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蘋果首位員工費爾南德斯的“奧德賽之旅”

揭秘蘋果首位員工費爾南德斯的“奧德賽之旅”

據TechRepublic報導,對於很多人來說,比爾·費爾南德斯(Bill Fernandez)這個名字也許有些陌生,他最有名的地方就是引薦了少年時的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與史蒂夫·沃茲尼亞克(Steve Wozniak)相識,因此而被稱為“喬-沃組合的伯樂”。然而實際上,費爾南德斯曾是蘋果首位員工、Mac團隊最初核心成員之一、“UI(用戶界面)魔術師”。費爾南德斯近日接受採訪,詳細談了蘋果創業初期的“魔力”、製造首台Mac的過程以及用戶界面的未來等。

沒有他可能就沒有蘋果公司

Apple II就像個人電腦領域的第一架飛機Wright Flyer I。當懷特兄弟1903年進行史上首次試飛時,許多發明家也在嘗試放飛自己的飛機。而在1977年,當賈伯斯與沃茲尼亞克推出Apple II時,同樣有無數書呆子正在研發個人電腦。但是沃茲尼亞克擊敗了他們,而賈伯斯知道如何推銷它。

Apple II堪稱塑造現代蘋果公司形象的產品,它就是其所處時代的iPhone,重新定義了其後的所有個人電腦。 Apple II獲得成功的真正魔力就是沃茲尼亞克信奉的極簡主義。沃茲尼亞克將許多技術和組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整合到同樣的設備中,且以盡可能少的組件組裝電腦。正如沃茲尼亞克在其自傳中寫道:“這是第一台低成本的開箱即用電腦,你不必成為電腦高手就能使用它。”

儘管沃茲尼亞克堪稱天才,但Apple II幾乎險些胎死腹中,無法成為被廣泛使用的產品。蘋果12名元老之一丹尼爾·科特基(Daniel Kottke)說:“1976年,Apple II甚至無法運行。沃茲尼亞克的原型機依然好用,但將其製成電路板時,就變得不再可靠,這令人無法接受。沃茲尼亞克無法搞定它,更糟糕的是,他們甚至沒有原理圖。”

獲得投資者資助後,蘋果招募到羅德·霍爾特(Rod Holt)擔任公司首位工程部負責人,沒有產品原理圖恰是霍爾特上任時面臨的最大問題。當時沃茲尼亞克的Apple II原型機只是堆在紙板鞋盒中的電線和晶片。蘋果團隊必須將這個神奇的概念變成實際產品,可以生產出來並在商店出售。為此,霍爾特將第一個任務交給了蘋果技術員費爾南德斯。

提及電腦和電子產品時,幾乎沒人比費爾南德斯更了解沃茲尼亞克的設想。他們從小就是鄰居,4年級時就認識了對方。高中時,費爾南德斯曾告訴沃茲尼亞克,有個孩子他需要認識,因為他就像沃茲尼亞克那樣痴迷電子產品和惡作劇。這個孩子就是賈伯斯。此後,沃茲尼亞克收購了許多不同的電子元件,並帶著它們來到費爾南德斯的車庫,2人在這裡組裝出領先時代多年的DIY電腦。在創建蘋果公司之前,沃茲尼亞克曾幫助費爾南德斯在惠普謀得技術員的工作,沃茲尼亞克也是惠普的入門級工程師。為此,兩人擁有長期共事的歷史。

aec17e0920eb68b

為了將Apple II打造成可以製造的產品,蘋果需要全面解讀其所需零組件的技術規格,這就是霍爾特交給費爾南德斯的任務。費爾南德斯說:“當沃茲尼亞克設計東西時,大多數設計已在他的大腦中形成。他唯一需要的文檔是幾頁紙的註釋和草圖,以提醒他整體架構和棘手問題。而公司需要完整原理圖,以展示所有元件及其組裝方式。”

