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阿甘:曾幫助創立網路,如今卻倒戈對抗網路

網路阿甘:曾幫助創立網路,如今卻倒戈對抗網路

就憨厚程度而言,Ev Williams算得上是網路媒體中的阿甘。 Williams是部落格平台Blogger和微部落格平台Twitter的聯合創始人。在大多數人收聽Podcast的多年之前,他就建立了Podcast公司。現在,Williams是輕量級內容發行平台Medium的創始人兼任CEO,這個平台深受體育記者、矽谷高階主管甚至美國總統的喜愛。

在所有美國網路產業的關鍵事件中,Williams幾乎都曾親身經歷過。儘管Williams是世界上5家最大社交網路之一(Twitter)的董事會成員,充當灣區科技產業中流砥柱幾乎長達20年,與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彼得·泰爾(Peter Thiel )等矽谷大亨齊名,但他依然非常低調。

然而,Williams始終在堅持自己的理想。當其他早期網路公司CEO退出科技行業,轉行成為作家或顧問後,他依然堅持著領導多家公司。他的多家新創企業幾乎都專注於同樣的抽象媒體,即文件框。 Williams堅持用這些文件框點綴網頁,人們將自己的靈魂傾注其中,使用它們進行爭論或低聲控訴。數以百萬計的人通過這些文件框樹立起自己的世界觀,而文件框本身也在改變著網路。它們讓Williams變得富有,雖然他的企業少有盈利,但他依然成為億萬富翁。

開放網路支離破碎

他說:“開放網路已經嚴重受損。”但無須擔心,Williams已經有挽救它的計劃,或至少可以挽救其部分,計劃依然與文件框有關。

開放網路是“理想網路”的暱稱,這種網路應該是免費的、無需審查的、擁有獨立的所有權和營運權。在開放網路中,人們可以在自己擁有或租用的服務器上發布自己的寫作(或音樂、照片、電影等),可以通過自己的個人域名訪問,格式不受任何限制。由於這種網路的網頁使用HTML和CSS格式,意味著任何人都可訪問它,無需特權、付費或申請用戶帳戶。此外,開放網路是自由的,就像語言和意識那樣自由。

但這種自由也有終極目標,那就是將網路變成人類創造的最好、最酷的媒體,變成全人類的圖書館。這種網路包括小說、報紙以及科學期刊,任何人都可以撰文和閱讀。它還可充當待辦事項列表、日誌、文學作品以及通訊工具,它非常強大,甚至可用於終止戰爭。

開放網路與我們現在每天使用的網路似乎十分相似,但又十分遙遠。畢竟,我們的網路包含令人不快的新聞、花俏的廣告、冷漠的譁眾取寵,還有許多別人孩子的照片。所有這些通過社交網路傳播後會變得混亂不堪,讓理想的悲痛與網路其他部分斷開。這些網路的連鎖效應甚至更糟:當我們在開放網路上閱讀時,Cookies(某些網站為辨別用戶身份、進行跟踪而儲存在用戶本地終端上的數據)會監視我們,然後神秘的演算法會利用其收集瀏覽歷史,以便決定如何向我們推送廣告。開放網路已經嚴重破碎化,這還不包括垃圾郵件、大規模騷擾、身份盜竊以及數位間諜活動等困擾。

走向壟斷和封閉的網路

Williams說:“網路上依然有許多東西,包括我們每天在讀的東西,你每天寫下的東西等。更棒的是,任何人可在任何時間創建他們自己的網站,開始發佈內容,他們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那是將近20年讓我非常興奮的想法。”

“我認為這種情況依然會持續下去。我認為聲音的開放性,不會再現媒體的早期現象,而且分佈節點即將合併。”

“分佈節點”是指搜索引擎和社交網路,包括:Facebook、Twitter、Snapchat以及眾多消息應用,還有Google旗下YouTube、Facebook旗下Instagram、 Whatsapp以及Messenger等。通過將網頁連接起來,或免費託管正常數據內容,這些“分佈節點”將吸引越來越多的用戶。由於每個節點都比過去任何個人網站變得更有趣,習慣訪問個人網站的人將蜂湧向新的節點。正如Williams所說:“首先我們看到社交網路變得越來越龐大,它們獲得越來越多的關注。”隨著擴張,它們正獲得更多收入,摩根士丹利分析師統計顯示,2016年初,85%的線上廣告收入流入Google或Facebook的腰包。

“這可能會變得很糟糕。”Williams說。

開放網路所患的“惡疾”並非只有Williams看到,《時代》雜誌專欄作家和知名科技部落格也都注意到。部落格軟體Drupal和Wordpress的開發者近來對開放網路的未來深表焦慮。因為如此多的類似網站都被演算法營運著,其陰謀詭計不被外人所知,他們擔心人類登錄網路時看到一切都已經失控。他們表示,曾經類似複調旋律的部落格圈很快將變成批量生產、充斥著殘次品的網路。

