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鐵發明人現身:技術絕對沒問題 印度都感興趣

巴鐵發明人現身:技術絕對沒問題 印度都感興趣

號稱是自行設計研製、全面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寬體高架電車“巴鐵”,一時間成為了網路熱議的話題。讓巴鐵飽受爭議的,有發明人宋有洲的小學學歷背景,合作地方政府的反覆態度,最主要的,當然還是巴鐵技術的可行性上,以及項目背後的融資路徑。

近日,巴鐵發明人宋有洲接受新聞專訪,在採訪中大倒苦水,稱自己的發明得不到人們的理解,並對網上的技術質疑給出了他自己的解釋,比如超重的問題,宋有洲就稱,巴鐵是4輛車並在一起,每輛車自重才15噸,加上300人的載荷一共是36噸,比砂石運載車輛要輕很多。轉彎的問題,宋有洲說:“轉彎不存在問題,因為我們車廂是軟連接,就和三節公車是一樣的。轉彎半徑的大小取決於軸距,取決於前面輪子和後面輪子有多遠,不是取決於寬度。這些人這點常識都沒有。”

宋有洲還強調,巴鐵是具有巨大產業潛力的項目,未來30年內在全球的需求量可以達到50萬輛,已經獲得了多個國家的意向訂單。

至於外界對其學歷的質疑,宋有洲更是以“中國四大發明,哪個是清華北大的人弄出來的。愛迪生也沒受過高等教育,你能否定愛迪生嗎”,予以激烈回應。

“我們沒有罪,我們只想創新只想做點事,我們在搞發明有錯嗎?”宋有洲說。

不過,對於外界最為關注的巴鐵幕後公司華贏涉嫌的募資違規問題,以及其與華贏董事長白丹青的關係問題,宋有洲則諱莫如深。

s_16ca8ee62fa247fab96dd11771f1f303

回應技術質疑:稱巴鐵不存在超重問題

“巴鐵”,是一種橫跨兩條街道,行駛在小轎車頭頂上的大型“立體巴士”,車長22米,寬7.8米,高4.8米,額定載客數為300人。

8月2日,巴鐵試驗車在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甫一亮相,就在網上引發了激烈的討論。媒體和網友紛紛質疑巴鐵有諸多難點很難在技術上實現,設計想法簡單,不具備可行性,在安全性上也難有保障。

宋有洲表示:“這些人的質疑我們早都有方案,轉彎怎麼轉、過橋怎麼過、超重怎麼辦,包括小車和它同步行駛時倒退的幻覺怎麼處理,還有線路上的軌道設計,我們早就想好了,而且都是非常好的方案,非常容易實現的方案。”

【如何過橋】

宋有洲說:“我們的車是根據當地橋的高度和路的寬度來設計高度和寬度的。北京的橋是矮,限高只有4米,但我們在北京的車輛設計的上蓋是能升降的,人上來以後全都是座位,所有人上去之後就坐下來,等到要上下客的時候我把蓋升起來。即便人都坐下的時候,高度也有1米7左右,也不會有壓抑感,這些都有方案,可惜這些人他們不懂。廣東的橋限高沒有低於5米的。國外也是5米,中國平均標準的都是4.5米。所以在其他城市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是否超重】

宋有洲說:“網友說我的車超重,說重達100噸如何如何。我們是4輛車並在一起,每輛車自重才15噸,加上300人的載荷一共是36噸。拉沙石的車都是在90噸左右,而且他們的重量在一輛車上,我們的重量是在4輛車上,是在一個60米長、8米寬的壓強面上。”
南京市城市與交通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楊濤此前提出的觀點是,巴鐵車輛載員加上車體自重估計接近40噸。這40噸的寬體巴鐵車廂其重心距離地面高度達3米左右。而僅靠兩側很薄的車體鋼殼支撐,在30公里以上車速行駛中動載衝擊下,幾乎無法保證其車輛結構的安全穩定。

【轉彎問題】

宋有洲說:“轉彎不存在問題,因為我們車廂是軟連接,就和三節公車是一樣的。轉彎半徑的大小取決於軸距,取決於前面輪子和後面輪子有多遠,不是取決於寬度。這些人這點常識都沒有。”