這意味著,霍爾特和費爾南德斯必須做出沃茲尼亞克需要的原型機,並以“逆向工程”的方式創造更加標準和可重複製造的產品。科特基說:“霍爾特與費爾南德斯需要從邏輯板中繪製出原理圖,因為他們不相信手上的圖表。他們確實有邏輯板,因此可通過逆向工程繪製出原理圖。”

費爾南德斯說:“通過沃茲尼亞克的手寫筆記和圖表複印件,我繪製出首張Apple II的完整原理圖。我與沃茲尼亞克合作過,儘管這項工作十分明確,但過程卻非常複雜。在我看來,它是非常漂亮的原理圖:邏輯清晰,易於確定不同元件之間的關係,數據和邏輯流簡單易懂。”

這張原理圖十分有效,機器被製造出來,他們創造了歷史。沃茲尼亞克和賈伯斯一舉成名,這兩個勇於進取的年輕人在加州車庫中拉開了計算機革命的序幕。但是我們的集體記憶中只能容納少數人的名字,費爾南德茲等人很少被提及,儘管事實上如果沒有他,Apple II永遠不會成為開啟個人電腦時代的機器。實際上,如果沒有費爾南德斯,甚至沒有名為蘋果的科技巨頭。

矽谷造就了費爾南德斯

費爾南德斯的父母在史丹福大學相識相戀,在他5歲時,全家搬到森尼韋爾。費爾南德斯的整個童年都在這裡度過,母親以簡約的日式風格裝飾房屋,因為她在史丹福大學從事遠東研究工作。

費爾南德斯的家位於中產階級社區,那裡有的居民多為工程師。當時北加州正經歷技術崛起,他們受僱於惠普、美國NASA下屬艾姆斯研究中心、洛克希德以及美國國防工業技術承包商等。許多人都將自家車庫改裝為個人工作間,他們對新興的科技繁榮充滿激情,喜歡與鄰家孩子聊起這些,偶爾還會將多餘的元件和工具分給他們,並傳授有關電路、佈線等知識。

費爾南德斯說:“我喜歡做木工活兒,有時候甚至希望自己在櫥櫃製造商匯集的那條街長大。但是,我卻生活在滿是電子工程師的街區。”費爾南德斯的父親當過辯護律師、法庭法官以及森尼韋爾市長,母親則是20世紀50年代的“超級媽媽”。

上中學時,費爾南德茲迷上了電子產品。 13歲時,他製造了可以散發五彩燈光的盒子,通過一系列按鈕可輕鬆控制開關。 14歲時,費爾南德茲設計出電動鎖,通過按序按鈕控制開啟和閉合。 15歲時,費爾南德斯製作出電視干擾器,可以攔截電視信號。沃茲尼亞克甚至將其帶到大學,用於戲弄同學。 1970年,費爾南德茲16歲時,與沃茲尼亞克開始了最雄心勃勃的項目。他們決定利用沃茲尼亞克從其工作的技術公司Tenet收集到的20多個電子元件,組裝自己的電腦。幾年來,沃茲尼亞克始終在紙上繪製他的電腦概念,但從來沒有嘗試真正建造過。

4dc6d1290fb2ac8

在獲得這些元件後,沃茲尼亞克帶著它們來到費爾南德斯的車庫,2人開始將沃茲尼亞克的素描付諸實踐。按照今天的標準來看,這就像是初步試驗,最多只比計算器高級一點兒。它沒有微處理器、螢幕或鍵盤,只能處理打孔卡,而且輸入的返回結果是一系列閃光燈標。但是作為個人電腦,它領先了時代好幾年,並蘊含著巨大潛力。沃茲尼亞克和費爾南德斯稱它為“奶油蘇打計算機”,因為當他們在費爾南德斯的車庫中組裝它時,休息之餘會騎著自行車前往超市購買最喜歡的飲料Cragmont奶油蘇打水,邊組裝機器邊喝。

