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離開五年了 他改變了什麼 留下了什麼

賈伯斯離開五年了  他改變了什麼 留下了什麼

2011年10月5日,史蒂夫·賈伯斯在家中病逝,一場罕見的哀悼活動在全球開始。

國家元首發表悼詞、媒體將他的照片放上頭版和特刊。科技領袖、主持人、音樂人、媒體記者、蘋果員工、競爭對手……似乎每個接觸過他的人,都在社交網路或鏡頭前訴說著自己的感動。

ed8ee343a7b844cf851afab8d5852b1820161005094839

與此同時,全球各地千萬不曾見過賈伯斯,甚至許多沒怎麼用過蘋果公司產品的人,也被悲傷感染。鮮花、卡片、蠟燭和蘋果被堆放在蘋果店門口。 《賈伯斯傳》在是整年銷量最高的書,儘管它出版的時候已經是10月底。

曾經,只有政治家能激發如此強烈的悲慟,而那樣的情緒往往滲透不到對立地區。

五年之後,賈伯斯的形象變得有些複雜。僅去年就有兩部關於賈伯斯的電影上映、一本傳記出版。

兩部電影一部劇情片、一部紀錄片,都出自奧斯卡獲獎導演、也都被許多熟識賈伯斯的人指為片面之作。賈伯斯的接班人,蘋果CEO提姆·庫克更直接說這些電影都是“投機”。

去年出版的新傳記《成為賈伯斯》則出自一位與賈伯斯私交甚多的記者。包括庫克、艾維在內的多位蘋果現任高階主管不但支持這本書,還指責2011年的《賈伯斯傳》扭曲了創始人的形象。

賈伯斯已經死了五年,這些爭吵還圍繞著他的私生活——是不是騙過合夥人幾千塊錢、是不是善待了私生女。

今天還知道亨利·福特的人,大多因為福特依然是個龐大的汽車品牌、因為他的流水線改變了現代工業、因為他讓汽車成為普通人買得起的東西。而不是福特雇人暴力鎮壓工會,或者寫過被納粹讚譽有加的反猶巨著。

最終讓人們記得賈伯斯的也將是他所創造的公司、他所創造的產品、他所推動的技術創新。

不同於福特、迪士尼等人,賈伯斯所在的世界變化更快。他早年發起的幾次技術革命(個人電腦、數位音樂)在他活著的時候就已經過了巔峰。

與此同時,賈伯斯的死亡比他自己或者庫克預期的都早了幾年,許多他直接參與的項目都剛剛起步。

2010年一年裡,蘋果通過新版MacBook Air重整了個人電腦產品線、推出iPad探索個人電腦的未來、重啟了電視盒、收購Siri做人工智慧助手。

數位出版、數位新聞、數位廣告這三個市場,都是蘋果在那一年進入的新市場。

那一年,iPhone也不是高枕無憂。 Android開始飛速增長,全球最大的智慧手機製造商還是諾基亞——那是諾基亞歷史上收入和利潤都最高的一年。

在這個節骨眼上,賈伯斯病情迅速惡化。 2011年8月將CEO一職交給庫克,42天後辭世。

五年之後,賈伯斯死前所啟動的新東西,有哪些真的改變了世界,哪些停了下來?

iPhone依然重要,這在五年前是個疑問

五年來,最直接的一個變化是沒人再提“iPhone殺手”。

現在,世界已經習慣了每年9月初,蘋果召開一場發布會,推出一款新iPhone,吸引到千百萬人的關注。

為什麼不呢?似乎從2007年開始情況就是這樣。

這是一個錯覺。賈伯斯剛去世的那個月,也是“iPhone殺手”自2008年以來最熱的時候。

iaoljn6kmtsjirzqtfpibqhlxucxizreyzsyqgf7bmtes1475629888711

iPhone殺手這個詞在Google的搜索熱度變化。

2007年,iPhone發售並大賣。之後幾年裡,誰能幹掉iPhone成了永恆的討論。黑莓、Palm、諾基亞,都推出過被冠以“iPhone殺手”的新手機。

當這些老牌智慧手機製造商失敗以後。 Android手機成了新的“iPhone殺手”。

觸控螢幕、應用商店,iPhone有的Android似乎都有。隨著中國廠商的加入,Android手機售價降低到iPhone的數分之一。

聽上去和Mac輸給Windows PC的故事沒什麼區別。蘋果做出更好的個人電腦,但競爭對手便宜太多。

甚至iPhone失敗的理論基礎都在1997年寫好——“被低階競爭對手顛覆”。

事實上,2007年至今賣掉的10億多部iPhone裡,87% 在賈伯斯死後售出。

hemfzhcbmrflxn3mljcuoet7mwhmhzvxnpv0kbvibpgku1475629888711

過去五年,蘋果硬體產品銷量,單位:千台

過去五年裡,蘋果在iPhone上有過一些失敗的決策,比如低階產品iPhone 5c、地圖醜聞、2014年才轉向大螢幕。

但整體上,蘋果還是維持了iPhone的品質。這是它的存在基礎。

智慧手機是人類所擁有的最個人的科技產品。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它是個人電腦從未到達過的“個人”電腦。

