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公投前後24小時,我們在倫敦

英國“脫歐”公投前後24小時,我們在倫敦

當我們在這個月的18號走下飛機,來到倫敦的時候,我們還沒有意識到,不到一周的時間裡,這個給人感覺總是淡定、驕傲的國家,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事實上,就在脫離歐盟的投票結果出來之前,“脫歐”這件事,還只是一個紙上的話題。在倫敦,每個人都在談論它,但是沒有人真的認為它會發生。每當談起這個話題,大家都所謂“投票”只是英國保守黨自導自演的一齣好戲,走個過場博個政治資本,最終什麼變化也不會發生。

然而,誰也沒想到,一切都在24小時之後,改變了。

脫歐:意料之外,還是意料之中?

在投票開始前,我們漫步在街頭,偶爾會看見“留歐”和“脫歐”的兩大陣營在打擂台拉票,但是更多時候,還是身穿藍色T恤的留歐志願者唱獨角戲。在露天咖啡館的桌上,往往也只能看到留歐的宣傳單。上面甚至沒有羅列任何留歐的好處,只有一句口號:不要讓別人決定你的未來。

44-e1466783363792

或許,在倫敦人看來,那些希望脫歐的,都是“別人”,而倫敦人自己,只有去投票與不投票之分,而絕無“投什麼”的分歧。

是的,倫敦人似乎都懷著這樣的信心。儘管,民調已經隱隱透出一點預兆,隨著投票的日子越近,支持脫歐的民調就越高,然而,就連博彩公司,都認為“脫歐”這一幕不會真的發生,而這一點,也反映在了最近的博彩賠率上,在英國脫歐公投前,賠率表明留歐陣營獲勝的比例高達76%。

114-e1466783404753

就在投票當天(23號)下午,倫敦開始下大雨。其實我們已經習慣了倫敦說變就變的“小孩臉”,急雨總是毫無預料地來臨,但走的就和來的一樣突然。不同的是,昨天下午的那場小雨,下著下著卻演變成了一場少見的暴雨。英國倫敦東部的Rom河沖毀了河流堤岸,60多座建築物受影響。

當窗外大雨傾盆時,我們在倫敦的WeWork舉辦了一場創業分享活動。來參會的人們,包括我們的嘉賓,Open Source機器學習平台Seldon的CEO Alex Housely,偶爾會說起投票這個話題。在開場的時候,Housely說,這是一個關鍵的時刻,會決定英國的去留——但是,英國人實在不愛在公眾場合談政治,所以他馬上說,“不過我們今天是來談論科技的”,話題很快就轉回了創業。

與此同時,在英國各地的公投站,人們正在排著隊等著投票。人們投票的熱情前所未有的高——這次的公投投票率為72.1%,是1997年以來英國全境範圍內投票的最高投票率,比去年選首相的都要高出不少。

大雨沒有澆熄倫敦人投票的熱情。有媒體報導,一個熱心的投票人甚至把自己的長雨靴借給在泰晤士河畔金斯頓切斯頓的德文郡投票站投票的人,這樣,他們都可以順利投票。這裡的投票站已經被水淹了,但是依然處於開放狀態。

rain2

Janet Wang和她的朋友同樣冒著大雨去投了票。和大多數倫敦人一樣,她是堅定的“留歐”派,也堅信事情不會走到脫歐那一步。

rain

投完票,她一整晚都在守著電視等待結果。

晚上10點的時候,她開始覺得事情發展有點不對頭。然而數據還在繼續更新。她在電視機旁打了一個盹,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早上4點,那個時候,脫歐的票數已經佔了很大的優勢,“我覺得情況不妙,心裡想:怎麼會這樣?! ”她說,然而她一直安慰著自己,最終結果還沒出來。

早上5點的時候,公投正式結果出來,脫歐派以四個百分點勝出,她整個人都慌了。

“我的朋友們都在通宵等結果。人們都很樂觀的,但是沒想到結果會急轉彎!”她說。她很沮喪,也很驚訝。 “我沒想到倫敦和英國其他地方如此脫軌。”在她看來,倫敦是個多元化的城市,她認識的人都支持留歐,但是沒想到,倫敦以外的城市,卻有著這麼激烈的排外情緒。

她告訴我,她的前同事應該更加煎熬——投票結果出來後,英鎊匯率大跌了10%,她說,可以想像她的前同事和金融行業的一些人,在打一場怎麼樣的“大仗”。

事實上,從統計結果來看,倫敦和蘇格蘭地區的人確實是堅定的留歐派,相反,相對較貧窮的英格蘭東北地區和威爾斯的人,而一心想要脫離歐盟,把工作從歐洲其他國家移民的手裡搶回來。英格蘭東北部大城市森德蘭的老人和低收入人群居多,所以,他們脫歐陣營票數甚至比留歐陣營高超過20個百分點。

創業公司:悲傷的一天

Janet Wang之前在花旗銀行工作,而現在是倫敦一家叫做Dipsta的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兼CEO,主要進行B2C廣告技術研發。作為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她有點擔人才和資源的流失,也擔心會對風險資金有影響。 “我很不安。這對創業公司來說,是件不太好的事,很多新創公司都感到不安,因為這影響投資人的信信心,也影響公司融資的信心。”她說。