在此之前2年,費爾南德斯在與賈伯斯步行穿過社區時,看到沃茲尼亞克正在洗車,並藉此機會介紹其與賈伯斯認識,兩人立即一見如故。從中學開始,費爾南德斯與賈伯斯就是朋友,當時賈伯斯剛剛搬到這個校區。費爾南德斯說:“我們都是書呆子,不善交際,但都很聰明。我們彼此吸引,對其他孩子之間膚淺的關係不屑一顧,因此都沒有多少朋友。”

在中學和高中期間,費爾南德斯與賈伯斯經常在一起,特別是在費爾南德斯家中,賈伯斯被費爾南德斯母親的簡約日式裝飾所吸引。現在回想起來,費爾南德斯認為賈伯斯喜歡極簡主義設計或是受其母親的早期影響。賈伯斯喜歡與費爾南德斯的母親待在一起,就像後者的另一個兒子。費爾南德斯與賈伯斯都喜歡技術,這或許是他們最重要的共同點。他們也都是年輕的思想家,喜歡共同探討各種創意。

他們最喜歡幹的事情就是散步。費爾南德斯說:“我們總是用好幾個小時在附近散步,特別是附近未被開發的荒地中,同時談論生活、大學等各種話題。”對於賈伯斯來說,這種模式幾乎貫穿其整個生命和職業生涯。蘋果員工、矽谷同事、記者、朋友都發現,賈伯斯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庫比蒂諾或帕羅奧圖的戶外,一邊散步一邊談話。

蘋果公司的首名員工

在將沃茲尼亞克和賈伯斯介紹認識後,費爾南德斯注意到他們常常待在一起。他們在2件事上展開合作:電子工程和惡作劇。最終,當賈伯斯受僱於雅達利公司創始人諾蘭·布什內爾(Nolan Bushnell),並為開發遊戲《突出重圍》(Breakout)而尋求沃茲尼亞克幫助時,兩人開始致力於專業項目。

隨後,賈伯斯和沃茲尼亞克創建了名為蘋果的小公司,賈伯斯決定,將沃茲尼亞克設計的電腦(後來被稱為蘋果I)打包出售給其他愛好者。與沃茲尼亞克相比,賈伯斯對蘋果公司的事情更加專心。作為一名工程師,沃茲尼亞克在惠普的表現非常出色,當時他可能也很樂意一輩子在那裡工作。但是隨著計算機革命即將爆發,沃茲尼亞克卻沒能進入惠普的個人電腦團隊。於是,沃茲尼亞克把自己的設想畫成草圖,並在業餘時間對原型機進行試驗,希望能用盡可能少的元件組裝出電腦。

隨著Apple I進化成為突破性的Apple II,賈伯斯和沃茲尼亞克認為應該是創建公司的時候了。當時很多公司都想成為個人電腦領域的先驅者,對於蘋果能否脫穎而出,沃茲沒有什麼把握,因此他不打算從惠普辭職。而賈伯斯卻將全部精力投入到蘋果,但是他需要幫助。為此,沃茲尼亞克和賈伯斯找到了費爾南德斯,他當時也在惠普工作。費爾南德斯回憶稱,兩人告訴他,蘋果需要電子技術員,他是他們認識的最好的電子技術員,想知道他是否願意到這個小公司工作。

費爾南德斯心想:“他們是我的朋友,蘋果不是那種很穩定的公司,我會在一個車庫裡工作。不過,反正我住在家裡,並且還沒結婚。”於是,他決定試試。蘋果當時還算不上正式公司,費爾南德斯需要先從惠普辭職,然後再為賈伯斯和沃茲尼亞克工作。但是,當他於1977年年初進入蘋果的時候,邁克·馬庫拉(Mike Markkula)剛剛成為該公司的投資者,蘋果公司也正式成立。費爾南德斯因此成為了該公司的第一名正式全職員工。

沃茲尼亞克說:“費爾南德斯是蘋果公司早期創始人圈子中的一員。他是這個圈子的一部分,工號排名第四,但我們讓他加入是在邁克·馬庫拉(工號第三)之前。”科特基也說:“有三個人可以爭奪’蘋果公司首位員工’的稱號。我、費爾南德斯以及賈伯斯的妹妹派蒂。1976年初夏,派蒂的工作是把晶片插入Apple I主板上,報酬是每塊主板1美元。”

