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造了蘋果自主設計的晶片,但你可能沒聽過他

他是蘋果最重要的高階主管, 打造了蘋果自主設計的晶片

編者按:蘋果因對軟硬體的嚴格把握而提供了良好的用戶體驗,其中的關鍵點就是蘋果自主設計的晶片。但與iPhone的名聲相反,外界對蘋果晶片部門的了解很少。彭博商業周刊最近專訪了蘋果晶片部門主管Johny Srouji,讓我們終得了解這位可能是蘋果最重要的高階主管的事蹟。

約一年多年,蘋果公司出現了一個問題:iPad Pro的開發進度落後了。當時軟硬體和手寫筆都還沒準備好在春季發布。公司CEO提姆·庫克和助手們不得不將發布日期延遲到秋季。這給了蘋果工程師更多時間,但留給蘋果一位鮮為人知高階主管Johny Srouji的時間卻不多。

Srouji是蘋果軟體技術的資深副總裁,主管處理器晶片部門,經手的產品是iPhone,iPad等產品的核心。蘋果原計劃是讓iPad Pro配備A8X晶片,與2014年發布的iPad Air 2同款。但推遲到秋季意味著Pro會與iPhone 6s一同出現,而後者會有更新更快的晶片A9。

iPad Pro很重要,它是蘋果向商務客戶推廣平板的嘗試。如果還用老晶片,會讓它在6s前相形見絀。於是Srouji決定應急推出新平板處理器A9X,而時間只有半年。現在我們知道了結果,他們如期完工,Pro也用上了更快的晶片。 Srouji也得到了回報,去年12月,他成為庫克管理團隊的新成員,並獲得了股票獎勵。

Srouji掌管的可能是蘋果最重要,卻最不被理解的部門。自2010年開發出iPad的A4晶片起,蘋果就一起在與處理器技術的成本和複雜性作鬥爭,並想以此讓自己的產品與競爭對手區別開來。對處理器的把握讓蘋果的硬體能更好地與軟體兼容,在速度與電池消耗間達到平衡。另外,蘋果也能提前開發出新功能,而不讓友商察覺,比如為蘋果生產晶片的三星。

Srouji於2008年加入蘋果,之前服務於英特爾和IBM。在他看來,“蘋果的晶片架構師都是藝術家,工程師則都是奇才。”

從初學者到被追趕者

當初代iPhone面世時,史蒂夫·賈伯斯很了解它的缺點。它沒有前置相機,電池使用時間令人擔憂,而且只能使用2G網路。一位參與過初代iPhone的前蘋果工程師表示,儘管產品是劃時代的,但有其限制,它由不同廠商的組件構成,還包括一些三星DVD播放器晶片的元素。 “賈伯斯最後得出結論,蘋果要真正與眾不同,提供獨特的體​​驗,必須要擁有自己的矽(指晶片),要控制並擁有它。”

後來幫主的顧問Bob Mansfield找到了Srouji,讓他實現這一願望 。當時Srouji還在IBM,在公司也備受追捧。而Mansfield給他的承諾是,從零開始構建一切的機會。

設計半導體的決定伴隨著巨大的風險。郵票大小的微處理器是計算設備上最重要的組成,是它讓遊戲,社交網路和照相成了可能。它就像是在手指上設計出的複雜城市。如果晶片沒有正常工作,它會讓人想摔機。

如果軟體出了問題,可以直接發布新版本,但硬體不同。 Srouji表示,“如果一個電晶體出了問題,就玩完了。”晶片並不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在電腦和手機領域,行業慣例是將處理器開發交給英特爾,高通和三星等專業公司,而它們每年都會在技術上投入數十億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蘋果曾在Macintosh上協作設計過處理器,但賈伯斯在2005年放棄了這一做法。

當Srouji加入蘋果時,公司有約40人的工程師團隊,主要將各廠商的晶片整合到iPhone中。到2008年4月,在蘋果收購晶片公司P.A. Semi(其半導體設計很節能)後,團隊增加了150人。團隊也發現,會經常與其它部門有交集,如軟體工程師(想要晶片支持新功能)和工業設計師(想讓設備更薄更輕便)。 Srouji的支持對讓新功能獲得認可十分重要。他本人也以向工程師拷問很深的技術問題出名,特別是關於計劃未能達成時可能選擇方案。

56c6fc35d09e2

2010 年的 iPhone 4 和初代 iPad 發布會上,Srouji 的勞動成果終於為大眾所知。 A4 處理器,這一款處理器由 ARM 公司的 Cortex-A9 架構改造而來。 A4 處理器的強大性能給了 iPhone4 超高的 Retina 螢幕提供硬體支持。 Srouji 說,這是世界上第一款 SoC(系統級晶片)。 “飛機已經啟動,我只是及時的建好了跑道”,他說。

接下來的幾年裡,蘋果在晶片設計領域不斷進步,強大的性能使 iPhone 擁有了影像通話,指紋識別和 Siri 語音等技術。Google公司等競爭對手推出的平板電腦,使用的都是與手機相同型號的處理器。從2012 年第三代iPad 開始,Srouji 的團隊為iPad 開發更高性能的A 系列處理器,(iPad3 為A5x ,iPad4 為A6x),強大的性能讓iPad 也可以用上與iPhone 相同的高解析度螢幕。

