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關於死亡的直播,除了引發暴亂和讓五名警察喪生外,還能讓我們反思什麼

在我半夜撰寫這篇文章時,每拖後一個小時,警察的死亡人數就上升一人。沒有比這更糟糕的夜晚了!這讓我開始反思,在直播時代,誰才是內容的把關人?

“現在的狀況比我們想像中嚴重得多,甚至比我們安排直播時考慮的最差情況更糟糕,”在美國矽谷附近城市奧克蘭的外景連線記者對著鏡頭說道。

這是周四晚上一場因為突發事件緊急開始直播的新聞節目。

由於聚集在奧克蘭附近的參與遊行的黑人越來越多,交通已經癱瘓。而必須經過與奧克蘭相連接的主要交通幹道880公路已經被全面封鎖。有不少加班到傍晚的矽谷工程師都無法開車回家,或者正在抱怨必須繞路回家。

Screen-Shot-2016-07-08-at-3.33.08-AM-2
突然,電視直播畫面被轉換到一條插播新聞:美國中部地區正在舉行的和奧克蘭相類似的黑人遊行運動突然發生槍擊案,造成至少5位警察殉職,以及7位警察受傷。而部分媒體正在直播遊行的鏡頭直接捕捉到了現場混亂的場面:人們哭著,大聲吼著“快跑”,甚至彼此推搡著逃離危險地帶。下圖為警察中槍。

Screen-Shot-2016-07-08-at-3.55.28-AM

 

據現場旁觀者回憶:槍聲超過40下。

和所有人預計的不同,這場本來可能井然有序的遊行失控了, 且造成了美國911恐襲後美國司法人員死亡人數最高的一次事故。

但你可能想像不到,這件事的部分起因竟是一段只有兩分鐘的直播。不過非常特殊,這是一場關於死亡的直播。

週三晚些時候,美國明尼蘇達州32歲的非裔美國人菲蘭多·卡斯蒂利亞(Philando Castile)在開車回家路上被警察攔下。警察表示說卡斯蒂利亞的車尾燈壞掉了,並要求他出示駕照。在掏駕照過程中,卡斯蒂利亞表示自己有槍,且有合法持槍證,且把手同時放在褲兜中摸索駕照。不過,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目前沒有任何公佈的證據),警察最終向卡斯蒂利亞連開了五槍,最終導致他死亡。

(按照美國法律來說,如果被警察攔停,要嚴格按照警方的要求讓警察看到你的雙手,否則警察有權在感覺受到致命威脅時擊斃嫌疑人。不過,這個有權力並不等於就一定必要擊斃對方,大多需要特定情況特定分析。而當枉死者是黑人時,觸及了美國敏感的種族問題,從而引起了美國整體上的一次黑人社區針對警察群體的公開反抗。)

從這時開始(槍擊結束),卡斯蒂利亞的女友薇士·雷諾茲(Lavish Reynolds)開始利用Facebook的影片直播功能直播車裡的狀況。

令人唏噓的是,這場直播記錄了大多數普通人從沒見過,也從情感上、心理上無法接受的一段關於一個人“正在”死亡的情景。

兩分十五秒的影片中,中槍後滿身鮮血的卡斯蒂利亞從奄奄一息還能動彈到離開人世。兩分十五秒。每一幀鏡頭都讓給觀看直播的人帶來心理上的震動。

(以下圖片含有讓人不適的內容,請謹慎觀看)

————————————————————————————————————————————

 

 

Screen-Shot-2016-07-08-at-4.14.45-AM

車窗邊的警察一邊抽泣一邊仍然僵硬地舉著槍大喊:“我讓他放下槍的啊!我告訴他不要伸手拿東西的啊!”

Screen-Shot-2016-07-08-at-4.53.42-PM

而死者女友此時大喊道:“華裔警察(後來被證實開槍警察並非華裔)向我男友開槍了!天啊!你不要告訴我他死了,請不要告訴我他真的就這樣死了!”

最後手機掉落地面,畫面停在女友崩潰痛哭的背景聲中。

這一段影片後來在Facebook上引發了滾雪球式的瘋狂轉載,成為全天內美國各大社交網絡上最熱門的話題。而Facebook曾一度以技術問題,下架了這段影片。

接下來的故事你們都知道了。

由於死者的身份是非裔美國人,且非裔美國人在美國和警察的關係向來敏感(美國警察近年曾經多次誤殺非裔美國人,當然被誤殺的也絕對不只是非裔),導致昨天晚些時候非裔美國人在全美各個地區以“Black Lives Matters”(非裔美國人的生命也很重要)為主題進行大規模遊行。幾個小時後,接近尾聲的遊行遭遇大規模槍擊,槍手至少擊中11名在現場維護秩序的警察,並有五名警察已經喪生。

當這一切發生後,人們除了去討論敏感的種族問題外,也開始深思直播軟體甚至社交軟體的未進行過濾的直播內容所帶來的問題。

直播時代,誰才是內容把關人?