科特基接著說:“1976年6月,我進入這家公司後,賈伯斯把這份工作給了我。我從來不知道他給派蒂的報酬是1美元1塊主板,他給我的報酬是每小時3美元,而我1小時可以做的主板遠遠超過三塊。所以僱傭我成為賈伯斯的首個節流舉措,他本來可以給我和他妹妹一樣高的報酬。所以這個角度來看,我可以說自己是蘋果公司的第一個員工,但夏季結束時,我選擇回到學校去完成學業。1977年1月,蘋果正式成立,公司有了資金,他們正式招募了費爾南德斯。”

 

雖然蘋果現在是一家公司了,但它依然不夠正規。費爾南德斯回憶說:“賈伯斯和我曾經輪流去對方車庫,做些不同的東西。我騎自行車去他那裡,或者他騎自行車來我這裡。但現在,我開著自己的黃色小皮卡車去他那裡,在他的車庫裡工作,這令人感到有些好笑。我們在那裡製造東西,組裝主板,研究處理器技術。”

那時,費爾南德斯與賈伯斯兩個人承擔著管理新生公司日常事務的重擔,因為費爾南德斯是技術員,他的主要工作是幫助組裝和焊接器件,製造東西,並且提供反饋和建議。但作為唯一的員工,他還需要為公司的雜事跑腿。費爾南德斯說:“由於沃茲尼亞克依然在惠普工作,因此通常公司中只有我和賈伯斯,而我是唯一員工。賈伯斯和我在車庫裡,沃茲尼亞克則在惠普、他的公寓和車庫之間奔波。有時候我坐在車庫裡,沃茲尼亞克進來說:’你一定要看看這個程式,’……事情總是在以這種方式發生、壯大、不斷前進。”

Apple I是個不錯的開端,而Apple II則獲得了巨大成功。車庫已經無法容納日益壯大的蘋果,為此公司搬到了庫比蒂諾的史蒂文斯溪流大道,那裡是蘋果的第一個辦事處。沃茲尼亞克辭去了惠普的職位,開始全心全意為蘋果效力。費爾南德斯說:“你可以明顯感覺到空氣中有一種魔力。我們感覺自己會改變世界,會給社會帶來巨變。我們覺得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人們想擁有自己的計算機,我們正在滿足這種不斷增長的需求。我們讓普通人具備更多權力,讓他們做到之前無法想像的事情,我們把技術潛力交到了普通人手中。”

首次離開蘋果

但是,隨著蘋果身價暴漲成為新興計算機革命的象徵,隨著賈伯斯和沃茲尼亞克成為英雄的典範,蘋果許多早期員工變得迷茫,包括費爾南德斯。霍爾特被聘為工程部負責人之後,成為了費爾南德斯的直接上司。費爾南德斯是非常有能力的技術員,幫助制訂了蘋果取得成功的早期發展計劃和產品。但當這家初創公司變成真正的企業時,費爾南德斯仍然是技術員,並且越來越多地做著讓他感到無法實現自身價值的工作,這讓他覺得非常無聊。

費爾南德斯與霍爾特相處融洽,但是當他向霍爾特要求晉升時,卻沒能如願。 1978年,蘋果公司員工增加到100名,並且開始準備上市。兩年後蘋果上市時,籌集到的資金是自從福特汽車公司上市以來最多的,300多人一夜之間成為百萬富翁。但在1978年,就在費爾南德斯尋找機會,希望在蘋果擔任更高級職位時,關於股票期權的流言開始在員工中傳播。當時蘋果公司還沒有人力資源部門來處理這個問題,向員工解釋情況,但有些員工覺得事情已經越來越清楚,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股票期權。

