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創投M.G. Siegler :黑莓已死,但它卻渾然不知

Google創投M.G. Siegler :黑莓已死,但它卻渾然不知

編者按:Google風投的合夥人 M.G. Siegler 針對黑莓的現狀,引發了關於“發現”(Anagnorisis)的思考。

最近,我在《經濟學人》的一篇文章中看到了黑莓公司衰退的命運。下面的圖表顯示黑莓公司的收益在達到高峰之後迅速下降。一家大公司可以衰退多快?答案是:這麼快。

20160625_DAC951.png!heading

上圖:黑莓每年收益對比圖;下圖:全球智慧手機操作系統分佈圖

更有趣的是,這個圖表之下所隱含的意義。大家都知道,自從iPhone出世之後,黑莓的命運就被決定了。但是,黑莓在2007年推出手機,2011年公司收入達到頂峰,較4年前的收入上漲了4倍。

當然,關於這個現像有一個充分的解釋。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是黑莓(屬於RIM公司)的本質是一家以企業為重點的公司。但是你不禁會想,這個收入高峰時期會不會讓RIM有一種自滿的錯覺。 “iPhone 跟我鬥?來看看這個圖表!冷靜一下。”

當然,現實情況是,黑莓已經死了,只是它自己還渾然不知。 Chris Dixon (著名創投家)回覆我的Twitter時,他鏈接了一篇2012年的部落格文章“威利狼和懸崖”。

_____2016-06-29___11.58.10.png!heading

在這篇文章裡,作者做了一個生動的比喻:威利狼(Wile E. Coyote)追逐越野車一直到懸崖邊。正如我們所見,他繼續奔跑,已經懸在半空,但是他沒有意識到他腳下已經沒有路面了,等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為時已晚。

這篇文章的作者指出,對於威利狼的這種做法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Anagnorisis(發現),通常是指在一場戲裡,演員有了重大發現。

時間倒退到2012年1月,RIM 更換了自己的聯合CEO,這時候RIM似乎已經有了發現。遺憾的是,儘管更換了領導層,但情況並沒有改善。當時新上任的聯合CEO Thorsten Heins說:“我覺得,我們不需要進行大規模地改變。”他認為,公司之前出現的所有問題都是因為公共關係沒有處理好。再說一下,看看這些圖表!

RIM的收益在2012年開始下降。在2013年降幅變大,2013年底,黑莓CEO Thorsten Heins 離開公司,之後由 John S. Chen 接管。

這裡的教訓是顯而易見的,但是毫無疑問當你身處那個時刻時,很難體會到這一點,尤其是當你在森林裡走得太久時。數字可能不會撒謊,但是可以欺騙別人。有時退一步能看得更加清楚。數字會告訴你,你做得很好,但是數字會給你其他的建議嗎?你會關注讓公司發展受限的指標還是讓公司不斷前進的指標?

當然,說易行難,但是這並非不可能實現,除非你已經有所“發現”。

本文來自翻譯:500ish.com

出處:36kr

作者:楊志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