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名諾貝爾獎得主究竟為何炮轟綠色和平"反基改"

110名諾貝爾獎得主究竟為何炮轟綠色和平"反基改"

6月29日,全球圍繞基因改造的角力迎來了關鍵一幕:代表人類科學發展最高水平的百餘名諾貝爾獎得主向知名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發出一紙檄文,敦促他們立即停止反對生物工程改良作物、尤其是黃金米的行動,並且呼籲各國政府反對綠色和平組織與此相關的一切舉動。

這次罕有的諾貝爾獎得主群體的公開嗆聲行動,將科學界和作為反基改重要力量的綠色和平組織的宿怨,高調地暴露在了大眾視野,也顯示出科學界對於多年來在反對環保組織的影響下,基因改造生物技術推廣不力的現實感到不滿。

e2ae4c80f02c43f489f89d098706721920160702105158
綠色和平官網上的反對基因改造內容。來源:Greenpeace International截圖

這次公開信運動由199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兩名得主,發現DNA內含子和基因剪接機制的新英格蘭生物實驗室首席科學官理查德 羅伯茨爵士(Sir Richard J. Roberts)和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菲利普 夏普(Phillip Sharp)組織。這項運動建立有一個網站(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其中含有110位諾貝爾獎得主的聯署名單。據羅伯茨統計,現今仍健在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共有296人。

公開信中說,“我們強烈要求綠色和平及其擁護者重新審視全球農民及消費者使用經生物技術改良的作物及食物的經驗,承認可靠的科學機構及監管機構的發現,並終止反對’基因改造作物’,尤其是反對’黃金米’的活動。”

2764921

美國東部時間6月30日上午,羅伯茨爵士連同另外兩位聯署的諾貝爾獎得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生物學家蘭迪·謝克曼(Randy Schekman)以及哥倫比亞大學生物學家、綠色熒光蛋白的發現者之一馬丁·查爾菲(Martin Chalfie)在華盛頓召開記者會,解釋發佈公開信的初衷。

羅伯茨爵士說,按最寬泛的定義,所有農作物和牲畜本質上都是經過遺傳改造的,遺傳改造自農業社會開始就存在。因此,他認為科學家針對農作物進行的基因改造的產物不應該被稱為“基因改造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 GMO,即俗稱的“基因改造”),精準農業(Precision Agriculture)是更恰當的字眼。

科學家們認為,基因改造技術自上世紀70年代發展至今,已經有了40多年的歷史。基因改造技術的安全性已經被全球科學共同體一再證實。自1990年以來,基因改造作物在全球也得到了廣泛種植。以美國為例,目前已經多達約75%的農作物產品含有基因改造的成分,而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項技術的使用對於人體健康有危害。

artificial-natural-watermelon1.0

今年5月,美國國家科學院、美國國家工程院和美國國家醫學院發布報告稱沒有充足證據證明基因改造作物對人的健康和生態環境有不利影響。

公開信援引聯合國糧農組織觀點指出,全球糧食、飼料和作物的產量需要在2050年前翻倍,才能滿足不斷增長的全球人口的需要。以 “黃金米”(Golden Rice)為例,它有潛力減輕或消除許多由缺乏維生素A引起的疾病,而維生素A缺乏症正對非洲和東南亞的貧苦人民造成深遠影響。以綠色和平為領導的反對現代農作物種植的組織,反復多次地否認事實,反對農業領域的生物科技創新。他們對這些創新的風險、益處,以及影響進行了不準確的描述,並且支持了那些對已獲批准的田間試種和研究項目進行破壞的非法行為。

de40a7f3dbd54163a00b22a5d7df52b620160702105157
黃金米(右)與普通大米。來源:IRRI

1. 什麼是黃金米?

黃金米是一種基因改造稻米品種。由於通過基因工程使得稻米的食用部分胚乳含有維生素A的前體——β-胡蘿蔔素,並呈現金黃色而得名。 β-胡蘿蔔素在人體內會轉化成維生素A,可以緩解人體維生素A缺乏。據統計,維生素A缺乏每年導致67萬名五歲以下兒童死亡,這些兒童多來自非洲和東南亞等貧困地區。

黃金米由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英戈·波特里庫斯(Ingo Potrykus)與德國弗賴堡大學的彼得·拜爾(Peter Beyer)經過八年時間研製成功,1999年他們在《科學》雜誌上首次報告了其技術細節。他們把黃水仙基因片段和細菌DNA加入水稻基因的方式成功地產出了β-胡蘿蔔素。他們將專利權授予了一家後來更名為先正達(Syngenta)的農業公司,條件是該技術及其任何改進都應當免費贈予發展中國家的貧窮務農者。該公司保留了在發達國家的專利權,可能將其當作維生素補充劑的替代品推出。後來,先正達的研究者把黃水仙基因替換為玉米基因,從而改善了β-胡蘿蔔素的產出量。
不過,黃金米至今還沒有進入市場。位於菲律賓、由世界銀行資助的國際水稻研究所(IRRI)是目前國際上黃金米的主要研發單位。

