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活下去?一間開發App公司的沉浮錄

如何活下去?一間App公司的沉浮錄

編注:本文並沒有帶著非常明顯的觀點或結論,只是紀錄了一個旗下產品曾數次被蘋果應用商店推薦的開發公司在過去的幾年間由輝煌到沒落的過程。留給讀者思考在文章中沒有表現出來:“在行動應用開發者的黃金時代已過、用戶需求也基本被滿足了的今時今日,工具類應用開發者,尤其是付費模式的開發者該何去何從?”

從去年開始,應用開發公司Pixite就盤算著在棕櫚泉(美國沙漠中的著名旅遊景點)開年會,為此他們甚至花了幾天在做陽光下吃燒烤、喝威士忌的夢。可惜2015年不是一個好年,上個月公司的夢想已經縮小到只剩下生​​存了,年會也就改在位於聖地牙哥的公司內舉行。公司位於一個美髮店樓上的狹小空間內,印表機壞了,所以這個“聚會”只好通過電子郵件進行。

公司的聯合創始人Kaneko說:“對不起,雖然我把他叫做“年會”,不過我們現在仍然在辦公室。”長達一天的會議中,公司的六個員工皺著眉頭對著在他們的筆記型電腦,螢幕中顯示的是一份Google Doc圖表,而圖表中數值正在穩步下降。 “如果有錢,我想我們會在沙漠聚會。不幸的是,情況並非如此。”

Kaneko與Scott Sykora於2009年成立了這家公司。截止目前,Pixite發布了八款照片編輯和設計的應用程式,每個都被蘋果評為了最佳新應用,圖片編輯器Tangent和設計工具Assembly還贏得過蘋果公司的年終大獎。在2013年至2014年間,Pixite應用從下載量從40萬漲到了310萬;年度收入也翻了一番,達到94萬美元。隨著現金流增加,Pixite的員工從兩個擴大到了六個,那時他們常一起探討如何將公司的App都聯繫在一起,並發展一批忠實的用戶。

然而好景不長,去年下載量並不可觀,Pixite的收入也隨之下降三分之一至63萬美元。直至有一天,公司發現自己每天只收入1000美元或更少,但他們需要日均2000美元以保持盈虧平衡。 Pixite除了來自卡內基梅隆基金的5萬美金的種子投資外,並沒有任何風險儲備金。

去年12月,Kaneko意外地給我發了一封郵件:“作為一個獨立的引導軟體公司,我們在掙扎。如果情況沒有好轉,我們需要在未來的幾個月解僱一半的員工。”他邀請我來去聖地牙哥看他們團隊如何是奮鬥的,Kaneko給了每一條我需要的數據,在過去的兩天,他的團隊把自己鎖在一個房間,Pixite要嘛開闢一條道路前進,要嘛死亡。

行動應用的黃金時代已過

上個月,蘋果公司說自應用商店開放以來,它們已經為開發人員支付了400億美元,並創造了90萬美國就業機會。超過50萬個iOS開發者在創建應用程式,蘋果的全球開發者大會很受歡迎,其門票必須抽獎才可以獲得。 Sykora說:“蘋果創造了我們,如果蘋果不存在,我們就不會有一個公司。”市場研究公司App Annie的分析報告稱:到2020年,應用程式可以產生每年產生1010億美元的價值,

但如同Pixite一樣的App Store中產階級卻越來越少。曾幾何時,Pixite是應用程式開發者的榜樣,但躺著賺錢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除了少數開發商,在應用商店中競爭就好像一場賭博:有Candy Crush這樣的爆款,但成百上千的應用卻默默無聞。大量的社交應用以及一些需求服務仍充滿活力並有利可圖,比如Uber、Netflix和Spotify。遊戲也是這樣,去年85%的應用分成進入了遊戲開發者的口袋。 Clash of Clans(遊戲部落衝突)的開發者Supercell公告稱2014年的收入為17億美金。

但對於大多數應用開發者而言,尤其是那些沒有風險資本與優秀的行銷策略的公司,一個程式賣幾美金的模式已經過時了。在2011年,63%的應用程式是付費下載的,平均售價3.64美元。而去年僅有27%的應用是付費下載的,並且平均價格已跌至1.27美元。如今,想從App Store中賺錢最常需要的混合應用內購買、訂閱和廣告。

