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自動駕駛上路 試坐體驗分享

Uber自動駕駛上路 試坐體驗分享

從9月14日開始, Uber將在匹茲堡正式開展無人駕駛叫車服務的試驗,一組被選中的乘客將會發現,自己的Uber軟體上多了一個無人駕駛車輛的選擇。

早在一年半前Uber就公佈了這個項目,並且從卡奈基梅隆大學(CMU)聘請了數十位研究員,從事該項目的研發工作。

在本週二,Uber曾向媒體公開了即將被試驗的福特轎車,這些轎車上都安裝了雷達、相機和其他感應裝置。試驗車輛被放置在位於匹茲堡市中心東北部的Uber高級技術中心(Advanced Technology Campus, ATC)。

57da44071cf64

TechCrunch的記者Signe Brewster有幸被選中參與無人駕駛叫車服務的試驗。以下是她的整個駕乘體驗的分享。將門編譯了這篇文章與大家分享。

以下是正文內容:

在整個45分鐘的駕程中我逐漸明白,這僅僅只是一次研究試驗,而並非開發好的無人駕駛車輛的正式發布。 Uber希望從這次試驗中測試無人駕駛車輛在實際公路上的表現,從而能幫助公司改進技術缺陷。其中還包括了測試車輛和乘客之間的互動。

“我們想知道坐在一旁的司機會有怎樣的反應,以及坐在後座的乘客對第一次無人駕駛體驗的軟體、硬件方面有什麼想法和建議。”ATC的主任Raffi Krikorian表示。

| 駕乘體驗

一開始,Uber的工作人員遞給我一部手機,讓我用手機上安裝的Uber軟體叫車。一分鐘之後,一輛福特Fusion就出現了,車的前排坐著兩位Uber的工程師,所以我就坐上了後排的座位。

57da4415d4d80

坐定之後,我按了按車後排放置的平板上的按鈕,提醒車輛已經一切就緒,準備出發。平板上還會一直顯示汽車行駛的視野範圍,藍色表示公路,紅色代表周圍的物 體。我們的這次駕駛從ATC開始,穿過匹茲堡市中心,經過第九街大橋,最終到達匹茲堡北岸(the North Shore)。突然,這部鋼鐵機器就自己發動了,如同被幽靈控制了一般。

57da44226c893

坐在駕駛位上的工程師全程都在盯著公路上的情況。他的手一直放在方向盤的周圍,腳一直停留在剎車邊。當路上出現一輛完全擋住去路的車時,這位工程師就會將轎車調成人工模式,並親自倒車換道。目前,Uber無人駕駛技術還未開發出這一技能。而坐在副駕駛室的另一位工程師則全程抱著電腦,記錄行駛過程中的情況。

出發不久,路前方突然出現了一輛正在倒車的SUV,我們的駕駛第一次遇到了障礙,我的內心不禁有些慌亂不安。你在乘坐有人駕駛的車輛時,永遠不會注意到路途中會有如此多的意外事件。在我們過橋的過程中,一開始,汽車並無法找到自己要行駛的車道,最終,我們行駛的車道被一輛停著的大卡車阻擋了。工程師只能人為控制,將車駕駛到另一條車道上。而幾乎在同時,一位環衛工人出現在卡車前,並在車道上放了一塊警示牌。

我不知道如果車輛在自動駕駛的情況下,若遇到馬路上出現人或者警示牌,會作出什麼樣的反應,但是行駛過程中也出現了很多自動駕駛模式對周圍突發情況作出反應的例子。在車輛自動駕駛的模式中,當前面的公車靠站上下乘客時,或準備右轉彎時,它會跟著停在後面。此外,它還能看懂紅綠燈,而對於黃燈,它在其中一個 的時候選擇了停下等待。它嚴格遵守交通規則,行駛過程中的一切幾乎都和正常駕駛體驗一樣,甚至正常到逐漸開始變得有些平淡無趣。我在一開始的慌亂不安也被一掃而光。

之後,在準備開始返程時,工程師讓我坐上了駕駛位。當指示燈變藍時,我只要按一下控制面板上的銀色按鈕,汽車便會開啟自動駕駛模式。而不管是踩剎車、踩油門還是按紅色按鈕,汽車都會回到人工駕駛模式。我在發現路中央停著一輛貨車時,開啟了唯一一次人工駕駛模式。

57da44245ccdd

當你坐在駕駛位,密切關注著周圍的路況卻不用做任何事,這是一種很奇特的體驗。
這很容易就讓人慢慢產生惰性,感到安逸,然後開始神遊,甚至會不自覺地把手搭在大腿上,遠離方向盤。我也終於明白,為何自動停車和全自動駕駛之間的界限如此模糊。

中 途,我再次和工程師交換了位置,回到了後座。我們又在城裡兜了一圈,這次我們經過了匹茲堡最繁華地區域Strip區,路上遍地都停滿了轎車。時不時有貨車 會突然停下,然後會有人下車給路邊的市場和飯店送貨。當發現有些車輛停泊位置有點靠外時,我們的車子就會自動往左微調方向。正常情況下,它則會乾脆地徑直駛去。

坐定之後,我們在過橋時遇上了堵車。在緩慢的移動過程中,我們的車子一直在不停啟動和剎車,時緩時急,就像人在堵車的路上開車一樣。這會兒,當我再次看向Uber地圖時,我們已經快到達目的地了。

57da44269ea43

| 更多意外驚喜正在策劃中

這次Uber選用的自動駕駛試驗車是福特的Fusions系列,這本身是一款很普通的轎車。而特殊之處則為車頂和車身周圍另外安裝的一排排傳感器。

就這次駕乘體驗來看,我很信任這項科技。自動駕駛汽車能識別障礙物、行人甚至路上的坑洼,並且會作出相應的智慧反應。之前大眾所期待的已不足為奇。如今對Uber來說,更大的挑戰是策劃一些意料之外的驚喜。

Uber 會先在匹茲堡的部分區域啟動自動駕駛叫車服務。數週後,這項服務將延伸到機場和北部郊區。開展的速度之所以不快,是因為Uber需要讓自動駕駛車輛提前接 收地圖,這是CMU的以為研究員Aaron Steinfeld正在做的一個項目。車輛會在開發和測試階段接收、分析一系列包含限速等重要信息的地圖,這在實際應用中,能提高車輛自動識別如行人等各類要素的能力。

Uber把每一次公路測試都記錄了下來,並充分運用每一次的數據來提高自動駕駛車輛對特定情況作出合理反應的能力。比如,車輛將學會在十字路口等待並按到達順序行駛。但若是其它正常車輛並不按規矩行動,那麼自動駕駛技術還應該讓車輛學會避讓搶先的車輛,以及忽視停留過久的車輛。

人類在駕駛時難免會涉及一些潛在社會因素。車輛在路上相遇時,司機之間會有眼神互動,司機也會和將要過馬路的行人有微妙的眼神互動,以讓彼此明白對方的下一步動作。 Uber的自動駕駛車輛雖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預測行人過馬路的可能性,但是對於理解潛在社會因素,目前還只能是個遠大目標。

在接下來的6個月內,Uber計劃只安排一位工程師在車上進行監控。最終的目標是由遠程幫助中心完全代替工程師的作用。當車輛在自動駕駛模式遇到了未曾經歷過的情況,它將自動聯繫遠程幫助中心,尋求人類的幫助。 Uber目前主要正在研究車輛如何應對嚴重堵車的交通狀況,以及如何應對路上有過多行人的狀況。

出處:TechCrunch
翻譯:Agnes Pa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