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可能順帶也脫了歐盟的底褲

英國脫歐,可能順帶也脫了歐盟的底褲

英國如果離開歐盟,是一個兩敗俱傷的打法。不僅英國自己元氣大傷,歐盟也少了一個有錢有槍的大佬,不僅以後難在國際事務中插上話,很可能就此分崩離析,樹倒猢猻散。

全世界都將知道英國是否脫離歐盟的最終決定。

歐盟領導人對此的態度是“你要走,放你走”。歐洲議會的主席馬丁·舒爾茨(Martin Schulz)說:“如果英國想離開,就讓它走好了。”他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演講中還說英國“經常挑戰我們的耐心”。

不過嘔氣歸嘔氣,英國如果真的毫不留情地離開了歐盟,歐盟遭受的不僅是經濟上的損失、政治上的失敗,甚至可能面臨分崩離析的危險。

歐盟第一個失去的就是每年 100 多億歐元的貢金,四大金庫立馬少了一座。

歐盟的財政一部分來源於各國每年繳納的年費,其中大部分國家繳納的年費只佔歐盟財政的0.06%(馬耳他) 到2.04%(丹麥),只有四個成員國的年費繳納超過了財政總預算的10%:法國、意大利、德國和英國。其中德國作為歐盟老大自然交錢也是最多的,但一直游離在邊緣的英國,繳納的年費也並不少。

根據歐盟委員會公開的資料,英國 2015 年實際貢獻了 167 億歐元(1247億人民幣)給歐盟的財政預算,佔歐盟 2015 年總財政預算的 10.32%。雖然後來歐盟也補貼了 58 億歐元給英國的貧困地區, 但算下來英國還是貢獻了 109 億歐元給歐盟的建設。

2016062223353153e26

2014 年 10 月 24 日,英國首相卡梅倫離開歐盟首腦會議時經過各國旗幟。在會議上,他抗議歐盟要求英國多付出 21 億歐元年費的決議。 /AP

除了歲貢豐厚,英國也是歐盟其它成員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它的地位甚至高於美國。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2015 年歐盟其它成員國的出口額共計18000 億歐元,其中出口到英國的就有2950 億歐元,佔16%,在所有出口國中排名第一;連美國都只佔15%,稍遜於英國。這很大程度上當然要歸功於歐盟建立的內部統一市場,讓各國賣東西到英國就和在自家出售一樣方便。

雖然英國一貫秉承著“自由市場”的信念,即便在退出歐盟後也並不一定會大加關稅;但畢竟退歐後也已經是外人了,歐盟其它成員國的出口貿易額難免不受到影響。尤其像汽車、機械和化學藥品類,佔歐盟其它成員國和英國貿易額的 70%,這些工業恐怕要面臨衝擊。

英國一邊擔負起歐盟的經濟助推力,一邊在政治上也要拉著韁繩,以防歐洲其它小兄弟一腔熱血跑脫了。
在各種歐盟會議上,英國永遠都是最不合群的那個,在大家捲起袖子準備大幹一場時,它總是站出來投了反對票。

根據歐盟投票紀錄網站VoteWatch 的數據,從2009 年到2015 年間,英國在12% 的會議決議中都站在了“少數人”中,也就是和大部分國家的決定相左,成為最不合作的國家,沒有之一。排在它後面的是德國,但也只有 5% 的不合作率而已,連英國的一半都不到。英國的難搞程度把其他國家遠遠丟在後面。

英國在歐盟各國中一直被視為“局外者”和“刺頭兒”。刺頭兒(awkward partner)這個稱呼來源於1990 年的一本書《一個刺頭兒隊友:英國在歐洲》,書中強調英國不僅一直在阻止歐盟一體化,不讓它變得更佳緊密;而且他們對於許多歐盟日常事務根本不上心。直到如今,這依然是英國在歐盟中的態度。