在IRRI的領導下,黃金米目前在菲律賓進行大面積種植檢測。儘管對黃金米的研究是基於人道主義的目的進行的,但還是遭到了以綠色和平組織為首的一些環保團體的反對。 2013年曾發生過菲律賓當地的抗議者破壞試驗田,他們將基因改造稻米的禾苗連根拔起。由於來自當地政府的反對,實驗的進展也一拖再拖。

黃金米在中國也曾經引發爭議。 2012年8月,《美國臨床營養雜誌》發表了一篇題為《“黃金米”中的β-胡蘿蔔素與油膠囊中β-胡蘿蔔素對兒童補充維生素A同樣有效》的研究論文,該論文的主要作者為美國塔夫茨大學湯光文、湖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胡余明、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食品安全所蔭士安和浙江省醫學科學院王茵。這項論文是基於研究者對中國6至8歲兒童進行人體試驗得到的結果。這一事件經由綠色和平組織曝光後,在中國掀起軒然大波,也使“黃金米”背上了惡名。後來,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監管機構認定這項實驗的操作審批過程違規。

綠色和平的反基改姿態也受到為數眾多的中國普通民眾的支持。

2.綠色和平怎麼說?

對於此次諾貝爾獲獎者的聯名信,綠色和平中國回應指出:

“聯名信中無論對任何組織或個人的關於阻礙基因改造黃金米推廣的譴責都不成立。事實上,國際水稻研究所(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該機構計劃向亞洲國家推廣黃金米)評估認為,至今還未能有效證明黃金米能夠切實解決維生素A缺乏的問題。黃金米在經過二十多年的研發後仍沒有實現商業推廣。所以信中針對綠色和平的譴責毫無根據。

鑑於黃金米的研發實驗在東南亞尤其是菲律賓等地進行了近十年,綠色和平同時也記錄了菲律賓很多社區的公眾對於基因改造黃金米表達的擔憂。目前已經存在其它能夠安全有效地解決營養缺乏問題的方案。對於並不歡迎基因改造黃金米的當地公眾來說,把基因改造黃金米作為一個解決營養缺乏問題的快速可靠的方案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舉措。 ”

綠色和平還表示,2012年發生在湖南衡陽的黃金米試驗事件,農業部和中國疾控中心在內的官方機構確定了該事件的違規性,該實驗違背了科研倫理,並嚴重損害了公眾的知情權和選擇權。綠色和平認為一切科學研究都應該遵循基本的科研道德,不能凌駕於公眾知情權和選擇權之上。

加州大學教授謝克曼通過電子郵件說,“我不認同綠色和平的表態, 基於其反對在農業產業應用任何生物工程技術的立場和在各地開展的步調一致的行動,他們對黃金米的研發和推廣的延遲負有重大責任。比如,菲律賓發生的毀壞試驗田的事件就是抗議者受到綠色和平反對運動的影響。綠色和平稱科學界對於基因改造食品的危害有截然不同的兩派觀點,並產生割裂,而實際上絕大多數的專業生命科學家,包括我加入的這110位諾貝爾獎得主都積極地支持基因改造工作,以及其在解決全球急迫需求方面的應用。”

謝克曼還說, DNA重組技術在1970年代曾招致反對基因工程技術活動人士的非議,但是正是這項技術帶來了癌症和心臟疾病治療方面的藥物革命。 “綠色和平反對基因改造,是為解決發展中國家迫在眉睫需求的問題上幫了倒忙。”

在記者會上,謝克曼也公開表示,“那些在全球氣候變化議題上非常支持科學的、乃至通常都認可疫苗對預防人類疾病價值的團體,在關乎世界農業未來這樣重要的議題上卻對科學家的主流意見置若罔聞,這讓我感到非常驚訝。”

3.為何拿綠色和平開刀?

雖然,綠色和平在全世界展開了反對基因改造的聲勢浩大的運動,但是他並非是唯一一家。為何這次諾貝爾獎得主們要炮轟綠色和平呢?

