

畢竟Intel董事會還要考慮資本市場表現,不會讓這種負面持續發酵。消息公佈之時,一般就是問題處理的尾聲。

說不定過兩天,已經辭職兩年的前COO Kim Stevenson又回歸Intel,成為新一任CEO。畢竟論資排輩來說,他是最有資格的CEO人選!

不過正常情況下,這位老哥現在應該正在聯想的數據中心業務任職。而他入職聯想的時間是在去年3月份,離Intel內部的大震動只差一個月左右時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