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專欄】對科技從業者來說,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沒得選

【矽谷專欄】對科技從業者來說,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沒得選

美國總統大選四年一屆,總統最多連任一屆做八年。

然而最近,美國選民真的遇到難題了。往屆是從兩個人裡選更好的、更能代表自己的;今年卻變成了選一個相對沒那麼差勁的……

共和黨這邊,川普要在美墨之間修一堵牆(墨西哥政府買單)和驅逐穆斯林移民等誇張政策已不需多提。這位大地產商和真人實境秀演員,擅長在演講和 Twitter 上辱罵自己在黨外甚至黨內的對手,但現在,他的言論攻擊對像已經不限於政治對手了。上週五,他公開侮辱了一對兒子為國捐軀的美國籍穆斯林夫婦;而當他因電梯故障被關了三十分鐘後,救出他的當地消防隊員沒等來感謝,卻等來了他在數百名現場觀眾和各大媒體的鏡頭前對消防部門效率低的斥責。

再看民主黨這邊的希拉蕊·克林頓,首位最終提名代表主要政黨的女性參選人形象,十分光輝,實際上為了走到這一步卻要機關算盡,成為了美國歷史上在大選階段被發現污點最多的參選人。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NC)召開前官網被駭,洩露的郵件顯示希拉蕊團隊跟本應中立的 DNC 工作人員串通一氣,算計她的黨內對手伯尼·桑德斯。真是辛苦了一把年紀的桑德斯,還要冒著噓聲說服自己的支持者轉而支持希拉蕊……

川普每天都至少有一條驚世駭俗的發言,他掌握了網路輿論時代的套路:言論夠瘋狂,社交媒體討論就越多,他本人及其政策在搜索和社交網路上露出的機會就越大;而希拉蕊的競選策略也足夠簡單明了:如果你不想讓瘋子當總統,我是你僅剩唯一的選擇。

選民們真痛苦。

8227c92a95dabebac957b48a022e967a056b3671-2New Republic 繪製的 2016 大選參選人,從左到右:民主黨希拉蕊·克林頓、共和黨泰德·克魯茲、民主黨伯尼·桑德斯、共和黨唐納德·川普

就在上個月,百名科技大佬聯名給共和黨上書,希望不要提名川普,倒是挺罕見。可是,人們一樣不喜歡希拉蕊。

很多人反而覺得伯尼·桑德斯的政見更能代表他們。從小一點的農貿市場,到大型的戶外活動,絕對少不了別著“Bernie 2016”胸章的人發宣傳單,問你“今年打不打算投票呀”。

有一次我想跟他們聊聊,沒想到接下來聽了快10 分鐘的街頭政治演講,引來了好幾個人圍觀——我倒是不敢說這10 分鐘講的都是桑德斯的政見,但至少我能聽懂他的觀點與桑德斯之間的重合:川普排外,希拉蕊虛偽,只有桑德斯才能真正帶來改變。

桑德斯的美譽度在費城 DNC 大會前達到了巔峰。當時桑德斯實際上已經輸給了希拉蕊,但他的支持者仍然聚集在大會的外面抗議,甚至和大會舉辦方及警察發生衝突。

現在桑德斯退出競選並支持希拉蕊,大街小巷不再能看到他的支持者遊說,但不少車主仍然驕傲地在車尾保留著支持桑德斯的貼紙,還有一些跟八年前支持歐巴馬/拜登的貼紙並排——這很能說明桑德斯在人們心裡的高支持度。

bernie-stickers-2

悲催的是,希拉蕊雖然得票高,但在她給外界的印象並不好——先後當過第一夫人、美國參議員和國務卿的她,連傳真機都不會用。而且她擔任國務卿時曾固執地使用個人的 email 服務器來處理國家機密,在位期間最大的“班加西醜聞”就是通過這些私人郵件溝通的(她還曾謊稱國務院同意這樣做)。

即便這樣,希拉蕊還是得到不少科技大佬,比如Alphabet 董事長埃里克·施密特、Facebook 創始人祖克伯和COO 謝莉爾·桑德博格、Airbnb CEO 布萊恩·切斯基的口頭甚至金錢支持。

而矽谷的普通人卻無法打消他們的疑慮。 DNC “郵件門”曝光之後我跟幾個科技行業選民或非選民(支持誰的都有)聊過,他們覺得這些郵件洩露的情況,以及 IT 系統本身的安全問題讓希拉蕊失分太多。一位華裔軟體工程師告訴我,雖然自己是民主黨執政期間移民政策的受益者,還是不支持希拉蕊當總統。

“她這不是把國家機密當家家酒嗎?”

 

如果說矽谷選民在支持希拉蕊還是桑德斯上存在分裂,至少有一點他們能夠達成共識:都不喜歡川普。

今年 6 月 3 日,川普競選團隊在聖荷西舉辦的一場政治集會,讓習慣秩序井然的聖荷西市民目睹了罕見的騷亂狀態。

trump-sv-rally-protest-2

集會散場,川普的支持者被外面的示威者圍攻,印有川普競選標語的帽子和其他競選物料被當場燒掉。和平的示威變成了暴力騷亂,警察以非法集會和持有致命武器逮捕了四名抗議者,

川普支持者胡安·赫南德斯在騷亂中挨了幾拳,鼻樑骨被打斷,血流不止。他通過一個共和黨組織的 Facebook 帳號表達自己的憤怒:“民主黨,你們應該感到驕傲。”

欠缺思考的政策和誇張的言論不談,有著極客精神的矽谷從業者,大多從根本上反感對科技全無概念的川普。他曾經表示自己不怎麼發 email,習慣看下屬打印好用筆描出重點的簡報(這一點跟希拉蕊一樣)。他抵制蘋果,雖然也用 iPhone 在 Twitter 上嘴炮,還認為重要的資訊“應該裝在信封裡”,不要“在網上發來發去”。

trump-paper-message-e1469951582409-2這條 Twitter 上的評論,斥責他根本對科技一竅不通。

 

今年大選已經讓矽谷開始分裂,Facebook 是個最好的例子:祖克伯個人支持希拉蕊;公司的重要投資人彼得·蒂爾卻公開支持川普,導致每次蒂爾給川普捐款和站台時, Facebook 都會發聲明稱那是蒂爾的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Facebook 公司層面是(而且應該是)中立的,但也被人發現過人工干預了熱門討論(trending),降低共和黨議題出現的頻率……

一齣齣鬧劇,讓越來越多科技從業者只想表達對民主共和兩黨同樣失望的心情。前幾天跟一位美國科技公司高階主管同在一個飯局,他開玩笑地說,就憑這倆人對科技的冷感,怎麼應付得了那些對高科技和社交網路無所不用其極的極端分子?

川普則糟糕地更直白。如果他當選的話,一戰後美國能夠成為世界最強國家所依賴的很多基礎,比如自由市場、對多元文化的包容等都將被忽視甚至抹去,取而代之的是單一價值觀、排外,披著言論自由外衣的Twitter 大字報批判,總結為四個字“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毫無政治經驗、口無遮攔的瘋子,和難以撕掉偽善和欺騙標籤的政客,倆人中註定有一人會當選美國總統。總的來講,今年美國大選走到現在,越來越像那個著名的有軌電車道德兩難問題。無論最終哪邊上台,都不是人們想要看到的。
hillary-trump-dillema-e1469950340924-2

 

出處:品玩

作者:光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