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工人成本翻倍大量工廠關門機器人搶工作

東莞工人成本翻倍大量工廠關門機器人搶工作

東莞,一直有“世界工廠”之稱。在只有2500平方公里的面積上雲集著五六萬家製造加工企業,曾經的人力資源優勢使得加工貿易在這片土地上如火如荼地展開。但是從2014年開始,各種關於東莞代工企業的消息不斷,中國代工產業正遭遇著轉型困境。 2015年12月,記者來到了東莞,對這裡的製造業進行了調查。

訂單減少,用工成本上升,東莞代工業遭遇寒流

2015年12月6號,一個星期天的下午,老劉坐在自家開的小賣店門口發起了呆。以往到了這個時間,正是大批工人休息外出採買的日子,可現在人卻少得可憐。

小賣店老闆老劉:以前下班的時候人山人海的,這路邊全部都擺什麼小攤,賣菜,賣什麼饅頭,做什麼小生意的,你看現在這麼,基本上都沒人了,上班的人也少。

說起這兩年的變化,在東莞闖蕩了七、八年的他,當過工人、開過出租,如今用攢下來的積蓄開了這家小賣店。

兩年前,老劉花了13萬的轉讓費,盤下了這間開在工業區門口的小賣店,門前還特意擺了桌球桌、電視吸引顧客,圖的就是人多生意好做。

老劉:主要是以晚上為主,在這裡坐坐,看看電視,抽抽煙,聊聊天,玩一玩就這樣。

但是老劉的生意火紅了不到半年,從2014年開始,伴隨著工廠關門、工人減少,老劉的小賣店也難以為繼。曾經難以租到的出租房,現在也空了不少。

在老劉的小賣店周圍,幾個代工加工工業園區,如今工廠大門口張貼著的“廠房招租”字樣的信息,隨處可見。道路兩旁一排排臨街的店鋪也有很多都拉上了捲簾門。

隨處可見,幾個代加工工業園區的工廠大門口張貼著“廠房招租”。

陳燕平,是最早一批來東莞辦廠的人,非常了解代工廠的行業情況。

東莞市托普​​萊斯光電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燕平:因為代工來說,它的門檻就很低,只要你有一定的流動資金,然後找到一定的客源,你就可以開始幹了。

門檻低、沒創新、沒有自主研發的產品,再加上用工成本逐年提升,缺乏核心技術的代工廠漸漸失去了在市場中生存的空間。在陳燕平看來,這是很正常的事。

代工企業有過輝煌,曾經在大陸對外貿易中的占比始終佔據50%以上,成為貿易順差最重要的貢獻力量。陳燕平是電視機製造行業的代工企業,有400多名員工,以2013年為例,短短兩年時間,一名工人的投入成本就翻了一倍。

陳燕平:我們以前的話一個工人,普通工人的話,原來一線工人大概2千來塊錢就可以搞定了。今年最少都要4500人民幣。

除了人工成本的上升,歐美國家經濟下滑導致的訂單業務量減少,國內電子產品在電商銷售平台上的價格戰,都是打擊東莞代工產業的直接原因所在。以一台32寸液晶電視機為例,電商的銷售價格與經銷商相比相差懸殊。

陳燕平:2010年的時候大概可以賣到將近3千來塊錢。到今天為止,今天你可以到淘寶、京東商城去查一下,最便宜的可能是賣到799元人民幣。

在電視機製造行業打拼了十幾年的陳燕平見證了這些年東莞的變化,利潤的下降、成本上升,在這樣的擠壓下,很多和陳燕平一樣從事代工的同行們紛紛轉投其它行業。

代工廠的老闆憂心忡忡,但是代工廠的工人卻不是這樣。老張是一家製鞋廠的工人,如今老張一家人住在廠裡分配的70平米宿舍裡,不論收入和環境,這些年都有了很大變化。

記者:屋裡的空調是自己裝的嗎?

