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茲:如果你能擁有一種超能力 你希望是什麼? (下)

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及梅琳達·蓋茲基金會聯席主席比爾·蓋茲,今日在個人主頁上發表了《如果你能擁有一種超能力,你希望是什麼? 》年度公開信。蓋茲在個人微博上說:“我和梅琳達剛剛發布了我們今年的公開信。這封信是寫給高中生的,因為我們相信有一天,他們將是解決兩大世界性挑戰的關鍵。”

蓋茲與夫人在公開信中分別展開了“更多能源”和“更多時間”的主題討論,各自發表了在提高貧困人口和婦女生活質量等問題上的觀點與建議。

更多時間

—梅琳達

aa9c877138e644a
圖中文字:你說我怎麼就這麼樂意先人後己呢?

我敢肯定你看過類似的圖片。我覺得這些圖片太好笑了。它們讓我想到,現在跟上世紀70年代比起來已經大不相同了,那時我還是個住在達拉斯的小女孩,看著《神奇女俠》,而不是《女超人》。
我、我的姐姐和弟弟們都有很多朋友,這些朋友的母親用我們過去的話說都是家庭主婦,也就是不工作的女性(但是現在我知道全職母親也是份工作——雖然非常辛苦,卻是無償的。)

那時鄰里的母親們似乎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廚房裡。我對設計很感興趣,所以現在我知道她們的廚房叫做“三角形廚房”——冰箱、洗滌槽還有爐灶的擺放位置呈三角形,這種佈局可以讓像做煎蛋捲這樣的任務變得盡可能輕鬆快捷。廚房設計在20世紀風靡一時。有人做了一次演示,她烤了兩個一模一樣的草莓奶油蛋糕,一個是在普通的廚房裡烤的,而另一個是在新式、改良過的廚房裡烤的。前者需要演示人走動281步才能完成,而後者只需要41步。單憑廚房的改進就可以把烤蛋糕的效率提升85%!

155053b06399b38

但是三角形廚房沒有改變的,是人們固有的一種觀點:女性應該把大部分人生都花在廚房裡,在這三角之中無盡地徘徊。

但是現在已經是2016年了,不是上世紀70年代或是50年代。如果你是美國人的話,你同學的母親中有四分之三都擁有一份工作。你的父親可能多少會下點廚。你有35%的概率生活在單親家庭(這就意味著你的父親或母親必須負擔起全部的有償工作和無償工作。)或許你現在輪流住在你父母各自的家中,在四位家長的陪伴下生活,亦或你的家庭有兩位同性家長。如今世界已經發生了太多變化。

根據我從我的孩子還有他們朋友那裡聽到的一些觀點——還有我所看到的一份研究青少年對未來看法的調查數據——我了解到,大部分女孩都認為自己不會像她們祖母那輩人一樣被同樣的規矩束縛在家裡。而且大部分男孩也認同她們的觀點。

但遺憾的是,你要是這麼想可就錯了。如果一切照常,現在的女孩仍會比男孩在無償工作上多花成千上萬個小時,這僅僅因為社會認為這是她們的本分。

無償工作誠如其字面意思:是份工作,不是娛樂,而且還得不到報酬。但是每個社會的運作都離不了它。你可以將無償工作想成三大類事情:做飯、打掃以及照顧老人和小孩。是誰為你打包午餐飯盒?是誰從你的健身包中撈出臭襪子?又是誰不辭辛苦地跑去養老院確保你的祖父母能夠獲得應有的照料?

9da297e56a7c230.png_600x600

這些事,總要有人來做。但是社會幾乎完全把擔子推給女性,不予酬勞,不論她們究竟是否願意做。
世界上每個國家的情況都是這樣。放眼全球,女性平均每天在無償工作上面花4.5個小時。男性花的時間還不到女性的一半。然而事實上在貧窮國家,女性無償工作的擔子最重,花的時間更長,男女之間的差別更大。以印度為例,女性大約花6個小時,而男性不到1小時。

大部分貧窮國家的女孩都沒有三角形廚房。她們所走的是長直線,來來回回,因為她們不得不通過長途跋涉去汲水和砍柴。儘管她們的步伐所形成的是另一種幾何圖形,但這背後的假設都是一樣的:家務是她們的責任。花在家務上的大量時間扭曲了她們的人生。像我們這些住在富裕國家的幸運兒幾乎無法想像,數以億計婦女和女孩的生活是如何被無償工作所主宰的。

幾年前我去了坦桑尼亞,我與安娜(Anna)、薩納雷(Sanare)還有他們的六個孩子待了幾天。安娜每天早晨5點便開始生火做早飯。在我們打掃完衛生之後,我和她一起去汲水。安娜的水桶裝滿後重達40磅。 (非洲和亞洲農村女性汲水單程所需要步行的平均距離為2英里。想像一下走的時候還要頭頂著將近自身體重一半的水!)當我們回到家時我已經筋疲力盡,儘管我拿的水沒有安娜的多。然而我們不能休息,因為又到了生火做午飯的時間了。午飯過後我們去森林裡砍明天需要的柴火,還要小心不讓蝎子蟄到。然後又去汲水,之後給羊擠奶,然後再做晚飯。我們一直工作到晚上10點多,在月光下洗著碗。

那一天我到底走了多少個一千步?不管是多少步,安娜都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這麼走下去。
為什麼我要像個Fitbit一樣,給全球女性計步呢?