201606222335311b059
2016 年 6 月 19 日,年輕人在柏林的接吻大賽中把臉塗成英國和歐盟的標誌,支持英國留歐。 /AP

但這樣的態度恰好平衡了歐盟會議中的局勢,使其它國家不至於齊心協力一股腦地沖向社會主義。在歐盟會議中,大部分國家都傾向於市場管制和地方保護主義。以德國為首的國家支持“社團主義”,認為應該由大型的利益團體來操控市場和國家;以法國為首的則支持“國家主義”,也就是由集權的中央政府來調控經濟;其它小國則紛紛站隊,一邊拼了命保護本國商業,一邊跟風往經濟調控方向走。在這其中,只有英國、荷蘭、瑞典、丹麥和愛沙尼亞幾個少數國家力排眾議地支持自由市場。歐盟保守黨派議員德克(Derk-Jan Eppink)說:“如果沒有了英國,歐洲大陸的經濟自由過不了多久就會消亡。”

雖然老是耍大牌,但英國也的確是歐盟在世界舞台上的一個頂樑柱。在聯合國安理會、G7、G2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金融穩定委員會等其他有影響的國際組織裡,歐盟發出聲音需要英國幫助。英國一走,在歐盟中有著同樣國際地位的只剩下孤掌難鳴的法國。

但法國卻沒有英國那麼精妙的外交手段,歐盟的集體外交是英國開的先例。英國工黨議員卡特琳娜(Catherine Ashton)在任歐盟國際政策主席期間開啟了歐洲集體外交的先河,她命令歐盟海軍攻擊索馬里海盜、和伊朗展開雙邊對話、在塞爾維亞和科索沃之間調停……

失去了英國的國際地位和優秀外交積澱,歐盟等於是失去了在國際事務上發言的一個有力支柱。歐洲智囊團“卡內基歐洲”主席揚(Jan Techau)曾說:“(如果英國離開),歐洲將不再是世界的柱石,我們會被美國和亞洲撕成碎片。”

英國的離開還可能會引發連鎖效應,讓那些有心無膽早就想退歐的國家也紛紛效仿,導致整個歐盟的分崩離析。

從歐盟誕生之日起,質疑的聲音就一直存在,誕生了“疑歐主義”,其實也就是對歐洲各國結成聯盟的不信任。英國民眾一直是“疑歐主義”陣營裡的領頭羊,也難怪它們成為了第一個全民公投是否要退歐的國家。但近幾年來,其它國家對於歐盟的不信任也在與日俱增。

希臘的經濟危機把歐洲其它國家也拉下了水,許多民眾都在抱怨自己為什麼要拿錢去養那群破產的希臘人;難民危機也讓不滿升級:默克爾的支持率節節下降,在最近的民調中,57% 的德國人對政府工作不滿意,比五月增加了5%;默克爾的支持率跌到了50%,她自己黨派中反對她的人也不在少數。

作為歐盟老大的德國,國內的反歐盟勢力都在悄然崛起。 2013 年成立的“德國另類選擇”政黨,在2016 年3 月已經在德國議會中獲得了16 個席位中的8 個; 在2016 年的三場州選(薩克森- 安哈爾特州、巴登- 符騰堡州、萊茵蘭- 普法爾茨州)中,他們分別獲得了24.2%、15.1%、12.6% 的選票,位列第二和第三名。

在法國和荷蘭,反歐盟的勢力從十年前就一直在萌動。 2005年5月29日公民投票中,54.67% 的法國選民拒絕歐盟憲法;2005年6月1日公民投票中,61.54% 的荷蘭選民拒絕歐盟憲法。如今,法國的“國家前線”(National Front) 黨正在2017 年的法國總統大選中蠢蠢欲動,它們聲稱受到了俄羅斯政府的資助,一邊為俄羅斯的烏克蘭事件辯護,一邊大力支持英國退歐——英國退了,下一個可不就是它們了。法國前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ozy)意識到,“除非歐盟把手上一半的資源還給各個成員國,否則總有一天整個歐盟都會崩潰”。

2016 年 5 月 1 日, 法國“國家前線”黨總統候選人 Marine Le Pen 在巴黎的勞動節集會上發表演講。 /Reuters
跟風脫歐不僅僅是一種可能,許多歐盟小國已經認真開始討論這個問題了。就在幾週前,捷克議會已經開啟了一項內部投票: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就退歐問題進行全民公投?最後以 92 比 200 的差距,全民公投夢泡了湯。儘管這次沒有成功鬧出脫歐風波,但這投了贊成票的 92 個人並不是一個可以小覷的勢力,這還僅僅是個開始。而另一邊,愛爾蘭已經正式宣布,如果英國最終決定在 2017 年脫歐,那麼他們也一定會跟著脫離歐盟。