東莞市利吉興鞋廠員工張子偉:空調是公司裝的。

整間屋子雖然看上去很樸素,卻收拾得乾淨整潔。目前老張和他太太都在鞋廠上班,孩子也由老家帶到身邊,去年他們看到母親身體不好,索性也接到了東莞,一家四口住在宿舍裡,吃和住兩塊最大的開銷算是省了下來。

張子偉:2010年的時候三千多,因為我兩個還技術相當過硬的,現在每個月可以領到五千多。

往往鞋廠需要花費幾個月時間才能培養出來一名技術成熟的工人,為了留住工人,廁所、浴室是每個房間裡的標配,老闆賴朝陽特意安裝了空調乃至WI-FI,用以提升自己招工的誠意。

為了留住工人,洗澡間、衛生間是每個房間裡的標配,老闆還特意安裝了空調和WI-FI,用以提升自己招工的誠意。

東莞市利吉興鞋廠董事長賴朝陽:為了要留住這些各地來的員工,你必須要有一個很好的環境。還有里面你所有宿舍裡面必須要有一個套間,配套的生活衛生啊,讓他都很方便的,你才有辦法留住他。

東莞最低工資標準也從1310元提高到1510元人民幣。

機器換人、自創品牌,代工企業謀求轉型升級;物美價廉、迎來商機,機器人產業迅速崛起
陳燕平:經營的環境惡化以後,我們一直在考慮產品的升級,包括設備的升級,一直都在考慮。因為不升級的話,我們在市場上基本上就生存不下去了。

12月1號,陳燕平驅車來到了一家位於東莞市大朗鎮的機器人製造企業。進入展廳,幾台全自動的機器人手臂正在按照規定到的軌道進行高效率的工作。陳燕平仔細地觀察著每一台機器。

機械裝備銷售人員:相當於是人手的一個手臂,通過這個工具你可以做不同的事情。

廠家的銷售人員給陳燕平解答了價格、功能、效率等一系列問題,並且可以測量廠房,根據實地情況量身定制機器人製造所需要的機器人。聽了這些,陳燕平臉上露出了難以掩飾的喜悅之色。

聽了有關機器人價格、功能、效率、量身定製的資訊後,陳燕平臉上露出了難以掩飾的喜悅之色。

陳燕平:感覺趕緊升級換代。我們盡快的把這些設備,用上這些設備的話,我們就可以提高我們的競爭力,我們的人力成本把它降下來。

陳燕平計算了一下,原來他的車間需要300位工人,如果採用這種機器人,車間的人數就可以降低到150人,僅一年節約資金就能達到900餘萬元。 2016年,陳燕平計劃投入1千萬元以上的資金來升級廠裡的生產線,提高自動化水平。不過他還認為,企業要做到轉型升級,光靠提高生產的自動化水平是遠遠不夠的。

採用機器人,工作人數就可以降低一半,一年節約資金能達到900餘萬元。

經歷過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機的陳燕平感受了一個OEM工廠的無奈。只做傳統代工是沒有出路的,他不滿足於根據別人的設計加工產品,而是要有為客戶進行產品設計的能力,他要做代工企業的升級版。
為此,陳燕平建立了自己的研發團隊。首先,他從最簡單的電視機外形做起。

在積累了一定經驗後,他開始做起了電視內部五金、光學元件的設計,這樣一來產品的附加值一下子就提高了。

陳燕平:比如說像這一個,你看這個產品就是我們的第二代,我們就是說把裡面的五金、結構件全部都包括了,包括了這些產品以後,我們的空間,利潤間進一步大了,也能夠給客戶提供更多的服務了。

陳燕平自主設計出來的電視機配件被客戶選用後,可以增加幾倍的附加值。如今,他早已經不做傳統只是傻賣力氣的代工產品。目前,以設計為主的代工製造佔了整個工廠生產總量的70%,但照這樣發展下去,陳燕平心裡依舊沒底。

陳燕平:很多品牌已經非常強了,你說我們要出來要做電視機做一個新的品牌,其實這個是非常非常難的事。

眼下,國內外電視機市場已經競爭到了白熱化。一個品牌的搭建需要巨大的資金投入,陳燕平自知並不具備這個條件。唯有劍走偏鋒,利用自己企業小好轉型的優勢尋找市場缺口。

陳燕平:我們叫它客製化平台,你看正常的它的長寬跟我們平時所見的都不一樣,它的作用就是放到一些比較特定的場合,比方說公交車、地鐵站或者是一些特定的場合做一些顯示,做一些通告用,這個也是我們剛剛開發出來的。目前市場的反饋,包括我們從國外這邊都接到一些訂單反饋過來,還是不錯的,效果也很好。