1993年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羅伯茨爵士說,他自70年代就開始關注基因改造的議題,直到前些年發現研究基因改造的植物學家,尤其是在綠色和平和綠黨勢力比較強勢的歐洲,由於受到這些勢力的阻撓,研究基因改造植物的科學家很難申請到經費。歐洲很擔心美國的孟山都公司壟斷當地市場,但是又無法拿孟山都開刀,於是基因改造種子就成了替罪羊。歐洲的政客也盡量迴避在公開場合討論基因改造話題。

羅伯茨爵士由此認為,身為諾貝爾獎得主的他可以為化解公眾對於基因改造問題的擔憂出一份力。 “由於我們頭頂的諾貝爾獎光環,所以人們更願意聽我們的。”這也是他發起這次簽名活動的原由。

羅伯茨表示,他贊同綠色和平的許多其他活動,他也希望綠色和平能帶頭 “承認這是個他們搞錯了的問題,並致力於他們做得好的那些事情”。

馬丁 查爾菲在記者會上表示,自己簽名的原因是,綠色和平在推廣他們議題時的所作所為令他擔憂, 他們提供的資訊不準確,造成了公眾恐慌,並且忽略了科學的數據。

《華盛頓郵報》報導稱,主流科學家和環境活動者之間的這種爭論並不新鮮,也沒什麼理由認為諾貝爾獎得主的這一聯署信件就能說服基因改造反對者放棄。

郵報引述查爾菲的觀點說, “諾貝爾獎得主有什麼特別的嘛?我不確定我們比其他那些調查過相關證據的科學家們特別多少,但因為獲獎,我們可能更引人關注。我認為這是我們應該做的:當我們感到人們沒在聽取科學的聲音,我們就發出聲音。”

目前,在環保活動人士的倡議下,美國要求GMO食品進行標識的聲浪日漸高漲,國會立法仍在討論之中。對此,謝克曼認為,對GMO進行標識的做法是不正確的(Misplaced)。他說,“如果必須保證食物來源信息公開透明的話,他們也應該要求對農業生產全過程中涉及的所有其他物質,包括殺蟲劑也進行標識。”

● ● ●
附文:諾貝爾獎得主公開信全文

致綠色和平的領導,聯合國和全球各國政府:

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全球糧食、飼料和作物的產量需要在2050年前翻番,才能滿足不斷增長的全球人口的需要。以綠色和平為領導的反對現代農作物種植的組織,反覆多次地否認事實,反對農業領域的生物科技創新。他們對這些創新的風險、益處,以及影響進行了不準確的描述,並且支持了那些對於經過批准的田間試種和研究項目的非法破壞。

我們敦促綠色和平和其支持者們重新檢視全球農作物和食品種植者和消費者的體驗,承認(recognize)權威科學團體和監管機構的發現和認知,並且中止他們抵制基因改造(GMO)產品的行動,尤其是針對“黃金米”的行動。

全球的科學機構和監管機構反覆並持續地發現,通過生物技術改良的農作物和食物即使不比通過其他方法生產的農作物和食物更加安全,至少也是與之同等安全的。至今從未有過一起關於人類或動物因消費這些產品而引起不良健康效應的確認案例。研究反覆證實,這些農作物和食物對環境的破壞性更小,而對全球生物多樣性有益。

綠色和平領導了對“黃金米”的反對,然而黃金米有減輕或消除許多由維生素A缺乏症(VAD)所引起的疾病和死亡的潛力,非洲和東南亞的貧困人口受這種疾病的影響最為嚴重。

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球有2.5億人受維生素A缺乏症困擾,其中40%是發展中國家的5歲以下兒童。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數據,因為維生素A缺乏症削弱免疫系統,讓嬰兒和兒童身處巨大風險,每年有100~200萬人死於維生素A缺乏症——這些死亡本是可以避免的。維生素A缺乏症也是致使兒童失明的首要病因,每年在全球影響著20-50萬兒童,其中一半兒童在失明後12個月內去世。

我們敦促綠色和平停止並克制對於“黃金米”以及對經由生物技術改良作物和食物的抵制行動。

我們敦促各國政府,反對綠色和平對黃金米以及經由生物技術改良作物和食物的抵制行動,盡一切努力反對綠色和平的行動,並且加快農民對現代生物學工具的掌握,尤其是經由生物科技改良的種子。與數據相抵觸的基於情感和教義的反對必須停止。

還有多少窮人不得不死去,我們才能將這種行為稱之為“對人類犯罪”?

參考文獻
1. http://cn.nytimes.com/science/20130829/c29gmo/
2. http://www.guokr.com/article/346383/
3. http://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view-signatures_rjr.html
4. http://www.nytimes.com/2013/08/25/sunday-review/golden-rice-lifesaver.html?_r=0
5.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speaking-of-science/wp/2016/06/29/more-than-100-nobel-laureates-take-on-greenpeace-over-gmo-stanc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