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裡的活死人

大公司裡的活死人

文/和菜頭

之前在《小河在場》一文裡,我和小河聊到了歌手所能遇見的最糟糕的事情。小河說:“不在場和不知道自己不在場。”我覺得這話說得很妙,可惜看過的人裡大概沒有幾個理解他是什麼意思。畢竟,你我距離一名歌手的生活實在是過遙遠,遠到無需考慮是否自己也在場的問題。

那我換個說法好了。

我說大公司裡有許多活死人。和電影《鬼眼》(The Sixth Sense)裡的情節一樣,他們最大的問題是不知道自己其實已經死了。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在於他們一開始的出發點就是錯的。選擇大公司對於許多人來說是一種本能,和理性判斷全無關系,只是和人性中根深蒂固的安全感需求有關。大公司意味著可以長期屹立不倒,於是進入大公司就像鳥兒躲進了大樹,可以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依仗大樹擋風遮雨。本質上來說,這種選擇意味著抗拒變化、躲避風險。

不能簡單說說抗拒變化、躲避風險就是對的或者錯的,缺乏前提的一切結論都是耍流氓。在討論所有職場問題之前,需要想清楚一件事情:我們正處於什麼時代裡?如果你的判斷是我們正處於一個階層板結,全社會心態趨於保守,缺乏創新和進取精神的時代裡,那麼選擇抗拒變化、躲避風險就是正確的,因為此時此刻的社會地位得來不易。天下承平,猶如平底鍋。你我求穩,猶如小黃魚。生活就是平底鍋煎小黃魚,切忌亂翻騰,否則就碎完了。

但如果你的判斷是我們正處於一個快速變化,充滿機遇和風險的時代,社會鼓勵人們去冒險和創新,甚至允許那些最瘋狂最荒謬的夢想成真,那麼選擇抗拒變化、躲避風險就是錯誤的。因為你認為可以維持你穩定生活的那一點點依仗,很快就會因為社會前進而變得一文不值,根本無法讓你巋然不動、安然老去。同時,你追求安穩所得,和你因此而錯過的機會相比,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在這樣的一個時代裡,走入家道中落的快速通道就是求穩。

 

想明白這一點,我們的個人選擇才會有正確的前提:我們正處在一個快速變化、高速發展,充滿機遇和風險的時代。那麼,現在再來想一想:進入大公司是為了什麼?

—為了得到一個好的平臺

什麼叫平臺?有機會去寺廟裡看一下,有些佛像坐在蓮臺上,在石頭蓮臺下面,往往會雕了許多齜牙咧嘴努力舉起蓮臺的金剛力士—那就是個人和平臺的關系。人人走進廟宇,看到的都是諸佛菩薩的莊嚴寶相,沒有人會看到渺小的金剛力士。所有的諸佛菩薩造像各異,大小不同;但所有的金剛力士都齜牙咧嘴得差不多,而且都一樣的小—蓮臺和地面之間的距離,就是他們的身高。沒有一個金剛力士會特別高大,或者與眾不同,因為如果真的那樣,蓮臺就傾覆了。

大公司之所以為大,意思是盡量招收能力 75 分以上的人才進來。把 75 分的人勉強拔到 85 分用,同時,把 90 分以上的人也壓製到 85 分,這樣才能保持一致和穩定,形成合力。所以,85 分以下的人覺得吃力,筋疲力盡;85 分以上的人覺得壓抑,沒有發揮餘地。對於大公司來說,保持穩定的 85 分就已經足夠碾壓對手了,不需要員工自行發揮。這就和指揮軍團做萬人搏殺一樣,無需英雄去沖陣,只需要所有士兵重覆舉盾—前進—結陣—突刺的動作,就可以把敵方撕碎,重點在於大家要整齊劃一,不要有自己的想法。

這非常容易給 85 分以下的人產生一種幻覺:因為有我如此,才有平臺如此。小鳥躲在大樹上,看下去的時候都是揚起的燦爛笑臉,於是錯誤地把平臺的力量當作了自己的能力。一旦離開平臺,自己從甲方做了乙方,也站在樹下仰面望去,卻發現迎面而來的密密麻麻全都是毫無表情的屁股。平臺的永遠是平臺的,永遠也不是你的。說什麼平臺好壞,和你有關係嗎?

