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件商接連倒閉, 珠三角低階製造現危局

配件商接連倒閉珠三角低階製造現危局

 

大陸智慧手機市場的疲軟正在將上游廠商推向破產的邊緣。繼10月8日華為中興的一級供應商、深圳市明星企業福昌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昌電子”) 宣布破產之後,市場又傳兩家知名手機零配件生產商關門停產:深圳中顯微集團以及位於惠州市的創仕科技因資金周轉問題被供貨商追討貨款,前者大股東已經跑路,而創仕科技則宣布從10月15日起停產。

市場消息稱,中顯微與創仕科技兩家企業合共負債達到16億元,兩家企業倒下給數百家供貨商造成的損失遠超剛剛倒閉的福昌電子。

手機配件行業的關門倒閉潮或許只是中國製造業新一輪危機的縮影。從2014年底開始,沿海地區包括深圳、東莞等地製造業低迷的境況已經開始蔓延,以製造業重鎮東莞為例,根據東莞台商協會的數據,如今在莞投資的台商企業已經從高峰期的6000多家銳減至4000家左右,台商人數也比以前少了三成。大量製造業企業的倒閉與遷移究竟肇始於企業內部禍因?還是經濟環境大勢所趨?

福昌之“死”

2015年10月8日,福昌電子發布了一份《關於公司放棄經營及涉及員工權益的通告》,宣佈公司因資金鍊斷裂,決定即日起停止生產、放棄經營,同時因為資金原因目前無法支付員工經濟補償金,希望員工通過勞動仲裁,拍賣公司資產依法受償。

這家深圳明星製造企業的關門立即引起了市場的恐慌。作為一家集精密塑膠模具製造、3C(通訊、消費性電子、電腦)和木塑產品開發設計製造為一體的代工和生產企業,福昌電子在深圳、惠州、馬來西亞等地均設有工廠,其客戶包括華為、中興、中國電信、中國移動、日本兄弟株式會社、美國哈曼國際工業等巨頭。根據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2014年報告顯示,2014年福昌電子營業收入4.59億元、淨利潤1905萬元,納稅1758萬元,資產總額7.25億元,負債5.8億元。

如今,福昌電子卻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宣告關門,留下了3800名未結清工資的員工和數百名欲哭無淚的供應商。有消息稱,福昌電子法人代表陳金色在10月8日曾與供應商進行電話溝通,其透露的福昌電子財務狀況是:資金缺口8000萬元,欠供應商債務2.7億元。但福昌旗下工業園區可抵押1.9億元,另外,在中興、華為等客戶中有1.5億元應收賬款尚未收回。

10月10日,福昌電子所在的深圳龍崗區龍城街道辦就福昌倒閉事件緊急成立了依法保障員工權益工作小組、依法保障供應商權益小組,以處理相關善後事宜。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部分員工處了解到,目前首批承諾發放的時薪員工1000多萬元薪酬已經發放,但工齡超過3年的員工仍在等待經濟補償金。

但這僅僅是第一步。 2015年10月16日晚,龍崗區政府相關負責人召集了原福昌電子投資方代表、供應商代表、員工代表以及華為、中興相關負責人等一起協商福昌電子的破產重組事宜。

記者獲得的一份會議簡要記錄顯示,各方當天就福昌電子的破產重組達成了初步協議:爭取10天內對福昌電子進行破產重組並恢復生產經營,重新組建經營管理團隊,新的總經理人選由供應商代表決定。重組的資金來源包括中興、華為提供的大約5000萬元貨款,而福昌電子倉庫仍有貨值約9000萬元的在製品。如若能恢復正常生產,政府也可能向福昌提供無息貸款。至於重組後的股權架構問題則擱置後議。

“目前最關鍵的是恢復經營生產,否則我們的貨款將血本無歸。”一名參會的供應商代表表示,雖然重組之後的福昌在生產經營上還將有很多困難,但不恢復生產資金將無周轉的可能。

對於福昌電子的重組,業界並不看好,“製造業重組一直就沒有成功的案例,特別是在當前手機業普遍拋棄了塑膠殼而選用金屬殼的情況下,一個本就管理混亂的注塑工廠能挽救的機會已經不大。”深圳一家電子企業總經理告訴記者。

在其看來,福昌“死”於其技術更新落後和製造商對供貨商的利潤壓榨,“一家以生產塑膠模具的代工廠沒有跟上行業技術更新的步伐,淘汰是遲早的事情,何況智慧手機行業利潤已經很低,處於上游的配件商獲利更加艱難。”

更大規模倒閉潮或將來臨

在智慧手機的紅海廝殺中,福昌電子顯然不是唯一一個犧牲品。

從2014年底至今,智慧手機配件和代工行業的倒閉現象接二連三上演:2014年底,台灣勝華科技在華3家大型手機面板製造商均宣告倒閉;同年底,東莞奧思睿老闆欠債1.1億元跑路;2015年1月,東莞手機製造商兆信通信老闆因企業倒閉遭到供應商圍堵而自殺;9月8日,深圳鴻楷興塑膠製品亦宣布倒閉,欠下的3500萬元供應商貨款至今沒有解決途徑。

進入10月份,手機配件代工行業的倒閉潮仍在加劇蔓延。繼福昌之後,近日又有兩家知名手機零配件生產商被迫關門:位於深圳的中顯微集團和位於惠州的創仕科技。市場消息稱,中顯微共欠下6億元人民幣債務,創仕科技則高達10億元人民幣。

