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富醫生陳頌雄:從一個外科醫生到身家過百億美元的CEO

全球最富醫生陳頌雄:從一個外科醫生到身家過百億美元的CEO

2015富比世華人富豪榜上,陳頌雄以122億美元的身家居榜單第15名,被富比世評為歷史上最富有的醫生。 2016年,被《洛杉磯時報》評為2015年收入最高的CEO之一。本月,陳頌雄Nantworks集團公司旗下的數位健康子公司NantHealth提交了IPO申請。

他的努力在這個星期得到了回報。本週四,他的生物科技公司NantHealth在那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上市首日股價即暴漲33%,公司市值超過22億美元。

在美國微博推特的主頁上,陳頌雄給自己定義了三個標籤,主席、CEO以及創始人。陳頌雄是陳頌雄家庭基金主席、高級健康研究所主席,NantKwest、NantWorks的CEO以及NantHealth的創始人。

從南非小子到美國外科醫生

美籍華裔陳頌雄1952年出生在南非,在美國人們稱他為Dr. Patrick Soon-Shiong Chan。他的父親曾是中國南方福建省的一名鄉村醫生,陳家共有九子一女,陳頌雄排行老六。二戰期間,為躲避戰火,舉家遷往南非。高中畢業後,陳頌雄靠獎學金在約翰內斯堡念完醫學院,並取得醫學博士學位。陳頌雄的第一個病人是個南非白人,病人不讓他觸摸自己的身體,但在陳頌雄成功治癒了這個病人的鼻竇感染後,這個病人逢人便說:“找那個中國人,一定要讓他給你看病。”

搬到美國後,他在加利福尼亞大學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開始了手術培訓,成為了一個通過職業驗證的外科醫生。

在UCLA擔任外科醫生時,陳頌雄對一位糖尿病患者進行胰腺細胞移植而備受熱議。美國糖尿病協會(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會長稱之為“不恰當的噱頭”,作為一種治癒方法為時尚早,甚至都談不上是治療方法。 1990年,陳頌雄離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成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家公司VivoRx,專攻糖尿病藥品的研發。當時,大型製藥商麥蘭和陳頌雄的大哥都對陳頌雄研發的胰腺細胞移植很感興趣,他們共同為VivoRx公司提供了500萬美元的投資。

但很快,陳頌雄的興趣轉向了癌症研究。他組建了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從事抗癌藥物紫杉醇奈米製劑的研究,由此埋下了他和投資人發生衝突的禍根。他的大哥和麥蘭公司曾兩度解僱他,並將他告上法庭,指控他非法將VivoRx公司的研究資金轉移到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陳頌雄否認這些指控,甚至否認大哥曾給他投資。最終,陳頌雄和大哥分道揚鑣。

開發抗癌新藥物Abraxane

1997年,陳頌雄創辦了美國藥品夥伴公司(American Pharmaceutical Partners,以下簡稱“APP公司”)。陳頌雄急切地希望在癌症藥品上尋找突破。花費了10年開發的Abraxane終於成功了,這種藥比當時全球最暢銷的治癌藥物紫杉醇藥效更強,副作用更少。
2001年12月,APP公司成功上市,募資1.44億美元。

2003年9月,公司在一份新聞報導中稱,三期臨床試驗表明Abraxane的表現優於紫杉醇,但由於未提供配套細則,華爾街下調APP股票價格三分之一,公司的市場估值從30億美元降低為20億美元。陳頌雄稱他會在一次科學會議提供細節,但研究人員還是因為細節被遺漏而感到沮喪。股東們不高興,APP公司很快就被股東訴訟,指控該公司發布了誤導性的信息,最終陳頌雄在股票下跌前拋掉自己的30萬股。終於在2003年12月,APP公司從臨床試驗中得到支持數據,在與乳腺癌的戰鬥中,Abraxane的表現為遠遠比紫杉醇有效。 2005年,陳頌雄贏得一場巨大勝利:Abraxane獲得美國FDA批准使用,APP股價飆升47%。

陳頌雄成功研發出抗癌新藥Abraxane,並先後創辦了3家生物製藥公司。金融危機來襲之前,陳頌雄果斷地以46億美元的價格,將他在APP公司賣給了德國醫藥巨頭費森尤斯公司。今年6月,他又以29億美元的價格,把他擁有82.4%股份的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賣了出去。這兩次收益讓陳頌雄身價暴漲。

醫生、科學家、商人

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負責政府公關的資深副總裁鮑勃•皮爾斯在接受《外灘畫報》採訪時說:“他精通內科和外科,既是醫生,又是科學家,還是成功的商人。很少有懂內科的醫生同時擅長做手術,也很少有科學家同時還能經商,他一個人就是所有這些職業身份的完美結合。”

2007年,陳頌雄成立了Nanthealth,提供基於雲數據的醫療訊息共享基礎設施。 2011年9月成立的NantWorks,旨在聚合超低功率半導體技術、超級計算技術、高性能、安全先進的網路技術和增強智能來改變我們的工作、娛樂和生活。

