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搶”房記

矽谷“搶”房記

在矽谷,並不是每個城市、每個人都熱愛高科技公司的。

去年年初,我終於受不了矽谷高得離譜的房租,在矽谷南端搶了一套房。

說是搶,一點都不為過。

在矽谷,房市火爆,房源有限,人們抱著鈔票去搶那麼難得有人出售的幾套房源。買家一旦有那麼超過一周的猶豫,房子便成了別人家的。

為了買到房子,我必須和其他六個買家進行明爭暗鬥:

每一輪出價,按照美國的規定,我都不會知道對方出了多少,但一旦低於對方的出價,我將直接被淘汰;為了買到房子,我甚至無奈地經歷了第二輪出價,以及給賣家夫婦手寫了一封信,描述了我將如何善待他們曾經的“愛巢”,再請我的房產經紀代為轉交。被折磨地扒了一層皮,才最終拿到了房子的鑰匙。

這樣的故事在美國這樣一個買家市場的背景下聽起來稀奇,但卻每天都在矽谷發生。

上週六,在蘋果總部所在的Cupertino市內的一個一房一廳的房子迎來了一批又一批有意買房的工程師們。房子標價80萬美金。

這棟房子既沒有寬敞的院子,也沒有很好的採光,門口的高速公路入口天天因為蘋果公司員工上下班而堵得水洩不通,但這房子有的就是毗鄰蘋果和學區好這兩條優勢。

在這棟房子裡忙著招待來看房的房產經紀叫Carrie,可以熟練地講中文和英文。

這是她從一個會計轉行當房屋經紀人的第二年。轉行的原因非常簡單,在矽谷房產經紀每幫客人賣掉或者買到一處房產,可以獲得3%的抽成。自從幹了這行,Carrie基本就沒發愁過賺錢這件事。

根據一份科威國際不動產(Coldwell Banker)最新發布的一份房屋價格報告來看,全美房產最貴的10個城市全部在加州,且舊金山灣區,也就是新概念意義下的矽谷佔了7個席位。

這份報告是根據各地區四房兩衛的房價來比較得出的,而在毗鄰Google、史丹福大學的城市Palo Alto,由於住在那裡的富人們不願意出售和離開,甚至沒有四房兩衛的房源停留在市場上。

在不遠的Saratoga市, 四室房子均價為250萬美元。整個灣區的四室房價為100萬美元以上,遠高於全美32萬的均價,以及全美最低價底特律6萬美金均價。

這樣的房市讓矽谷成了一個專寵工程師的地區。越來越多的曾經生活在這裡的,並不從事高科技行業的原生居民(尤其是當地很早世代移民來的墨西哥裔、非裔居民)被迫搬遷,租住到了離市中心較遙遠、且不太安全的社區。

這些科技公司的新貴們很難想到,哪怕就隔著一條高速公路、甚至是一個街區,界限兩邊的人們就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

一位在矽谷居住10年的朋友告訴我, 曾經在科技公司崛起之前,一間房子大概幾百美金就可以租到,現在,要是想在灣區包括舊金山、Cupertino、Palo Alto等城市租一套一居室,卻大約需要2000美金了。如果遠低於均價,租戶們就要面臨小區安全係數低,一家四五口擠在一居室的出租屋內,周圍的學區會讓孩子輸在人生起跑線上的事實。

於是,面對居住條件的惡化,孕育了惠普、蘋果、Google的這裡開始讓人們不耐煩,甚至對科技公司產生了厭惡。

無法調和的水火不容

而人們的不滿讓市政府成了生活在夾縫中的人:一方面惦記科技公司帶來的高額稅收,一方面希望維持民意對自己的支持。

Palo Alto市市議會去年就決定,延後各大科技公司新辦公樓在其市中心的建設,而最近幾週該市市長Patrick Burt甚至在努力推進一條新規:限制大型軟體公司在老城區進行任何建設。在他看來,過多的科技公司會擾亂城市的秩序和本該擁有的安靜,降低人們的生活水平,以及破壞城市的多樣性。他甚至表示,有了科技公司的進駐,這樣一個有著自己獨特底蘊的小城鎮就會變得和舊金山一樣,失去原有的魅力。

Palo alto並不是第一個表達這樣立場的矽谷城市。

隔壁的Mountain View也面臨著一樣的問題。在過去的幾年中,總有參加抗議的Mountain View居民站在路中間攔截、甚至向Google接送員工的班車大巴投擲石塊。

