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深度揭秘:Oculus究竟是如何打動祖克伯的?

商業周刊》深度揭秘:Oculus究竟是如何打動祖克伯的?

【編者按】Facebook收購Oculus已經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在這段時間裡,VR似乎一下子成為了科技行業最火爆的產業,Google、微軟、三星等多家巨頭接連投入。兩年過後,有了巨頭扶持的Oculus怎麼樣了? Facebook的VR戰略進展如何? 《商業周刊》深度長文帶你揭秘Facebook的VR野心。以下為文章原文:

Facebook公司西區新址辦公樓位於美國加州門羅帕克市Facebook大道1號,已建成使用,但它採用了一種“尚未完工”的建築風格,你可以看到裸露的膠合板、水泥面和鋼材等。如果換成一家普通的公司,恐怕得用石膏板把這一切都遮起來。但Facebook不是一家普通公司,所以這些膠合板和水泥面就顯得別有魅力了。

近日,FacebookCEO祖克伯帶著一臉陽光燦爛的表情接受了採訪。這次採訪的主題和未來有關。具體來說,是和Oculus有關。

137519623

Oculus的實驗室

Oculus是一家虛擬實境(VR)頭盔和軟體製造商,2014年,Facebook公司斥資20億美元收購了它。這個收購邀約很難拒絕,不僅因為Facebook開出了天價,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祖克伯會長期支持Oculus的工作。當然Facebook還有其他股東,但他們沒有祖克伯那種動用現金流的權限,在2016年第一季,公司大約有18億美元的現金流。

VR值得長期大量投入資金

Oculus在拉丁語中是“眼睛”的意思。 Oculus Rift頭盔今年早些時候開始發售,價格 599美元。它是一種很神奇的設備,可以提供360度全景影片和聲音,對於遊戲來說,這可能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祖克伯說,遊戲是VR登堂入室的門戶,當然他也希望人們可以用這種設備來觀看體育節目、製作電影、聊天交談,或者做一些現在還沒有想到的其他事情。

但Oculus Rift的解析度仍然很有限,在運動追蹤方式上,在人體對投射對象的反應方式上,以及其他一些方面,它都還有不少欠缺。這些都是大問題,需要科學家對人的感官機制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例如,頭盔應該如何追蹤眼部運動,讓處理器來調整焦平面呢?)要找到行之有效的方式,需要耗費數以十億計的美元。

137519665
電子工程實驗室

Facebook可能需要為VR部門修建一個NASA那樣的研究園區,祖克伯對此沒有表現出絲毫猶豫。他說:“VR是一個長期項目,它成為下一個主要計算平台的潛力很大。VR值得長期、大量地投入資金。”

“我們已經通過Facebook連接了16.5億人,”祖克伯說。 “但如果你希望幫助全部70億人全都連接起來,讓他們暢快地分享和消費內容,你就需要對其中一些項目進行長期大量的投資,但實際上你也不知道這些項目的時間框架是多久。有人說過,要預測世界20年像什麼樣子並不難,困難的實際上是搞清楚如何實現它。

十年前,人們在網上分享的大多是文件。 “然後,手機相機的品質和功能突飛猛進,”祖克伯說。 “現在我們已經進入了網上影片的黃金時代。照片比文字更加多姿多彩。而影片又比照片更加多姿多彩。但這還不是終點,不是嗎?即時捕捉到人的自然體驗和想法,然後按照你的想法來設計和共享它,這是一個我們永遠都會努力靠近的目標。”

影片的發展曾經經歷過一些驚人的波折,VR的發展也有可能同樣坎坷、出人意料。談到未來,就連祖克伯都覺得有點困難:“有些事情太深層了,我覺得我沒有足夠的詞彙量來描述這些東西。”

除了破解心智之謎之外,Oculus還給祖克伯提供了一個機會,來創建一個有形的東西,Facebook是無形的,由百千萬行程式構成,它是一項巨大成就,但人們也喜歡有形之物,它們承載著回憶與感情。