科特基說:“對於我們來說,是否能獲得股票期權是一件大事。蘋果公司的政策是,只有工程師才有股票期權。當時很多公司也有這樣的政策,秘書沒有股票期權,拿時薪的員工也沒有這個資格。只有拿月薪的工程師才有,費爾南德斯是工程部拿時薪的技術員,而我是生產部拿時薪的技術員。”

因此,只能做裝配原型機的技術員既沒有希望獲得晉升,又無法獲得尊重和享有股票期權,費爾南德斯決定離開蘋果,這時距離他進入車庫、成為蘋果首位員工的時間剛剛18個月。當他20左右歲的朋友們正為經營公司忙得焦頭爛額時,安靜的費爾南德斯卻選擇離開。他說:“我在那裡沒有上升空間。隨著公司的發展,聘請越來越多高層次的人才,對於只能當技術員,沒有機會升任工程師,我感到厭倦和不滿。”

高中畢業後,費爾南德斯曾與許多人共事過,這些人現在已經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專門製造電腦組件,他們給了費爾南德斯提供了成為產品工程師的機會。他選擇離開蘋果,以便發展自己的事業。他解釋自己離開的原因稱:“這意味著我可以真正發明一些東西,創造一些東西。”

不幸的是,這家公司也在技術上存在一些問題,因此費爾南德斯不得不繼續做他在蘋果時做的那種技術員工作。這很他感到失望,費爾南德斯1年後選擇離開,並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感到迷茫。與此同時,Apple II持續熱銷,蘋果公司上市,費爾南德斯在蘋果的很多朋友都變成了百萬富翁。費爾南德斯說:“既然我們做出了選擇,就得承擔選擇的後果……並帶著一系列後果繼續生活。”

前往日本體驗文化

離開這家組件製造商後,費爾南德斯轉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他離開了技術領域,開始尋找更大的意義,並他離開了美國。他說:“我的興趣向來很廣泛。”其中一個興趣就是武術,費爾南德斯是合氣道棕帶。由於母親的緣故,費爾南德斯始終對日本和遠東地區感到好奇,再加上他自己學習合氣道的經歷,促使他在1979年離開矽谷,前往日本。

費爾南德斯說:“我獲得了文化簽證,然後去日本住了兩年。我必須去自己非常感興趣的國家居住,並讓自己沉浸在那種文化中。”他在日本北海道的札幌市安頓下來,那裡與美國阿拉斯加州南部處於同一緯度,堪稱日本的“雪國”。費爾南德斯在日本做了三件事情。他的工作是當英語教師,輔導成人英語。他進修合氣道,獲得了第一個黑帶段位。他還是巴哈伊教的文化大使,致力於通過國際獎學金建立全球性社區。

費爾南德斯說:“我靠教英語維持生計。當時,日本非常歡迎母語為英語的人當英語教師,所以我在銀行、工程公司開小班授課。備課和教學成了我每天生活的一部分,其它部分就是讓自己沉浸在當地文化中。當地人對在那裡生活的美國人很感興趣,他們會主動接觸我,並成為朋友,為我安排一些文化體驗活動。”

42c0577112aeb05

在日本,費爾南德斯對音樂和人道主義活動興趣大增。他說:“在札幌,巴哈伊教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舉辦了慈善音樂會,我表演了節目……唱歌,並與大家談起加州,所以我把它稱為’重溫加州’演唱會。我唱歌,展示加州城市和農場風光的幻燈片,描述它們是什麼樣子,因為日本人對美國很感興趣,而加州很有名氣,很能激發日本人的想像力。”

在札幌生活兩年後,費爾南德斯於1981年春回到加州。他來到矽谷找工作,向熟悉的朋友打探工作機會。他說:“我回來之後就進入技術圈,因為我熟悉這一行。”費爾南德斯做了幾個月的自由職業者,提供諮詢服務,他也聯繫了賈伯斯。他對賈伯斯說:“我需要一份工作,你那裡有空缺嗎?”賈伯斯當然重新接受了他。

