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執行主席施密特:Google確實想再回中國

 

施密特(Eric Sc​​hmidt), Alphabet執行主席出席北京Techcrunch國際創新峰會,施密特表揚了中國的創業精神,提到了大疆、華為、小米、微信等中國科技企業帶來的創新和發展。並提到了了無人機、無人汽車以後可能會更加普及,而機器學習可能會在未來的十幾年內接近人類的認知水平。

施密特也談了一下Google變成Alphabet的意義。他表示新的母公司子公司架構,能夠讓原有的Google各個業務,可以快速的回應市場需求。

當然最值得關注的,也最沒有意外的是,施密特這一次也明確表示“我們是希望能夠給中國提供服務的”。施密特透露會繼續和相關部門溝通此事,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之一。五年前,Google調整在中國的業務,目前這家公司的大中華區還保留有500名左右的員工。

之前Google聯合創始人塞吉-布林(Sergey Brin)暗示,最近Google重組為一家控股公司之後,一些子公司或許可以先於其他業務(重返中國市場)。 《華爾街日報》10月報導,Google正在談判在中國推出Android應用商店。

而被問及蘋果公司在中國市場的成功時,施密特看起來並不想給出太正面的表揚。

以下是施密特今日對話的全文:

下面有請Google的執行主席Eric Sc​​hmidt,還有我們的影片執行製片人Sarah Lane上台,大家歡迎!

高峰對話

Sarah Lane:大家早上好,好精彩的一天,讓我很興奮,因為我們的第一場嘉賓就是來自Google的執行主席Eric Sc​​hmidt先生。其實Google跟TechCrunch在中國也應該有很多的動作。我們可以為大家介紹Google和TechCrunch最新活動。

差不多您每一年都要來中國吧。

Eric Sc​​hmidt:20年前是我第一次來中國,這麼多年我也見證了中國經濟發展的速度,非常的震撼。

Sarah Lane:95年的時候中國還跟現在是完全不一樣的圖畫,當時的城市,或者汽車的數量和今天都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從技術的角度來看的話,您覺得在過去20年當中中國技術的轉型,還有革新,最震撼你的是什麼?

Eric Sc​​hmidt:20年前我們跟清華大學有一個合作,這是為什麼20多年前我來到中國的原因。 20年前中國的互聯網剛剛起步,中國也在往城市化、行動性方向發展,行動互聯網也剛剛起步。所以,可以看出來中國是行動互聯網最大的用戶群,一提到用戶群就是10億的客戶量。因為在整個中國每個角落都會有行動互聯網的用戶。一開始有一些審批或者執照方面的問題,現在LTE已經是無所不在了。

Sarah Lane:我昨天才來到中國,從美國舊金山飛過來的。經常會有人問這裡有什麼服務,現在變化已經很大了,可不可以問一下Google目前在中國做了一些什麼事情,比如說在搜索上面有什麼進步嗎?因為過去6年畢竟你們在中國沒有什麼業務開展。

Eric Sc​​hmidt:是的,Google當時離開了中國,但是我們還留了500各員工。在大中華區、香港、台灣都有我們的辦事處,我們還有伺服器在香港。實際上我們是希望能夠給中國提供服務的,我們也繼續跟政府保持這樣的溝通。

Sarah Lane:您本週來也是來與政府溝通。

Eric Sc​​hmidt:是的,我們一直在跟政府溝通,他們有的時候也會到加州來找我們,這是我來這裡的目的之一。這個會議也很好的證實了中國的創新精神,他們是世界上最有熱情的一群人。我們看到了創業創新的多元性,矽谷當然也有,以色列、波士頓,然後就是北京、上海。我和許多其他人一樣,都認為這裡創新的精神確實非常的了不起,一開始我們知道北京只有一環,開始是騎自行車,現在有了這麼多環,大家都開車,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中國政府也在大量的投入,科技、生命科學等等,這對整個國家來說都是很好的。

Sarah Lane:過去5年,我們知道行動技術已經有了極大的變化。 5年前大家就開始說在行動上面沒有那麼快的速度可以實現更多的事情,但現在我們發現已經開始變化了,您覺得未來5—10年會發生什麼變化?

Eric Sc​​hmidt:智慧手機什麼時候開始佔領了你的生活?舉個例子,比如說07年、08年,iPhone上市之前,看電影,我們當時說的還是PDA、黑莓手機等等,但是iPhone推出以後,大概20億的人他們開始使用智慧手機,iOS二代出來以後界面出現了一些變化,又出現了新一波初創企業的浪潮。在中國大眾可能還不記得他們什麼開始用微信的,可能你們也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用微博的,這些基於網路的界面出現以後,它們開始很快的普及,並且迅速的改變大眾的生活。

我們知道中國有滴滴、優步,還有亞馬遜等等快遞的服務,都是推出了一些新的服務,這些服務變化非常的快。 10年前這些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的業務領域,現在比如說支付有支付寶,還有微信支付等等,這些都是大家沒有想到的。

Sarah Lane:您覺得微信等等其他的一些服務,他們一開始是一個即時通信,現在開始什麼樣的交易都能做了,做一些購物等等。您是怎麼看這種現象的?

