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酷直播:祖克伯對話三名太空中的太空人,還讓他們表演了後空翻

史上最酷直播:祖克伯對話三名太空中的太空人,還讓他們表演了後空翻

休斯頓:這裡是休斯頓任務控制中心,請呼叫國際太空站以測試聲音。

祖克伯:好的……國際太空站,這裡是 Facebook 的馬克·祖克伯,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國際太空站:嘿!祖克伯,聲音非常清楚,很高興今天能跟你通話。

就在昨天,Facebook 創始人馬克·祖克伯太平洋標準時間6 月1 日上午10 時左右,他跟國際太空站上的三名太空人/科學家進行了長達20 分鐘的視訊通話,並在Facebook Live 上做了全程的視訊直播。

mark-zuckerberg-facebook-live-e1464817098993

在海拔24 萬米高空以7.7 公里/秒的軌道速度與祖克伯以及全世界觀眾打招呼的,是提莫西·柯普拉(Timothy Kopra)、提莫西·皮克(Timothy Peake)和傑佛瑞·威廉(Jeffrey Williams),分別在上圖的中間、右邊和左邊。

和太空站接通後,祖克伯向三位太空人提出了第一個問題:太空人在太空中都在進行哪些試驗?為什麼它們無法在地面上進行?

不瞞你說,國際太空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試驗的對象,包括太空人自身……這是因為失重狀態對人身體會帶來負面影響,而這個影響也在研究內容之列。柯普拉介紹,為了彌補失重對骨密度和體重流失所造成的影響,太空人們每天都要在太空站裡鍛練數個小時。

但除此之外,逃離地心引力的控制也為一些基礎科學的試驗敞開了新的可能性。國際太空站裡會進行各種不同學科的研究,比如燃燒(物理、化學)、流體力學以及微生物學等等。

ISS-e1464818017331

國際太空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緊接著,祖克伯又提出了第二個可能很多人都關心的問題:如果我們想要去到火星的話,有什麼樣的技術可以實現呢?

事實上,國際太空站本身就是人類為了實現未來的地球外生活而進行的一項長期實驗。而這個實驗的過程不止是科學家的工作。 “我們將國際太空站製造出來,發射到太空裡,然後每天維持著它的運行,這已經是偉大的成就了,”在擁有超過3000 小時飛行經驗的前美國陸軍上校威廉看來,怎樣長期保障一個地外生活空間的運轉,就是他們在這裡得到的最重要經驗。

談到具體技術,就在這次直播的前一周,美國NASA在國際太空站裡成功測試了 BEAM——Bigelow Expandable Activity Module(畢格羅可擴展活動模塊)。簡單來說BEAM 是一個可“充氣”擴大的太空生活空間,能夠在發射的時候折疊“收納”起來,到了太空中再充氣展開,而且展開的過程中還能保證裡面的氣壓充足,不會洩露到太空中。如果這項技術未來能夠實際應用,將可以在更少的發射負載基礎上,在太空中承載更多的居民,顯著提升太空任務的效率。

beam-inflation

祖克伯將更多時間留給了觀眾提問,而從我翻過的評論來看,提問最多的問題種類基本上都是“在太空裡怎麼上大號”,“最懷念地球上的什麼食物”,以及“能不能把攝影機轉到對著地球”……

而談到太空裡伙食的問題,大部分太空人都慢慢地開始愛吃辛辣的食物了,原因可能在於大部分營養都要通過袋裝的流食攝入,時間長了口味變得很淡。

而當觀眾問到太空裡有沒有冰淇淋時,柯普拉回憶起了2012 年SpaceX 的太空船給太空站帶來的冰淇淋,“那可是上好的美味!現在我們還留著一些準備節省一下吃的久一點……”

iss-ice-cream-2

關於語言和溝通的問題,答案永遠是最好玩的……可能很多人都會以為英語是通用語言,但事實並非如此。

“第47 次任務的六名太空人裡,有兩個美國人,一個英國人和三個俄羅斯人。我們三個其實都會說不少俄語,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但我們的俄羅斯隊友的英語都很不錯,”柯普拉介紹。

除了這六名太空人之外,國際太空站裡還會有來自其他國家太空或研究機構的太空人,比如日本、德國和加拿大的太空人。由於美國和俄羅斯是世界上最主要兩個的火箭發射/太空任務執行國家,所以其實,各個國家的太空人都至少要會英語,會一些基本的俄語就更好了……“在太空裡就是英語和俄語混著說,我們把這叫做’Ruslish’。”

ISS-47-e1464818810501

看來,想要當好太空人,除了要懂科學、會駕駛飛船以及每天健美級別的鍛練以外,還得是半個語言學家啊……

“我們在太空中學到了很多東西,在這得到的試驗結果,會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我們的家園地球。”這次第 47 次國際太空站任務的指揮官柯普拉對百萬觀眾說道。

根據即時的數據,在直播的過程中加入觀看的觀眾數超過了100 萬人,而截至直播完成後的三個小時,發佈在祖克伯Facebook 帳號上的直播影片播放數已經超過了200 萬,獲得了2.7 萬分享和13 萬評論,以及將近28 萬個讚。

“當我們在打造一個連接全世界的產品時,連接到太空中的兄弟們簡直是最極端,同時也是最酷的可能性了。能跟你們通話太讚了。”在直播一開始聲音測試完成之後,祖克伯顫抖著說出了這段話。在之後的整場直播中,祖克伯都顯得十分緊張,在提問的時候有些不知所措,偶爾還會四處張望,跟在FB 以及其他科技大會上面對近萬人演講時自信的樣子完全不一樣,就像是在跟自己小時候的偶像對話一樣。

聯想到祖克伯在FB大會上所展示的研究進展以及Facebook 的十年路線圖,Facebook 已經準備好讓超大型無人機佈滿全球,向地面發射網路信號,從而讓世界上每個角落的人都可以享受到網路。在直播裏祖克伯也問太空人 Facebook Live 的使用體驗怎麼樣,有沒有反饋意見可以提出。而太空人則回答網路在國際太空站裡也是最近才有。

說不定幾十上百年後,Facebook 也會參與到未來的“太空聯網”計劃裡,讓那些去到別的星球生活的人們也可以繼續跟地球保持連接。到時候,如果祖克伯還在世,還能有機會跟太空人們聊天的話,他也許可以驕傲地自稱自是太空人們的“同僚”了。

其實整場下來,讓我印象最深的是祖克伯收尾時的一句話:

It’s amazing that this worked.

我想他說的沒錯,無論是太空人在宇宙中維護國際太空站正常運轉長達20 年之久,還是首次宇宙-地球直播得到數百萬人的在線收看,都是再“讚”不過的事情了……無論從內容和吸睛度的角度,還是實現這次直播所需要的技術支持角度來講,這20 分鐘絕對是我看過的最棒的直播。

跟這20 分鐘比起來,那些V 字臉,咬著耳機看著螢幕,對每一條無聊的評論和每一份送禮毫無誠意地答覆,之外只剩下撩頭髮的直播,恐怕連相形見絀的份兒都沒有。你說,有什麼能比在 Facebook 上看太空人直播後空翻更好玩的呢?

mark-zuckerberg-facebook-live

 

出處:品玩

作者:光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