類似的情況曾經發生過。哥倫比亞大學法學教授Tim Wu曾在其《The Master Switch》一書中稱,所有主流電信技術都遵循著同樣的模式:即簡短而令人興奮的開放期,接著就會向壟斷和日益萎縮的封閉性發展。沒有政府干預,同樣的命運將會將臨在網路身上。 Williams引用Tim的話稱:“鐵路、電力、有線電視以及電話都遵循著類似模式,從短暫開放走向壟斷和封閉。無論政府是否監管,它們都會如此發展,因為這就是網路效應和規模經濟的力量。 ”

Williams及其Medium團隊表示,他們正致力於抵制這種整合,儘管他們還沒有進行所謂的抵制。事實上,他們自己也想整合某些網路,然後成為仁慈的“專制君主”。哈佛大學媒體批評家Josh Benton曾稱Medium為“枯燥乏味的YouTube”。而Williams將Medium視為與Isaac Asimov小說《Foundation》相似的哲學項目。書中的英雄們試圖在黑暗時代到來前,將銀河系所有的知識都集中起來。儘管他們無法阻止黑暗時代到來,但他們可以保留學術研究,縮短“黑暗時代”的持續時間。 Williams的雄心也遵循類似模式,Medium正尋求在單一有序的網站上複製網路過時而混亂的喧嘩,他認為這非常重要。

576d055914c9d.png

首次創業

2000年的春天,舊金山設計師、開發員Meg Hourihan在調查該市的膨脹等級。來自世界各地的程式設計師正湧入舊金山,他們從事網路項目,湧向她最喜歡的領域。 Hourihan喜歡網路,她激動地看到網路連接更多公眾。

Hourihan當時在部落格上寫道:“我意識到,這裡有許多網路公司人和網路人。其中,前者為註入矽谷大量資金的新創企業效力,他們有選擇權,可以從公司上市中獲益,工作四個月就變得比網路人更加富有,但他們沒有個人網站,他們也不會投入私人感情。而網路人可以告訴你,他們曾見過的首個網站,他們自己融入到網路中,提供故事、圖片以及設計等。他們創造值得閱讀、觀賞、欽羨的內容。”

當時,Hourihan是一家名為Pyra Labs的小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她的創業夥伴就是Williams,他們都屬於網路人。 Williams出生於1972年,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林肯市附近的農場長大。他年輕時幾乎沒離開過內布拉斯加州,甚至畢業於當地大學。但是感受到網路的巨大潛力後,Williams決定輟學,利用父母資助的錢嘗試科技冒險。他創建了出售CD-ROM的公司,裡面有內布拉斯加州剝玉米人隊的信息。他還創建了教人如何連網的影片公司。

當時Williams只有24歲,他意識到自己必須離開平淡無奇的生活,進入網路的世界。為此,他搬到加州塞巴斯托波爾,為O’Reilly Media工作。這家公司主要出版紙質書籍,比如程式設計手冊、標準指南等,對於20世紀90年代的程式設計師來說,這些書就好像《聖經》般重要。 Williams後來寫道:“從內布拉斯加州看,塞巴斯托波爾似乎與舊金山沒什麼兩樣。但實際上,儘管它們相距僅1小時車程,但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Williams在塞巴斯托波爾待了多年,但他最後來到舊金山。他在這裡遇到了Hourihan,發現他們對網路擁有相同的認知,並在1999年共同創建了Pyra Labs。這家公司未能推出同名辦公協作軟體,而是建立了部落格平台Blogger,這是首款簡單的網路新聞軟體,可以吸引大量用戶加入。 Blogger也助“blog”成為流行詞彙。

Williams與Hourihan創業的時機很不幸。正當Blogger網站成長壯大時,遭遇了首次網路泡沫破裂危機。這家公司營運成本十分昂貴,隨著創投機構紛紛破產,沒人願意繼續資助它。 Pyra Labs甚至發不出工資,領導層掙扎於尋找正確路徑。最後,Pyra Labs只能裁員。 2001年1月份,Hourihan辭職,其他人也紛紛離開。

但是Pyra Labs並未崩潰。 Williams通過接受各種小合約維持公司營運,同時完成了長期策劃的產品更新。

創立Blogger

網路泡沫2年後,Williams推出了首個版本的Blogger,當時需要付費使用。 Williams招募了更多員工。 2003年1月份,Google收購Pyra Labs。 Williams說:“我們有100萬註冊用戶,當時感覺非常多。”