Eric Sc​​hmidt:中國發明了一些什麼東西是可以推廣到中國之外去的,我覺得最明顯的一個就是大疆無人機公司,非常的成功。 Google最近剛剛跟華為做了一個交易,華為很多年來推出了一系列非常出色的手機,我也是越來越多的聽到這些名字被提及。在軟體方面微信是最有意思的一個軟體,同時解決了消費者許多的問題。有一個問題,為什麼這個產品不是在世界上其他地方被發明的,我覺得問題在於銀行業的成熟度,包括流通業的成熟度。因為微信所提供的整合的服務,在美國可能沒有那麼有用,但是在中國特別的有意義。所以它是不是會被推廣到中國以外的其他地方去,我覺得某種形式上是會的。

Sarah Lane:您提到了大疆,我知道您有自己的無人機,是一個愛好者。您對於基於無人機的送貨快遞服務怎麼看。不久以後,如果沒有管制方面的問題,是不是很快就會用大量的無人機來送快遞?

Eric Sc​​hmidt:關鍵是城市裡唯一不擁塞的地方就是你頭頂上的這片天空,亞洲大量的人口向城市轉移,而城市的基礎設施又跟不上,美國、歐洲也有這樣的抱怨,在許多的大城市都有這樣的問題。所以,我們很清楚的看到這是未來的一個方向,自動的快遞物流的服務來替代人力的服務,比如說無人機。我們這個行業整體來看,其實最大的進步都來自於機械學習,計算機的視覺體系可能比人類的視覺還要好,計算機的視覺辨識能力已經比人類還強,這樣的事情都會被電腦所取代。比如說汽車,很多時候你要靠你的視覺,你要看路,要避免碰撞,這些其實都是可以自動化的,Google在這方面有這樣的項目,最終無人機也會完全的自動化,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

Sarah Lane:我們知道Google大家對於這些方面都很感興趣,特別是Google的無人駕駛車,在高速公路上開等等,當然還是得有人坐在方向盤後面,但它基本上是自己在開,我們先在地面上開,然後再升到天空上去。

Eric Sc​​hmidt:現在有很多人認為在我們有生之年是可以看到這種非常強大的直升機的體系來運送貨物、人,我覺得這是有可能實現的。無人駕駛汽車目前技術上是可行的,當然還有很多的問題。我也坐過無人駕駛的汽車,駕駛起來非常的安全,體驗非常好,而且不會超速。我不知道你們的體驗,至少我自己在高速公路上開,注意一下我的速度,我發現經常會超速,有沒有一個按鈕告訴你稍微比限速的速度快一點,這些都可以告訴你,這是之後我們會看到的動向。

Sarah Lane:我知道5年前當時大家談論的焦點是行動計算,已經不是口袋裡的計算機了,而是口袋裡的超級計算機。下一代的 晶片,iPhone的產品是可以帶來很強大的功能的。我知道Google和許多公司一樣,大量的投入機械學習,因為你們也是認為機械可以學習到很多的習慣,交流的對像等等,可以不斷的去學習。機器人更好的理解你的語言只是第一步,未來會是什麼樣的情況?機器人到底能夠發展到什麼地步。

Eric Sc​​hmidt:今天我們用Google翻譯,用機械學習的時候,用的不是字典,而是深度學習,數學的演算法。理解它的語義、結構,分解開來,組合起來,再把它翻譯成不同語言的表達方式。我們也做過展示,是可以​即時做到的,你跟你的電話對話,電話可以幫你即時技術翻譯,這個接下來5—10年是比較容易實現的,大家都會忘記我們的語言障礙。問題在於從這種相對比較直接的翻譯到真正的理解能有多遠,我認為計算機在識別模式方面是很強的,如果說這種人類的行為是可預算的、常規的,不是打啞謎、諷刺,這種東西它比較容易理解,比較容易解構。比如說某個規律讓它去關注,提出一個警告等等,但是越往下,越複雜就可能稍微難一些。目前我們的計算機可以寫比較好的論文,我們現在研究的是再往前走,有人認為15—20年計算機可以達到真正了人類認知的水平,我覺得現在說為時過早,會有一些其他的障礙出現。

Sarah Lane:這種進步會讓人感到恐懼。

Eric Sc​​hmidt:我們的任務是幫助人類變得更聰明,Google會幫你變得更聰明,因為它存了大量的資訊數據,比如說臉書、Twitter,還有微信,可以讓人變得更聰明,所以我們希望計算機能夠變的更好。從可以查詢到它能夠給你提建議,它會提醒你2年前你說過這句話,說錯了,以後不要再說了,這些都是很有用的功能。如果有這樣的功能,大家都會願意用,這是好事。