在手機代工行業 ,深圳中顯微電子有中國山寨手機鼻祖之稱,其主營產品為觸碰螢幕,產品廣泛應用於手機、觸碰螢幕電腦和掌上電腦,倒閉前在深圳和安徽黃山均設有生產基地;惠州創仕科技在業界名聲更響亮,作為廣東省製造業百強之一,其2015年年初因欠債10億元被迫停產的消息轟動一時,最終通過供應商重組公司和債務融資的方式恢復了生產,想不到撐不到一年,仍然難以擺脫破產的命運。

“在手機代工和配件行業,現在幾乎每隔兩三天就有企業關門倒閉,而這很可能引發連鎖反應,使下游供應商資金鍊斷裂從而帶來更大規模的行業倒閉潮。”上述深圳電子企業總經理告訴記者,智慧手機行業的產業鏈危機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就已經有所顯現,只不過現在形勢已經更加嚴峻。

大多數行業人士將此行業悲劇歸因於2013年智慧手機市場大幅成長的後遺症。工信部的監測報告數據顯示,2014年全年,國內智慧手機出貨量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8.2%,只有3.89億部,上市智慧手機新機型1659款,也同比下降27.5%,智慧手機的銷售量創下近年來最緩慢的增長速度。

然而,不少智慧手機廠商對2014年的智慧手機市場維持了繼續增長的錯誤判斷,導致庫存積壓嚴重,作為上游供應鏈的配件商以及代工企業為此受到嚴重拖累。

知名國際調查機構Gartner發布的最新數據表明,2015年國內的智慧手機市場恐怕仍然不會有大的改觀,今年二季度國內智慧手機的銷量與去年同期相比仍然出現了4%的下滑,即使展望全球,今年智慧手機的銷量增速也已跌至2013年以來的最低水平。這或許意味著,智慧手機產業鏈企業的優勝劣汰調整仍將持續。

全面的製造業危機?

值得注意的是,手機配件行業的關門倒閉潮或許只是中國製造業新一輪危機的縮影。

關於中國製造業危機的擔憂從2014年底就一直如影隨形,甚至不少製造業人士還悲觀認為,這一輪危機比2008年時候更加嚴峻,“中國製造業熬過了2008年,卻可能熬不過2015年”。

在素有“全球製造業之都”稱號的廣東東莞,製造業衰敗的景像已經隨處可見。有媒體統計,在東莞17家A股上市公司中,2015年上半年有超過1/3的上市公司業績與去年同期相比出現了下降,這些上市公司涵蓋了機械、金屬、橡膠塑料製造和紡織服裝等行業,由此可見當地傳統的電子設備、玩具、皮具、服裝生產行里,中小型加工企業的生存之艱難。

“現在東莞的台商人數比以前要少25%~30%,仍在正常營運中的台商企業已經縮減到了4000多家,而最高峰時期,這個數量要超過6000家。”在2015年9月份的台博會新聞發布會現場,東莞台商協會會長翟所領用這樣的一組數據回答了記者關於東莞台資企業生存狀況的提問。

作為曾經的台資企業天堂,東莞半數以上的製造業都被台資企業所“壟斷”,東莞市市長袁寶成曾這樣評價台商與東莞的關係:“台商好,東莞才能好;東莞好,台商才能好。”

如今,東莞顯然已經壓力重重。 2014年至今,諾基亞、萬士達、聯盛、勁勝精密、厚宏製衣、裕健家具、政豪電子、鑫佑光電等一大批曾經的東莞招牌製造企業都已經關門停產,根據袁寶成2015年7月接受央視採訪中提到的數據,僅在2014年東莞就有428家企業關門倒閉。

“今年東莞經濟形勢確實比較嚴峻,特別整個中小企業面臨的壓力非常大,東莞會繼續面臨企業倒閉的問題。但是東莞會高度關注企業倒閉的現象,同時規畫一些政策進行扶持。”袁寶成表示,東莞不會丟掉製造業,將在製造業基礎上謀創新升級,相信東莞能解決製造業轉型帶來的經濟增速放緩問題。

東莞的轉型壓力顯然也是中國製造業當下最真實的寫照。在東莞之外,中國石化、龍煤集團、聯想集團、漢能集團等大型國營企夜、民間企業亦紛紛裁員,製造業的寒冬相比2008年似乎有過之而無不及。最新的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顯示,2015年9月該數值仍然在榮枯線以下,只有49.8%。 “雖然9月製造業PMI有所回升,但仍低於歷史同期水平,表明內外需求依然偏弱,製造業下行壓力仍然較大。”國家統計局服務業調查中心高級統計師趙慶河如是解讀。

2015年5月8日,國務院簽批了《中國製造2025》發展規劃,各省隨即拿出了貫徹落實該方案的實施意見。其中廣東省提出,以新一代信息技術與製造業深度融合為切入點,以智慧製造為核心,以先進裝備製造業為突破口,強化工業基礎,走“高端化、智慧化、集約化、綠色化”發展道路。

不過,儘管願景美好,但似乎難解近憂,這樣一部規劃能否拯救已在危機邊緣的中國製造業?接連而至的倒閉潮為此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延伸閱讀:東莞製造業困境:人工成本比東南亞高10倍

出處:cnBeta.com/中國經營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