—為了自我提升

提升什麼?如果這裡的能力說的是專業能力,大公司最大的特點就是分工細致,權力分散,流程控制。比如說辦公室換一個燈泡,也要向行政部提交申請,然後你憑領料單去物管部倉庫領燈泡,再等著行政部送來一位電工,一位梯子控制員,一枚轉電燈員,以及一枚廢舊物資回收員—別笑,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麼?大公司裡業務必須劃分為各個環節,才能保證每個環節上無論有多少人來去,都不會影響到業務進程。業務必須分為多個分支,每個分支設立監管者,才不會讓權力過於集中,一個管理者就能毀敗整條業務線。

在這種架構之下,一個人能學到多少業務能力呢?業務都已經被分割為無數的條塊,你所從事的工作是某個環節某個流程上的一點,換一個部門,換一家公司,如果對方不是同樣的流程和分工,你引以為傲的業務能力就徹底報廢了,什至連對應的職位都不復存在。沒有從頭到尾獨立完成某一項業務,就談不上了解一項業務,也就談不上什麼專業能力。既然沒有這種能力,你要提升什麼呢?

可以提升的是做員工的能力。翻譯過來就是:提升自己好用的水準,無論在哪裡打工,無論為誰打工,無論和誰一起打工,都能夠面帶微笑,理解命令,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地執行完畢。習慣加班,習慣補鍋,習慣背鍋,習慣寫郵件寫總結寫 PPT,習慣電話會議上有條不紊地和其他部門扯蛋,習慣按照“本公司的風格”完成任務。這也許算是一種能力,但它的本質是如何和人打交道,在哪裡都能學習得到,未必需要去大公司。即便去了大公司,學不會的還是學不會,卻沾染了每句話裡夾雜英文單詞的惡習。

—為了安穩

終於說實話了?你該醒了。

超過 70 年公司有幾家?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在大公司求安穩難道不是一個邏輯錯誤麼?沒有任何一家大公司生下來就是大公司,都是從小公司開始起步。要麼用新方法顛覆了行業裡的巨頭,要麼就是探索了新的商業模式,提供了新的商業服務,然後在某個領域內形成了相對壟斷的地位,因此可以保持業務量和利潤。穩定的大企業意味著發展到極盛,內部早已經蘊藏了變數。那麼,如何確定這種穩定會一直續存下去?或者我要問,為什麼會覺得這種穩定的時期會橫跨整個職業生涯,等到自己退休後公司的太陽才徐徐落山?

以及一個最關鍵的問題:你為了求穩而在一家大公司裡的所得,如何保證你在下一家公司依然可以得到安穩?安穩意味著穩定的工作,穩定的工作意味著持續少變的業務,超過通貨膨脹的工資增幅。等你要離開的時候,說明公司已經把你提升到了和你的能力匹配的職位和薪酬極限。那麼,下一家公司為什麼要那麼傻,要和你的原公司做一樣的業務?而且,做一樣的業務,佔據更小的市占率,卻要給你開出更高的工資和更高的職位?這樣腦殘的公司你覺得能活多久?

如果你在一家大公司過得很安穩,那麼最好看一下你所屬的業務的增長量,統計一下你部門中層的離職比率。如果增長量不變或者緩緩下降,且離職比率極低的話,恭喜你!你已經身在喪屍養殖場。市場不喜歡停滯不前的業務,資本不喜歡水平的增長曲線。在快速發展期,在陡峭向上的曲線裡,日子不會太安穩,因為變數太多,有太多仗要打,有太多人需要更換到前線。而且,在公司外的同行業裡,會有更多機會,每一個從業者都隨著市場擴大而擁有更多的發展機會。唯有在這種動蕩不安中,存在最多的機會,這也是一個人應該去追求的東西。安穩不是,安穩的另外一個意思是:致命一擊已經在某處準備就緒。

讀到這裡,相信你應該明白了什麼是“不在場和不知道自己不在場”的含義。面對機遇和變化,自己不在場固然是一件值得遺憾的事情。但是,更多人的問題是不知道自己不在場。在日復一日的安穩日子裡自我麻痺,以為歲月靜好可以直到永久,卻失去了對變化的敏銳感知。所有的大公司都會緩慢走向衰亡,所謂“大公司必死”是這個世界上商業演化的必然。但是,許多人並不知道另一個事實:在大公司衰落之前很久,自己在大公司裡其實早已經死去了很多年,是一具早已經失去了活力和想法的活死人。

今天就聊到這裡,希望你看到這篇文章還有痛覺,那是好事。

禪定時刻:

一輩子太短,而錯覺太長。

 

出處:羅友之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