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戴爾代工廠緯創被曝違規使用學生勞動力

惠普戴爾代工廠被曝違規使用學生勞動力

據英國《衛報》報導,丹麥人權研究機構DanWatch近期發布了一份題為《服務器的奴僕》(Servants of Servers)的報告。報告調查了惠普、戴爾和聯想中國代工廠違規使用學生勞動力的問題。

19歲的徐敏(Xu Min,音)是黃岡師範學院會計專業的大二學生。今年暑假,她希望找一份與自己專業相關的實習工作,但她的學校卻安排了另外的計劃。

根據DanWatch發布的調查報告,與數千名學生一起,徐敏被學校派往全球最大的幾家服務器廠商在中國的生產線,而他們裝配的服務器最終很可能進入歐洲一些大學。

在這項調查中,DanWatch前往了位於廣東中山市的緯創集團的生產線,這處工廠為惠普、戴爾和聯想代工服務器。 DanWatch發現,在長達5個月的時間裡,這些中國學生每天需要工作10到12個小時。他們被告知,如果不參加這樣的勞動,就無法畢業。

這份報告的作者跟踪了歐洲大學採購的服務器的供應鏈。 2014年,這些大學花費了3.4億英鎊(約合33.1億元人民幣),採購惠普、戴爾,以及聯想/IBM等廠商的服務器。

報告指出:“許多學生被強迫完成與專業無關的實習工作,幾乎每天都需要加班及上夜班。這種狀況違反了中國的勞動合同,以及中國教育部門設定的實習工作標準。此外,這種強制實習也違反了國際勞工組織關於強迫勞動的公約。”

調查者發現,儘管這些學生與普通工廠工人從事同樣的勞動,並獲得法律規定的1530元人民幣最低月工資,但他們沒有獲得任何社會福利和保險。這意味著,通過與學校,而不是與實習生簽約,這些工廠可以節約數千萬元人民幣的費用。

惠普、戴爾和聯想不僅是全球最大的服務器廠商,也是歐洲大學使用最多的服務器品牌。不過,在DanWatch聯繫的35家大學中,只有不到10家公佈了採購政策的詳情。

通常情況下,這些服務器廠商應當對代工商進行盡職調查。然而在這一事件中,戴爾、惠普和聯想並未給予這一問題足夠的關注。電子產業供應鏈很複雜,但這些公司並非不熟悉中國市場及其存在的問題,它們與本地代工商的合作也已有一段時間。過去多年時間,非政府組織、媒體和法律研究者已經曝光了中國工廠中的多起勞動者權益問題,例如將實習生作為廉價勞動力等。

DanWatch表示,惠普早在2011年就已承認第三方提出的代工廠使用學生勞動力的問題。 2013年,該公司在中國發布了新的學生用工和派遣工標準。根據這一標準,供應鏈廠商不得要求學生加班或上夜班,而所有實習生項目都必須建立在學生自願,且保證學生完成學業的基礎上。

緯創集團在2013年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中指出,根據該公司的政策,強迫勞動是被禁止的。對於DanWatch的指控,緯創集團回應稱,工廠中的學生根據學校課程設置去完成實習,他們在工廠中的工作是自願的。

惠普和戴爾已經對DanWatch的報告做出回應,並在第一時間向工廠派出了檢察人員。儘管否認有關強迫勞動的指控,但兩家公司也承認,在緯創集團工廠中可能存在一些問題,包括學生加班勞動和上夜班等。

惠普和戴爾已臨時暫停生產線對於實習生勞動力的使用,並承諾將對緯創集團的行為進行調查,確保不存在強迫勞動的問題。

惠普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將“繼續積極監督並調查,確保供應鏈中的所有工廠都遵守惠普行業領先的標準”。如果未能滿足惠普的標準,那麼供應商應立即改正行為,否則惠普有可能停止與其合作。

戴爾發言人則表示,在收到DanWatch的報告後,該公司已經啟動了自主調查,其中也包括第三方檢查。

對於這一指控,聯想做出了官樣的回應,即聯想“致力於以尊重和平等的方式對待員工,保護他們的健康和安全”。

(李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