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大腦竟然成為了自動駕駛技術的最大桎梏

人類大腦竟然成為了自動駕駛技術的最大桎梏

許多業內人士都指出,如今汽車廠商們對於未來十年內自動駕駛技術的發展其實都是基於一個偽命題之上,那就是他們假設人類駕駛員會在自動駕駛的情況下時刻對路況保持警惕,並隨時可以接管汽車。

不過,根據來自諸如航空和鐵路這些運輸行業的經驗來看,這樣的假設往往會更容易導致類似佛羅里達州特斯拉駕駛員遭遇致命車禍事件的發生。

多年的研究發現,人類在從事諸如系統監控等無聊工作時候非常難以保持注意力。因為人類大腦會一直尋找一個刺激點,而如果沒有找到的話,大腦的注意力便會逐漸衰退。通常來說,越是可靠的自動駕駛技術就越是容易讓人類大腦感到“無聊”。

目前,許多汽車廠商都在為車輛在複雜路況中行駛增加更多的自動化系統,但這些系統無一例外都需要人類駕駛員保持對路況的警惕性。就拿特斯拉的Autopilot來說,該系統可以實現自動轉換車道、加速、減速,甚至是自動尋找停車位。

雖然特斯拉一直強調人類駕駛員需要始終將手放在方向盤上,但時年僅40歲的前沿科技愛好者約書亞-布朗(Joshua Brown)日前還是在“駕駛”ModelS的時候與一輛卡車發生猛烈撞擊,事故導致他不幸去世。據悉,當時他的座駕正處於自動駕駛模式,但無論是布朗還是特斯拉本身都沒有進行任何的煞車措施,而布朗也可能因此而成為第一個死於自動駕駛的人。

與此同時,德國汽車廠商奧迪則表示計劃在2018年推出具備自動駕駛功能的A7車型,該車型所配置的傳感器將監控駕駛員的眼球移動、視線方向,並會在檢測到駕駛員分心的時候自動減速。

來自杜克大學的米西-康寧思(Missy Cummings)認為:“布朗的事件顯示,在事故即將發生前無論是他還是車輛都沒有檢測到可能發生的碰撞,或者說他當時正在分神而無法及時作出調整,事故中的貨車司機則表示自己聽到特斯拉車內傳出過《哈利波特》電影的聲音片段。我們相信,如果自動駕駛系統始終需要人類駕駛員在數秒內迅速作出反應,那麼類似的事故恐怕今後還會發生。”

前車之鑑

對此,美國全國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高速公路首席調查官羅博-莫里(Rob Molloy)指出,類似飛機、火車駕駛員都會在系統託管給自動駕駛系統的時候而逐漸下降自己的注意力。

2007年,法航447航班空難事故發生就是因為飛機的空速指示器失靈導致飛機自動脫離了自動駕駛狀態。之後,才駕駛該機型1年多的32歲副駕駛伯南接手控制飛機。他在高空把機頭拉起來很快導致飛機失速,飛機下降速度超過了1.2萬英尺而最終墜海,成為了法國航空史上最嚴重的空難。

法航447事故原因查明後,BEA調查組負責人阿蘭-布亞爾表示,這並不完全是由於空速管結冰引起的空難,而是機組沒有查明情況從而正確操作飛機。有的飛行員甚至沒有接受過飛機高空手動飛行訓練,他們認為自動儀錶盤控制下飛行員沒必要學駕駛。此後,法航加強了訓練機組在空速不可靠時的飛機駕駛,以及如何在高空風暴中穩住飛機,包括基礎的手動訓練和機組成員協作訓練。

無論是飛機、火車還是汽車,如今的人們大多都對它們所搭載的自動駕駛系統非常有信心,這一點從許多人在Youtube上傳各種“花式”的特斯拉駕駛影片中就可見一斑。

“如今的人們喜歡假設,自己利用車輛的自動駕駛功能開了十分鐘就認為它是絕對安全的。”史丹大學法學教授、自動駕駛汽車專家布萊恩-沃克-史密斯(Bryant Walker Smith)說道。

而且,越來越多的專家開始相信,隨著智慧手機的問世,單單依靠人類駕駛員來確保自動駕駛安全將變得越來越難。

“就拿星巴克來說,人們在排隊的時候幾乎都會低頭看手機,這真的很可悲。”康寧思說道。

不過,已經有廠商開始重新思考自動駕駛的推行方式了。美國通用汽車在兩年前就表示,公司計劃在2016年秋天推出一款可以在高速公路自動駕駛的凱迪拉克車型,但這一計劃已經在近期被無限期擱置了。通用方面表示,公司希望等到有確保司機能夠100%投入駕駛的更好方式出現後再推出這一系統。

據悉,通用的這一自動駕駛系統名為“Super Cruise”,該系統能夠讓車輛在高速公路上保持安全速度與既定車道。它將為消費者提供新的駕駛體驗,如在高速公路駕駛環境下的自動跟車、剎車以及速度控制。這一系統設計的初衷是為了在交通擁堵或者長途駕駛的情況下提升消費者在高速公路上駕駛汽車的舒適感。

此外,科技巨頭Google則採用了另一種方式,即開發出一款完全自動駕駛汽車,該車型不需要人類駕駛員介入,甚至不會配備方向盤和剎車踏板。 (綜合/湯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