進入Macintosh團隊

1981年年初,賈伯斯開始接手Macintosh項目。他當時在蘋果的領導團隊中幾乎被孤立,因為那時的蘋果已經是由經驗豐富的管理人員做主。所以賈伯斯組建了由工程師和設計師構成的特別行動團隊,力圖研製出不同於Apple II的計算機。賈伯斯找到了他認識並信任的技術專家,他只想要最好的人才。

1981年10月,費爾南德斯被賈伯斯招回蘋果,成為“技術部門員工”,他是Macintosh團隊的第15名成員。由於此前費爾南德斯曾是蘋果公司的員工,他的名字已經存在公司的數據庫中,他的工號和1978年離開時一樣,仍然是第4號。但與費爾南德斯離開時相比,現在的蘋果已經大不相同,它擁有數千名員工,精力充沛的高管人員,企業化的基礎設施,越來越多的建築物等。

但賈伯斯把這個團隊的辦公地點安排在蘋果總部外面一棟兩層樓房中。它距離蘋果園區有幾個街區遠,旁邊有德士古加油站,所以團隊成員們戲稱它為“德士古塔”。雖然Apple II仍在熱銷,但賈伯斯預言它肯定會在兩三年內過時,而蘋果需要更加出色的產品才能保住自己在電腦行業的領軍地位。 IBM和其他公司都進入了這個市場,推出了新產品,導致競爭殘酷而激烈。

蘋果許多高階主管讓賈伯斯主導Macintosh項目,既希望它能成為該公司下一款熱賣產品,同時也希望他在有事可做的情況下不要妨礙他們。賈伯斯希望集合明星團隊打造全新計算機:它可以改變世界,釋放人類的創造潛力,把計算機革命的力量帶給普通人。雖然在這段時間賈伯斯是個很難共事的人,但也給人大家帶來很多啟發。

費爾南德斯說:“Macintosh是在充滿愛的環境裡開發出來的——帶著這種對親人、家人的愛來開發它,因為這些人就是Macintosh的目標受眾。這激發了巨大的創造力,我們知道自己在開拓新的領域,我們必須創造新的世界,一種看待事物的新方式,一種與事物互動的新方式。這是一個非常有創意、有創造力的環境,我們辛勤地工作,目標就是要取得偉大成就,讓我們所愛的人從中受益,愛、創造力、勤奮、遠見、驅動力,讓這個環境變得非常奇妙。”

費爾南德斯在這個團隊中扮演的角色,與他在蘋果車庫創業初期十分相似:他就好像是“萬金油”。他說:“我扮演了很多種不同的角色。”

其中包括工程實驗室經理,負責Macintosh外部磁盤驅動器和外部影像介面等項目。他還擔任了AppleTalk PC卡的項目經理。當Mac團隊終於搬出“德士古塔”進入蘋果園區“Bandley4”樓時,費爾南德斯曾與建築師共同策劃搬遷事宜,以便給團隊提供良好的工作環境,包括規劃硬體實驗室的佈局等。他說:“比如在走廊和休息區間安排植物,讓花架與藤蔓沿著隔間牆壁的頂部穿過辦公區,這種方式比較節省空間。”

費爾南德斯在這期間培養出一種技能,就是設計“以人為本”的界面——無論是虛擬界面,還是實體界面。 Mac團隊是他實踐這些想法的理想場所,因為該團隊深入思考用戶界面,力圖製作出全新的、連普通人也能直觀理解的界面。他們給自己規定了嚴格的紀律,以便設計出不會讓用戶感到暈頭轉向的系統。費爾南德斯說:“在Mac團隊,我們力圖讓人們覺得螢幕上的東西是有形的,是可以觸知的。”

Mac工程師把大量精力用在對操作系統中不同控件的外觀和行為進行標準化方面。比如,他們對複選框與單選款進行周密設計。費爾南德斯說:
“所有這些事情,我們都特意考慮過:如何做出一種視覺元素模式,可以溝通它們的功能;如何讓你以一致的方式來與程式互動,無論具體程式究竟是哪一個。我們試圖驅使所有第三方開發者編寫程式,以便測試它們是否能以同樣的方式工作,用戶只需要學習一種語言,即一種視覺語言,一種用戶界面語言,一種互動式語言,一種行為語言——就可以使用他們購買的所有應用程式。這個概念很吸引人,基本上所有公司都複製了這些模式。”