這是值得紀念的時刻。 Blogger的故事包含了所有可能導致開放網路崩潰的矛盾。對於那些喜歡談激進開放觀點的人來說,Blogger幾乎主宰了他們的所有空間,包括程式設計體驗、書寫部落格等。部落格圈變得密集而復雜,許多作家每天發帖數十次。有權發表部落格的人可以設定政治、文化以及音樂等話題。部落格的偉大創新是通過簡單界面和免費域名吸引作家,讓他們可以發布自己的期刊。這種最新功能推動Blogger迅速成長,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加入。

但是在Blogger推出早期,成長幾乎成為併購的代名詞。向更多人擴大網路力量也集中於此,兩者幾乎沒有任何差別。這似乎預示著什麼。 Williams在Google待了6個月,並於2004年秋季離開,創建了早期Podcast公司Odeo。 Odeo想要播放部落格的文章,但網路音頻領域過於混亂,導致其創業之初未能取得成功。 Williams說:“Podcast的創意靈感是,你可以將網路的東西下載到電腦上,然後再下載到iPod上。這很酷,但對接起來卻非常痛苦。”

到2006年初,Odeo有些員工開始展示他們開發的新功能軟體。它基本上可被視為數位擴音器:如果你發送簡訊,它就會向你的所有朋友播放這條訊息。這種產品與Podcast提供的服務不同,它首次出現在3月份,7月份正式發布。到12月份,它已經有6萬名用戶。

Twitter時代

到2007年2月份,Odeo更名為Twitter。 3月份,技術和媒體精英在奧斯汀舉行的South By Southwest科技大會上體驗Twitter。他們很喜歡它,通過部落格宣傳它,這款服務迅速流行起來。到2007年4月份,Twitter已經擁有800萬用戶,5個月內增長了13倍。從2006年秋到2007年春,是矽谷併購最為活躍的時期。當時,Google斥資16億美元收購了成立18個月的影片分享網站YouTube;Facebook向所有用戶開放,不再僅限於學生。 《時代》雜誌評選社交媒體用戶為“年度人物”,蘋果發布首款iPhone等。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儘管在Jack Dorsey漫無目標的領導下,但Twitter依然呈現爆發式增長。 2008年,Williams成為Twitter CEO。

2008年的網路在今天看來顯得十分遙遠,但是當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都是通過網路部落格發起的。到2012年,更多對話已經轉到Twitter上。現在,Williams似乎對這種內容集中感到懊悔,即許多新聞網站和部落格都被整合到單一平台上。他說:“一般來說,我們所有的媒體和通訊都被獲利驅動的公司服務所控制,這是很糟糕的事情。”

公司合併的危險讓Williams感到警惕。他將當前的網路狀態比作工廠化食物系統。他說:“如果你的工作是為人們提供食物,但你只能通過提供卡路里效率的方式進行衡量,隨著時間推移,你可能發現高卡路里、高度加工食品才是提供卡路里的最高效方式。同時,它們也是提供卡路里利潤最高的方式。但是這類食物不夠好,因為卡路里的指標沒有將可持續性、健康、營養或幸福等因素納入其中。”

在被問及Medium是否在嘗試製造“內容全餐”時,Williams笑著說:“或許,但全餐並不完美,我們嘗試找出如何優化滿意度和營養的最佳方式,而不僅依靠卡路里。” Williams及其團隊已經發明替代指標,即閱讀花費時間(time spent reading),用以衡量Medium用戶集體閱讀故事所用時間。它的收入不依賴花哨的顯示廣告,而是依靠原生廣告或特定品牌的讚助。

Medium的市場行銷定位與“全餐”系統非常相近,它希望成為客戶信任的大公司。雖然Williams對利潤驅動的大公司表示懷疑,但Medium也正加入其中。該公司推出了吸收WordPress部落格內容,並將它們放入Medium的工具。出版物此前可能有自己的域名,但從設計和功能角度來看,它們實際上已經成為Medium的網頁,現在只能依賴Medium生存,它們的故事也出現在Medium的服務器上。

576d055614e3c.png

Medium的使命

在擔任Twitter CEO期間,Williams曾對小產品團隊發表演講,預測社交媒體需要如何變化。他稱,網路正從“群島網路”向“大陸網路”過渡。所謂的“群島網路”指電子郵件以及部落格圈等,它由許多獨立的小型網路組成。但它們互相脫節,導致它們幾乎無法協同更新。 Williams稱,新的組織形式正取代“群島網路”,Facebook就是這樣的“大陸網路”,其他網站也在將用戶吸引到更大平台上。如果Twitter想要倖存下來,它需要將更多“群島”連接起來以變成“大陸”。