VR團隊的目標很明確

但進軍VR硬體業務還有一個不那麼浪漫的理由:Facebook希望有自己的VR設備,就好像蘋果和Google有自己的手機那樣。這意味著對技術的控制,從軟體到硬體的控制。

但是和寫程式不一樣,規模製造產品有其無情和殘酷的一面。把10億個頭盔送到人們的手中是一個巨大的任務。蘋果製作硬體,它有11萬左右的工人,但這還不夠。在鴻海這樣的代工廠裡還有數十萬工人。三星的工廠僱傭了近50萬人。 Facebook目前有約1.3萬員工。

Facebook上次公佈的Oculus員工數量大約是400人,之後就不再公佈這個數字,而且也拒絕透露原因。有人推測,Facebook打算把它擴建為一個規模超乎所有人預計的部門,即使你是一個開明的獨裁者(祖克伯本質上在Facebook上就是這樣的人物),當你進軍硬體領域的時候,股東也會變得難以安撫。 Oculus公司的首席技術官約翰·卡馬克(John Carmack)說,他很清楚他們要應對怎樣的壓力:“我經營航空公司10年時間。我理解硬體領域的艱難。”

palmer
Palmer Luckey

Oculus的原型在2012年震驚了媒體界,其發明者帕爾默·拉奇(Palmer Luckey)現年才23歲。公司產品副總裁內特·米切爾(Nate Mitchell)現年29歲,一開始就和拉奇共事。米切爾現在主要把精力放在改善的Rift技術上,而拉奇則負責招攬開發者。 Oculus的競爭對手也在邀請這些開發者為自己的頭盔製作遊戲。 HTC Vive可以讓用戶在房間裡更大的範圍內活動,其控制手把也已經上市發售。SONY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推出PlayStation VR,希望吸引《惡靈古堡》等遊戲的玩家購買產品。

nate_mitchell
Nate Mitchell

佛羅里達州的Magic Leap則拒絕透露他們的項目,只是說那是一個擴增實境(AR)產品。 Magic Leap已經與一些電影製片廠簽約,其中包括拍攝《星際大戰》的盧卡斯電影公司。它還獲得了14億美元的投資。當然,市面上還有一些簡單的、不需要頭盔的智慧手機AR遊戲,比如風靡全球的Pokémon Go。

當被問及是否害怕Oculus公司落敗的時候,拉奇回答說,“我從來沒有害怕過。我很清楚情況。有些公司一邊做一邊想他們的長遠目標到底是什麼,這項技術在10年、20年、30年後會是什麼樣。但是我們這裡的很多人都是科幻小說愛好者。我們都知道科幻作品中的虛擬實境是怎樣。儘管我們今天的產品和我們希望10年或20年後會有的東西還有很大差距,但每個人都希望能抵達那裡。我們的目標很明確:讓VR盡可能接近真實生活,但又沒有真實生活中的種種限制。”

為消費者服務的宗旨

brendan_iribe
Brendan Iribe

Oculus CEO布倫丹·艾里布(Brendan Iribe)現年36歲,梳著背頭,舉止從容而自信。他母親說,艾里布很小的時候就會光顧電腦商店了,有時還會繞過櫃檯進入庫房。他的職責範圍很廣,但目前最主要的責任是確保Oculus公司目前正在製作的頭盔成品外觀優雅、操作直觀、使用舒適——不會讓人頭暈嘔吐。

艾里布在馬里蘭州長大,只在馬里蘭大學讀了一年就離開去做軟體開發了。今年4月,他回到母校,參加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電腦科學中心的奠基典禮,他承諾為這個中心捐獻 3100萬美元。到場的有一位參議員,該州州長,以及Oculus公司高階主管邁克爾·安東諾夫(Michael Antonov),他也曾在該校讀過書。在典禮上,他們都戴上了VR頭盔,假裝在破土動工。 (艾里布和安東諾夫在2004年創辦了Scaleform,向電子遊戲製作商銷售軟體工具,Autodesk在2011年出資3600萬美元購買了他們的公司)。