因為你們現在正暢想著未來,我希望你們的腳步能夠帶領你們去做那些你覺得最有意義、最具成就感的事。

把大部分無償工作派給女性來做不僅不公平,還會傷害到每一個人:男人、女人、男孩和女孩。
為什麼呢?經濟學家們管這叫機會成本:女性如果不在平凡的瑣事上花費那麼多時間,本可以做成的事情。每天多給你1小時的話,你能完成多少了不起的目標?對於貧窮國家的女孩們來說,如果給她們額外的5小時或更多,情況又會如何?這個問題有很多可能的答案,但是顯而易見的答案就是很多女性便可以多花些時間做有償工作,創業或者以其他方式在世界各地對社會做出經濟貢獻,否則便會拖累她們的家庭和社群。

55046b2a2e07c6e.png_600x600

貧窮國家的女孩可能會用多出來的時間來做作業。由於女孩們總是得先做家務,所以她們在學校裡成績常常落後。全球統計數據顯示越來越多的女孩不知道如何閱讀。

做母親的可能會用多出來的時間去看醫生。在貧窮國家,一般都是由母親負責照顧孩子們的健康。但是由於哺乳和去診所很花時間,研究也表明當女性太忙碌時,她們最先捨棄的需求之一就是醫療。
有些女性可能只想用多出來的時間讀本書或是散散步或去拜訪朋友,我也完全支持這種選擇。當我們中更多的人生活充實起來,我們每個人都會受益。

我之所以寫下這封公開信是因為我感到樂觀。儘管沒有一個國家已經在這方面實現男女完全平等,但是許多國家已經將男女每日無償工作時長的差距縮短了幾小時。美洲和歐洲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北歐國家做得甚至更好。

世界正通過三個舉措取得進步。經濟學家管它們叫認識、減少和再分配:認識到無償工作也是工作;減少這種工作需要耗費的時間和精力;還要將其更平均地再分配給女性和男性。

讓我們首先談談減少,因為這是最直截了當的方法。富裕國家在減少大部分家務的耗時上已經做得很好了。三角形廚房的意義正是在此。美國人不用打水,因為水龍頭可以立刻替我們把水打上來。我們不用將一整天都花在洗一大摞的衣服上,因為洗衣機半個小時就可以完成。當你不用拿著斧子去砍樹,而是用上煤氣灶之後,做飯可以快上不少。

然而在貧窮國家,女性依舊要取水、用手洗衣以及用明火做飯。

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是創新,而你可以盡一份力。你們中的有些人未來會成為工程師、企業家、科學家和軟件開發員。我邀請各位接受這個挑戰:為窮人提供便宜、清潔的能源、更好的道路以及自來水。或許你能發明出巧妙節省人力的技術。你能想像洗衣機不用電而且用水極少嗎?或許你可以改進杵和臼,每次我去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亞旅行時,都看到那裡的婦女使用這種有著40000年曆史的技術將穀物舂碎,做成食物。

但是光是靠減少這一項措施是不夠的,因為問題不僅僅是家務要花很長時間,而是在每個文化中家務都被視作女性的分內事。如果做家務花得時間更少了,社會就能(也確實)把更多的事情分配給女性來做,佔用她們省下來的時間。不論我們讓做家務變得多麼高效,除非我們認識到女性和男性的時間一樣寶貴,否則我們將無法解放女性的時間。

這並不是全球的男性想要壓迫女性的陰謀。事實遠比這微妙。社會分工是由文化慣例所決定,之所以叫慣例,是因為我們習慣到根本意識不到我們不經思考所設定出的不公平前提。但是你們這一代人能夠意識到,而且會指出來,引起世界注意。

想想你的家務活。如果你是美國女孩的話,你可能一周要做的家務比男孩多出2個小時。如果你是男孩的話,你做家務獲得零花錢的可能性比女孩高出15%。而且女孩的家務有百分之多少是室內的,男孩的又有百分之多少是室外的?這是為什麼呢?