為了平息民怨,Google不得不開了一條連接舊金山和總部以北Redwood City的供員工上下班使用的輪渡航線,以減少對所在城市路面交通帶來的壓力。不過,這樣的舉措杯水車薪,畢竟Google公司的員工人數已經抵得上Mountain View人口的1/4,幾趟輪渡是不能解決塞車問題的。一過了下午三點半,Google 四面八方的高速出口就被堵的水洩不通,而這種擁堵,會一直持續到晚上將近7點高峰結束。

除了開輪渡線,Google還同保安服務承包商解約,而在當地雇用200多名保全,並讓他們成為Google員工,享受員工同等的醫療及退休保險待遇。

哪怕是這樣,Google仍然沒有得到允許在Mountain View建立新總部。

據一位知情人士稱,由於市政府不批准新的土地供Google購買,Google只好把之前售賣給LinkedIn的那幾幢在Mountain View的大樓收回,轉而交換出自己在毗鄰城市Sunnyvale的地皮供LinkedIn使用。

年輕的科技公司Facebook也同樣被這裡的居民所抱怨,不論是高房價還是糟糕的塞車。

為減少人們對Facebook在Menlo Park市擴張的反對,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將在自購地上開發至少1500套住房,滿足員工以及當地居民的需求。

是什麼導致這樣的水火不容?

導致這樣問題的原因除了科技公司員工過多外,收入失衡也是一個問題。

根據幫助矽谷科技公司在非洲尋找合適員工的公司Andela CEO Jeremy Johnson 在一場活動上公佈的數據,在矽谷,雇用一個工程師的價格大概為10到30萬美金,而全美一個家庭的平均收入僅僅為5萬美金,灣區的平均家庭收入也只有大約8萬美金。於是,除了工程師外,那些曾經踏踏實實過小日子,不富裕也不貧窮的普通老百姓反倒成了這裡最容不下的一群人。

除了工資失衡外,這裡就業增長不合理、住房建設跟不上經濟發展也是造成“人民住房難”的罪魁禍首。

在過去的5年間,San Mateo,Santa Clara和舊金山獲得批准的住房單位僅僅為5.8萬套,僅能滿足同期工作崗位增長的1/6。

逃離矽谷

這裡的人盤算著逃離矽谷。

今年3月,求職網站Indeed.com公佈了一組數據:在矽谷地區,搜索外地職位的比例正在逐年增多。今年2月1日,該網站上來自矽谷的科技職位搜索請求有35%瞄準了其他地區。這一數據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30%。

“他們(科技公司)讓這裡變壞了,”一位在舊金山出生的中年人告訴我。跟我說話的時候,她就像是我懷念兒時的,已經回不去的北京一樣憂傷。

她說,新矽谷讓“舊”金山沒了味道,舊金山是一座有味道的城市。

冰冷的高科技擴張已經徹底破壞了本來有不少嬉皮人士聚居的,文藝氣息濃郁的舊金山。

在她看來,這裡五顏六色的老房子和豐富的人文生活和歷史積累曾經是這座城市最大的財富。但那些曾經創造歷史、帶著故事的當地居民已經越來越難在這裡生存了。

當大批的郊外的工程師們有了錢,也想扎堆一窩蜂地擠進城內沾時髦和文藝的氣息。隨之而來的就是房價就被哄抬,物價大肆上漲、交通嚴重堵塞,空氣品質嚴重下降,導致原來的那些“舊”人們變得不那麼幸福,動了逃離的念頭。

當越來越多的“舊人”們被那些千篇一律的、甚至有點無聊的工程師擠走,這裡的文化氣息也早就不見了,或者說那種本來人們追求的底蘊顯得倒是和今天拔地而起的高樓格格不入了。

這座被科技擠沒了的城市讓很多人開始追憶過去——那個沒有科技公司的舊金山灣區,一個沿海的、安靜許多的,但不乏嬉皮士反叛精神和藝術家氣質的地區。居民們可以和美國其他地區的人們一樣,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獲得良好的居住條件,不需要因為科技公司帶來的大量工程師造成的擁堵而每天耗費大量的時間在高速上。

這裡的人們偶爾會懷念美國歌手Scott Mckenzie 在1967年發行的歌曲《San Francisco》中描述的那座城市,它被很多人當作是嬉皮代表歌曲。在歌裡,Scott Mckenzie 這樣描述還沒有大批科技公司和工程師湧入的舊金山灣區: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如果你要去舊金山,
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
記得在頭上戴上幾朵花。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如果你要到舊金山,
You’re gonna meet some gentle people there
你會遇到很多和善的人們。
For those who come to San Francisco
對那些來到舊金山的人來說,
Summer time will be a loving there
那裡的夏日充滿了愛。
In the streets of San Francisco
在舊金山的街道上,
Gentle people with flowers in their hair
和善的人們把花朵戴在頭上。

出處:品玩
作者:liana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