艾里布記得,2012年,一個朋友在一個產品展會給他打電話,說“你應該見見拉奇,他做了一個很酷的原型,我覺得VR也許已經萬事俱備了。”於是艾里布帶著米切爾和其他幾個同事到了洛杉磯,和拉奇約好一個牛排館見面。艾里布回憶說,“他穿著短褲、人字拖和一件ATARI T恤走了進來。我跟他通過電話,但我不知道他有這麼年輕。”當時拉奇才19歲。

當時Oculus是 Kickstarter群眾募資平台上的一個項目,旨在幫助人們建立自己的VR頭盔。艾里布表示想把這個項目打造成為一個直接向消費者出售成品VR頭盔的公司。如果說一個新的計算時代即將到來,那麼此舉就相當於史蒂夫·賈伯斯告訴史蒂夫·沃茲尼亞克,蘋果電腦應該是為一般人打造的,而不只是為工程師打造的。

但拉奇當時已經獲得了另一個工作邀請。 “我當時在考慮很多不同的選擇,”他說。 “我們見了面,我跟艾里布和他的朋友們交談了一陣,真的開始動了心。”

拉奇說他考慮了好幾個星期,覺得艾里布很靠譜,“我從來不想成為CEO。那不是我擅長的事情。有些人可以既當創始人又當CEO。我從一開始就從沒想過要當CEO。我不是那種類型的人。”

VR 在技術上的困難

在Oculus公司協助開展的70個遊戲和體驗項目中,有一個是Sanzaru Games公司製作的。該公司創意總監提恩·格雷羅(Tin Guerrero)正在研究一種體育遊戲,團隊裡有一個叫弗萊明·瓦爾(Flemming Wahl)傢伙很容易頭暈嘔吐。格雷羅想知道在遊戲中採取某個做法好不好的時候,就讓瓦爾去測試。如果瓦爾沒有吐,就說明效果還不錯。瓦爾並不是身體虛弱的人,他的業餘愛好是賽龍舟,但他就是十分容易產生VR眩暈。

137519693

Michael Abrash是Oculus的首席科學家,他花費了大量時間來研究知覺問題。還記得2015年那場關於裙子究竟是藍黑色還是白金色的大討論嗎?對於Abrash來說,那不是一個浪費時間的口水仗,而是一個涉及大腦處理資訊的方式和原因的根本問題。Abrash表示,Oculus公司不會止步於遊戲和沈浸式體驗。 VR應該像現實一樣真切,它應該就是現實。

“每天早上醒來時,你不會說:’啊,現實,多麼有趣的平台。’你不會去想現實裡的殺手級應用是什麼,你想的是一切皆有可能。”亞伯拉什說。通過使用手機和眼鏡等方式,我們已經增強了自己對世界的感知。但是VR之前,“我們還沒有過如此緊密地把它和我們的知覺系統和環境耦合起來。”

對於一個把現實當作基準的研究小組來說,一個問題就是Oculus在很多方面都很還差得遠。現在的鏡片提供的視角為90度,而不是眼睛本身的110度。而且也沒有辦法調整深度知覺,所以如果沒有高精度眼動追蹤功能,就無法讓你先聚焦於一縷頭髮然後再看遠處的東西。 “弄清它的唯一方法就是構建它,”Abrash說。 “這只不過是一個知覺上的心理學問題。關鍵在於你的體驗是在你的大腦裡形成的。”

眼動追蹤不像瞳孔追蹤那麼簡單,瞳孔會改變大小,可能缺乏對稱性。而眼睛會轉動,每次眨眼虹膜都會移動位置。 “如果你給自己的眼睛拍段影片,看著放慢速度看,可能會讓你感覺很惶恐,”Abrash說。以後,Oculus公司還需要追蹤口部和手部的運動,難度可能更大,但是如果不做到這一點,用戶就無法在VR聊天應用裡聊得盡興。