在整個採訪裡,“不安”這個詞,被提及了8次。

09

但是她理智上也知道,一切在短期以內並不會有大的變化。 “10月份才選出新首相,然後政府至少將花2年時間和歐盟進行談判,等到談完也得4、5年。要說變化的話,那也得等到5年以後了。”她說。

“這是以後的事了。”這也是我聽得最多的說法。但是,矛盾是這麼的明顯。一方面,理性的英國人,能夠冷靜地分析出所有的影響,但是另外一方面,這並不妨礙不安的情緒在人們心裡發酵。

“我很不安。”Wang說,“我非常希望有領導者能出來說些什麼,穩定一下人心。”

但是並沒有,英國首相卡麥隆在投票結果出來後立即辭職的決定,只加劇了這場人們心裡的惶恐。

000_CC1RQ-635x357

科技媒體THE MEMO的創始人兼主編Alex Wood,則用更強烈的詞——“憤怒”——向我們描述了他的感受。

“我很憤怒(I’m angry)。”他說。 “我們的國家就這樣被分裂了。這個分裂不是地理上的,而是一代人與一代人之間。其實65%的年輕人想要留在歐盟裡,但是離開歐盟的後果,現在也得由年輕人來承受。這個決定會影響他們的一生。”

005MCm9Xgw1f56aeuo777j30l608lmyf-e1466781461450

隨之而來的,是英國的創業公司也因此而受影響。 THE MEMO的辦公室在一家叫做Wayra的孵化器裡,裡面匯聚了大量的初創公司。而Wood說,他看到的是,“創業公司都受傷了(Startups are hurting)。”

“我今天早上和一些創業公司創始人聊天,他們有人甚至都流淚了,對未來也感到很害怕。”Wood說。 “經濟也許會復甦,但是我們很為我們的員工們擔心。幾乎倫敦的每家創業公司都有來自歐洲其他國家員工。沒有人知道他們身上會發生什麼事。”

確實如此。倫敦作為歐洲的創業中心,這裡匯集了大量來自歐洲其他國家的創業者和創業公司員工。之前,這些人只需要關註一件事:做好自己的公司、活下去。但是現在,他們甚至得開始擔心自己的未來,會不會因為沒有辦法獲得簽證而被迫離開。

“這對我們來說,是悲傷的一天。”Alex Wood總結說。

Cls1ClnVAAAOghJ-e1466784460819

Wang的話也佐證了這一觀點。

“英國的科技優勢是不會變的。”Wang說,“但是人們情緒很不好。很多歐洲其他國家的創業者和我說,’如果早知道是這個結果,我就不會來英國了。 ‘”Wang說。不過她也補充說,“當然現在,他們也並不會因為這件事離開英國。”

這就是最大的矛盾之處:感情上,人們很難接受這一結果,但是理性上,他們知道這件事不會再短期內對他們產生任何的影響,而4、5年以後的事——誰知道呢?對於瞬息萬變的創業公司來說,明天的產品開發和下個月的融資更重要。

當然也有樂觀的人。還在一家大型諮詢公司工作的Dmitry Ivanov就冷靜很多。他已經在準備開始自己的創業公司——一個幫助遊客退稅的服務。在他看來,脫歐會產生積極的影響還是消極的影響,“還很難說。”

“英國現在可以選擇改變自己的政策了,或許在關稅方面會有些影響,但也意味著遊客的增加,我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客戶。”他說,“不過,可能招人方面會變得更難。”

他告訴我,他認識的每個人,都對英國脫歐的投票結果感到不高興,但是他認為人們應該等等看事情怎麼變化,再來表態。 “我相信會有些新挑戰,但也會有新機會的。”

外來者:未知的風險和機遇

正如文章開頭所說的,正因為被倫敦人毫無來由的“信心”所感染,所以當我們這些來訪者,讀到“52%有效投票決定了英國將離開歐盟”的新聞時,也是非常驚訝的。

然而,除了幾個特定的場所,比如唐寧街10號首相官邸外,或者脫歐派領袖人物倫敦前市長鮑里斯·強森的住宅前,有人群匯聚,在大街上、飯館裡、咖啡店,人們看起來依然很平靜,下午茶也在繼續。或許他們之間也在討論這個話題,或許在抱怨或者慶祝,然後從外部起來是那麼平靜,就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倫敦科技後還在舉行,而一家名為Cocoon Networks的創新中心正在舉辦一場交流會。但是已經在倫敦開展包括孵化器和風險投資的業務。他們早就定好,在今天邀請倫敦當地30多家孵化器的負責人一起交流,探討在科技和創業公司孵化方面合作的可能性。

IMG_5486-e1466784148135

似乎沒有人因為投票結果而太過擔心。從這個角度看來,無論今天的投票結果如何,對於英國正在蓬勃興起的創業機會,起碼從現在來看,不會有根本上的影響。

Cocoon的聯合創始人兼COO Elson Zhou也這麼認為。他說,“從投資的角度來看,留歐當然相對更穩定,更安全;但是脫歐了,以前的東西至少在未來兩年內長期有效,還有過渡期,人們生活和工作都不會有太大影響,而且,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改變,說不定有更多機會。”

 

出處:品玩

作者:VickyXia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