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聯發科高階主管:佔有手機市場35% 但美國市佔不到5%

對話聯發科高階主管:佔有手機市場35% 能耗是最大問題

在美國你可能聽說過英特爾、Nvidia,它們花了大把的錢行銷宣傳,你當然聽過它們的大名。有一家公司你也許沒有聽過,但它的晶片已經用在許多手機、娛樂設備中,它就是聯發科。如果你正在用SONY、HTC中階手機閱讀本文,它可能運行的就是聯發科的處理器。聯發科是全球最大的SoC(系統晶片)製造商之一,未來幾年,它試圖在整個行業造成轟動,Techradar與聯發科國際企業銷售總經理芬巴爾·莫伊尼漢(Finbarr Moynihan)深入交流,討論的話題不只包括聯發科的發展規劃,莫伊尼漢還解釋了什麼是SoC,以及SoC與行動處理器的區別。

下面是對話節選:

Techradar:雖然我們對聯發科已經有所了解,還是請你稍微介紹一下公司吧!

莫伊尼漢:聯發科的業務以消費領域作為中心。去年,我們的營收總額略低於70億美元,是全球第三大無晶圓廠半導體企業。從營收上看,最大的企業是高通、然後是博通和聯發科。

大體而言,我們的業務有三分之二來自行動領域,還有三分之一來自“Home(家庭)”業務。 “Home(家庭)”業務包括許多產品,比如數位電視、聯網藍光播放器、機上盒,還有家庭Wi-Fi、存取點設備、路由器、範圍擴充器等等。

放在具體環境中解釋可能會更容易明白一些。SONY的Android電視用的是聯發科晶片,因此在Android電視產業我們有一個領先的平台。SONY的4K、Ultra HD聯網Bravia電視也採用了聯發科晶片。 Vizio也是我們的客戶,最近該公司被收購之後成為媒體報導的重點。除此之外,夏普、飛利浦也在全球推出了安裝聯發科晶片的Android電視。

在“家庭”業務方面我們與亞馬遜建立了合作關係。多年來,我們一直與亞馬遜合作,最開始時圍繞行動產業、平板展開,所有的Kindle Fire平板都安裝了聯發科系統晶片。

去年,亞馬遜在自己的4K Fire TV電視盒子中使用了我們的解決方案,從去年開始,該平台的內部連接功能由聯發科SoC實現。

因為亞馬遜是我們的合作夥伴,我會購買它的所有產品,不管這些產品有沒有使用我們的晶片。我購買了第一代產品,該產品沒有使用聯發科晶片,去年我還購買了新一代產品。產品很不錯。

旅程由此開始,我們與亞馬遜攜手合作,進入用戶的家庭,進入影片領域,連接用戶的家庭,提供多媒體服務。

Google Cast是一套音效解決方案,我們是Google Cast的主要合作夥伴。去年,SONY、LG、Vizio推出聯網音效投射產品,它們都使用了聯發科的晶片。

事實上,許多聯網家庭產品都使用了聯發科的晶片,只是大家沒有意識到。打開Xbox,就會發現裡面安裝了聯發科晶片。

產業大合併

Techradar:最近半導體產業發生了怎樣的大變化,你能具體說說嗎?

莫伊尼漢:在過去幾年裡,半導體產業出現了許多變化,有些人可能已經注意到了,其中的一個變化就是“併購”很多。半導體產業經歷了整合階段,英特爾收購了Altera、高通併購了CSR、博通與Avago合併,最近ADI還與Linear Tech合併。

整個產業還出現了另一個變化:大家的關注重點發生了轉移。許多大企業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拋棄了行動晶片業務,比如Marvel、博通,甚至還包括英特爾、ST、德儀、飛思卡爾。

現在的市場被高通和聯發科控制。蘋果有自己的晶片,三星有自己的晶片,還有一些企業也開發自己的晶片。如果你不再擁有該業務,或者業務的規模不夠大,投資就無法持續,因為此時研發SoC會成為一件不合理的事。

Techradar:聯發科準備進入哪些領域呢?

莫伊尼漢:我個人認為,對於聯發科而言當前的機會在行動產業之外,其實聯發科已經在家庭業務方面擁有很強的實力,我們可以成為眾多聯網多媒體體驗的供應商。一切都會變得更加消費化,汽車也呈現出消費化趨勢,這是當前正在發生的事。

有了手機和平板,以及它們所提供的體驗,用戶已經習慣與互聯。我想這種體驗會擴展到其它領域。有一個熱點是大家經常談論的,它就是物聯網,有了物聯網,我們可以生活在更加互聯的世界,可以尋找新方法與消費者互動。原本無聊的產品也會互聯,比如支付終端、桌面電話、自動售貨機,它們會有不同的界面。儘管如此,這些產品仍然需要相同的顯示螢幕和計算技術,它們會運行Android或者Linux系統,具備連接性。

每三台手機就有一台使用聯發科晶片

Techradar:從歷史來看,聯發科一直專注於行動手機產業,上述變化會對聯發科的行動規劃造成怎樣的影響?

莫伊尼漢:我認為這種趨勢對聯發科有利,因為聯發科在行動連接領域有豐富的經驗,還在家庭業務方面佔據了穩固的地位。在美國,我們與OEM企業的合作會越來越多,放在過去,我們關注的重點是亞洲。

聯發科正在穩步改進行動解決方案。總體來看,全球手機每三台就有一台使用了聯發科晶片。如果細細審視智慧手機產業,這個數位可能會更高。到2015年結束時,我們在智慧手機市場的市占率約為30%,到了今年二季度可能達到了35%,甚至可能是40%。

今天的產業被兩家企業主導,一家是高通,還有一家就是聯發科。如果細細查看具體市場,比如中國、印度、東南亞,我們的市場市占率還要更高一些。

Techradar:目前聯發科在美國的發展情況如何?未來有何規劃?