對於這樣的產品,性價比就沒那麼重要。人們願意為更好的體驗付出高價,iPhone留了下來。被低價Android手機顛覆的更多是高價的Android手機。

隨iPhone一起留下來的,是智慧手機嵌入了每個人的生活

2015年,敘利亞衝突升級,居民區和醫院屢屢被襲,大批難民外逃。

除了水、食物和住處以外,難民多了一個依賴的東西——智慧手機。

難民們靠手機導航尋找路線、獲取西歐各國難民政策相關的信息、尋找便宜的住處。

數萬人加入社交網路上的討論組,尋找真正能幫自己去歐洲的路徑、避開人口販子。

hdsepjm8oeyffqdnbflnsebp5rig9eklr0ybhy26ob76l1475629888712compressflag
難民在法國加萊的一座難民營里為手機充電 | 圖片來自《紐約時報》

關於難民的照片裡,你很少能見到iPhone,大多是Android手機。

他們用的社交網路Facebook比iPhone早出現三年,由馬克·祖克伯2004年用一台SONY筆記型電腦寫出來。

他們用的地圖服務,八成也是2005年推出的Google Maps。

但他們所獲得的幫助離不開賈伯斯。

在2007年之前,科技界對於智慧手機的想像是一個密布四列按鍵的小螢幕辦公設備。

zry3fm%3difzl2k92hijul%3d6lh7vy76gpwfxbdb7bwkruyb1475629888713

iPhone發布會上,賈伯斯拿來對比的四個競爭對手智慧手機。

早先諾基亞、微軟、HTC、摩托羅拉都曾試圖普及觸控螢幕智慧手機,但相關產品都不成功。反倒是黑莓和Palm Treo等鍵盤手機火了起來。

在2007年之前,智慧手機的未來是更好的郵件輸入工具。

就連Google籌備中的Android手機,在iPhone發布前也是這個樣子:

msxvmwyin2vojbhgkgicxlmso5xxlsqw%3d2hunhfmd8ffq1475629888713

首款Android手機,代號Sooner。 2007年1月iPhone發布後被砍掉。

第一款上市的Android手機HTC Dream(G1)換上了大螢幕。

根據賈伯斯自己的說法,iPhone的誕生是蘋果讓工程師基於多點觸控技術,設計了一套適合手指的觸控互動體驗。

更早的電影中已經有類似的想法。但iPhone第一個靠完整的軟體和硬體體驗,將它變成現實。

iPhone的成功,解決了如何讓人在巴掌大的螢幕上使用電腦的問題。隨後App Store則讓軟體開發者有了讓人直接在手機上使用網路服務的可能。

再之後,智慧手機不再是為少數商務人士服務的工具,真正變成每個人口袋裡的個人電腦,連接著各種網路服務。一個幾十億人的巨大市場吸引了創業者、工程師、投資者對網路服務的持續投資。

地圖、點評、社交網路、送餐這些早就誕生的網路服務,到了智慧手機上才真正融入大多數人的生活。智慧手機的普及,更是Uber等服務存在的前提。

過去8年,網路服務的繁榮,正是從iPhone與App Store的組合開始。

如果不是賈伯斯,很難說這樣一個新的電腦形態什麼時候才能誕生。

iPhone之後,蘋果關於電腦未來的探索都還沒有結果

2010年的D8大會上,賈伯斯和兩位記者對談了一個半小時,這也是他最後一次這麼密集地對媒體談論自己的想法。

這次採訪裡,賈伯斯談了三個蘋果剛進入的市場:新聞閱讀、電視和平板電腦。

新聞閱讀:

“我的一個強烈信仰是,任何民主社會都有賴於自由、健康的媒體。報紙,或者說新聞收集和採編機構非常重要。我不想看到這裡變成一個只有部落格作者的國家。我相信新聞採編前所未有的重要。我將全力以赴,幫助《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新聞機構找到新的傳播方式,幫助他們獲得收入、幫助他們維持新聞收集能力。我們需要找到一個方式,讓人花錢獲取這些來之不易的內容。