焦頭爛額的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意識到了這個危機,他警告民眾:“如果歐洲哪天亂成一鍋粥,我們就別假裝跟自己毫無關係了。”

英國一旦甩擔子走人,歐盟即便不會立即解散也會受到重創,而這正是在一旁虎視眈眈的俄羅斯喜聞樂見的。

1991 年蘇聯解體後,曾經的成員國紛紛樹倒猢猻散,幾個東歐小弟併入了歐盟陣營,嚐到了自由市場的甜頭,也找到了可以抵抗俄羅斯的靠山。歐盟不可避免地站在了俄羅斯的對立面上。

在歐盟的反俄陣營裡,永遠沖在最前線的是波蘭,它在1940 年的卡廷大屠殺中和俄羅斯結下了世仇,當時蘇聯的秘密警察在斯大林的命令下,在如今俄羅斯境內的卡廷森林屠殺了22000 多的波蘭戰俘、知識分子和政府人員。這樣的歷史淵源讓波蘭在歐盟中成為對俄態度最堅決的一個國家,在幾次對俄經濟制裁中也表現得最為積極。

但其它國家立場就沒那麼堅定了。原本在兩場世界大戰中始終和俄羅勢不兩立的德國,最近也有軟化趨勢。因為有求於俄國提供的石油和天然氣,德國和俄國的交往氣氛越來越友好,還支持俄羅斯在歐洲建造一條新的天然氣管道Nord Stream 2,這樣就不必經過原來烏克蘭那條了;實際上是間接支持了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製裁。法國也沒頂住壓力,即便在俄羅斯進軍烏克蘭的那段時間,依然在向俄國出售軍用直升機。匈牙利首相維克多(Viktor Orbán)和斯洛伐克首相羅伯特(Robert Fico)都在對俄羅斯示好,而意大利、希臘、保加利亞則一直都是明目張膽的親俄派。

當這些國家紛紛被俄羅斯用石油和實力收買後,英國卻跳出來和波蘭站在同一戰線上,扛起了反俄的大旗。在俄羅斯奪走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地區後,英國一直在努力推動歐盟對俄國的經濟制裁計劃,也是整個計劃中喊得最響的。 2014 年3 月10 日,當俄國奪取克里米亞還尚未成功時,英國首相卡梅倫就已經拉著歐盟開始經濟制裁俄國了,他說寧願讓倫敦遭點罪也不會放過俄國, “我們必須認識到,這些事情可能會帶來不好的後果,尤其是對倫敦而言。但我們也要始終清醒地意識到,我們所做的一切是合理、合法、合適,並且正確的。 ”

2014年6月5日,英國首相卡梅倫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諾曼底登陸 70 週年紀念會之前見面。卡梅倫說,他已經“清晰並且堅定”地向普京表達了對烏克蘭危機的“不可接受”。 /Reuters
但一旦英國退出歐盟,事情很可能急轉直下。失去了反俄陣營中的一大巨頭,波蘭和一眾小國難以憑一己之力讓整個歐盟背向俄羅斯,尤其是在德國和法國這一把手、二把手都已經隱約被俄國收買的情況下,堅持了兩年多的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也很可能灰飛煙滅。

即便沒有對俄態度上的轉變,英國的退出給歐盟帶來經濟、國際地位和軍事實力上的重創,也足以讓俄國趁虛而入。來自德國國際和安全事務中心的訪問學者摩根(Morgan Palmer)公開宣稱,俄羅斯政府之所以沒有在英國退歐投票上作出任何評論,是因為這件事本身就符合了他們的利益,他們就是想利用這個機會削弱歐盟。不過俄國官方否認了這個說法。 “不要什麼壞事都往我們頭上推。”他們說。

但誰都知道,比起對付一個國際聯盟,把它們打散後各個擊破顯然更省心省力。俄羅斯大概會更希望英國趕緊甩擔子走人,留下一個分崩離析的歐盟

MapleRecall 作者:吳靜宜
本文是網易原生內容中心《迴聲》欄目出品,“英國退歐公投”系列文章第二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