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輪太空競賽?

下一輪太空競賽?

編者按: 作者艾米莉·卡蘭德禮(Emily Calandrelli)是Fox電視台《探索外太空》(Xploration Outer Space)節目的製作人和主持人。

OneWeb 和SpaceX 都公佈了向近地軌道發射數百顆人造衛星的宏大計劃,它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向全球各個角落的人們提供低延遲的寬帶網路。在戰略合作關係和大筆資金的支持之下,它們都為衛星的研發工作做足了充分的準備。然而,衛星的研發生產是一回事,利用這些衛星提供服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它們面臨的最大挑戰並非來自資金或者技術發展。這兩家公司都需要應對嚴格的國際監管,遵守不同政府對於互聯網發展的政策,並確保消費者願意為它們以後上線的服務付費。

這些問題讓這個原本已經複雜的商業難題變得更為棘手,這也是為什麼此前沒有其他公司能夠做到這點的原因(而且現在仍然有人對此抱有懷疑)。簡而言之,它們在這條路上必須如履薄冰。

從實現這個目標所需的工作量和風險來看,SpaceX 首席執行官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和OneWeb 首席執行官格雷格·惠勒(Greg Wyler,曾任Google人造衛星項目的高階主管)更應該攜手並進,而不是各自為政。事實上,他們原本也是這麼打算的。

惠勒最初將OneWeb 的概念帶到了Google,但是他在2014 年9 月離開了這家公司, 然後與馬斯克合作運營一個新的衛星項目。惠勒在離開這個項目的時候將部分無線電頻段的使用權帶到了OneWeb。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優勢,因為對於衛星營運商來說,無線電波段就像是房地產的地段一樣重要。掌握了這些頻段使用權的惠勒就相當於掌握了近地軌道衛星網絡的話語權。

雖然目前還不清楚SpaceX 將會如何應對這​​個問題,不過某些國家(比如美國)很有可能會強制要求OneWeb 與其他公司共享這個部分的頻段。

在SpaceX 和OneWeb 的競爭當中,無線電頻段的所有權是雙方都不容忽視的一個關鍵。任何需要與地球通信的衛星運營商都需要向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Union,ITU)申請這個有限頻段的使用權,ITU 會向OneWeb 和SpaceX 這樣的公司分配全球的無線電頻段。

unnamed-2-2

這些企業需要“安分守己”,它們只能在自己分配到的軌道和頻段上運作。某些傳統公司使用的是更高的同步軌道,它們擔心OneWeb 提出的計劃可能會干擾到現有公司的正常運作。

OneWeb 聲明他們將會遵守ITU 的所有規定,避免造成任何的干擾情況。儘管如此,有人仍然擔心ITU 缺乏足夠的執行權力,如果OneWeb 這樣的新公司確實干擾了現有衛星公司在相近位置和相近頻段的運作,ITU 起不到什麼作用。

既然這個商業難題如此錯綜複雜,那為什麼OneWeb 和SpaceX 沒有站在同一陣線上呢? 2015 年1 月,馬斯克宣布自己的互聯網服務衛星星座計劃,這一舉動表明他已經從惠勒的OneWeb 脫離。

如果要更好地理解這兩家公司為什麼要分道揚鑣,它們為什麼要獨自迎接為全球聯網的巨大挑戰,我們需要先理解這兩位老闆的目標。雖然OneWeb 的首席執行官格雷格·惠勒和SpaceX/Tesla 的首席執行官伊隆·馬斯克都可以被稱為是慈善的企業家,但是他們選擇了非常不一樣的方式來幫助人類。

馬斯克畢生都在致力於解決重大的問題。在Tesla,他研究的是為大眾帶來低價電動汽車的經濟策略。在SpaceX,他希望研究出人類移居火星所需的技術。

後一個目標的成本是非常高昂的。火星旅行的預計成本會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但即使是最保守的估計都需要300 億美元。在這個巨大的成本面前,馬斯克不打算讓自己的火箭公司上市,而是想尋找其他的融資方式。

他曾經說過,“我沒有讓SpaceX 上市的原因是,SpaceX 的目標是非常長遠的,也就是在火星上建立一座城市。”他希望為自己的星際漫遊項目盡快籌集到足夠的資金,這個想法也許會影響他對衛星互聯網的經營概念,因為這是SpaceX 的其中一個經營項目。