那一年推出的Newsstand便是蘋果對於付費新聞閱讀的想像。通過更好的閱讀體驗,更豐富的內容形態,讓人花錢讀新聞。

Newsstand沒能重現iTunes售賣音樂的成功。一部分是產品的問題,當時Newsstand雜誌需要下載數十甚至數百MB的文件,體驗並不好。更多是新聞商業模式的本質問題,當重要新聞總有免費來源的時候,如何讓人花錢看新聞,至今沒有任何人找到出路。

Newsstand在2014年中止。隨後蘋果隨著iOS 9推出了Apple News,一個有人干預文章排序的蘋果版“頭條”,沒什麼影響、也沒能解決幫媒體賺錢的問題。

電視:

“電視產業本質上依靠補貼的商業模式,機上盒免費送給別人。這讓創新變得很難,因為沒人願意花錢買機上盒。可以問問TiVo、問問RePlay TV、問問Roku、幾個月之後問問Google。SONY試過、松下也試過,他們都失敗了。最後就成了一櫃的盒子接在電視上、一桌的遙控器、用戶界面各不相同……這不是技術的問題,是產品怎麼到市場(go to market strategies)的問題。所以Apple TV現在只是一個興趣項目。”

2010年重新設計的Apple TV用了更便宜的硬體,陸續賣了一千多萬台。不是個小數,但相對iPhone來說也確實不值一提。

2015年,蘋果試圖進入內容市場,自己做一個有線電視服務。最終蘋果沒能說服足夠多的電視台加入自己,只是發布了一款系統更像iPhone的新盒子,期望引入遊戲、電視購物等第三方應用,以看電視以外的功能吸引用戶。

平板電腦:

“在農業主導的時候,所有的車都是卡車,因為這是在農場用得著的東西。但隨著城市化到來,卡車不再那麼重要。我沒有具體數字,但可能每二三十輛車裡才有一輛是卡車。個人電腦將會變得像卡車,它們不會消失、它們還有價值,但每幾十個人裡面才有一個人需要它……後個人電腦時代是iPad麼?誰知道呢。它需要五年還是七年?誰知道呢。但我們在往這個方向走。”

iPad無疑是賈伯斯自iPhone以後帶來的最重要的新產品,它從一開始就被當成代替個人電腦的實驗、一個基於觸控的新個人電腦。

受技術所限,第一代iPad只有9.7英吋,就已經超過了600克。它的性能也不夠好,沒法做好影片剪輯之類的複雜工作。

遺憾的是,之後好幾年iPad都沒有往代替個人電腦的方向前進,它停留是一個玩遊戲、看網頁的沙發電腦。

這導致了iPad的惡性循環:沙發電腦——用戶沒有升級動力——賣不好——推出低價小螢幕的iPad mini——更不適合辦公——軟體開發者不再開發辦公軟體——用戶沒有升級動力——賣不好。

等到大螢幕的iPhone 6系列誕生,iPad銷量開始下滑。

直到2015年年底的iPad Pro,蘋果才回到iPad最初的目標——成為一個代替個人電腦的產品,做了一款12.9英吋的iPad Pro,拉來微軟、Adobe等交惡多年的競爭對手推出辦公應用。

到今年第二季度,iPad銷量依然在下滑,但還在買iPad的用戶更多買的是大螢幕型號。

至於接下來,iPad Pro能不能被蘋果改造成個人電腦的替代者。現在還很難說。

5年來,賈伯斯在iPhone之後啟動的幾個新市場的探索都沒有突破,而他在採訪中指出的本質問題也都沒有被解決。

這一方面可能是因為幾個新產品並不像iPhone那樣從一開始就遠遠超過市場預期。

但另一方面,它們在面市後也缺少及時的調整。即便是iPhone,也是在數年的軟硬體更新後才成熟起來。

不過雖然蘋果自己沒能找到下一個iPhone。其它試圖建立新平台的公司也都失敗了。

五年來,蘋果的競爭對手沒能找到“下一個iPhone”,也不再學蘋果

2007年iPhone發布會上,賈伯斯引用了電腦圖形界面先驅Alan Kay的一句話:“當你對軟體足夠認真,就應該自己做硬體。”

在當時,這並不是科技界的普遍行事方法。美國最重要的幾個軟體和網路公司,Google、微軟、亞馬遜都不怎麼涉足硬體生意。

幾年後,情況發生了一些變化。

亞馬遜在2011年年底推出自己品牌的Android平板,幾年後還出了手機。它的手機和平板採用了在Android基礎上定制的Fire系統,軟硬體都由亞馬遜自己控制。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自己掌控著手機項目的全部細節。