與此同時,用戶也感覺很審美疲勞。目前App Store擁有超過150萬個應用程式(Android有160萬)。但在2014年,大多數美國人每月下載應用程式數量幾乎為零,根據ComScore(某數據統計服務商)的統計發現:普通人在行動設備上80%的時間只使用三個程式。

盈利優秀的應用商店已經很少了,只要一旦出現,消費者就競相下載各種軟體與遊戲。但這個黃金時間並不會持續太久。紅點投資的風險投資家Ryan Sarver說:“增長很快就會放緩,因為人們已經有了他們需要的軟體,便不再搜索了。“

Pixite的興衰史

Sykora看著Pixite一系列應用銷售圖表,每個圖表講述同一個故事——緩慢的下降。

當App Store於2008年開始出現的時候,許多網路公司採取了觀望的態度。 Google、Facebook、亞馬遜和Pandora都只發布了基本版本。 iPhone用戶在那段時間非常飢渴地想體驗新的應用,通常一個月會下載超過10個應用。

在最早的12個月中,有6萬5千個應用程式被放上了應用商店——大多數是遊戲,直到今天也是這樣的情況。那時下載排行榜被一些古怪的應用把持著:賣得最好的是一個虛擬的鯉魚池(koi pond),還有模擬喝啤酒。基礎工具市場也在蓬勃發展,暢銷的應用還包括水平校對器、拼寫檢查器和錄音機。

靈感的產生

在2009年10月,Kaneko嗅到了一個大好機會,他建議Sykora與他一起開發一個瀏覽圖片應用。那時候沒有iPhone的本地圖片瀏覽軟體,最受歡迎的網頁圖片瀏覽器是Google的Picasa,通過web訪問非常慢。幾個月後Kaneko和Sykora開發了一個叫做“網路相簿”的iPhone應用程使得Picasa可以調用它的API。

iPhone優秀的相機表現培養了一代智慧手機的攝影師,又因為iPhone允許開發人員訪問其相機,攝影很快成為一個受歡迎的應用分類。不過這些應用程式提供的功能最終都會成為IOS的本地工具例如:裁剪工具、HDR效果已經藍牙分享照片等,還有另一種工具用於在網路共享照片。

網路相簿是一個簡單的工具,但令人驚訝的是它盈利竟非常可觀。以前Picasa的web應用程式只允許用戶查看每個相簿的前100張照片,但他們做出了的網路相簿就沒有這樣的限制。他們發現了一個優秀的機會,而幾乎沒有競爭者。網路相簿在用戶搜索Picasa後成為第一個結果,這可是絕佳免費的推廣。

但他們知道這個是不可持續的,因為Google能有一票開發團隊可以做出這樣的網路相簿,並一夜之間把他們的銷售數據抹去。 (不過事實上,直到2015年中期Google Photo才出現。)Kaneko有著非常強烈的危機意識,通常賺到的錢會用於主營業務的發展,而他們卻一直迫使自己走出下一步,不停地思考如何轉型。

App的黃金時代

這是一個App Store瘋狂擴張並產生巨大的文化影響的時代。在2010年,App Store膨脹到了225000個應用程式,那一年美國方言協會正式命名了“App”這個詞。 Supercell那一年在赫爾辛基成立,兩年後它的遊戲業務每天創造240萬美元的收入。風險資本家也跟著應用經濟獲得豐厚的回報,著名風險投資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在2011年對應用的投資增加了3倍達到了3億美金。它投資的一個成立三年的遊戲公司Ngmoco,以4億美金的價格賣給日本的DeNA。

在那個時候,一個垂直社區iPhone的攝影師開始繪製簡單黑白幾何圖案並放到Instagram上。但這個過程體驗很差:首先要從Dropbox下載圖片到手機上,然後再通過另外一個軟體繪製。他們設計了一個包括過濾器的的應用程式,讓用戶可以直接操作和發布Instagram。

