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的雅虎復興:梅耶爾帶來希望 資本卻嚮往失敗

失敗的雅虎復興:梅耶爾帶來希望 資本卻嚮往失敗

2012年,瑪麗莎-梅耶爾接任雅虎CEO,進入雅虎總部大樓的時候。員工們為她舉辦了熱烈的歡迎儀式。一副與歐巴馬競選總統風格一致的“Hope”懸掛 在大廳之中,期盼著這個來自Google的高階主管能像賈伯斯一樣,帶領一個老牌矽谷公司迎來復興。但4年之後,雅虎賣身卻成為了定局。據傳聞,美國電信商 Verizon將以4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雅虎的核心業務,矽谷沒能見證一個新的傳奇。

失敗的雅虎復興:梅耶爾帶來希望 資本卻嚮往失敗

梅耶爾上任雅虎CEO時,總部大樓內懸掛的海報

衰落的矽谷巨頭
1994年,兩位史丹佛大學的在校生楊致遠和大衛-費洛提出了一個幫助早期網路用戶尋找網路資源的辦法,這是雅虎的最早期雛形。由於當時網路正處於空白時期,這一技術領先的產品很快受到了用戶的歡迎,並依靠線上廣告開始獲得收入。截至1997年,雅虎僅廣告收入就達到7040萬美元,一年後,這個數字飆升至2.03億美元。

為了能進一步提高公司的廣告收入,雅虎需要更多的用戶,因此他們的目標,是使網民在任何網路需求上都能首先想到雅虎。在這一目標的指導下,1997年,雅虎上線了聊天室、分類廣告及電郵服務。

1998年,雅虎推出體育、遊戲、電影、房產、日曆、文件分享、拍賣、購物和地址簿等產品。這一戰略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都顯示出了其正確性,2003年,它的收入一舉突破16億美元。 2004年,這個數字再次增長到35億美元。在它的巔峰時期,雅虎的市值曾達到1280億美元。

但任何的戰略都不會是一直適應潮流的,雅虎的戰略同樣如此,同時展開大量的業務使每個產品都趨於平庸;與此同時,新一代的創業公司都在專注於完善一款產品。很快,雅虎就在拍賣方面輸給了eBay,在搜索方面輸給了Google。多項業務的潰敗很快反應到了廣告收入上,雅虎的營收增長很快陷入停滯。

業績的下滑使管理層壓力倍增,在2007年至2012年期間,雅虎接連更換了4任CEO。其中最後一位CEO斯考特-湯普森僅僅在位五個月。如此頻繁的管理層變動,極大的打擊了員工和投資者的信心。

因此,當梅耶爾上任之時,人們對這位新老闆也寄予了更多的期望,雅虎員工甚至借鑒了奧巴馬在美國總統大選中使用的“Hope”海報來歡迎她。這種期望來自於多方面,其中最重要就是梅耶爾這位鐵娘子的技術出身。 。

來自Google的復興計劃

梅耶爾1999年從史丹佛大學資訊系畢業後就加盟了Google,她是Google初創的25位成員之一,也是Google的第一位女工程師。這位美女工程師在Google主要負責搜索引擎的UI,而在2004年Google上市以後,她已經擁有了數億美元的財富。

在矽谷,和強調營運的內容業務相比,具有技術基因的業務更受推崇,這是矽谷的一種文化偏見,但卻也有著現實的原因。一方面,內容業務需要更多的人力資源投入,單人產出低,而以技術為基礎的產品業務更容易做大。另一方面,從惠普開始,到Google、Facebook、甲骨文,這些矽谷裡最頂尖的公司都是依靠強大的技術實力起家的。因此當具有技術基因的梅耶爾入主之後,投資人和雅虎員工們都認為雅虎的第二春要來了。