微軟在2012年轉型:推出自己設計的Surface平板電腦、開設與蘋果店類似的微軟零售店。一年後,時任微軟CEO的史蒂夫·鮑爾默買下諾基亞手機業務,並啟動了一個波及整個公司的大重組,從原本的業務部調整為類似蘋果的功能型架構。

Google也是自2012年開始對硬體認真起來。收購摩托羅拉,接著自己做了Google Glass智慧眼鏡、買下原iPhone硬體負責人托尼·法戴爾創辦的智慧家居公司Nest。

Google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在2013年戴著Google Glass出現在TED大會上,說我們每天用智慧手機就是無聊地站著摸一塊玻璃,Glass代表新的產品形態。這時候,你知道Google已經不滿足於幫其它公司做出便宜的智慧手機,它想要弄出下一個iPhone式的突破。

或者一個矽谷小公司Pebble的故事。這個小團隊做了一個可以裝應用的智慧手錶,被風險投資家屢屢拒絕後,轉去群眾籌資平台賣了1200萬美元的產品。你知道硬體再一次變得性感起來。

這些都是賈伯斯過世後發生的事。

但五年後,硬體沒能留下來。

Google Glass成了矽谷自大的標誌,被Google擱置。

亞馬遜Fire手機一個月只賣出幾萬台,貝索斯隨後承認失敗、砍掉了手機業務。

鮑爾默連接班人都沒開始找就提前(被)退休,微軟手機業務幾乎完全消失。

創業公司的情況也沒有更好,Pebble在為生存掙扎、Jawbone瀕臨倒閉。成功上市的智慧手環公司Fitbit和不智慧的GoPro股價都跌破發行價,之後再沒有公司靠硬體生意成功上市。

五年之後,美國科技巨頭中唯一還對硬體認真的是Google,剛剛發布了新手機系列Pixel。

更大的問題是未來

“1990年代初,電腦產業變得有點無聊。微軟和英特爾贏得了個人電腦之戰、創新停滯。整個產業的未來似乎就只有戴爾、Gateway、康柏、惠普之間降低成本的遊戲。”《成為賈伯斯》作者布蘭特·施倫德這麼回憶1991年自己離開科技報導的原因。

這感受在1990年代很普遍。矽谷著名風險投資家、投了Uber的比爾·戈爾利(Bill Gurley)那會兒在華爾街投行做了四年科技產業分析師。他說自己升得很快,因為其它分析師都離開了個人電腦市場。

工具、越便宜越好,這是個人電腦在1990年代的狀態,就像曾經流行的VCD機。

1990年代開始的網路是個再重要不過的突破。但受限於個人電腦,它一直沒能真正普及。早期的網路公司也一頭撞上2000年泡沫破滅。

所有公司都知道智慧手機重要,但它最終變得越來越像黑莓——另一個辦公工具。

直到2007年的iPhone,情況才發生改變。

公平地說,iPhone用到的技術大多數不是蘋果自己開發的。多點觸控早被微軟用在桌面大的電腦上、網路服務來自Google、處理器來自三星、行動網路被電信商推動。

但賈伯斯將這些技術變成了一個完整的、每個人都會用的產品,最終讓行動網路進入每個人的口袋。

不是因為他的存在,技術的演進可能會非常不一樣。 Mac、iPod、iPhone,這個人三次影響了技術的發展。

五年後,網路服務在創造越來越多的收入,但智慧手機和行動網路激發的創新正逐漸走到了一個瓶頸。

大小公司的硬體努力幾本都失敗、Uber之後再沒有第二個被網路徹底改造的產業,拿了巨資的網路創業公司們找不到出路。就連鼓勵技術創新的矽谷最大孵化器YC,現在招來的創業者大多也專注於企業生意。

至於矽谷最近正熱的人工智慧,大多數公司對它的商業化想像是取代低級工作——收入微薄的專車司機、超市收銀員、電話客服、基礎文秘之類。

就像1990年代的個人電腦,技術再次變得無聊起來。

個人電腦能怎麼進化?電視怎麼才能更好?什麼東西能真正取代智慧手機?

如果賈伯斯還活著,事情會有變化麼?誰也沒法知道了。

“他(賈伯斯)死得太年輕。亨利·福特、托馬斯·愛迪生他們死的時候,似乎已經被我們掏空了。”賈伯斯去世後,瓊恩·斯圖爾特在《每日秀》裡這麼說道,“但賈伯斯。Ah,我們還沒掏完!接下來怎麼辦?”

出處:網易科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