Williams還沒有完全實現這個目標。他在領導Twitter期間,公司快速發展,但從未找準自己的業務基礎。 2010年,Williams卸任CEO職位,儘管他依然留在董事會。 2年後,Williams創建了Medium,它的定位介於Blogger與Twitter之間,比部落格精緻,同時比Twitter豐滿。 2013年秋,Twitter掛牌上市,持有公司12%股份的Williams成為億萬富翁。

Medium和其他冒險最令Williams感到興奮的是,他可以幫助受苦的人發出聲音。他說:“作為個人,總要說點兒什麼吧!你不必宣稱自己是出版商、部落格版主或想要發出聲音的人,我們給你畫布,你可以將腦子裡的想法呈現出來,以便更多需要的人看到。那將是個更好的世界。”

對於這個更好的世界,Williams就像個啦啦隊長。他說,Medium用戶曾給他寫公開信,稱儘管他們每天都發文,但貼文卻沒有獲得超過100個“建議”。他稱自己想回覆,並告訴發信者讓一步。

他表示:“想想你在做什麼,你在玩近半數人類在玩的遊戲。你不僅要與同一天在Medium發文的人競爭,還要與在網上數以百萬計的出版物、YouTube上10億段影片、世界上的所有書籍競爭,更不用提Instagram、Facebook、Twitter以及Vine上的內容了,有人能讀到你的東西已經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了!”

任何讀者依然可發現和閱讀業餘作家的作品,至少在Medium上是如此。在討論網路集中化問題時,Williams繼續回到“糟糕的世界”。他說:“在最糟糕的世界,最令人擔心的是戲法是否由利潤驅動的公司開發和擁有的服務控制。人們大多數時間在做什麼?他們正為獲得更多點擊和收入而進行最佳化。擁有獨特視角的人會玩這種遊戲嗎?他們會被打得落花流水嗎?”

這就是Medium存在的理由,即在激烈而令人憎惡的內容叢林中保護個人作家。 Williams認為,抵製網路內容集中化通常是徒勞的,因為那就是網路的營運方式,也是人類工作方式。效率、投資回報率、經濟規模以及用戶體驗等,都可以驅動更多東西合併,這是自然的力量。但如果所有東西合併,這意味著一切都變成垃圾嗎?

一言以蔽之,這就是Medium的訴求。確保所有東西不變成廢物,它想通過採用許多原始部落格圈的方法與習慣實現這個目標,而不必成為開放網路。它將使用自己的自定義指標,就像花費時間閱讀等,以確定誰看了哪些故事。如果你推薦它,也可能向朋友顯示。 Medium將是另一個平台,只是其在模擬器中運行開放網路。 Williams說:“我理解懷疑論者,我們獲得風險投資的企業正探討這些東西。我認為,你依然應該樂觀地認為,好東西可以被創造出來,但至少不應該將所有東西都集中在一個平台上。”

Williams認為,這樣的平台包括Facebook,許多網路人總是懷疑它。在2007年初,早期部落格就曾稱Facebook為“網路走上邪路甚至在退步”。他們將其比作AOL,這個平台也曾嘗試集中網路內容。網路分析公司Parse.ly4月份發布報告稱,Google和Facebook向新聞網站發送了超過80%的流量。由於如今已經很少有人使用RSS閱讀Feedly或直接訪問主頁,出版物也依賴Facebook和Google向常規讀者發送類似信息。忘了繁榮的部落格圈吧!如果它們的作者幾年前沒有投向社交媒體,讀者已經在這樣做,2008年幫助選出總統的網路已經枯萎。

新的時代

所有這些都讓Williams的網路記憶聽起來就像在唱輓歌。 Williams說:“這是非常罕見的時刻,你可以預見未來生活。從打Uber到達機場,到iPhone錢包顯示登機牌,並被掃描。這是每天都在發生的,機場還有Wi-Fi,我可以使用筆記型電腦和手機。飛機上也有Wi-Fi,這就是我們夢想中的未來。”

的確,它們都是未來夢想,它們正成為現實,然後人類生活其間。回到舊金山,從地鐵站中出來,Williams承認網路遊戲已經與兒時大不相同。他說:“總有電子商務新創企業,但我從來不是其中的一部分。當其整體繁榮時,我們俯視它們。我們正在創建企業,但我們有更多創造力,我們並非全是為錢而創業。或許我們為公用事業,而不僅僅為了賺錢,這存在明顯區別。”

Williams笑著說:“即使Google員工在嘗試創造真正有用和對世界有益的東西,他們的最終目標也是為了賺錢。現在網路已經完全不同,它一般不再與創造力有關,而是與商業有關。 ”

via theatlantic

翻譯:雷鋒網/潔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