把關人理論是大眾傳播學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也是大部分傳統新聞媒體人曾經在校學習期間非常重要的一課。這一課,告訴我們什麼叫責任——你要讓你的受眾看到什麼、知道什麼,並且屏蔽掉那些對受眾、對社會有潛在傷害的東西(當然,這絕對不等於歪曲事實)。

傳統媒體環境下,把關人是大眾傳播媒介內部的從業人員。因為大眾傳播的一切信息,都要經過從記者到編輯的層層過濾或篩選,才能同公眾見面。

Screen-Shot-2016-07-08-at-4.39.34-PM

而這樣的過濾和篩選過程,觀眾和讀者是無法明顯感知的,但卻體現了媒體人社會責任心的重要一面。

在過濾時,那些讓受眾感到明顯不適或者心理影響,甚至對未來個人行為影響較大的影片都會被剪輯,或者按照西方媒體的習慣——打馬賽克或者提前播放一段提示,告訴觀眾此段影片包含讓人感到不適的內容。

Screen-Shot-2016-07-08-at-2.56.27-AM

而“死亡”正是這一種讓人不舒服的敏感內容。在直播出現前,這樣的影片是不會大規模直接暴露在大眾視線中的。

這段直播影片對於本身在美國社會中就處於弱勢的非裔美國人群體來說,比一段經過部分刪減、打馬賽克的影片來說,更加讓人難以接受,也更能觸怒他們。

當他們親眼看到一個孩子的爸爸、一個女人的愛人,以及一位父親的孩子就這樣在鏡頭前無辜嚥氣時,內心的憤怒可想而知。

而當這段直播和兩天前另一起非裔美國人奧爾頓·斯特林(Alton Sterling)在路易斯安那州遭白人警察射殺的新聞重疊在一起時,就極易引發大規模不滿,甚至直接讓某些內心本就有極端傾向的人受到“激勵”,最終釀成大禍。

在這起大規模槍殺美國警察事故的後續報導中,嫌疑人之一強森(MicahXavier Johnson) 之前受訓於美國陸軍後備隊,並曾駐紮阿富汗,為軍銜一等兵,且無任何犯罪記錄。

在我個人看來,這段影片並不是這件悲劇的直接條件,但至少,如果沒有這段影片,憤怒會少一些,結果也不會這麼糟糕。畢竟哪怕對於正常人來說,這種死亡直播對內心衝擊都實在是太大了,更何況那些本身內心就有偏激的人。

如果從心理學角度再進行深究,這樣類似的“直播死亡”,或者是其它形式的作案直播,甚至有可能會讓其他內心有作案傾向的人受到“啟發”,進而開始複製作案手法,導致更大規模的對社會的傷害。

這種負面效應也就是為什麼在報導新聞時,記者有責任要盡量弱化作案細節,以及對於過於殘暴、血腥的內容報導。

不過,這樣的新聞準則在直播時代,在這個人人都可能是新聞發布者的時代已經變得不可能了。

事件發酵到現在,Facebook和直播本身也成為了各國政客進行質疑、批評的靶子。

此前,Facebook就被以色列公共安全部長Gilad Erdan公開形容為“怪獸”(Monster),並指責Facebook並沒有做到足夠多的手段去防範能引發後續更多暴力事件的直播。

不過,像雙刃劍一樣,也沒人能夠否定直播在很多國家已經逐步開啟了公民新聞時代——既任何人都可以第一時間、不經修飾地發布新聞現場的第一手消息。公民直播不光效率常常高於傳統媒體,甚至作為一條新聞,連傳播速度都不會遜色。

Screen-Shot-2016-07-08-at-4.45.25-PM

而比起讓這些已經被人們所接受、大量使用的科技產品消失,可能建立更完善的內容過濾機制才是更理智的做法。

目前,各國直播平台針對這類涉黃、暴力的直播內容也有一套自己的過濾機制。除了人工監測外(違規影片往往能引起爆發式的瀏覽量,很容易引起直播平台監管人員的注意),人工智慧的影像識別也是非常重要的科技手段之一。

Facebook曾經公開表示那些鼓吹暴力、美化暴力的影像直播內容會被迅速刪除。但是,這樣的決定往往需要極為快速的影像評估,而目前這樣的直播評估大多建立並不完善的人工智慧演算法以及人為觀看後的舉報和篩除。

目前,包括Facebook在內的各大科技公司都在努力開發更加複雜、更加高效的人工智慧解決方案來過濾難以提前預測的直播內容。但這樣的自動化過濾內容的改進仍然需要不少時間,且暫時仍然需要依賴更加嚴格的法律監管以及人為過濾。

 

出處:品玩

作者:lianzi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