【空間問題】

宋有洲說:“巴鐵下面的空間是2.2米,最高的SUV也只有1.8米,說SUV過不了的這些人沒有走腦子。道路上行駛數量最多的車輛就是小轎車,它們佔用道路資源最多。城市中的大車很少,只佔了10%都不到,我們就整合一下道路,把數量最多的小車整合到兩條車道上去。一般小車的高度是1.6米,我們鏤空高度2.2米,我們用電子技術在小車上方打上藍天白雲,看上去一點壓抑感都沒有,和在藍天下面走的感覺是一樣的。能上巴鐵的道路必須具備雙向六車道的條件,不是所有路都能上巴鐵。巴鐵能夠保持下面兩條車道原有的空間,下面兩輛小轎車並排行駛原先多寬現在就有多寬。巴鐵一條腿才40公分左右,基本上是不佔道的,他佔據的80公分是路邊的部分。”

不過,南京市城市與交通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楊濤則認為,按照巴鐵的車身高度和乘客空間高測算,下層小汽車的通行高度只有2.2米,只滿足速度5公里以下的車庫高度要求。在50-60公里設計時速下,2.2米淨空高度,沒有哪個小車駕駛員敢開車行駛。

【上車轉彎、下車想直行如何解決】

宋有洲說:“這很簡單啊,我們車裡都有紅綠燈啊,和十字路口的紅綠燈時聯動,前面路口的信號燈是紅燈,巴鐵上的燈就是紅燈,是連動的,這對智慧交通來說是非常簡單的事。遇到小車和大車行駛路線不一致的情況下,會提前把下面的小車截住,就相當於把路口的線向後畫了一畫。”

【會造成車輛通過路口時間更長嗎】

宋有洲說:“我們車輛通過GPS和前面的紅綠燈進行連動,我在車上就能算出來到達前面的紅綠燈還要多長時間。如果巴鐵要直行,就會掐好時間剛好前面的直行綠燈亮,如果我要左轉彎,就一定要趕上前面直行是紅燈的時候,這樣就互不干擾。巴鐵和車下的小車是獨立空間,能夠互不干擾。”

【動力問題】

宋有洲說:“巴鐵採用接力式供電方式,供電在車的上面。未來我們的車有四節、三節,也有兩節、一節的,短節車用接力式供電就不實用了。所以短節車可能會用超級電容和電池。超級電容不存在續航能力的問題,我們站台下客的過程中,30秒就把電充滿了。”

【站台設置過於密集】

宋有洲說:“國家有規定公車站站於站之間距離不能超過500米,超過了就不予驗收,這屬於住建部來管。地鐵因為大容量所以就遠一點,站台距離是800米到1.2公里。因為巴鐵的容量也比較大,所以站台距離是一公里。”

s_8c551964ce944c37ac1a416eee6ed3cd

回應身份質疑:四大發明哪個是清華北大發明的?

巴鐵項目備受爭議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發明人宋有洲的小學學歷。宋有洲在公開場合併不諱言自己沒有小學畢業的事實,並宣稱自己掌握有多項發明專利。宋有洲的百度百科顯示,他有50多項發明專利,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氣體禮賓花。

“我非常反感媒體以偏概全,比如巴鐵項目明明授權了20多項專利,有一項沒授權被媒體發現了,就寫我們‘專利沒授權’‘沒有專利’。”宋有洲氣憤地說。當記者問到授權通過的專利詳情時,他表示“太多了記不清了,你可以自己去查”。

在中國專利網站上查詢到,不完全統計共有8項與巴鐵相關的專利通過了授權,其餘為待審、駁回或無權狀態。其中,三項分別名為“帶有乘客上下車裝置和逃生裝置的輕型軌道交通系統”、“輕型交通車輛”、“磁力自吸無線接力工導電”的項目獲得發明專利類的授權。但其餘通過審核的專利性質均為“實用性發明”,即俗稱的“小發明”。業內人士表示,該類發明審核簡單,比較容易通過。

宋有洲表示,巴鐵項目還有20多個專利待申請。

“任何一個發明都會受到質疑,高鐵不也是一樣嗎,包括第一條地鐵也是這樣,飛機也是。可是現在怎麼樣?它們都發展得很好,我們和它們當時的遭遇是一樣的。我們沒有罪,我們只想創新只想做點事,我們在搞發明有錯嗎?網上天天說我們是民科的代名詞,強調我小學沒畢業,這些都是作為攻擊我的理由。”宋有洲講到這裡情緒明顯激動起來。

“中國四大發明,哪個是清華北大的人弄出來的。愛迪生也沒受過高等教育,你能否定愛迪生嗎?我就覺得最可恨的就是這些人一邊在享受著科技創新帶來的成果,一邊又在打擊搞發明的人。你開的車、坐的飛機、用的手機哪個不是發明人含辛茹苦發明出來的。反過來他們卻在敵視我們、挖苦諷刺我們,這多寒心啊。”