蘋果神秘的 A 系列行動處理晶片在科技圈一直引起了廣泛的好奇。但在 2013 年的 iPhoen5s 推出之後,關注度從科技圈擴散大公眾視野中。這款手機搭載了世界上第一個 64 位的行動處理晶片,是當時其他 32 位行動處理器的兩倍。不僅如此,新的處理器還加入了更多的功能,如 Apple Pay 和 Touch ID 。開發者如果對新的晶片有針對性優化,可以實現更順暢的地圖體驗,更酷炫的遊戲,更節省記憶體的應用程序。蘋果公司對於自家產品的軟硬體都有很強的控制能力。這也使硬體的新功能可以很快得到軟體的支持。

世界上最大的行動處理晶片公司高通,對於蘋果的 64 位處理器感到猝不及防,但他們決定停止研發 32 位處理器,全面向 64 位轉型,追趕蘋果。 “大家都在趕潮流,都想要閃閃發光的新鮮玩意兒”,科技網站 AnandTech 主編 Ryan Smith 說。 “A7 處理器給世界帶來了新東西,推動了半導體行業的發展。”

當看到競爭對手們措手不及的反應時,Srouji 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些事情,我們感覺只有我們能做,因為這件事情如此出人意料,天馬行空,卻又是如此合情合理,所以我們理所當然的做了”。

56c6fc33123bb

20分鐘獲得工作機會

Srouji 出生在以色列北部的港口城市海法(Haifa),在家裡四個孩子中排名老三。他們的家庭屬於信仰基督教的阿拉伯人,在猶太教占主流的以色列顯得十分小眾。 “海法是所有以色列城市裡面最和諧的,無論你是基督教,猶太教亦或是巴哈伊教,都能和諧共存,大家相互尊重,這一點影響了我”。

Srouji 的爸爸在郊外擁有一家金屬加工廠。在他十歲的時候,他會在周末幫助爸爸打磨木質模型,用來做醫療器械等。他的爸爸有一套不尋常的處世哲學:對於難度大的工作,他傾向於收更少的錢,因為他喜歡挑戰。

他的父親在 2000 年去世,臨終前,老父親囑咐他不用管家裡的生意,教育遠比錢重要。在高中,Srouji 理科成績很好,一次偶然的機遇,他在以色列理工學院的一名計算機教授的指導下進入了計算機的世界,“我被迷住了”,Srouji 說。

如願以償的,他進入了以色列理工學院,這是一所世界頂尖的大學。在那裡,他醉心於寫程式,常常整夜整夜的在紙上寫程式碼。最終,他本科畢業後進修了博士。他針對一項軟硬體兼容性測試的新技術發表了論文。 “在當時,這項技術相當先進”,世界最大企業數據存儲設備製造商 EMC 高階主管 Orna Berry ,同時也是 Srouji 大學朋友 ,說 “但我並不驚訝,因為他天賦秉異”。

博士畢業以後,Srouji 就職於 IBM ,這家公司把美國以外最大的研究中心設置在了海法市,為的是吸引以色列理工大學的人才們。他主要研究分散式系統,這是一項能讓不同地方的電腦同時執行任務的技術。為了確保指令正確傳達,他需要既開發硬體又設計軟體演算法。

“有時候我感到非常驚奇,當他突然接到很重的任務,並且時間所剩無幾,他會很興奮,夜以繼日地完成任務。最終,成果往往是​​令人滿意的。”Srouji 第一人老闆Oded Cohn 這樣評價他。

儘管以色列一直與阿拉伯世界衝突不斷,但對於 Srouji 毫無影響。他的前任同事 Cohn 現在和他仍然保持聯繫,儘管他們有著不同的家庭背景。 “技術人員之間的交往只看重個性與技術能力,其他的並不重要,畢竟完成工作才是最主要的”。

在 1993 年,Srouji 離開 IBM,跳槽到了英特爾,從事半導體晶片設計。在 1999 年訪問美國期間,他在車上花了 20 分鐘的時間,說服了以色列男子 Uri Weiser 給了在他在美國英特爾三年的工作機會。 Weiser 以為 Srouji 是猶太人,邀請他去了德州的猶太教堂參加紀念日活動。

“他看著我說,’我是一個信仰基督教的阿拉伯人’”,Weiser 回憶道,“我說,’沒關係,一起走吧,熟悉一下環境’,他同意了,戴著猶太小帽,好奇地在教堂里四處亂逛”。

Srouji的謹慎是出名的,他的口頭禪幾乎是,“對此我不想說更多”。有一次,他邀請英特爾的前同事Weiser到蘋果公司總部做關於晶片發展的演講。事後,Weiser被一名助理帶到了Srouji的辦公室,他發現桌上的所有文件都是底朝上的,Srouji到來後告知他,“在蘋果,你不能待在這兒”,而且去洗手間也需要人陪同。

不過蘋果也不能完全掌握命運,至少在某種程度上還是受制於供應商們。它的顯示器來自三星,調製解調器來自高通,三星和TSMC替它生產晶片。蘋果在晶片開發的某些領域也落後三星,比如將調製解調器整合到中央處理器以節省空間降低功耗,以及從20奈米晶片設計轉向16奈米。有分析師認為,僅從硬體上看,三星的處理器可能是最好的。

但晶片可能只是蘋果戰略的開始,它現在靠供應商提供WiFi模組,但會永遠這樣嗎?面對這個問題,Srouji拿出了他的常用語,“對WiFi我不想說更多”。蘋果還可能偷學特斯拉,開發自己的電源。當然,Srouji的回答還是上面的話。既然蘋果在行動處理器上的表現不錯,它或許還可能對傳統晶片下手,說不定就將英特爾擠出了Mac產品線。

不過就算是Srouji這樣希望任務不會停止的人,他也認為,“我們不會做所有所有的事,這也不是明智的選擇。”

出處: Bloomberg

翻譯:雷鋒網/张驰,家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