1984年1月,第一台Macintosh電腦誕生了,它的機箱內壁上刻有早期Mac團隊成員的簽名,包括費爾南德斯。 Mac工程師安迪·赫茲菲爾(Andy Hertzfeld)曾談到Mac早期團隊稱:“Mac團隊成員的動機比較複雜,但其中最獨特的就是非常重視藝術價值觀。首先,賈伯斯認為自己是一個藝術家,他鼓勵設計團隊的其他成員也把自己看成藝術家。由於這是個藝術家團隊,所以我們就應該在作品上簽名。賈伯斯想出了這個好點子,把團隊每個成員的簽名都刻在製作機箱的塑料模具中。所以我們的簽名將出現在生產線下來的每台Mac計算機上。”

簽名面板是在1982年2月10日製作的,近兩年之後產品才推出,上面有47個簽名,包括費爾南德斯、赫茨菲爾德、科特基、賈伯斯、傑夫·拉斯金(Jef Raskin)以及比爾·阿特金森(Bill Atkinson)等Mac早期先驅。面板上有一個簽名,只是簡單的三個字母“Woz(沃茲)”。沃茲尼亞克曾是早期Mac團隊的一員,主要是幫助進行產品概念化,他還參與了早期的處理器設計。

1980年底蘋果上市時,沃茲尼亞克決定給沒有資格獲得股票期權的蘋果早期員工股票,包括蘭迪·威金頓(Randy Wigginton)、克里斯·埃斯皮諾薩(Chris Espinosa)、科特基以及費爾南德斯等。
他從自己的股票份額中抽取一些分給他們。這是一個慷慨之舉,特別是對沃茲尼亞克的老鄰居和老朋友費爾南德斯來說。想當年,他們曾一起組裝第一台電腦。沃茲尼亞克說:“費爾南德斯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之一。我最尊重的是他的頭腦,他的頭腦非常清醒。”

再度離開蘋果

Mac電腦推出之後,費爾南德斯又在蘋果工作了9年多。 1986年,他從硬體工藝部門進入蘋果的軟體界面部門。在那裡,他發現了自己的專長,並最終贏得了“UI魔法師”的美譽(UI即用戶界面)。他說:“我發現自己對用戶界面設計工作很有感覺,此後逐漸從電子工程工作轉到了用戶界面設計上。”

蘋果和矽谷向來對傳統美國企業的呆板嗤之以鼻,喜歡使用搞怪職位頭銜。費爾南德斯的蘋果名片上印著“幻像大師”(Master of Illusions)頭銜。他繼續在QuickTime和HyperCard的研發上發揮關鍵作用,它們對HTML和WWW的發展產生了巨大影響。費爾南德斯也對Macintosh Finder系統軟體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他在蘋果公司的最後的一個大項目是設計MacOS7的文件夾,其中包括打開、關閉、最大化三個按鈕的概念,如今人們仍然在使用它們。

9068eb6e1bfba8d

1993年,費爾南德斯說:“蘋果公司已經開始裁減老員工,此舉可能是為了節省資金,讓薪資比較高的人離開。我在第二輪裁員的名單上。”他稱自己就像獲得了“解放”,立刻獲得了多個工作邀約,聘請他當UI專家。他曾到數據庫公司工作,也曾幫即將上市的文檔管理公司解決問題。 1998年,費爾南德斯創辦了自己的UI顧問公司,名為比爾-費爾南德斯設計公司。此後15年中,他參與了很多不同公司的不同項目,有些甚至就連他自己都叫不上名字。直到2013年,費爾南德斯終於推出他自己的高科技創業公司。

