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為何落後矽谷25年? Jafco:創投企業IPO太早

日本為何落後矽谷25年? Jafco:創投企業IPO太早

回溯日本當前領先的一些科技企業發展的歷程,你可能會由此發現一家名不見經傳的風險投資公司 Jafco Co。

Jafco Co 創立於1973年,是日本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投資機構,已經投資了近4000 家公司,其中包括軟銀、無印良品母公司Ryohin Keikaku Co. 和《街頭霸王》遊戲生產商Capcom Co .。 Jafco Co 投資過的公司中,大約有 1000 家企業已經上市,市值約為 5300 億美元。 Jafco 可以說是日本版的紅杉資本,紅杉資本是矽谷傳奇性的投資公司,也是創立於 20 世紀 70 年代初期,曾投資過眾多著名科技公司,包括 Google 、蘋果公司 、Youtube 和甲骨文等。

Jafco Co 策略轉變—降低投資企業數量,提高投資金額

目前,Jafco Co 正在調整投資戰略,因為公司之前的投資對象都沒有發展到像美國和中國的一些大型科技新創企業那樣成功。 Jafco 的 CEO Shinichi Fuki 認為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日本企業家過早地放棄了他們的雄心抱負,讓企業過早的上市。所以,現在他開始降低投資企業數量,提高投資金額,讓這些新創企業能夠保持較長時間的私營狀態,充分進行國際市場的擴張,就像 Uber 和小米那樣。

在彭博社的採訪中,Fuki 提到:“與矽谷相比,日本落後了大約25 年。日本新創企業需要從一開始就瞄準全球規模的發展戰略,不能僅僅滿足於幾十億日元的IPO,而要將IPO 目標設定在500 億或1000 億日元。”

對於日本新創企業的平庸表現,Jafco 既是助力者,也是受害者。根據 Jafco 公司文件,彭博社推測其年收益率大約為 2.6%,稍低於同期 2.7% 的日經 225 平均指數,遠低於美國投資基金過去 30 年裡平均 18% 的收益率數值。

Fuki 表示,在過去十幾年裡,公司向幾千個企業投入數十億美元,覆蓋行業領域從衛星跨越至行動遊戲。投資回報率相對較低是由於整個新創投資生態系統的原因,在日本的創投生態系統中,公司還沒實現全球擴張之前,創始人就可以提前變現退出,企業發展受限,最終會導致投資人回報率降低。據日本證券分析師專業協會數據,2014 年,日本上市企業中,融資額過 3000 萬美元的公司佔 31%,在美國這個數值是 92%,香港為 67%。

為了打破這一惡性循環,Jafco 已經開始實行降低投資企業數量,並在企業發展前期增加投資額的策略,平均初始投資基金額從2005 年的1.3 億日元提高至2013 年的2.8 億日元,翻了一番。 2005 年,Jafco 早期階段投資額佔總投資額的 44%,而到 2013 年,這一數值提高至 83%。

Fuki 表示公司採取這一策略就是要鼓勵日本的新創企業能夠像 Airbnb 和 Spotify 企業一樣,先進行全球業務擴張,再謀求盈利。並且,後續融資階段,Jafco 會進行幾十億日元的高額投資,讓新創企業放緩上市腳步。

新策略應用案例

機器人技術研發商 Riverfield Inc 就是 Jafco 投資新策略下支持的企業之一,Riverfield Inc 創立於 2014 年,截止到目前為止,已獲得 13 億日元融資,用於開發新產品,拓展海外市場。 Riverfield 的 CEO Daisuke Haraguchi 表示雖然公司去年成功推出了首款產品,並且收入流已經足夠獲得東京證券交易所批准上市資格,但公司並沒有上市計劃。他說道:“如果在公司價值還不成熟的時候就提前上市,那 IPO 融資額以及企業估值都會低於期待值。”

在日本,IPO 申請條件相對寬鬆,因為在 2000 年的科技泡沫環境下,東京證券交易所降低了企業上市的條件限制,減少了小企業上市的障礙。這樣一種政策引導之下,新創企業融資難度降低,代價就是全球擴張的野心也隨之削減,因為上市之後的企業運行成本增加,投資者施加的季度利潤指標壓力增大。

除了延緩 IPO 之外,Fuki 這種長久的發展眼光也激勵到了那些長期未實現盈利的企業來採取相關改善措施,其中包括 Astroscale Pte(清除太空垃圾並為衛星所有者提供保護服務)。今年,Astroscale Pte 獲得了 3500 萬美元融資,投資者包括 Jafco,公司計劃明年推出首顆衛星,用於偵查圍繞地球軌道的 2 萬多空間碎片。 Astroscale Pte 的CEO Nobu Okada 說道:“對於企業來說,不應該僅僅將股東當作是來錢的地方,更應該把他們當作合作夥伴,能夠提出建議幫助企業克服發展階段面臨的一些難題。”

與世界趨勢同步,向榜樣看齊

Jafco 投資策略的轉變與當下世界投資趨勢相吻合:風險投資機構對企業表現出越來越多的耐心。自金融危機以來,利率降低,傳統投資者不得不開始尋求非傳統途徑來維持收益率,這些非傳統途徑就包括風險投資。而資金充裕之後,新創企業就不會急於尋求利潤,而會先專注於企業實現積極地增長,這樣就很有利於促進 Uber 和 Airbnb 這樣的國際科技企業的出現。

Uber 自 2009 年創立以來,融資額超過 100 億美元,用於進行全球範圍的市場擴張。 Uber 的融資額比同期日本的多有新創企業融資額總和還要多。雖然公司估值已經超過 680 億美元,Uber的 CEO Travis Kalanick表示,他想要公司盡可能長久的保持私有化。 Uber 是日本新創企業的一個好榜樣,日本企業可以學習 Uber 的發展策略,時刻提醒自己該設定怎樣的目標,實現怎樣的抱負。

通過改變投資策略,Jafco 能否縮小日本新創企業與美國、中國的落後差距,能否促成科技巨星企業的出現還有待驗證。這種集中式投資風險性較大,如果沒有其他風投機構來一同加緊投資步伐,日本新創企業還是免不了進入只求早日 IPO,不求宏圖遠略的怪圈。據日本風險投資協會和會計審計公司畢馬威數據,去年日本風投總額達 10 億美元,而北美風投總額達 750 億美元。

雖然目前現狀堪憂,Jafco 還是有希望能夠改變日本新創企業這一惡性循環。 Fuki 指出,雖然美國在軟體方面已經獨攬大權,但日本的硬體生產實力在未來的物聯網時代將為日本新創企業提供有利發展機遇。此外,日本人的心態也已經發生了轉變,越來越多的專業人才辭去企業工作,投身於創始人隊伍,企業家人才輩出,這也是讓Fuki 對日本新創企業發展保持樂觀態度的原因之一。

 

出處:36k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