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要放棄不賺錢的Java?開發者不安,心痛

甲骨文要放棄不賺錢的Java?開發者不安,心痛

(原標題:How Oracle’s business as usual is threatening to kill Java)

你可能聽說過類似的消息了,甲骨文公司不聲不響地撤掉了一項社區技術的資金和開發人員支持,而許多消費者和企業合作夥伴已經在這項技術上投入了大把的時間並編寫了大量的程式。究其原因也簡單的很:這技術,不賺錢啊!

甲骨文幹這事兒也不是第一次了,對於那些被甲骨文收購的Open Source項目,這樣的結局似乎成了一種宿命。從OpenSolaris到OpenOffice.org,都是這樣的命運。這回輪到了Java頭上,更準確的說,是Java企業版(Java Enterprise Edition,Java EE)。 OpenSolaris和OpenOffice.org兩個名字大概很多人都沒聽說過,但Java EE可是每個人都接觸過的,作為一種伺服器端技術,Java EE在全世界驅動著數以百萬的網站和企業應用。甚至在許多不是基於Java的應用中,Java EE也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甲骨文的律師已經就Android系統Davlik程式語言的Java介面問題在法庭上和Google打了好幾個月的官司了。這期間,甲骨文的Java開發進度明顯減慢了,Java EE更是完全處於停滯狀態。這完全停止開發進度讓依賴Java平台的企業和Java社區裡的許多用戶都深感不安,要知道,這些人中有許多就是甲骨文最大的幾個客戶。

一些曾在甲骨文參與Java EE開發的員工曾在Java社區上透露,他們已經被分配到了別的部門。一些Java EE開發者們想要自立門戶建設Java平台的言論也不是一兩天了,他們想要自己實現java平台,擺脫對甲骨文手中這個20年歷史的軟體平台的依賴。儘管如此,儘管公司內負責管理Java標準的成員明確要求甲骨文就Java EE的未來做出規劃,甲骨文仍然是一言不發。

Java社區獨立選舉的社區進程執行委員會成員Geir Magnusson就表示:“甲骨文在玩火。說來也是諷刺,現在竟然有一家公司讓我們懷念起Sun來。”(譯註:Sun是最初開發Java EE的公司,後來在2009年被甲骨文收購。)Magnusson覺得去猜測甲骨文的動機根本不可能,因為管理層的決策方式非常不透明。但如果非要從那些與甲骨文內部Java開發團隊走得近的人透露的消息猜一下的話,可能甲骨文是要放棄Java了,畢竟它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況且在公司正在法庭上和Google打官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減少對Java EE開發的資金和人力支持了。

甲骨文對此事出奇的沉默,這讓許多Java社區的成員擔心甲骨文是不是不只要放棄Java EE,而是要扔掉整個Java平台。一個自稱“Java EE守護者”的組織正在試著通過公共關係和聯名請願的方式給甲骨文施壓,讓它要嘛重啟Java EE的開發,要嘛就讓Java EE免費開放。但讓甲骨文放棄Java這一大知識產權希望實在是渺茫,特別是現在Google在法庭上打贏了官司,甲骨文還準備再次上訴。

曾經在甲骨文從事Java宣傳工作的Reza Rahman擔任“Java EE守護者”的發言人,他說道:“我們目前從甲骨文聽到的唯一消息是來自Java EE規範制定團隊的,他們說目前無法繼續進行自己的工作。然而他們並沒有說他們現在正在幹什麼,或者在開發什麼。”

Rahman相信甲骨文對Java不管不問會對全球IT業產生巨大衝擊,無論長期還是短期都是這樣。他解釋道:“Java和Java EE是普適的技術,全球IT業的許多內容都基於它。整個Java生態系統是在過去的20年間逐漸形成的,它的開放標準受到了多家供應商的支持。可以說許多人的生計就依賴於Java了。”如果沒有繼續的資金支持和發展,整個Java生態系統的每個組件都會逐漸變得落後,全球IT行業也會隨之減慢發展的腳步,直至找到合適的Java替代品。

當人們聯繫到甲骨文Java開發團隊成員以及甲骨文客戶,想要他們提供相關訊息的時候,都受到了拒絕。他們大多害怕甲骨文會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甲骨文的媒體部門也對Java的相關話題三緘其口,郵件和電話一概不回。