Sarah Lane:您提到計算機可以讓我們變得更聰明,但是回到恐懼這個嚴肅話題,有人可能計算機寫文章可以寫的很好,有人說我們不知道這篇文章到底是計算機寫的,還是人寫的。比如Uber可以幫你開車,它是不是準確,但是有的時候也會出現一些不可預測的事情。所以你完全依賴技術會不會讓我們變懶了,有些事情就不會去做了。

Eric Sc​​hmidt:我是在弗吉尼亞州長大的,13歲的時候有一個作業,要記住弗吉尼亞州每一個郡的首府的名字,我記住了。現在我們會問為什麼這麼做呢?我只要上Google地圖就可以了,這不是浪費時間嗎?因為計算機可以做的比我們更好,它記錄這些地名會做的比我們更好。實際上這對我們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多的壓力。比如說中國傳統的教育非常好,中國未來成功的秘訣就是讓更多的人獲得教育。一百多年前美國曾經有一個革命性的運動,要提供免費的高中教育,那一代所有的美國人都從免費的高中教育中受益。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可以讓大量的人口得到比較好的教育,我們現在只不過把要求提的更高,不是死記硬背就夠了。我們希望你能夠更好的競爭,提供價值,你要提供更好的服務,你要思考,你要得到良好的教育。是的,計算機化其實是迫使我們獲得更好的教育,這其實並不是什麼新的事情。二、三十年前製造業出現了機器人,使得很多人失去了工作,現在跟機器人能夠共事的人,他們薪水要比被機器人替代的人的薪水高得多。

Sarah Lane:請您看看您的水晶球,預測一下10年以後、20年以後教育產業會是什麼樣子,會跟今天一樣還是差別很大。

Eric Sc​​hmidt:我覺得全世界的這些大學,目前的大學肯定會變得更有價值,因為你可以讓大家聚集在一起去學習。全球化的環境應該說更加的有價值,不同的是自動化的遠程的學習,以不同的形式去學習,而不是在一個孤立的環境下去學習。過去20年,我們最大的成就是什麼?人類最大的成就,最廣泛的成就就是讓20億人從赤貧的環境下提升到了中產階級,這就是全球化的成就。全球化也帶來了更加安全的發展環境,由於行動技術的發展,要讓我來預測,我覺得未來5—10年還有三、四十億的人通過行動技術使得人人相連。 80億當中會有70億的人做到人人相連,這樣就可以有更多的娛樂技術或者其他生活便利方面的享受,這樣的發展是非常迅速的。有的時候我們會覺得我們是在跨越式的發展,中國這樣的發展機會比美國還要多。

Sarah Lane:我的同事曾經跟我說Google是不是改名了,改成了Alphabet,我們說什麼,Google改名了嗎?您作為Alphabet的執行主席,讓別人認為是不是Google分成了越來越多的小公司,讓它更有效率的工作。您覺得這是像Google這樣的大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嗎,他們必須通過這樣小的輕量化的發展方式。

Eric Sc​​hmidt:我覺得每一個大的經濟體或者公司都要考慮到多元化的發展,其實Google在這方面也不是唯一,其他的公司也一樣。在這個領域做一點,在另外領域重新製造一個新的公司。其實我們有母公司和子公司,很有意思的組織形式,我們有一些獨立的公司有CEO在運轉,還有一些小的控股公司由他們自己來運轉,我覺得從財務的角度來說更好一些,真正的好處或優勢在於你有一個非常好的領導,他們具有最好的專長,他們知道如何快速的回應這個市場。這也是我們為什麼搞一些小一點的衛星型的公司的原因,在Google的大框架下更好的發展,不管是在交通,還是智慧科技等等領域。

Sarah Lane:上個星期《華爾街日報》上我們也說到一點,Android和JAVA和Chrome變成一個合體,您對此有什麼評價?

Eric Sc​​hmidt:比如說我們把一個APP解壓縮以後再把它打包​​就進入Android的系統當中,從一個平台到另外一個平台進行轉移的話現在變得非常的方便了。這三大平臺本身就做的非常​​成功,並不是一個停下來重新改一個新的,或者結束一個舊的來創造一個新的,而是可以應用這樣的平台使得應用更廣。

Sarah Lane:是不是Android的知名度更高?

Eric Sc​​hmidt:Android有14億的用戶,如果大家對安全比較看重的話你就用Chrome,或是如果你對價格非常看重的話。瀏覽器的發展速度也是非常驚人的,互聯網的使用者對於安全的要求Chrome的瀏覽器也是非常棒的,Android的量也非常大,市場也非常大,所以我不能比出一個優劣。

Sarah Lane:iPhone在中國特別成功。

Eric Sc​​hmidt:iPhone是蘋果最成功的產品,我很難說哪一個是未來的發展動向,華為、小米作為蘋果的競爭者,其他的公司都在後來居上,盡量的趕上。每一個公司都有差異化的優勢,使得競爭的價格能夠下來。華為在市場佔有率方面比iPhone還要高。

Sarah Lane:謝謝您的參與,祝這次大會能夠取得圓滿成功。

 

 

出處:新浪科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