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如何席捲日本朝野上下?

 

前兩個星期在歐美率先上線的《Pokemon Go》(Pokémon Go)本月22日正式回歸了它的老家日本,這款利用AR虛擬技術、GPS和現實場景相融合的遊戲,一上線就成為了火爆全球的現象級手遊,在日本的表現也絲毫不遜色。

當地時間早上10點正式在Google Play上線,半小時後登陸蘋果商店,到晚上6點半左右,下載量便突破了1千萬,日本也成為全球第一個單日下載量突破1千萬的國家(地區)。

而作為遊戲火熱的映襯,只用了不到3個小時,朝日新聞採集的相關網路話題數便達135萬條,超過了7.10~7.11兩天36小時關於日本參議院選舉的121萬條,當之無愧地刮起了夏暑日本全社會各階層最火熱的話題旋風。

不過,和在歐美國家引發的各種社會問題一樣,在《神奇寶貝》系列遊戲的發祥國日本,針對《Pokemon Go》也呈現出評價兩極化的社會世相。

36ca6b8d0a50d90ae69660d2d75de5de

日本國家網路安全事件部署與戰略中心(NISC)針對《Pokemon Go》發布“約法9章”。

遊戲上線前,與日本國內的神奇寶貝粉絲亢奮激動的熱切心情形成對照的,是日本政府對這陣即將到來的“神奇寶貝旋風”如臨“大敵”。 7月20日,即之前一直謠傳的《Pokemon Go》日本登陸日,日本國家網路安全事件部署與戰略中心(NISC)通過網路社交軟體發布了一份給“日本神奇寶貝訓練師們”的9條溫馨提示。這 是該機構自2010年成立以來,首次破天荒地給一款遊戲做“公益廣告”。
e2827cd76fea22837004bc1d9ff028ac

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被問及有沒有看到首相官邸內也有神奇寶貝出沒。

而7月21日上午,在內閣官房的例行記者會上,當媒體問及此事,官房長官菅義偉只是表示希望大家能夠遵從NISC的“約法9章”。到了第二天下午的例行記者會,當現場記者拿著手機示意在首相官邸內也有神奇寶貝出沒,問菅義偉有沒有看到,這位一慣以莊肅示人的官房長官竟也綻開笑顏,表示知道但自己不玩遊戲。

不過, 之後他又著重強調,希望大家不要去重要的政府機密設施和危險場所捕捉神奇寶貝,以免被安保人員誤會涉及情報外洩或發生樂極生悲的人身事故。副總理兼財相的麻生太郎則在飛往中國成都參加G20財長會議前,對記者打趣道:“以海外例子來看,最近宅男宅女都因此出門,這遊戲比心理醫生與政府宣傳有用太多了!”

菅義偉、麻生太郎的發聲當然不僅是其個人表態,7月22日中午,執政的自民黨IT戰略特命委員會臨時會議上,40餘位眾參兩院的議員針對《Pokemon Go》登陸日本究竟會引發哪些社會問題、如何善加利用此遊戲、是否要遞交國會制定針對性政策文件進行了大討論。會後,委員長平井卓總結道,此類以徒步出行方式定義的“新手遊”,對國家機密設施安全管制是不小的挑戰,但同時又強調此類手遊所展開的聚群社交效應,對激發地方經濟活力和青少年身心鍛鍊都有不可忽視的正面作用,決定暫時不制定相應規制先觀望兩天。但是,接下來兩天發生的令人擔心的事可遠遠不止日本政府預先想到的這些。

62589386bc2b49cb56416da36503b28f

3a5e28fa4bc72642ac4130e7160da2de

7月24日凌晨1點半的名古屋市鶴舞公園,盛況空前的POKEMON大聚會,以及遍地的飲料空瓶和煙頭。

上線第二天,即7月23日,因為網路上開始有人留言稱日本區超稀有人氣神奇寶貝“超夢”被任天堂限定在原作現實場所“深夜的愛知縣名古屋市鶴舞公園”才能抓到,結果當天下午開始,不但是愛知本地,關東關西兩地的神奇寶貝粉絲們也一股腦兒搭乘新幹線前來“捉妖”,但到了現場才知道都是謠言惹的禍。

