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之父講述幕後故事:當年差點被Google放棄

Pokemon Go之父講述幕後故事:當年差點被Google放棄

美國《富比世》雜誌網路版今天發表作者為瑞恩·麥克(Ryan Mac)的文章,講述了在全球廣受追捧的《Pokemon Go》背後的故事。

作為這款遊戲的開發商,Niantic曾經險些成為Google內部的棄兒,但最終還是憑藉這款遊戲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以下為文章全文:

要找出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智慧手機遊戲的玩家並不困難。他們都有一個明顯特徵:以一種獨特的方式用一隻手拿著手機放在面前。這個結論來自《Pokemon Go》之父約翰·漢克(John Hanke),我們當時一起在聖地牙哥海港村的岸邊散步,他第二天就要出席聖地牙哥國際動漫展(Comic-Con),面對7000名粉絲發表演講。

“他們都在玩遊戲。”49歲的漢克說,他指著幾個一邊拿著手機,一邊目不轉睛盯著螢幕的人說,“那個背著背包站在那裡的人,還有那些坐在那裡的人。”

《Pokemon Go》是Niantic Labs開發的一款免費的擴增實境(AR)遊戲,玩家可以在現實世界中利用手機捕捉虛擬神奇寶貝。自從7月發布以來,它迅速紅遍全球。蘋果表示,這款遊戲第一周的下載量超過App Store歷史上的任何一款應用。而根據App Annie的調查,10個美國人中就有1人每天都玩《Pokemon Go》。 SurveyMonkey估計,該遊戲每天僅通過美國的應用內購業務便可創收約600萬美元(該遊戲已經登陸37個國家或地區)。

除了這些驚人數據外,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克林頓(Hilarry Clinton)也在競選中利用了這款遊戲,而流行歌手賈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也在中央公園尋找神奇寶貝,甚至有一名記者因為在美國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玩《Pokemon Go》而遭到公開譴責。

但鮮為人知的是,這樣一款紅遍全球的遊戲當初卻險些遭到“槍斃”。

12個月前,身為Google員工的漢克越來越感到焦躁不安(他曾經推出了Google地球等產品),而作為Google內部的一個失敗的“臭鼬”項目,他的遊戲公司Niantic也不再受到重視。

隨著Google重組為Alphabet,Niantic似乎會被歸入Android事業部,或者乾脆關閉。

但Google還算明智,它允許漢克尋找外部投資人,並主動分拆出去。正因如此,漢克才找到了任天堂和Pokémon Co公司(後者負責Pokemon 系列的知識產權),並達成了有史以來最明智的手機遊戲交易。

對Google來說,這種安排顯然起到了作用。Google僅持有Niantic不到30%的股份,但麥格理證券分析師預計,該公司的遊戲有望實現50億美元的年營收。

“如果Google始終將Niantic控制在自己手中,我不確定《Pokemon Go》還能否誕生,至少無法這麼快誕生。”Niantic董事吉爾曼·路易(Gilman Louie)說。

漢克一直熱衷於電腦遊戲,他在Atari 400電腦上自學了程式設計,而他當時居住的得州小鎮Cross Plain只有1000人,整個鎮上甚至只有一個紅綠燈。

自稱“土包子”的漢克畢業於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後來考入了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哈斯商學院,希望在那裡創辦自己的遊戲公司。來到柏克萊不久,他就加入了同學的創業公司Archetype Interactive,那家公司的唯一一款遊戲是《 Meridian 59》,很多人將其視作首款3D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MMORPG) 。 (他們畢業時賣掉了那家公司。)

在2000年創辦並賣掉了另外一家遊戲公司後,漢克與他人共同創辦了Keyhole,那是一家地理空間軟體公司,為用戶提供各個地區的衛星影像。那項技術引發了Google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的興趣,他當時非常迷戀地圖。在與Google 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其他高階主管開會時,布林使用Keyhole放大了衛星影像,展示出在場人員住宅的後院,希望以此說服董事會收購這家創業公司。 2004年10月,剛剛上市的Google用價值3500萬美元的股票收購了Keyhole。

漢克以為他只會在Google工作幾個月,但他一待就是十多年,並長期擔任該公司地理團隊的兩大主管之一。在此期間,他幫助Google在2005年發布了Google地圖,並與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展開談判,讓Google地圖成為了第一代iPhone的預裝地圖。不僅如此,他還幫助Google地圖成為了流量僅次於搜索的Google第二大業務。