上任後的梅耶爾立刻點燃了三把火以推進她的雅虎復興計劃,這三把火分別是技術人才引入,行動轉型和資本投資。

在梅耶爾看來,雅虎之所以能在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成為最成功的網站,是因為它在當時提供了最好的用戶體驗。梅耶爾相信,雅虎可以順應“PC時代”向“智慧手機時代”轉變的東風,讓雅虎的行動端瀏覽體驗也變得更為友好。換句話說,雅虎需要成為一個真正偉大的“應用公司”。用一句比較流行的話來說,梅耶爾希望藉助她的計劃來讓雅虎“回歸初心”。

為此,梅耶爾對雅虎已有的產品進行大刀闊斧的精簡,她砍掉了公司百款產品中的近九成。之後,她開始推動雅虎近乎停滯的產品重新開始更新。在當時,雅虎郵箱每天要處理300億封郵件,可以說是公司最重要的產品,但是在行動網路時代已經開啟的時候,雅虎郵箱卻始終沒有行動端版本。為了推動這艘幾乎擱淺的巨輪再次動起來,梅耶爾帶著六個月的身孕,經常每晚只睡四個小時,可謂敬業。

得益於此,梅耶爾在上任初期也的確收穫了不少讚美,美國媒體曾如此點評:對於多年來保守中庸的雅虎來說,這是一步好棋。

來自Google的復興計劃,使梅耶爾和雅虎迎來了自己的蜜月期。

資本扼殺掉的雅虎希望

蜜月的轉折點在2014年7月。

實際上,在梅耶爾的帶領下,雅虎向行動網路時代的追趕已經小有所成:雅虎取代Google成為火狐瀏覽器的預設瀏覽引擎;公司還在與蘋果談判,希望將雅虎搜索整合進入Safari瀏覽器當中;雅虎還在與微軟談判,希望變更前任CEO留下的外包合同條款——在這項合同中,雅虎把網站核心功能之一的搜索引擎外包給了微軟Bing,期限是十年。

但《富比世》一篇對懷疑雅虎估值的文章改變了這一切。在文章作者的估算下,去除雅虎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雅虎核心業務的價值達到了負40億美元。理論上,一家公司只要在買下雅虎後,賣掉它在亞洲的資產,就能無成本地侵吞雅虎的核心業務。

緊隨而至的,便是分拆阿里巴巴股份的呼聲。起初,雅虎股東之一的Starboard Value要求雅虎出售阿里巴巴資產,與另外一個美國老牌門戶網站AOL合併。這一要求相當於否認了梅耶爾的一系列努力。畢竟,如果通過資產管理就能獲得頗為豐厚的匯報,為什麼還要以一個創業公司的姿態,去挑戰復興衰落公司這一看似無法完成的任務?

梅耶爾一開始沒有答應來自股東的要求。任職之初,董事會希望雅虎能夠因她重新回到一線矽谷網路公司的陣營。但如果以這種觀點出發,就太過低估了資本的貪婪。 《富比世》那篇文章發布之後,就有股東成員秘密聯繫作者,表達了對梅耶爾的不滿,希望能夠通過變賣阿里巴巴資產套現。於是到了次年1月,事情變換成了另外一幅模樣。

2015年1月28日,梅耶爾妥協,宣布將分拆阿里股份出售。自此之後的一年中,雅虎的新聞再無其他關鍵詞。同年年底,分拆計劃在美國國稅局碰到了釘子:事成之後,雅虎需要為收益繳納100億美元的的稅款。股東們眼中的利益,再一次發生了轉變:出售不值錢的核心業務可以省卻大筆稅款,自然更加有利可圖。

對於梅耶爾來說,2015年年底的股東大會似乎是一場煎熬。數天的閉門會議結束後,雅虎在2015年12月9日宣布,決定放棄阿里巴巴股權剝離,轉而考慮將此之外的資產和負債剝離成為一個新公司。

但這只是官方的說辭。從知情人“透露”給媒體的口風中,出售核心資產,扼殺掉一個20年歷史網路企業的希望已經啟動。再後來,口風成了事實。

 

出處:新浪科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