不過因為此處被譽 為“神奇寶貝的聖地”,又有專屬道場,來一趟也不容易,所以大多數粉絲便既來之則安之。到了深夜人流越聚越多,鶴舞公園平時人流不過數百,這日接近夜晚9點爆增到了1萬多人。雖然沒有“超夢”,但凌晨1點半左右,另一人氣神奇寶貝“水箭龜”出現了,全場頓時一片歡騰狂呼。

而第二天一早5點,又有人在推特上散佈 謠言說在湘南海岸的江之島捕捉到神奇寶貝“拉普拉斯”,結果這些人早飯都不吃,直接殺往神奈川。

《Pokemon Go》所帶來的周邊效應,是遊戲中熱門場所附近自動販賣機、快餐飲食店銷售一空,確實帶來了一定的經濟活力,但同時大量人群聚集所帶來的垃圾遍地,深夜擾民,私闖民宅、公所及禁地等負面影響也開始見諸報端。

eae81e6b3a4f77c332fc1408d25f05d7

為了防止個人通過非正當手段闖入“抓妖”,宮城縣仙台育英高中貼出“敬告”。

e007e65ad26fbdd74d8941e9e54307b0

東京葛飾八幡神宮張貼的神社內禁玩《Pokemon Go》和同類游戲Ingress的告示。

《Pokemon Go》中的神奇寶貝分為格鬥系、電力系、幽靈系、草系等16種,格鬥系的神奇寶貝只會出現在體育館與運動場中,幽靈系被設定在夜晚的神社佛堂古蹟才能發現, 電力系巢穴在工廠及電廠附近。於是出現了諸如岡山小學生們在暑假揣著父母手機折返校園、京都的大一學生夜闖京都御所觸發警報等事件。東京電力的領導高層更是恐慌,網路上謠傳電力系最高級神奇寶貝“雷丘”只有核電站才能找到,東電緊急調查後發現福島第一、福島第二及新潟刈羽3個核電站中的確實有一個被標記為有神奇寶貝出現,現在已緊急致函遊戲運營製作方要求取消此地點的神奇寶貝巢穴設置,並嚴禁員工在廠區內玩遊戲。

把大熱的《Pokemon Go》拒之門外也不止於東電,26日下午日本鐵路與地鐵交通事業23社局聯名致電Niantic,請求取消在地鐵設施內一切神奇寶貝相關設定,以保證旅客安全;東京國立成育醫療中心也表示為了不讓患者分心,禁止院內遊玩;而日本出雲、春日以及伊勢三大神社、奈良東大寺等等也都陸續對外公示“POKEMON NO”,理由是宗教嚴肅場所禁止一切褻瀆神靈行為發生。

51d54329abc810911b737c89b7046e70 b66feb34e5909485586f77eb49ab0204

仙台育英中學的給“神奇寶貝玩家”的敬告文。

針 對極易沉迷遊戲的學生群體,日本全國各地學校陸續發布緊急公告,希望學生在玩遊戲的同時能夠嚴格自律。而京都、大阪、靜岡、佐賀為首的教委則更為嚴厲,表 示在暑假中發生違反《青少年健全育成條例》,對於夜間不歸及徘徊學生各校可以予以警告處分。至於8月底開學以後,則再次強調嚴禁攜帶手機登校。

730ae27f76fe6948be127621a7484c9d cd0f9e790919a730a84a92b15462d387

另 一方面,因痴迷《Pokemon Go》而頻繁發生的交通事故也成為社會焦點問題。大阪近畿大學一名學生在校園內專心玩遊戲,但沒有抬頭看路,一腳踩空樓梯,跌傷昏迷緊急就醫;滋賀縣一司機駕車時玩《Pokemon Go》,結果導致3輛車追尾;在北海道札幌市內,一名一邊騎著自行車一邊玩遊戲的小學生,因撞上另一名騎車女子而受傷;東京練馬區1名大學生玩遊戲不看紅燈,橫穿馬路被撞倒;在岐阜縣,更有一名年輕男子因捕捉“神奇寶貝”入迷,而逕自闖入封閉的高速公路,引發險情。自22日上線以來4天半時間內,日本警察廳公示全國26都府道縣共發生《Pokemon Go》手遊相關查處的交通違章案例達71起,另造成4起人身事故和32起物損事故。

