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戴姆勒欲借用矽谷管理手段對抗矽谷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戴姆勒欲借用矽谷管理手段對抗矽谷

以下內容來自界面新聞,原標題為《戴姆勒採用矽谷戰略來回擊新對手們》,作者袁旭。

Mercedes-Benz的母公司戴姆勒集團正在擁抱矽谷管理手段以加快決策速度,賦予員工更多職權,並抵禦包含特斯拉在內新對手們的攻勢。

蔡澈正在清除層層官僚主義,在新產品上推行一套更具實驗性的方法論。根據內部消息,他也徵詢了144名員工對於新的領導手段方面的想法,他們當中的很多都來源於基層。

去年夏天,大約100名戴姆勒集團的高階主管造訪矽谷並會見了包含蘋果,Google,Uber在內眾多公司的高層。這之後進行的變化對於一個以嚴格劃分層級和格外重視細節規劃著稱的公司來說是很大的改變。

在傳統造車商評估如何應對自動駕駛和電動汽車在內的新技術的同時,Google和特斯拉這樣的公司隨之變成了他們的對手。戴姆勒的這些改變也將會被對手BMW和奧迪看在眼裡。

戴姆勒的創始人在130年前發明了近代汽車,而該集團也正於電動汽車領域大力進行投資。蔡澈決定,為了取得成功,戴姆勒及其產品線需要進行一次大整修。

在今年六月份,蔡澈就曾透露一些自己大概的計劃。他把戴姆勒比作一隻犀牛,也強調了其大小——戴姆勒的市場資本是特斯拉的兩倍,而員工人數則是20倍。但大的體量並不意味著戴姆勒不能靈活敏捷而富有決策能力。

“犀牛雖大,但卻不慢”,蔡澈這麼說。

Mercedes-Benz北美研發中心的高級繪圖經理Alexander Hilliger von Thile透露,戴姆勒正在鼓勵所有團隊成員產生新想法,而不只是徵詢部門的頭頭們。

“我們不想請來什麼都知道,卻又坐在哪兒不跟任何人說話的專家”,他說。

和許多傳統汽車製造商一樣,戴姆勒起初對電動汽車市場的未來也有所猶豫。根據一名高階主管的說法,蔡澈曾經開玩笑說,戴姆勒通過賣出在09年到14年持有的特斯拉股份,一舉成為了唯一通過電動汽車賺錢的汽車製造商。

但是在電池技術上取得的進步,以及特斯拉Model S取得的成功,讓一切都變了。上一年Model S在美國賣的比賓士旗艦的S級都要好。

這位選擇匿名的高階主管又告訴我們,”曾經我們說,如果你到的太早,就會損失金錢;而現在的前景則告訴我們,如果你到的太晚,就會失去市場“。

新技術的風險比人們料想中的來的更快。今年早些時候,特斯拉的一位使用者在使用Autopilot模式時死於事故之中,而特斯拉的股價也隨之暴跌。而如今特斯拉在介紹這一高級巡航控制功能時不得不選擇採用更謹慎的說辭。

戴姆勒方面表示,蔡澈的改革措施受到了持股特斯拉時期的影響,也包括對於其他矽谷公司策略的學習和研究。

還在和特斯拉一起進行許多項目的時候,戴姆勒在一開始就經歷了明顯的文化衝突。 “一方(戴姆勒)想要在做事之前就透徹地進行規劃和思考,而另一方(特斯拉)則秉行著做一步看一步在過程中做出改進的信條”。資訊來源稱,戴姆勒從中吸取了經驗教訓,並且正嘗試著以更快的速度進行動作。 144個智囊團成員甚至還包括了曾經和特斯拉一同進行項目的工程師。

前為止,這些戴姆勒的員工提供了大約150個想法,其中的80%已經被執行。資訊來源還補充道,儘管在未來,決策過程只會被兩個而不是六個管理階層所覆核,這些結果依舊是保密的。

另外一個大的變化是允許部門在投入的產出還不甚明確的情況下就允許部門為想法提供財政支持。而在之前對於投資的預許可則需要一張”特別專用表格“。

戴姆勒將其稱作”公司群眾募資“——一個從去年的矽谷之行中學到的手段。此行之中,管理者們也和新創公司們進行了會面,base在舊金山的非營利機構La Cocina就是其中之一,他們佇立於幫助低收入的食品行業企業家。

La Cocina的總監Caleb Zigas告訴我們,“戴姆勒對我們的企業家將自己的想法帶入市場的方式,以及La Cocina作為一個組織如何支持這些創新最感興趣。”

在最大化加速決策進程的同時,蔡澈的改革也注重吸引和留住員工。特斯拉的成功也使得電動汽車製造商的陣營裡多出了法拉第等對手,而不少傳統汽車製造商中也發生了不少變節。和諧富騰的CEO Carsten Breitfeld, 在七月份選擇了從BMW離職。在BMW,他曾是i8項目的主管,但卻對大型公司裡繁雜的審批流程心生了倦意。

在解釋他跳槽的動機時,他跟我們說,“在某一天結束的時候,我終於意識到傳統汽車公司,不僅僅是寶馬,都不會真的有能力跟上節奏去邁出那些必須的步子。“

戴姆勒本身則失去了資深工程師Tilo Schweers。他選擇了成為寶沃公司替代性駕駛系統和動力總成電氣化部門的開發總工程師。獵人頭公司Silicon Beach Talent的創始人以及前特斯拉人才招募人員Marissa Peretz認為,自由的公司文化是通往成功之路的鑰匙。

她說,”特斯拉向員工提供公司的股份以及商業上的自由。而在已經建立完備的公司作出改變則是一個官僚化的過程。特斯拉的成功給了這些公司的高階主管去考慮加入其他新創汽車製造商的自信。”

然而,戴姆勒相信,它有能力在打造一個不過度依賴中央集權化和核心高階主管決策責任結構的企業社群上做到至少和特斯拉一樣成功。

賓士的工程師們已經在一個大的團隊中傳授了他們製造電動汽車的知識。這個團隊持有著包含這些方法論的說明書,這些說明書只能被列印——以防有人通過電子郵件對其進行傳播。

 

出處:虎嗅網

作者:介面新聞/袁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