陳燕平:這個是我們自己研發開發出來的,所以說這個我們如果只要客戶有需要,他一定會找到我們,我們不會像以前代工一樣的,別人想替換掉你就替換掉,現在如果說他只要用開了我們產品,他就會對我們也有一些依賴性。

客製化螢幕主要出口歐美市場,帶來的利潤比做代工多了將近二十倍。

陳燕平研發的這類客製化螢幕主要出口歐美市場,不僅迎來了大批訂單,帶來的利潤比做代工多了將近二十倍,並且他還要繼續拓展國內市場。但是和陳燕平相比,在東莞產業轉型的道路上跑的更快還大有人在。

廣東伯朗特智慧裝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尹榮造:我們今年的營收目標增長是60%,實際上1-9月是45%,我們明年目標要做到3億人民幣的營收,都是為了把這個基礎的產能給釋放出去。

生產研發智慧機器人裝備的尹榮造,在這個冬天迎來了商機。生產訂單已經排到了明年。廠房院子裡,一排排製造包裝好的機械臂隨時準備裝車出發。生產車間裡,工人們加班加點地生產調試設備,一派繁忙景象。

尹榮造:在旁邊,21畝地,村委會幫我定做的,在辦手續了現在,國土局、規劃局都來了,就是為了加快辦手續。

生產研發智慧機器人裝備企業迎來了商機,市場紅火。

尹榮造向我們介紹,企業目前紅火的場景,首先得益於整個東莞製作業的轉型升級,現在很多都在通過升級自動化水平降低生產成本。以一台六軸機械手為例,可以多方向活動,如同人類的手臂一樣靈活,已經基本可以取代普通製造業的人工環節。

一台六軸機械手,可多方向活動,如人手臂般靈活。

尹榮造:從這裡一個關節,兩個關節,三個關節,四個關節,五個關節,六個關節,就是六個軸,​​它是完全模仿人手的動作的。

其實,真正讓尹榮造的機器人銷量飆升的是低廉的價格,伴隨著自主研發和幾大核心部件的國產化,一台六軸機械臂的價格只要六到八萬元,和進口設備相比差了一半。眼下許多中小型企業渴望轉型,但又苦於資金緊張囊中羞澀,這種物美價廉的機器人自然受到了歡迎。

尹榮造:一個是伺服馬達,一個是控制器,還有一個就是跟伺服馬達連接的減速機。那好了,目前我們的減速機也是國產化的,那我們的伺服馬達我們的控制系統是源自於我們注塑機械手的國產化,延伸過來的,將它升級和應用的。

自主研發和幾大核心部件的國產化使一台六軸機械臂的價格只要六到八萬元,和進口設備相比差了一半。

東莞市政府也在企業機器換人的轉型升級上,提供了大量的資金扶持和補貼政策,作為東莞市商務局副調研員的雷慧明看來,正是機器換人後工人的減少,使得外界看來東莞有些蕭條。

廣東省東莞市商​​務局副調研員雷慧明:首先這是人口紅利在慢慢減退,很多工廠都採用比較先進的技術設備來代替過去勞動密集型的生產,所以說工人在減少。

截至2015年11月,申報“機器換人”專項資金項目共759個,總投資達62.28億元,新增設備儀器25999台。項目實施後可減少用工45117人,勞動生產率反倒提高65.25%。而從企業產值角度來看,前三季度東莞全市的生產總值為4563.8億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長7.9%,東莞的步伐依舊不慢。

“機器換人”項目實施後可減少用工45117人,勞動生產率反倒提高65.25%。

半小時觀察:代工轉型,自主品牌是王道

“東莞塞車,全球缺貨”,一度被用來形容“世界工廠”東莞製造業曾經的盛況,而這一輪的危機,恰恰也暴露出了代工企業沒有品牌和技術的問題。不止是東莞,很多代工企業的遭遇也是一樣的。在人力成本提高,海外需求不足等諸多不利因素的疊加之下,傳統的“中國製造”走向微利時代已是一個大勢所趨,要擺脫這種困境,代工企業必須從產業結構和勞動力結構兩方面著手轉型,通過創新來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出處:cnbeta.co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