但到2010年,漢克卻希望離職創業,將地圖和遊戲整合到一起。在Google另外一位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極力挽留下,他還是留在了Google,但卻獲得了足夠的人手和資源,在Google舊金山辦事處內部秘密創辦了一個遊戲部門。漢克將那家公司命名為Niantic Labs,這個名稱來自1849年淘金熱期間向灣區運送礦工的一艘輪船。

他們最初的擴增實境產品可以幫助用戶通過行動設備和Google眼鏡了解城市的地標建築,後來又在2012年末發布了《Ingress》。那是漢克首次嘗試基於地理位置的遊戲,遊戲中的兩個團隊可以使用自己的手機佔領世界各地的不同地點。雖然獲得了一些遊戲玩家的青睞,但《Ingress》在Google內部並沒有被視作一項突破性技術。

到了2014年春天,Niantic CEO漢克夢想著將基於地理位置的遊戲與老牌IP整合到一起,從而吸引更多用戶。他曾經考慮過馬里奧和大金剛,但最經常浮現在他腦海中的還是Pokemon ,這個系列的遊戲、卡牌、電影和動畫片曾經在1990年代末俘獲了大批千禧一代玩家。截至2016年5月,Pokemon 系列產品累計銷售額高達450億美元。

0725_pokemongo_1200x675

一個偶然的機會,Google地圖部門的一位名叫野村辰雄(Tatsuo Nomura)的工程師圍繞Pokemon 規劃了一個秘密項目,但出發點卻與漢克截然不同。隨著愚人節即將到來,野村希望行動用戶可以在Google地圖中追捕Pokemon 神奇寶貝。通過朋友的介紹,他得以與Pokémon Co的負責人會面,那家公司有一部分股份歸任天堂所有,他們還在東京六本木地區與Google共同使用一個辦公樓。 “他們的CEO當時就很喜歡這筆交易。”野村回憶道,“我們其實並沒有進行真正的談判。”

那個愚人節玩笑的成功吸引了漢克的目光,他也找到了野村,希望能夠借助他的關係再次與Pokémon Co的負責人會面。 2014年5月,漢克在一間會議室裡見到了Pokémon Co CEO Tsunekazu Ishihara,並通過翻譯展開了溝通。身為一名資深《Ingress》玩家,Tsunekazu Ishihara立刻意識到將地理位置元素與Pokemon 融為一體所產生的巨大影響。在已故任天堂CEO岩田聰的祝福下,漢克於那年夏天著手開發《Pokemon Go》,並同意與Pokémon Co和任天堂分享營收。 (漢克拒絕披露具體的條款。)

與此同時,Niantic在Google內部的地位變得越來越不重要。隨著該公司決定重組為Alphabet,Google的負責人也在考慮漢克這家公司的去向。他們曾經希望將Niantic整合到Android事業部,但漢克並不想重新回到Google龐大的官僚組織內部。

於是,他提出了分拆計劃,希望獲准獨立發展,並尋找獨立企業的資助。他會見了多家風險投資公司,包括Andreessen Horowitz和KPCB——但Niantic大約1.5億美元的估值令這些公司望而卻步。

其中一位曾經參與談判的投資人回憶道,漢克當時只提到了《Ingress》,並未透露即將發布的《Pokemon Go》。最終,漢克以更高的估值(大約1.75億美元)獲得了Google、任天堂、Pokémon Co以及部分天使投資人提供的3500萬美元投資——但卻沒有一家大型風險投資公司參與此輪融資。

不過,《Pokemon Go》發布至今還不到一個月時間,而歷史經驗表明,Zynga(《FarmVille》開發商)和King.com(《Candy Crush Saga》開發商)等一夜爆紅的手機遊戲公司都未能延續長期的成功趨勢。漢克目前的任務是保持伺服器的正常運轉。由於操勞過度,他已經長出了大大的眼袋,沒有太多時間處理其他事情,甚至連玩遊戲的時間都沒有。他自己的《Pokemon Go》打到幾級了?

“我大概5級。”他不好意思地說道。

 

出處:網易科技

作者:鼎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