2012年10月,陳頌雄宣布NantHealth的超級計算系統和網路,可以僅花47秒的時間從癌症樣本中分析基因數據,用18秒的時間進行數據轉換。

2013年1月,陳頌雄成立了另一家生物技術公司NantOmics,用以開發抗癌藥物。 NantOmics與他的姊妹公司NantHealth都是NantWorks旗下的子公司。 NantWorks希望通過整合診斷、超級計算技術、建立腫瘤基因的數據分享網路模型以及個性化用藥來治療、控制癌症。陳頌雄旗下的公司共有約800名員工,散佈在14個城市的辦公室中。控股母公司NantWorks分為9個獨立的單位,每個單位都有不同的投資者群體,而且每個單位都設計成了可以獨立交易的結構。

2015年7月,陳頌雄提交了生物科技公司NantKwest IPO申請,NantKwest估值達到20.6億美元,創生物科技公司估值歷史新高。

2016年4月,據《洛杉磯時報》報導,陳頌雄從NantKwest獲得了1億4800萬美元薪酬,這使得他成為收入最高的CEO之一。

2016年6月  NantHealth的癌症測試開始了商業化運作。該測試檢測超過2萬個基因——包括人體所有基因組和跟癌症相關的基因組,檢測結果可以幫助醫生更具針對性地提出癌症治療方案。這個測試被稱為GPS癌症測試(GPS當然不是指全球定位系統,在這裡是基因組蛋白質譜“genomic proteomic spectrometry”的英文縮寫),旨在尋找蛋白分子標記,從而了解一個人是否對某種癌症治療方式具有抗藥性。 Hanhealth花了十年時間創建了一個操作系統以幫助腫瘤醫生更好地利用他們所蒐集到的信息制定治療方案。
陳頌雄也通過不斷收購公司來打造自己的生物醫療戰艦。他收購了費城的Eviti公司,這是一家為開錯藥買單的保險公司。他還收購了佛羅里達州為醫院設備與電子健康記錄系統聯網的iSirona公司。此外,陳頌雄還買下了其它一些技術:可讓醫生在移動設備查看CT掃描圖像和核磁共振圖像的工具Qi Imaging;收購開發了售價80美元的藥瓶公司GlowCap,這個公司的產品可以智慧監測患者的服藥情況,打開瓶蓋後醫生便可收到信息;1億美元收購了美國政府高速計算機網路National Lambda Rail,打通了數據傳輸的壁壘。

富豪陳頌雄的慈善事業

2009年,陳頌雄夫婦成立家庭基金。在響應捐贈的信中,陳頌雄夫婦寫道,“通過家庭基金會,我們將逐漸改善並根除醫療保健體系的不平等,建立一個新的醫療體系,首先確保人們健康,其次保證每個人都能在需要的時候得到最好的醫療服務。我和我們的孩子將奉獻出時間和資源,爭取實現這個目標。” 陳頌雄家庭基金會已經先後向洛杉磯市的聖約翰醫院捐贈1.35億美元。

2010年8月初,陳頌雄作為首位響應蓋茨和巴菲特“捐贈誓言”的華裔首富,被全世界知曉。

2020癌症登月計劃

2016年1月, 美國總統奧巴馬宣布成立癌症登月特別小組,由副總統喬·拜登領導。這一舉措旨在聯合學界、業界通過掃除官僚政治的一些障礙來縮短癌症治愈研究的時間,加快癌症預防、治療、治癒的進程。

2016年4月,陳頌雄在與Medscape主編Eric Topol對話時,提及了他參與的癌症登月計劃。他說:“2014年末時,美國副總統拜登為了兒子腦癌的事打電話給我,我參與了診斷。不幸的是,5月份他的兒子去世了。10月,我寫了一份討論使用基因組測序和大數據加速癌症免疫療法的白皮書。這份白皮書成為了“登月計劃”的使命宣言,並著重闡述了免疫療法和全基因組測序的必要性。”

提及陳頌雄在癌症登月計劃中的角色,他表示:“去年11月份,副總統拜登來洛杉磯看望了我,花了4個小時與我在一個佔地15英畝的園區—貝爾實驗室的醫療保健部與我聊天。通過之前收購的國家LambdaRail,我們收集了大量的患者數據,以捕捉病人的生命體徵實時監控結果。在那裡,物聯網醫療是一種工具和一種目的:實時監控病人、創建任務控制、提供新一代分子診斷、注射新表位靶向抗體、研發疫苗免疫療法,這些幾乎改變了傳統的癌症治療方式。”

現在,陳頌雄的推特封面就是2020癌症登月計劃的宣傳圖,談及自己從學者轉變為生物科技企業家,陳頌雄表示這是科學生涯的延展,即基礎科學的轉化應用,自己一直追求開發出對患者有用的硬件設施和新型療法,如今30年過去了,這樣的初心未改。

 

出處:動脈網

作者:李思萌、劉建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