甲骨文作為商人的本性被人們編成了許多笑話,比如在“12個Java開發者的噩夢”評選中獲得第四名的笑話是“你熱愛Open Source運動、熱愛分享,但你在甲骨文工作。”

b9c91aeeaa984958b3592aa48b9ea87320160702182747

封鎖

人們希望甲骨文能夠改變頒發Java使用許可的方式,但都遭到了拒絕。最近的一次嘗試來自Java社區進程組織(Java Community Process,JCP),也在今年被甲骨文的律師們否決了。公司的法律團隊表明,在當下Google的訴訟還沒有結束的狀態下,甲骨文是不會對許可方式作出改變的。

與此同時,JCP為監督Java標準變化所做的努力也逐漸被甲骨文的OpenJDK開發人員破壞掉了。 OpenJDK的開發人員在沒有聯繫JCP的情況下直接給Java平台添加了新的功能。 JCP和非甲骨文員工的OpenJDK社區成員都對這種行為感到擔憂,如果將來JCP被甲骨文架空,那就不好玩了。來自JCP的Milinkovich表示,隨著OpenJDK的開發成果越來越多,同樣是Open Source項目的一部分,JCP作為Java行業的領軍組織之一,其地位也受到了威脅。但Milinkovich也說道他目前還不擔心這一點:“作為Open Source社區的組織者之一,我相信Open Source的力量。我們需要澄清OpenJDK社區的角色,以及他們會給Open Source社區帶來怎樣的貢獻。當然,對Java標準的影響也要說清楚才行。”

與此相比,Java EE可能取消的議論顯得更加激烈。自打甲骨文剛開始減少對Java EE的Open Source版本,GlassFish,的資金和技術支持,人們的不滿就不絕於耳。即便沒有了商業支持,Open Glassfish仍然會在甲骨文員工的主導下進行開發,並與2013年6月12日和Java EE 7一同發布。在隨後的一年裡,Java EE有進步的,在2014年,JCP處理的關於Java標準的請求大多是關於Java EE的。而在同年的JavaOne峰會上,甲骨文和JCP更是共同宣布了Java EE 8的開發。他們設立了一個目標,那就是在2016年9月份完成標準制定。

雲服務變成了新寵

在2015年,甲骨文加快了將工作重心轉到雲服務銷售上的速度,Java開發部門的預算再次受到削減,特別是Java EE和GlassFish團隊,削減更是嚴重。與此同時,甲骨文宣稱Java EE 8的標準制定工作要推遲到2017年上半年才能完成。

在2015年八月份,Java EE團隊正在緊張地處理一項涉及多個開發項目的問題時,卻突然被公司叫停。甲骨文總裁發現數據庫等中間件產品的銷售額在2016年第二季度出現了下降後,決定關閉Java EE的大部分開發進程。這一舉動吹響了在甲骨文董事們的領導下,全公司轉向以雲服務為中心的號角。甲骨文前高級副總裁Cameron Purdy因為主張重新給Java EE團隊注資而被公司董事會革職。

甲骨文的預算削減給那些密切注視Java項目,特別是Java EE的人帶來了很大影響。 Java團隊解決的問題數量出現了明顯的下降, 而提交到各個項目的程式數量也比以前少的多了。原定於2016年第一季度推出的Java Server Faces新標準也沒有了消息,具體推遲到什麼時候推出也沒有消息。

在4月份,JCP執行委員會終於正式討論了Java EE開發停滯的問題。代表倫敦Java社區的Martijn Verburg表示Java EE的進程在11月份就有停滯的跡象。他說:“現在看來,甲骨文旗下的Java EE JSR開發已經基本停滯,或者是完全停止了。一些甲骨文內領導相關標準開發的人已經公開承認自己已經被公司分派到其它項目上去,沒有時間開發JSR了。”

Open Source運動的好機會

甲骨文對此舉沒有做任何解釋,這無疑給Java社區和生態系統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Verburg表示:“一些主張獨立的人已經開始討論重拾Java EE開發,以及考慮更換Java EE領導權的問題。”沒有了甲骨文的表態,各個公司只能根據自己的現有框架去應對客戶們的新需求,這無疑會讓Java社區變得更加分散。