 

惠勒的慈善和事業追求與他現在的項目更為密切相關。惠勒在2002 年成立了Terracom,這家公司的目標是為盧旺達接入移動通信和互聯網服務。這個項目需要在在戰壕之下修建數百英里的光纜,惠勒可以在這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

Terracom 取得許多重大的成果。盧旺達國內的大部分基礎設施90 年代的大屠殺中被毀於一旦,在這種情況下,Terracom 仍然能夠迅速幫助成千上萬的人們連上互聯網。但是當地政治問題讓惠勒感到難以應付,導致他最終低價拋售了這家公司的資產。

惠勒向彭博社表示,他當時面臨最大的困難並非為盧旺達接通網絡,數據可以通過光纖網路在盧旺達國內快速傳輸。問題在於如何將盧旺達的網路連接到外面的世界,因為他們需要使用緩慢而昂貴人造衛星連接來傳輸數據。

在此之後,惠勒將他的目光放在了更為全球化的互聯網戰略。他在2007 年成立了一家叫做“O3B”的公司,這個名字背後的意思是“the​​ Other 3 Billion”(另外30 億),這是當時全世界沒有聯網的人口數量。 O3B 是一個基於中地球軌道的衛星星座,這個軌道的海拔高度在5000 英里左右。與海拔22000 英里的同步軌道相比,這個軌道上的衛星星座可以有更低的網路延遲。

對於許多小眾市場的客戶來說,O3B 是一個十足的顛覆者,它的出現使得海島、郵輪和石油平台等場所都能接入高速的互聯網服務。雖然這對於上述市場來說是一件好事,但是由於這個衛星軌道本身的特點,O3B 不能實現真正的全球覆蓋,而這正是OneWeb 準備解決​​的問題。

一直以來,惠勒都專注於幫助那些通信閉塞的人群連上網路。事實上,OneWeb 的一部分目標就是為發展中國家的女性創業者提供互聯網連接,他們正在與可口可樂公司合作推進這個項目。

可口可樂本身有一個叫做“Five by 20”項目,這個項目的目標是在2020 年的時候幫助全世界500 萬女性創業者實現經濟獨立。可口可樂是OneWeb 的其中一位投資者,後者的核心市場是邊緣的農村地區,也是許多這類女性聚集的地方。

通過Terracom、O3B 和現在OneWeb,惠勒嘗試了從不同的角度來解決提供互聯網服務的難題。在過去15 年裡,他將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將未聯網的社區連接到現代互聯網的事業當中。這個重點和馬斯克的有所不同,後者的目標是為火星之旅籌集資金,同時讓人類居住在其他行星之上(從目前來看,這個目標也許還需要互聯網連接)。

如果一位首席執行官想設計出一種讓更多的人連上互聯網的商業模式,另外一位首席執行官想要提升這種商業模式的利潤,那麼他們決定分道揚鑣也是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於是現在這兩位企業家都在朝著相​​似而不同的目標建設自己的全球衛星互聯網。 OneWeb 將在2017 年發射第一個試驗衛星。 SpaceX 沒有公佈預計的首次發射日次,不過馬斯克在今年1 月表示他希望在五年之內開始提供服務。

很多人會把這個看成是OneWeb 和SpaceX 之間的競賽,但這種想法其實是不恰當的。

僅僅在美國國內就有超過20 家寬頻互聯網提供商,但是我們仍然會遇到一些由於缺乏競爭而造成的問題。如果問題只是在於可以進入的市場,它們還有很多可以周旋的餘地。

無線電頻段分配的問題則會更為棘手一些,不過每個國家都可以自行製訂頻段分配,這點可以為企業留下競爭的空間。率先進入市場的企業肯定會有一定的優勢,但是這個世界上許多有著各不相同的國家,而且有很多人都需要互聯網。

無論他們的發展重點是什麼,馬斯克和惠勒都想以深遠的方式改變這個世界。在實現這個目標之前,他們需要克服許多來自本土、國內和國際的阻礙,但我知道全世界40 億未聯網的人口將會非常感激他們一直以來的努力。

 

出處:TechCrunch

原文:The Next Big Space Race?

題圖來自:NASA 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FLICKR,根據CC BY 2.0 協議授權

翻譯:關嘉偉(@consideRa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