UI的未來

親眼見證個人電腦的誕生和互聯網的崛起,並在這些革命性技術的塑造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費爾南德斯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這給他提供了巨大優勢,可以觀察當今技術領域最熱門的問題,這些問題可能對計算機、設計和UI的未來產生重大影響,尤其是UI領域。

費爾南德斯說:“我們正處於過渡時期,就像江河的入海口處河水會變得苦鹹那樣,UI設計的現狀也很亂。其中有些很出色的東西,數量遠遠超過以前,但仍然有很多垃圾。有很多做法原本是善意的,但卻誤入歧途。這方面的典型例子就是從三維的、照片般逼真的UI元素(窗框、按鈕、滑塊等)向“扁平化”UI設計的轉變。幾年前,有朋友問我未來的網頁會像什麼樣,我說會像雜誌一樣,會有更加扁平的設計、專業排版、美麗如雜誌廣告般的頁面佈局。這種預測正在變成現實。”

費爾南德斯繼續稱:“但在邁向扁平化的過程中,我們正在喪失舊式3D風格中的一些經驗智慧。例如:必須讓用戶只需看一眼螢幕,就知道哪些東西是可以互動的(如按鈕或鏈接),哪些東西是不可以互動的(如標籤);必須讓用戶一眼就能看出來,互動的元素是做什麼用的(它啟動程式,鏈接到其他網頁,抑或是下載文件?)用戶界面應該是可以探究的,可以發現的,不言自明的。但現在有很多應用和網站,只看重乾淨、簡樸的外觀,把重要的UI控件隱藏起來,直到鼠標碰巧懸停在上面,用戶才發現它們的存在。這讓用戶感到一頭霧水,經常產生沮喪和無能為力的感覺。”

費爾南德斯認為,扁平化設計的當前狀態“有喜有憂”,他擔心“我們在走向更潔淨的風格時,拋棄了太多老式智慧。”

創辦公司

費爾南德斯雖然非常喜歡探討未來人們使用電腦的方式,但他目前主要把精力花在設計具體的UI上。在幫助賈伯斯和沃茲尼亞克創辦蘋果公司近40年後,費爾南德斯正在創辦自己的高科技公司Omnibotics。這家公司目前依然處於“隱身模式”,但費爾南德斯給出了有關其軌蹟的幾點暗示。

他說:“現在,我的孩子們都已經長大,我可以不用擔心創業給他們的生活帶來風險。為了實現夢想,我已經關閉了自己的顧問公司,我希望Omnibotics能改變我們與居所的互動方式。這是我最為期待的未來。我們正在尋找明星工程師、市場行銷人員以及希望加入我們團隊的投資者。”

他說Omnibotics將“打造智慧家居電子產品,我希望最終能夠讓你的居所更積極地響應你,讓你的家擁有自己的用戶界面,而不只是機械開關和旋鈕。”沃茲尼亞克曾說:“費爾南德斯有敏銳的頭腦,對人性十分了解,他能從受眾的角度看待技術,設計出有用的東西。”

工號牌第4號

費爾南德斯在蘋果公司的工號是第4位。在蘋果公司,工號數字靠前是件很光榮的事情,但是科特基說,費爾南德斯從來不曾炫耀(甚至提及)過自己的工號。費爾南德斯從來沒有拍過自己戴著工號牌的照片,他1993年最後一次離開蘋果時,把工號牌還給了人力資源部。

費爾南德斯說:“我是一個好員工,離開的時候,就把工號牌還回去了。有些人已經離開公司了,但卻保留著工號牌。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我希望自己也還保留著它。但是當你離開一家公司時,你應該交還工號牌。”

91bf48c3d599115

也許蘋果公司沒有哪個員工像費爾南德斯這樣,為公司做出了永恆的貢獻,然後默然離開。他沒有從蘋果的股票期權中賺到幾百萬,也不像早期的蘋果元老那樣出名。但是他做的工作,卻影響到了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一些變革性力量。他帶著經驗智慧離開,繼續在技術為人類做貢獻的領域發揮著重要作用。

出處:TechRepublic

作者:Jason Hiner
翻譯:網易科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