莫伊尼漢:單看美國,市占率明顯要低一些,坦白來講,美國的市占率今年連5%都不到。我們正在努力改變這一現狀。在過去幾年裡,我們一直在努力,不斷向關鍵領域投資,試圖打破僵局。當中的一個重點就是調製解調器技術,尤其是提供優良LTE功能的技術,同時還要整合CDMA。在美國,Verizon、Sprint等電信商仍然需要CDMA調製解調器。從根本上講,聯發科和高通的調製解調器可以在全球任何網路上運行。但在此之前,單就美國而言,只有AT&T和T-Mobile的網路能運行。

能耗與性能平衡是處理器的永恆問題

Techradar:讓我們來談談晶片吧。每個人看到“處理器”時都會有一個初淺的認知,比如手機處理器和筆記型處理器,但是對二者的區別卻並不太清楚。你可以介紹一下二者的不同之處嗎?

莫伊尼漢:有一些不同之處,我可以舉一些例子來解釋。一切都從設計的限制開始。不論我們做什麼,手機都會受到電池的限制。

現在我們可以毫不費力在晶片上安裝更多的東西,我們還可以削減成本,為用戶安裝更多的CPU、GPU,增加更多的功能,但是能耗一直是個瓶頸。對於行動產業而言,這個問題從第一天就存在,因為它從未被解釋,未來也不會被解決。

因此,在性能(或者速度)與能耗(或者說是續航)上取得平衡就成為了永遠的課題。

第一個主要的不同之處在於:行動晶片是根據ARM架構開發的,而典型的PC晶片採用的是X86架構。 ARM的路線規劃圖告訴我們,產品的性能會越來越好,它會向64位元、高階內核演進。

例如我們最近推出的Helio X20處理器,它安裝了10個內核。為什麼要在手機中植入10個內核呢?早在幾年前,我們就已經率先推出10核處理器。事實上,事情的關鍵不在於數字10,真正重要的是我們用所謂的“三叢集(Tri-Cluster)”架構植入了10個內核。

如果你熟悉ARM的big.LITTLE架構就會知道,我們已經擴大了它的範圍。

背後的邏輯很簡單。我們希望手機能夠運行在最低能耗的系統上。新架構有兩個大內核,在製造和設計時我們讓這些內核的速度盡可能快。還有4個小內核,這些內核會根據能耗做出優化。我們不會關心它們的頻率,這些內核會以合理的頻率運行,但是它們的能耗必須盡可能低。

big.LITTLE架構存在一個問題,如果我們讓一個內核的性能達到很高的水平,讓另一個內核以最低能耗運行,此時二者的落差就會拉大。因此我們在中間植入了4個內核,它們的架構是一樣的,但是已經圍繞頻率做過優化,它們相當於中間等級的內核。

聯發科用Core Pilot技術管理內核的運行狀況,它可以將ARM架構、ARM架構的靈活性疊加在Core Pilot技術之上,如此一來,處理器就可以根據用戶的需求按最低能耗運行。

大多的時候,手機會用低能耗晶片運行,此時其它內核是關閉的,靜靜呆在那裡,不會使用,此時手機的續航時間達到最大化。

如果用戶想運行影像品質很高的遊戲,或者加載複雜的網頁,更大的內核就會啟動,此時手機的性能會突然提升。

在晶片中裝入10個內核是驚人的創新,但是更重要的創新在於架構。如何配置架構,當用戶需要時提供足夠的性能,這才是最重要的。大多數人使用手機時,速度的瞬間爆發是一個障礙。當然,也有一些人在走路時會不斷玩影片遊戲。

處理器架構一直在進步

Techradar:比如玩《Pokemon Go》的人,我在紐約生活,經常玩這款遊戲。

莫伊尼漢:在計算架構方面有很多的創新出現,比如big.LITTLE,還有我們用Core Pilot拓展了配置,由2種變成了3種,所有創新都是為了讓能耗與性能更加平衡。老式計算平台可能對這方面並沒有那麼重視。

還有異構計算,研究人員發現,CPU並不是運行所有程式的最佳選擇。現在手機上有CPU、GPU,我們可能還會植入其它的組件,讓它們處理不同的事情。

在手機上有一個好例子,比如用戶可能想讓手機保持在待機模式。手機雖然處在待機狀態,但是用戶想讓一小部分嵌入式核心保持在活躍狀態,此時核心可能什麼也不干,只是盯緊傳感器。

Techradar:和蘋果的協處理器一樣。

莫伊尼漢:是的,正是如此。沒有人想要大而笨重的手機,他們要的是苗條、輕薄的手機,除此之外,用戶還希望手機的續航時間可以達到1天或者2天。所以我們必須講究平衡。

在計算架構方面整個產業已經積累了許多的創新,企業使用CPU、GPU、繪圖管道處理器、其它獨立音效處理的方法更先進了,運行不同系統的管理能力也增強了。

當我們進入AR或者VR產業,這種平衡會顯得更加重要。 AR和VR會生成大量的數據,要讓VR體驗足夠好,需要配備高解析度螢幕,需要更快的幀速,最終可能會達到4K、120fps的水平,它會生成龐大的數據。

出處:Techrada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