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沒有國家,但他們是奧林匹克精神一個特別存在

他們沒有國家,但他們是奧林匹克精神一個特別存在

2016年8月6日早7點,巴西里約夏季奧運會開幕式在里約馬拉卡納體育場舉行正式召開。當一陣又一陣的國家奧運代表團方隊走過,掌聲呼喊聲卻在只有十個人的代表團出場時達到了最高潮。

refugee

 

他們膚色各異,來自不同國家,沒有國籍,沒有國歌,他們不代表任何一個國家,國旗是五環旗。他們排在東道主巴西前面,倒數第二個入場,他們的名字叫做“難民代表隊”。

2

他們除了運動員的身份,同時還是流離失所的 難民。

這10名運動員從43人的大名單中選出。這10人中,5人來自蘇丹、2人來自敘利亞,2人來自剛果(金),還有1人來自埃塞俄比亞——這些曾經飽受戰亂疾病紛擾的國家。他們將參加里約奧運會田徑,游泳和柔道等項目的比賽。入選者必須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必須得到由聯合國難民署承認的難民資格,二是有運動員職業資格。

如果他們摘得獎牌,運動場上將升起五環旗,奏奧運會會歌。

team1

他們熱愛著體育,但是卻無法接受最好的訓練。他們遠離自己的家人,流離顛簸於各個國家之間。他們幾乎不太可能和專業的奧林匹克運動員一較高下,取得優異成績,但是他們的出現是在喚醒所有人,不再對難民們的遭遇漠視。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截至2015年12月29日,今年共有100 萬零573名難民和移徙者經由地中海和陸路抵達希臘、保加利亞、意大利、西班牙、馬爾他以及塞浦路斯等歐洲國家尋求庇護,另外還有3735人失踪,他們可能溺水身亡。

 

12-30-2015RefugeesUNHCR

人們盲目排外的情緒將難民們拒之門外,難民和移徙者為其所居住社會所做出的積極貢獻被漠視,有時候對於他們可能意味著死亡。

於是這十個人歷經千辛萬苦站在了全世界的面前,呼喚和傳遞著和平與希望。

領隊的18歲少女Yusra Mardini,去年夏天乘坐難民船逃離敘利亞。難民船剛開動30分鐘就壞了,Yusra和20歲的姐姐跳入水中推著船前行,作為一個游泳運動員,她幾乎要在水中溺亡,最後泡在冰冷海水里整整三個小時才到達希臘,救了全船20人的性命。

她說:

我希望能夠代表所有的難民參加比賽,因為我想向每一個人展現我們在苦難之後的安寧生活,我也想鼓舞大家在生活中多做一些美好的事情,永遠不要放棄夢想。
3-2

Yusra Mardini在敘利亞的時候就是一名游泳運動員,但是由於戰亂,她沒有辦法好好訓練,因為有時甚至會有炸彈落在游泳池裡。在經歷了敘利亞九個月的戰亂後,Mardini從絕望中逃脫,最後來到了德國。現在的她對生活充滿了希望,並且已經在計劃著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會。

這樣的經歷在難民團裡幾乎已成為“標配”,難民團裡來自剛果(金)的柔道運動員珀珀勒·米森加,9歲時便被戰火驅離了家鄉,在樹林裡躲藏了八天才被人發現,送往當地的兒童收容中心。在那裡,他接觸到了柔道,人生才因此找到新的意義。當米森加提及自己早已記不清樣貌的家人和許久未回的祖國,泣不成聲。

MI

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在發表講話的時候說過:

在奧林匹克世界當中,有一個對所有人都適用的法則,那就是在奧林匹克的世界裡我們都是平等的。在奧林匹克世界裡,我們人類所推崇的價值觀要遠遠強於分開我們的力量。所以我號召所有的運動員們,尊重自己,互相尊重,尊重奧林匹克價值觀,因為它是讓奧林匹克在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原因。

 

出處:品玩

作者:翔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