Verburg聲明:“我們需要甲骨文的官方消息!”如果甲骨文對JCP關於Java EE的請求不管不問,就表明他們根本不重視JCP。

截至目前,甲骨文仍然沒有發布任何公開聲明。大部分社區成員依然很失望。即便是一些金融服務公司的JCP代表都對此表示擔憂。 Java EE守護者團隊建設了一個抗議網站並組織了一次請願活動。在最近的JCP執行委員會會議上,Verburg更是感嘆道:“甲骨文對此不管不問,顯然是對Java生態系統沒興趣了。”他同時表示自己的公司不會再依賴於Java EE,因為未來甲骨文隨時可能叫停Java EE的開發。多麼諷刺啊,JCP委員會成員公開表示他們不能再依賴於Java EE了。

Milinkovich 坦言甲骨文終究還是那個甲骨文,他評論道:“甲骨文的一大特點就是作出決定後堅決執行,有人說這是優點,也有人說這是缺點。因為甲骨文公司龐大,這些決定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生效。我覺得甲骨文在推動JavaOne開發的同時應該給java EE制定好路線圖,不然就太說不過去了。”

殘局

我們有很多理由相信甲骨文不會讓Java EE徹底消失,其中一個就是他們自家的許多產品也依賴於Java EE。儘管Java EE對甲骨文來說不如Java SE有戰略意義,但它仍然直接或間接地位甲骨文70%的軟體授權和支持收入做出了貢獻。

來自Java EE守護者組織的Rahman 表示他希望甲骨文能夠對輿論壓力做出反應。他說守護者組織的活動才開展了幾個星期,現在就說甲骨文永遠不會有反應還為時尚早。如果甲骨文現在回心轉意的話,事情還沒有發展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其他人則不認為甲骨文會做出積極回應,Magnusson 表示甲骨文不是一個習慣被別人推來推去的公司。

當然,甲骨文完全可以砍掉Java EE而且不讓任何其他人接手。這種動作的影響遠遠不止於企業用戶,而是會動搖甲骨文對Java整體的信心,要知道Java現在可是物聯網的最佳選擇。

Rahman說道,甲骨文擺脫java的最好辦法就是把Java平台整個捐給Eclipse Foundation, Apache, ECMA, 或者W3C這樣的組織。這樣一來希望繼續使用Java的用戶和企業還可以接著開發。但連他自己都懷疑甲骨文決定放棄java EE之後還會這麼好心的把它捐掉?

8dec0e5f0ef84edc8e36418b604d632c20160702182747

Java啟示錄

如果甲骨文真的決定走“毀滅一切”的路,被來就落後的安全更新開發就會完全停止。數千計使用Java EE的伺服器和雲服務都會受到威脅,他們最終不得不替換掉植入的Java EE組件,或許那些拋棄甲骨文JCP的公司會出資開發一個新的Open Source項目來替代Java。許多公司已經在考慮這種情況,作為最後一根稻草,其它廠商已經開始討論開發一套獨立的Java API的方案。如果事情真的走到這一步,JCP也會加入他們。

鑑於這些原因,甲骨文更有可能選擇讓Java社區進程委員會的成員來領導Java EE的開發,而自己則保留Java SE的領導權。因為Java EE依賴於Java SE核心,這樣一來甲骨文依然保有對Java平台的控制權。即便IBM或Red Hat接管了Java EE標準制定,也不能威脅到甲骨文的地位。

同時Rahman相信繼續開發Java EE會給甲骨文帶來更多利潤。他認為能否成功的管理Java是決定甲骨文在雲服務中取得開發者、顧客以及行業信任的關鍵。作為成功推廣Java的公司,如果能親手把Java帶入雲服務,將會是戰略性的勝利。但話說回來,想要甲骨文為了商譽繼續開發java EE恐怕比較困難。特別是現在公司正和Google在法庭上戰的不可開交,此時動搖對Java這一知識產權的所有權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請願活動估計也會收效甚微,前Sun公司首席Open Source官(chief open source officer)直截了當地說道:“一場不能威脅甲骨文營利的請願活動是沒有效果的。”

考慮到現在甲骨文的利潤額繼續上升,而公司的兩名聯合首席執行官目前是科技行業薪資最高的兩名高階主管,想要贏得他們的注意力相當困難。在這一切有所改變之前,我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Java EE會一直站在懸崖邊上。

出處:網易科技

作者:岳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