Oculus公司很早就給研究部門分配了20%的預算和人力,Abrash把大部分時間花在了尋找真正做過相關研究的人上面。他說,在奈米加工、奈米光刻和波導技術領域,能人寥寥無幾。 VR在1990年代失敗後,發展完全停滯,要找到這些人十分困難。 VR專家當時已經沒有了繼續發展的空間。 “我跟其中一個人談過,問他是否願意加入我們,結果他現在已經是一名醫生,”Abrash說。 “當年VR陷入停滯後,人們就離開了這一行。”

在1990年代早期,Abrash在一個 3D圖形論壇上結識了Oculus的CTO約翰·卡馬克。他們一起開發了一個人氣極高的電子遊戲Quake,之後兩人各奔東西。卡馬克去了ID Software,Abrash則任職於Valve。大約15年後,卡馬克把他引薦給了Oculus團隊,當時Facebook還沒有收購Oculus。Abrash試玩了一個展示版,當他看著一棟高層建築的邊緣時,不由收緊了膝蓋。就是在那一刻,他知道他最愛的科幻小說中描述的未來可能會成真。

他辭去了工作,預計在Oculus公司可以籌集到足夠多的資金大幹一場之前,他還可以先去度一個長假。但是五天之後,他就收到了消息,得知該公司已被Facebook收購。於是他和祖克伯見了面,了解VR是否是Facebook戰略計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這樣他加入了團隊。

手機是VR走向大眾的黃金通道?

在今年洛杉磯E3遊戲大會前夕,卡馬克參加了微軟的一個活動。 VR是這樣一個非常新、非常開放的領域,對手之間合作多過競爭。卡馬克在E3上向大家介紹了微軟遊戲Minecraft的VR版本。你可以在三星Gear VR精簡式頭盔上玩這個遊戲(這種頭盔售價99美元,是三星和Oculus的合作產品,卡馬克在其研製過程中發揮了主要作用。)卡馬克認為,手機VR將會是普及得最早、最快的VR技術。 “手機是我們通向10億級用戶的黃金通道。”

卡馬克現年45歲,他最初是在一個專業VR論壇結識拉奇的,然後又在Oculus創業之初就加入了該公司。他說拉奇的第一個原型“扭曲得一塌糊塗”。於是兩人一起努力完善它,並在2012年把它帶到E3大會上。 “拉奇把兩個塑膠鏡片和一個顯示螢幕粘在一個小鞋盒子裡,效果比一些超高階的顯示器還好,成本只有它們的百分之一,”他說。 “人們看到這個東西的效果後都驚呼起來。”

他說Minecraft是“現今最大的遊戲”,他花了數月時間說服其創始人馬庫斯·佩爾松和自己一起合作。在微軟收購Minecraft之後,他又說服微軟讓自己把它做成一個VR遊戲。之後Facebook收購了 Oculus公司。 “我雙手支持Facebook收購Oculus,”他說,要想在VR上有所建樹,必須擁有龐大的資源才行。

他說,目前沒有人向他匯報工作,所以他就有空去研究傳感器融合(讓不同的定位技術協同工作)這樣的問題了。卡馬克創辦了航空公司Armadillo並營運了十年時間,他把相同的一些定位技術用在了VR上。 “有時候,你需要有一個創造未來世界的機會,不要在這個領域出現了100強排名榜之後再行動,”他說。就像Abrash一樣,他在加入Facebook之前也和祖克伯見了面,想看看祖克伯對VR到底有多重視。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件事繫於祖克伯一身。祖克伯以一種近乎迂腐的方式追逐個人目標和職業目標:他會記錄一年跑步多少公里,一年裡讀了哪些書。當被問及是否為VR的長遠努力做好了準備時,他說:“我們可是一個特別注重以任務為中心、以長期目標為導向的公司。”

出處:商業週刊

翻譯:VR次元/Kath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