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多年,英國人為什麼執著於脫歐

40多年,英國人為什麼執著於脫歐

幾十年如一日,英國人幾乎總是比歐洲其他國家的人更不樂見歐盟及其前身。這不僅是出於經濟利益的考量,更是因為英國人不願意看到不成文憲法原則——議會主權遭到侵蝕。了解疑歐主義,就能理解為什麼英國要進行脫歐公投。

每一個學過高中地理或政治的人,都知道英國是歐洲的一部分,也是歐盟的成員國之一,不過大部分英國人可不是這麼想的。歐盟委員會民調機構歐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的數據告訴我們,從1992年開始,“歐洲人”的身份就是歐盟國家里大部分人的共識(51%-63%之間徘徊),2015年卻只有35%的英國人願意承認自己或多或少算是個歐洲人。

在歐盟國家,當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歐盟,但是英國人對歐盟格外地缺乏好感。歐洲晴雨表的民調做了幾十年,不管是問到“歐盟成員國身份是好事還是壞事”或者是“對歐盟的印象”,英國人幾乎總是要比其他國家的人更不樂見歐盟。當2011年最後一次被問及“作為成員國,本國是否從歐盟中獲益”時,歐盟國家平均有52%的人認為有所獲益,英國這一數字只有可憐的35%。

20160622015942fe774
2016年6月19日,英國倫敦,一個脫歐支持者闖入留歐支持者的集會。

上述枯燥的民調數字,反映的是英國幾十年如一日的懷疑歐盟情緒——也就是疑歐主義(Euroscepticism)。疑歐主義哪裡都有,只是英國獨樹一幟。為什麼英國要在6月23日舉行脫歐公投?一句“英國首相卡麥隆兌現上次競選的承諾”,肯定不能滿足人們的好奇心。而了解英國的疑歐主義,就能理解英國脫歐公投究竟是怎樣由生米煮成了熟飯。

從一開始,英國對融入歐洲就沒什麼興趣。

絕大多數國家,當初決定加入歐盟或者其前身,都是出於清晰而長遠的理由。法國和德國等6國於1951年創建歐洲煤鋼共同體,是為了消除恐懼,讓歐洲大國之間再無戰事;6國中弱小的比利時,則希望自己有更大的話語權;1980年代西班牙、葡萄牙還有希臘因為擔心重返右翼獨裁,才要加入歐洲共同體;對於新近的東歐國家,如波蘭、匈牙利和愛沙尼亞,歐盟成員國身份是免遭俄羅斯欺凌的屏障,也是後共產主義時代新生活的開始。

但是從一開始,英國就對歐洲一體化作壁上觀。 1946年,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在瑞士蘇黎世發表了戰後演講,他不僅呼籲法國和德國和解,還呼籲建立一個歐洲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Europe)。雖然這麼說,丘吉爾並沒有把英國考慮在內。 1944年諾曼底登陸前夜,丘吉爾與法國將軍戴高樂(de Gaulle)爭論道,如果英國必須在歐洲和大海中做出選擇,“她總是會選擇大海”。

201606220159422bdce

1967年,英國首相威爾遜與法國總統戴高樂(右)會面,後者兩次拒絕英國進入歐洲共同體。 /AP

20世紀前半葉歐洲大陸經歷了一場又一場災難,相比起來,英國從1783年就沒有輸過一場重大戰爭,從1066年就沒有被征服過,二戰對英國來說更多的是榮耀,而不是恐懼。 1951年歐洲煤鋼共同體成立、1957年歐洲經濟共同體成立,英國的反應都十分冷淡,英國甚至只派出了二流的貿易官員前去觀察1957年《羅馬條約》的簽訂。

直到1961年時任英國首相、保守黨人哈羅德·麥克米倫(Harold Macmillan),被歐洲經濟共同體優異的經濟表現所打動,才開始尋求加入。 1950-1971年,西歐12個經濟體GDP年增長4.7%,即使是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也不能阻擋日趨一體化的歐洲享受前所未有的經濟繁榮。也就是說,英國最初尋求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是基於功利主義和實用主義,是分析成本與收益之後得出的理性結果,而不是像別的國家那樣感性地追求一個“更緊密的聯盟”。

英國加入歐洲共同體後,感覺自己處處受排擠而且格格不入。

英國把自己同歐洲的關係視為一場交易,等到歐洲經濟共同體合併入歐洲共同體,以及等到1973年加入歐洲共同體時,英國發現自己和歐洲之間實在是有些“同床異夢”。現在英國疑歐派的許多立場,其實就是40多年前英國人抱怨的迴響。當時的歐洲共同體盛行區域性貿易保護主義,對歐洲大陸外的世界漠不關心,這和英國的經濟自由主義理念不符。歐洲共同體採取共同農業政策、共同漁業政策以及預算攤派政策,為此英國每年都要支付一筆錢用於其他成員國的農業及漁業補貼,以至於英國年年都是歐洲共同體的預算淨貢獻國,不少人直呼“上當受騙”。