巴鐵靈感來自於龍門吊,自稱發明獲得上海交大的認可

巴鐵的模型車曝光以後,網友指責其外形就是港口常見的單樑門式起重機,俗稱“龍門吊”。

聽到記者提到“龍門吊”一詞,宋有洲明顯情緒激動了起來。他說:“這些人我真是服了他們,一開始說這東西造不出來、很難,我們造出來了又說這個東西簡單,就是個龍門吊。真是這樣我們買個龍門吊不就完了嗎,辛辛苦苦幹嘛呢。”

但宋有洲承認,巴鐵的靈感的確來自於龍門吊。 “有次我開車的時候看到那麼多小車堵在路上,就想著能不能把低空空間利用起來。正好當時看到深圳修地鐵,一台龍門吊在營運,我說這種形式不就可以嗎。我是參考龍門吊獲得的啟發。”

為了證實自己的技術可靠性,宋有洲多次拿與高校和其他企業的合作來為自己證明。他稱當初自己的發明獲得了上海交通大學的認可;“網友還有說上海交通大學和我們沒關係,怎麼能沒關係了,上海交通大學的公章在我們可行性報告上蓋著呢。很多人說的都是假話。”

記者聯繫到6年前參與“立體快巴”(巴鐵曾用名)評估的上海交通大學張建武教授,張建武8月8日上午表示,由於事情過去很久,一些細節記得不是很清楚,當時是為“快巴”做了一份可行性論證,其中提到只有該項目的涉及的幾項核心技術問題得到解決,“快巴”才有可能實現產業化。該報告只是客觀分析實現“快巴”需要哪些條件,並不代表著對“快巴”可行性的認定。

記者提議看一下當初上海交大開具的可行性報告,但宋有洲以不在身邊為由拒絕了。

s_e92814977bc1409e80861fcb2b7ce4c4

與地方政府如何合作?稱“在各個城市會合理佈局”

巴鐵公司對外宣稱,巴鐵項目採用的是PPP模式,即公私合作模式。在該模式下,鼓勵私營企業、民營資本與政府進行合作,參與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這一模式決定了,巴鐵項目能否落地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的態度。

據巴鐵項目運營方巴鐵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稱,目前已與秦皇島、周口、南陽、瀋陽、天津等地方政府達成協議,將在上述城市進行巴鐵的投資建設。

“這個事情說與不說,大家都應該知道,我們在路上搞測試肯定是要和政府辦手續的。政府向巴鐵開闢專門的道路用於測試。我們實驗的不是里程測試,也不是營運測試,而是功能測試,就是先讓他跑起來,看看能不能動。前期收集一下各方面功能的數據,因為我們好在設計真的樣車,測試到今年8月底就結束了。”宋有洲以此解釋與秦皇島地方政府的合作。

在8月5日,宋有洲曾告訴記者,巴鐵會於8月8日在秦皇島進行第二次公開測試,然而在8月6日的採訪中他又改口稱“還有一些地方沒調試好”,公開測試時間不定。

秦皇島政府在給媒體的回復中稱,與巴鐵公司的合作將在本月底截止。而記者在巴鐵施工現場從工人除獲知,到月底前現在剛剛建好的站台也會全部拆除,側面印證了雙方合作月底結束的說法。

目前與巴鐵公司合作關係頗為緊密的河南周口政府,多次在政府工作會議上表示為配合巴鐵項目的推進,要在市政工作上予以支持放行。據了解,巴鐵公司目前已在周口獲得一塊工業地塊。目前該地塊未有動工跡象。

宋有洲稱,公司已在周口港區“立項”,隨後又改口稱僅為“備案”。他表示,未來會在周口建設一個巴鐵生產基地,用於車輛的組裝,而構件生產則由常州的今創集團代工。 “我們在各個城市會合理佈局。”宋有洲稱。

而關於巴鐵身份最大的質疑在於,巴鐵公司並未出現在工信部最新公佈的《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名單上,也就意味著該公司沒有從事道路機動車輛生產的資格。

宋有洲認為,這也是群眾對於公司的誤解:“巴鐵是新型的交通工具,必須在工信部備案,不過是明年的事,會在下一輛樣車上做這個工作,我們會先把標準拿出來,再去工信部申報。先有企業標準再有行業標準,等我們有了標準之後,工信部會來驗證的。”他強調公司在正式生產運營之前會獲得工信部的許可,目前還未與相關部門接觸。