30c2a6eefdd2eb06a841e1fe7c2e26f5

鳥取縣知事平井伸治邀請全國乃至世界的神奇寶貝迷們來當地名勝鳥取沙丘抓妖。

1caf939c276150b7d5d15e0a6999cfa8

東京都知事選舉候選人增田寬以“Pokemon Go選舉GO”作為競選標語。

當 然,日本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也不是全然反對這個遊戲,主要原因仍然跟經濟掛鉤。經濟評論家森永卓郎表示:“只要政府循訂對策,Pokemon Go相關產業鏈可達10兆日元產值,足以匹敵新幹線。”這話雖然有些誇大,但足以證明該遊戲蘊藏巨大經濟潛力。所以,近年因大地震受損的宮城與宮崎兩縣知事都不約而同地表態,希望遊戲製作方能夠幫助支持“受災地復興”。言下之意是希望遊戲製作方能夠把人氣神奇寶貝限定在本縣幾個觀光地,吸引日本全國各地的神奇寶貝粉絲前來“抓妖”,達到吸引更多觀光客的目的。

有趣的是,走在最前列的還並非這兩地,而是素來存在感薄弱的日本中部地方鳥取縣。該縣25日專門召開記者發布會,知事平井伸治親自在NHK和推特上打廣告,推薦全國乃至世界的神奇寶貝迷們來當地名勝鳥取沙丘抓妖,因為這裡沙灘廣闊,絲毫不用擔心都市中各種交通事故和擾民投訴,而且該縣已向遊戲營運方遞交一份在該區域設立多達87個神奇寶貝巢穴的申請,並由衷希望能夠有限定在鳥取沙丘的日本甚至世界獨一無二的神奇寶貝。

而正在終盤戰的東京都知事選舉也不避諱“蹭”話題,熱門候選人增田寬也以“Pokemon Go選舉GO”為標語,連續兩日在都內人氣火爆的口袋粉絲聚集地進行遊說活動,並信誓旦旦保證,當選後將利用該遊戲創設5千個相關就職崗位,在都內擴延現有120處公園綠地公共開放休憩區。

1b030e18244b8d1323823a3a9cc77473

在邊走邊玩手機人群中,64.5%的人會突然駐足。

伴 隨著《Pokemon Go》在東瀛列島火熱和各地方隨之暴露的社會問題,日本一些社會與心理學者也開始密切關注並進行初步研究。筑波大學行為心理學教授德田克己在7月23日當天前往宅男聖地秋葉原進行現場調研,他在JR秋葉原車站進行30分鐘攝錄統計,與去年同期7月12日相比,今年在車站外邊玩手機邊走路的行人占到了24.1%,去年只有7.3%,過馬路時還看手機的佔19.3%,去年僅6.7%,平均4到5個行人中便有一個玩手機。在邊走邊玩手機人群中,64.5%的人會突然駐足,隨機追訪的20人中17人承認正在捕捉“神奇寶貝”,而2、3人以上聚集玩手機的全部是《Pokemon Go》玩家。德田教授又通過20年間日本人平均步速由1.8m/s降為0.7m/s指出傳統上注重時效觀念的日本社會正逐漸和全世界一樣在轉為悠閒寬鬆化,智慧手機、手遊以及社交軟體在近7年間的迅速普及膨脹分化了人類活動注意力,《Pokemon Go》的風潮無疑將加劇這種趨勢。

關西學院社會學教授鈴木謙之則認為《Pokemon Go》遊戲中所構築的“社會”已經超出以往“網路必定是虛擬社會”這個固有認知。通過AR與GPS定位兩種技術交融,《Pokemon Go》已經成功創制出一種O2O(虛擬對現實)架構下新的“公共空間”,通過真實戶外彼此接觸交流,玩家在此空間內所處位置已不再單純是“擬人化角色”而就是自身本體。雖然這種“公共空間”目前只是局限於遊戲世界,是否只是一層華美的泡沫或者曇花一現尚不敢斷言,但總的來說為新世紀下社會 結構學提供了一種新的探索路線。

《Pokemon Go》從7月6日上線尚未滿月,下載量己經突破了7500萬,用戶基數龐大,又涉及全球各地41個國家區域,各種各樣社會現象與問題爆發也屬正常,相信在全球矚目下,會有更多學科專家介入研究這一新“領域”。

3492061601bfc36c62c9c2d2b3f8bcf0

7月23日午後在東京秋葉原抓小神奇寶貝的玩家。

出處:網易科技

編輯:白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