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英國投資人的獨白: 沒有人是孤島:為什麼英國科技公司需要歐洲

一個英國投資人的獨白: 沒有人是孤島:為什麼英國科技公司需要歐洲

關於英國脫歐,討論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天,看衰和看好各佔一半。但是對於英國科技圈,這個比例恐怕是:看衰要遠遠高於看好。在歐亞大陸另一端的我們恐怕很難理解,一個國家離開歐盟,對於這個全球化時代的創業企業究竟意味著什麼。

對此,我們摘取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樣本。英國最大的風投 BGF Ventures 的合夥人之一,Harry Briggs 近日發表的一篇文章《沒有人是孤島:為什麼英國科技公司需要歐洲》。我們將部分內容摘選如下:

當我聽到英國政客們對老歐盟的官僚作風滿腹埋怨,我都在想:他們中間有誰,真正的經營過企業呢?

在我創業之前,我曾經也對這些話深信不疑。當我參與創立了健康飲料公司 Firefly Tonics,我發現,我們與歐洲的聯繫雖然不甚密切,卻讓我們獲益良多。歐洲的標籤法,不僅讓我們的產品在歐洲暢通無阻,也使得我們的獨家商標可以在歐洲任何一個角落得到保護。

當我投資了GoCardless,我們興奮於有歐洲的銀行業法規協調我們的業務,因為這意味著我們可以在整個歐洲大陸迅速發展,並對各國根深蒂固,定價過高的本土企業進行挑戰。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我不會對布魯塞爾的中央集權主義(注:布魯塞爾是歐盟總部所在地)產生懷疑。但多數時候,歐盟並不是問題所在。面對Google或者微軟​​這樣的巨頭,歐盟比我們的國家政府應對的更有尊嚴。他們已經否決了大電信運營商的兼併企圖,或是想要壓低關稅的想法。而我們的政府有時卻不這麼做。

問題還不止於此。不可否認,歐洲這幾年問題叢生:希臘經濟災難。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令人震驚的青年失業率。福利負擔就像一個潛伏著的定時炸彈,卻跟移民和難民越境造成的危機一樣真實。

但面對危機,難道關上國門就能解決問題了嗎?

兩年前,唐納德·川普說,解決伊波拉最好的辦法就是停止西非所有前往美國的航班。試著回憶下那段日子人們有多麼恐慌,連小報頭條都在尖叫著 “ 關閉邊界 ” 。但如果所有國家都真的這麼做了,現狀會如何?所幸,結局並非如此:國際社會冒著生命危險幫助解決危機 ,給所有人帶來了安全。

伊波拉和歐洲當然難以相提並論,但卻透露出相同的信息。我們是其中重要的參與國。我們屬於這個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國家之一,無論是北約,還是G7,還是聯合國。

我們這樣做,是因為作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我們感到自己身懷重擔。但我們不要忘記,做這些好事的同時也符合我們的利益。在歐盟,我們扮演我們的角色,承擔我們的經濟和領導義務 – 但也通過這些方式,我們使得歐盟朝向我們有利的方向。通過幫助別的歐洲國家解決問題,增進它們繁榮,最終幫助的,還是我們自己。

移民也是如此。

川普煽動美國選民的一個方法是聲稱墨西哥正給美國輸送“毒販”和“強姦犯”。但在歐洲,我們心知肚明:最優秀的人來了英國。哪裡能找到最年輕而聰明的意大利人,德國人,法國人,西班牙人和瑞典人?他們在皇后公園和巴特西和肯特鎮。他們為肖爾迪奇的創業公司工作,在蘇荷的廣告公司裡揮灑汗水。他們在 帝國理工 或 倫敦政經 或 聖馬丁大學 學習。他們選擇在這裡度過他們最好的年華,使得倫敦成為世界上最熱鬧的,最國際的,最欣欣向榮的城市。

作為一家新創的投資者,我天天與歐洲最聰明,最有野心的企業家見面,而他們最大的決策之一就是選擇他們未來公司的所在地。

他們需要一個商業友好的環境,但最重要的是,他們希望獲得最優秀的人才 – 最好的電腦科學家,優秀的設計師,最好的商業頭腦。他們可以去舊金山 – 但這就意味著光簽證申請就要幾個月。所以他們選擇倫敦。倫敦剛剛被安永會計師事務所評為世界第二好的地方,僅次於矽谷。試問世界上哪個國家不想拼盡全力以獲得這樣的地位?

為什麼我們現在要關上大門,放棄這些?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投資了Gousto – 由德國人創辦,總部設在倫敦西部; Toucanbox – 由一位法國女性創立,在普特尼; LYST,一個西班牙– 英國混血和一個斯洛文尼亞人,在霍克頓; Peoplegraph,一個英國人和一名羅馬尼亞人,在布里斯托。

他們在這裡,因為他們可以在這裡找到整個歐洲的人才。看看英國現在頂級的新創公司吧:你會發現意大利的首席技術官,丹麥的銷售總監,保加利亞數據科學家,瑞典的產品經理,德國的營運專家。當然,也有最好的英國人才。

這就是,為什麼倫敦能夠在 1990 年代中期起超越歐洲其他城市的奧妙。

倫敦本可以在歐洲風險投資中取得無可爭議的領導地位。更何況,現在其他英國城市:曼徹斯特,布里斯托爾,愛丁堡 也在建設高科技社區。在英國的土地上,建立下一批偉大的全球頂尖企業,這本可以實現。

然而現在一切都變了,現在倫敦創業者已經不知所措。他們想知道他們是否應該留下,還是應該去柏林,巴塞羅那,都柏林或任何歐洲的安全地帶。

設想一下,你公司裡有 40 個人,但只有 12 個人是英國人。一個封閉的英國可能會讓你的公司瞬間分裂。

當然,你可以用腳投票,很多人已經這麼做了。

更重要的是,現在退出歐洲將不僅僅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 它還深深的影響了我們的民族性。在不列顛歷史上,這個民族還從未心胸狹窄如斯。我們的視野曾一直朝著廣闊的海洋。正如 約翰 · 多恩 寫於 400 年前的句子: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可以自全。
每個人都是大陸的一片,
整體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沖掉一塊,
歐洲就減小,
如同一個海岬失掉一角。

如果英國不幸最終離開歐洲,恐怕那最後的喪鐘,正是為我們自己而鳴。

出處:品玩
作者:fengshangyu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