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羅紀公園成真? 我們是否應該復活已滅絕的物種?

我們是否應該復活已滅絕的物種?

自1500年以來,已有超過300種哺乳類,鳥類,爬行類和兩棲類動物消失。

但隨著CRISPR-Cas9等基因工程技術的進步,復活已滅絕的物種不再那麼遙不可及。問題是我們是否應該復活已滅絕的物種研究人員認為,現在是時候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了。

哪些物種我們能復活?又有哪些對我們的生態系統最有利?加州聖塔芭芭拉分校的生態學家本月早些時候發表了如何選擇復活對地球生態系統最有利的物種指南。

dtg523_0

位於討論最前列的兩種動物是猛獁象和候鴿,最後一批猛獁象死於4千年前,而候鴿則是在1900年左右消失的。復活這兩種動物的研究進展良好,對它們的復活只是時間問題而不是能不能的問題。一家充斥著猛獁象,劍齒虎和巨龜的動物園很酷,但復活滅絕動物的生態學理由應該高於觀光旅遊業。

在生態系統中,每一種動物都有它的功能,蝙蝠吃昆蟲,魚類幫忙清潔藻類,食草動物跨越棲息地傳播營養豐富的糞便。有些生態功能被多個不同的物種滿足,有些則是由一個或兩個物種滿足。

猛獁象和候鴿都是功能上獨一無二的物種,在它們滅絕之後,其棲息地發生了顯著的改變。領導復活猛獁象的哈佛學者George Church認為,復活猛獁將有助於將北極凍原恢復到大草原。

他指出,研究顯示了猛獁象和其他大型食草動物跨越古北極生態系統,透過他們的踐踏幫助撞倒樹木以及透過他們的糞便傳播草籽以維持草原生態。當大型食草動物消失,生態系統過渡到今天的苔蘚苔原和針葉林,並開始釋放二氧化碳到大氣。George Church說,復活猛獁將有助於將北極凍原恢復到大草原,幫助減緩氣候變化。

同樣的,旅鴿數目估計在19世紀初已經達到近50億,在形塑他們居住的森林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旅鴿的數目相當的大而它們的糞便如此普遍和易燃,他們摧毀了樹木和增加森林火災。它們滅絕後,這些健康的自然干擾停止,白橡樹失去了種子傳播的主要方式(即通過鳥糞),森林變得不一樣了。 “旅鴿是我們要恢復的棲息地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生態物種,”諾瓦克說。

000028145c-40_0

復活滅絕物種有三種主要的方法。第一個叫做backbreeding,科學家會尋找類似已滅絕物種特徵的生物物種。接著科學家們選擇性繁殖這些動物,讓繁殖的動物更類似於滅絕動物的版本。這並不是真正的復活滅絕物種,但它可能讓我們填補缺失的生態功能。以猛獁象為例,科學家可能會嘗試繁殖體毛較多的亞洲象。

第二個選項是複製。科學家們將從最近滅絕的動物採取保留細胞並提取細胞核。然後,他們將這個細胞核植入最接近生物的卵細胞由代孕生物幫忙孵育。 (研究人員實際上已在2007年這樣做,讓一般的山羊生下了一個滅絕的物種,Pyrenean ibex 比利牛斯山羊,然而由於其肺部基因問題僅存活7分鐘。)複製的方法可能最終給我們跟滅絕物種基本相同的遺傳副本,但主要受限於只適用最近滅絕的動物,保存完好的細胞及完整的細胞核。猛獁象和旅鴿可能永遠無法被複製。

最新的選擇是基因工程。現在,研究人員將比對已滅絕動物及它最接近的親戚物種的基因組。然後,他們將使用CRISPR和其他基因編輯工具從滅絕的動物交換相關的基因導入親戚物種,並將修改後的基因組植入代孕動物(或在人造子宮成長)。這種方法不會產生與滅絕動物的基因完全相同的副本,但現代版的動物外觀和行為會很類似它已經滅絕的親戚。這是正在使用的猛獁和旅鴿組技術。

了解更多:
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6/09/should-we-bring-extinct-species-back-dead

出處:solido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