在你看過的電視廣告中,男性洗衣服、做飯和追著孩子跑的鏡頭出現的頻率有多高呢? (答案:百分之二)

在廚房和清潔用品廣告中有女性出鏡的有多少? (超過一半)

一旦我們注意到了這些文化慣例,我們可以用更好的慣例來替代它們。

那麼更好的慣例應該是什麼樣的呢?如何將這些生存必需的工作進行再分配呢?

舉個例子,沒有人會想要所有時候所有工作都對半開。組建家庭的意義之一就是合作,有時候一方忙著別的重要的事情,另一方就得多換幾次尿布。

另外,並不是所有的無償工作都具有同等意義。疊衣服是回報不高的家務活,除非你是那種極度愛整潔的人。 (我不是。)但是照顧孩子或是生病的親戚是非常有意義的事,很多人包括我和蓋茲在內都希望能花時間做這些事。分擔無償工作的擔子,也意味著分享它所帶來的喜悅。

事實上,研究表明當孩子出生時,父親如果能請假回家的話,未來幾年內他們會花​​更多時間和孩子在一起,做更多其他方面的家務活。於是他們與伴侶和孩子之間會形成更強的紐帶。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獲得帶薪事假和病假對萬千家庭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

我們最終的目標是改變那些我們習以為常的想法——當我們看到男人圍著圍裙、接孩子放學或是給孩子的午餐盒裡留貼心的小紙條時不再覺得好笑或是奇怪。

說到認識、減少和再分配,在坦桑尼亞接待我住下的安娜和薩納雷夫婦的故事很有啟發性。他們結婚時,安娜搬到薩納雷居住的干旱地區。而她之前住的地方鬱鬱蔥蔥,所以她很難適應這種改變所帶來的額外工作。終於有一天,薩納雷回到家看見安娜坐在台階上準備離開,她打包好了行李,手裡抱著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羅伯特(Robert)。薩納雷難過極了,問她自己要怎麼做才能留下她。 “去打水,”她說,“好讓我照顧咱們的兒子。”他認識到了兩人之間分工的不平衡,於是他去了。他開始每天走幾英里路去水井汲水。剛開始村里其他男人取笑他,甚至指責安娜給他丈夫施了巫術。但聽到他說“我的孩子會因此而更健康”時,其他男人也開始和他一起重新分配這些工作。過了一陣子,他們不想再這麼辛苦了,於是他們決定建水箱來收集村莊周圍的雨水。現在他們已經做到了減少這一步,無論安娜和薩納雷之中誰去汲水,都不用走那麼遠了——他們都有更多時間和羅伯特還有其他孩子在一起。

583eddbd5cf97db.jpg_600x600
安娜、薩納雷和家人(坦桑尼亞,2014年)

這個世界可以從這對夫婦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我非常期待看到你們未來會邁向何方。你們不一定要在三角形裡踱步,也不一定要走長直線,除非這是你想追求的線路,而是朝著任何自己選擇的方向邁進。

787ad1c918c136d
參與進來

我們在今年公開信的開頭問了一個問題:如果你能擁有一種超能力,你希望是什麼?

幻想自己究竟是想要掌握讀心術、能夠透視牆壁還是想像超人那樣力大如山,這些聽起來也許有點傻氣,但是這個問題其實問到了關鍵——你的生活中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在蓋茲基金會的日常工作​​中,我們遇到的一些人做著非同凡響的事情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而我們深受他們的鼓舞。

他們都動用了我們所有人都具備的另一種超能力:改變他人生命的力量。

我們並不是說每個人都要將一生奉獻給窮人。你們做功課、運動、交朋友、追尋夢想還忙不過來呢,但是我們相信,當你分出一部分時間和精力,用在比個人利益更崇高的事業上時,你的生活將會煥發出更大的能量。找到你熱愛的公益事業,然後進行深入了解。為這項事業去做志願者,可能的話捐一點錢。無論如何請不要袖手旁觀,而是參與進來。雖然你們長大以後可能有機會完全發揮出你們的才能,但是為什麼不現在就開始呢?

過去二十年來,我們在健康、發展和能源方面的工作是我們一生中收穫最大的經歷之一。這深深地改變了我們,並繼續為我們的樂觀信念添火加柴,使我們相信最貧窮人群的生活將在未來大大改變。
我們知道這樣的經歷也會改變你的人生。你將像克拉克·肯特(Clark Kent)一樣找個隱蔽之所然後變身,不是變成穿著緊身褲和斗篷的超人,而是釋放出你體內自己從不知曉的超能力。

f9ee4d553a2a4f1

補充一句:能源和時間是重要問題,但是世界上還有其他問題。你能做些什麼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你想得到什麼樣的超能力?使用 #蓋茲年信加入我們的討論。

 

 

出處:新浪科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