這個應用程式在應用商店被推薦了,這是一個所有開發人員夢寐以求的免費推廣,它獲得130萬次的付費下載。隨後他們又開發了兩個更有創造性的應用程式,在2013年底,其中的一個獲得了年度最佳應用稱號,被賣出了40萬次,獲得了46萬美元的收入。

危機的出現

這個收入證明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成功故事,但Pixite創始人帶去的發展路徑很快就花了這筆錢。他們出現明顯的錯誤:Pixite開發的應用在專業設計者與嚐鮮者之間定位尷尬、無法創建一個獨特的品牌。公司沒有投資廣告,使得它的應用在App Store的搜索工具中很難找到。並且Pixite堅持使用一次性購買商業模式,使得他們的每一個產品都在繁榮與蕭條中不停的輪迴。

結果這樣被證明是錯誤的。 Lightricks是一個與Pixite在很多方面很相似的以色列公司。他們也開發照片編輯工具,並起了獨特的名字,並給了這款應用幾美元的定價。 Lightricks對旗下的主打產品FaceTune和Enlight斥巨資於行銷。它專門開發了一個軟體來預測它需要在Facebook廣告花多少錢才能保值在暢銷榜之中。這些活動由一位人工智慧背景創始人牽頭,並且行銷團隊大量由工程師組成。後來,FaceTune在商店標價為為3.99美元,並在頭兩年獲得了超過300萬的下載量,排在2014年蘋果下載榜第六位。結合各種過濾器和效果的圖片編輯器Enlight也獲得類似的成功,去年Lightricks招聘了45個員工,有望獲得每年1000萬美元的收入,並在風險資本市場籌集了1000萬美元。

與此同時,Pixite方法暴露了另一個隱藏在付費應用的商業模式的風險——產品失敗。 Pixite希望每個季度發布一款新產品,設計、編程、發行每個產品的時間只有3個月,這限制了其應用的範圍。每年只有四個產品出來,而一個錯誤應用程式可能會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公司在2014年得到了教訓,他們的一個非常滯後於市場的彩色過濾器照片應用耗時四個月,但只獲得24000美元的收入,尚且不足覆蓋兩週的費用,並且移植到Android Market後尚未產生有意義的銷售。

該想想怎麼活下去了

在這次的年會中,Kaneko宣布了一些新聞:Pixite從一個銀行獲取了一定的銀行信用額度,以防公司沒有足夠的錢來支付日常費用。 2015年公司開發的兩款應用都沒有到達預期的效果。一個藝術家分享他們的工作的應用陷入泥濘,另一個向量的設計工具也是如此。

團隊希望源引導藝術家的工作,激勵業餘攝影師使用Pixite的應用創造作品。但銷售的下降引起了開發團隊的恐慌,並停止工作。他們認為必須把這個產品擱置,只有開發新產品才能賺錢。

Google2015年5月發布的Google Photos宣告了他們網路相簿的死刑,他們銀行只剩下了大約三個月的營運資金。新的緊迫感正在襲來,Pixite把所有的資源來開發一個類似秘密花園(一種著色書籍)的流行產品。這個產品是免費下載,但是提供了一些付費的工具以及新的著色書。大約有74萬人下載了這個應用程式,但產品提供的付費工具收入表現不佳。到年會為止,下載量已經下降,被一個叫做Colorfy的競爭對手佔據了搜索結果,而他們並不知道該如何扭轉這個結果。

“我們有什麼使命宣言嗎?“團隊成員Guerrette問道。會議的第二天與大多數公司一樣,Pixite往往每年寫一個新的使命。過去一天,Kaneko在白板上草草記錄下了Pixite的優先事項:白板的頂部寫著“構建人們尊重的高端產品”,下方寫著“活下去”。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中,他們寫完了他們的新年使命:“為內心的藝術家構建一個創意工具”。隨後Kaneko又寫下三個要點:找到一個長期可持續的商業模式、專注、提高行銷水平。

公司的Android開發人員Ryan Harter說:“我們去年盈利良好,因此我們變的非常理想主義,而今後我們將更多地談論用戶需求。”

“今年我們也許有點太專注於保持公司活著了,所以反而不專注產品了。”Kaneko補充了一句。

出處:虎嗅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