接到多個國外意向訂單?稱法國、印度交通部長都找過他

在接受記者採訪過程中,宋有洲一直將“中國原創重大發明”的稱號掛在嘴邊。但事實上,相關政府部門並未有這樣一個稱號的認定,宋有洲也承認這是他們自己的說法。

“巴鐵是我國原創重大發明,這個項目符合國家戰略新興產業特徵,因為它的市場大、帶動性強,有自主知識產權。我們先把車造出來,然後再和國家申請戰略新興產業立項等等,現在還沒到那個階段。”宋有洲信誓旦旦地說。

他表示,現在公司只是搞試驗,估計到明年下半年就可以營運了。 “正常營運之前肯定要拿到國家的上路許可,我們現在就是搞試驗是沒有問題的。我們肯定會在拿到許可之後再上路,這些程序都沒有錯。這麼大一個項目,不會拍腦袋胡來。”

比起在國內遭遇的輿論壓力,以及各地方政府曖昧不明的態度,宋有洲對於國外市場似乎信心滿滿。

據他稱,巴鐵意味著新的大容量交通工具的誕生,它具有成本低、施工容易的優勢。 “這樣產量就會很大,會帶動很多產業一起發展。我們初步估計,未來全球的需求會有50萬輛。現在國外已經有意向訂單,早就有的,巴西有個69公里的(訂單) ,(還有)西班牙、墨西哥、阿根廷等。他們都是從網上找過來的,包括法國、印度的交通部長都找過我。”

據《印度時報》網站8月7日報導,世界上第一輛空中巴士的試運行引起了印度總理莫迪的關注,該空中巴士在道路上方行駛,小汽車可以在其下通過。他要求交通部長深入了解並獲得盡可能多的細節,探索空中巴士可否在印度城市高度擁堵的道路上使用。

據《印度時報》網站8月7日報導,莫迪總理是在本週舉行的會議上提出來的,來自各部門的高級官員參加了此次會議。會上,加強道路建設改善重要國道交通的提議被提出來。消息人士稱,空中巴士能搭載300名至1200名乘客的優勢,可以滿足印度城市對高效公共運輸系統的需求,而且還不會產生污染。報導稱,然而,有一個擔憂是,這種巴士適合的是相對較直的路線。巴西和印度尼西亞也對這一巴士系統表現出了興趣。

與華贏集團董事長白志明的關係?這個就別問了

事實上,宋有洲最早帶著巴鐵項目進入公眾的視野是在2010年,那時巴鐵還被稱作“立體快巴”。

當時他就對外表示,已經拿到了北京門頭溝的合作協議。然而此後幾年門頭溝的項目就一直擱置未見動靜,當地政府也否認了與巴鐵公司的合作。

宋有洲解釋稱:“門頭溝項目擱淺,與當時的門頭溝生態城投資沒到位有關,是整個生態城的規劃都暫停了。而且,當時我們的車也沒有造出來,反正就是這樣,我們的項目就下馬了。”

對於過去6年為何突然銷聲匿跡,宋有洲稱“消失”的時間裡,他完成了許多研發上的重大事項:“那時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們拿出的只是概念,剛開始申報專利,那時候報了一兩個,後期又報了二三十個,現在手上還沒報的還有25個。這些年裡,我們還做了技術認證、整合技術資源的工作,產品上的理論規劃。”

“不過,最重要的是尋找投資方。那時候我們沒有錢。”他還強調,項目被擱置是因為“一些負能量媒體不懂技術報導了以後耽誤了我們事”。

此番宋有洲能夠“東山再起”重回公眾視野,與一個叫做白志明的企業家不無關係。白志明,後改名叫白丹青,是華贏集團董事長,也是華贏旗下多個金融資管公司的主要控制人。在2015年底,他成立了巴鐵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並在微博上自稱“巴鐵之父”。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白志明控制下的北京華贏凱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為巴鐵公司的融資方,而該公司為巴鐵公司提供借款,同時正在以巴鐵基金的名義對外募集資金,起投點為100萬,承諾的收益率為12%。而該借款的擔保方為華贏集團旗下的另一個企業——中國建設企業聯合有限公司,基金管理方北京天爾基金管理公司,同樣係也隸屬於白志明名下產業。

這樣互相牽連的關係,不禁讓人對巴鐵項目存在“自融”和“自擔保”的質疑,華贏凱來的巴鐵理財項目也被指是一個融資陷阱。

但對於與白志明相識的過程,宋有洲表現出了相當高的警惕:“白志明是怎麼認識的,這個就別問了,現在這些人都在拿這個做文章,我只能和你談這麼多。”

出處:快科技
作者:鯤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