付出很多,收益很少,英國自然對歐盟及其前身產生了更多的不滿和敵意。 1975年,英國舉行退出歐洲共同體的公投,如果不是時任英國首相、工黨人哈羅德·威爾遜(Harold Wilson)與歐洲共同體進行重新談判,引入預算修正等機制,就不會有高達67 %的英國人選擇留在歐洲共同體。至於人盡皆知的英國首相、保守黨人柴契爾夫人,在整個1980年代都繼續致力於削減英國天文數字般的“攤派”費,堅持“把我們的錢要回來”,英國最終得以享受歐洲共同體預算攤派的一部分折扣與補償。

 

20160622015942f218f

1989年6月,西班牙馬德里,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參加歐洲共同體峰會。 /AP

除了經濟利益上的考量,許多英國人至始至終都在懷疑,加入歐洲共同體/歐盟會使英國國家主權遭到侵蝕。英國不成文憲法的最基本原則之一就是議會主權原則,也就是議會擁有至高無上的立法權力,1972年英國為加入歐洲共同體而引入的《歐洲共同體法案》(European Communities Act)卻規定,歐洲法律凌駕於各成員國國內法律之上。儘管如此,柴契爾夫人還是在1975年為公投留在歐洲共同體搖旗吶喊,她覺得每個大國都不得不讓渡一部分主權權利,以創造更有效率的政治單位。

正當柴契爾夫人領導的保守派政府為建立一個歐洲共同體單一市場而努力時,法國、西德、意大利等國卻想對歐洲共同體進行改革。歐洲共同體委員會主席雅克·德洛爾(Jacques Delors)也將注意力放在了歐洲共同體機構改革上,柴契爾夫人於是怒髮衝冠地在比利時布魯日發表了1988年的著名演講,表示英國希望看到主權國家之間自願聯合的歐洲,而不是像美國那樣聯邦主義的歐洲。她不願意看到英國被一個位於布魯塞爾的超國家組織所遙遙支配。可惜柴契爾夫人孤掌難鳴,英國註定是歐洲共同體(以及未來的歐盟)一個尷尬的成員國。

歐盟的確需要痛改前非,但如今的脫歐派大多是自相矛盾的空想家。

英國天生對歐洲政治一體化不感興趣,根深蒂固的疑歐主義很大程度上註定了英國不會加入歐元區、申根協定。 1992年《馬斯特里赫特條約》(Maastricht Treaty)促成了歐盟的成立,但由保守黨人約翰·梅傑(John Major)領導的英國政府卻堅持要求在加入《馬約》規定的單一貨幣體系——歐元區問題上有選擇權。 1997年,工黨人托尼·布萊爾就任英國首相,繼續讓英國待在歐元區外,而2010年上台的保守黨人戴維·卡麥隆(David Cameron),乾脆解散了布萊爾時期建立的加入歐元籌備小組。時至今日英國都沒有加入歐元區。

事實證明,1980-1990年代英國的疑歐派們是正確的。那時候的挺歐派都是十足的空想家,他們天真地幻想一個沒有邊界的歐洲、有著單一貨幣體系的歐洲,會神奇地進化成“歐洲合眾國”,就像50年前丘吉爾設想的那樣。疑歐派們指出了只有貨幣統一,而沒有財政統一的結構只能導致災難。歐元區長期相對英國的高通貨膨脹、高失業、低經濟增長,以及著名的歐債危機就是對歐元說不的最有力理由。

不過歐盟不再是20年前的歐盟,歐洲更不是二戰剛結束時的歐洲,獨一無二英式疑歐主義,如今也延伸到了移民等議題上。遺憾的是,今天的那些脫歐派,反過來卻成了空想家。許多信奉自由市場的脫歐派,給出了自相矛盾的脫歐理由。

20160622015942f4ad3

2016年3月23日,英國倫敦,脫歐支持者向行人發放宣傳小冊子。 /AP

英國保守黨成員、歐洲議會議員丹尼爾·漢納(Daniel Hannan)炙手可熱的脫歐文章裡認為,英國退出歐洲,可以將英國從一個由布魯塞爾官僚運行的不民主超國家組織中解放出來,盡情享受歐洲自由貿易區的好處。但是現實情況是,一個非歐盟國家,只能有限地接入歐盟單一市場。你拒絕歐盟的規制,你就得接受英國對歐盟出口下滑的經濟現實。要想保證脫歐後英國經濟最大程度不受損害,你就得乖乖接受歐盟的規制,那這和留歐又有什麼區別?

脫歐派另外一個重要論據是退出歐盟就不用再向歐盟其他國家“進貢”,根據英國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數據,2014/2015英國繳納的預算攤派費僅為公共開支的1.2% 。這同時讓脫歐派的主戰場——主權讓渡問題黯然失色,因為多虧了保守黨和工黨政府一如既往地不加入歐元區,才使得英國保留了貨幣政策的主權。英國盡可能保留了最大的主權,而讓渡了小部分主權給了歐盟、北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換取更大的回報。難怪縱使歐盟有千百種不如意,許多長期堅持疑歐主義卻頭腦清醒的英國人,這次的表態都驚人一致:“我是一個疑歐派,但是我不支持脫歐。

MapleRecall 作者:黃童超
本文系網易原生內容中心《迴聲》欄目出品,“英國退歐公投”系列文章第一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