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與痛苦:智慧手機如何能夠改變一個國家?

緬甸移動用戶的數量在過去短短的五年裡快速增長,從開始僅有的50 萬一直增加到2200 萬——緬甸人也經歷了一系列震動,體會到了新技術所帶來的所有便利和挑戰。

緬甸的電價低,經常出現供電短缺,互聯網基礎設施落後,這些情況意味著,智慧手機用戶的增長使得該國5300 萬人口中的許多人第一次認識了www。

“去年這個時候,擁有一部智慧手機還被認為是社會地位的象徵,”仰光某社會企業家組織的一位幹事Phyu Hninn Nyein 這樣對筆者說,“擁有智慧手機的人可以一直拿著它到處炫耀。現在,每個家庭至少有一部智慧手機已經是很正常的了。有的人家裡有許多部。”

2009 年在軍政府的控制下,緬甸的手機SIM 卡需要2000 美元才可以購得。那個時候緬甸人口中只有1% 擁有手機——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這個比例在全球手機普及率排名中,只有北朝鮮比它低。即便到了2013 年,購買SIM 卡仍舊要花250 美元,遠超過大部分本地人能夠承受的水平。緬甸的平均工資水平不到200 美元/月。

一年前,兩家外國公司開始在緬甸以1.5 美元的低價出售帶數據傳輸功能的SIM 卡。市場需求龐大。

從此以後,中國生產的低端安卓智慧機在該國隨處可見。驅車沿著城郊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Irrawaddy Delta) 前行,可以看到在興建中的手機信號塔到處都是,在淺綠色的水稻田上拔地而起。緬甸政府預計該國80% 的人口將會在本財年末也就是明年三月31 日之前,擁有行動電話。

農業、醫療和災難救援

智慧手機網絡覆蓋範圍的擴大,不僅為個人生活帶來了方面,同樣也有助於農業、醫療和災難救護,尤其緬甸是一個災難頻發的地區。

八月,緬甸暴發洪水,至少有100 人死亡,超過130 萬人的生活受到影響。有了行動電話的通訊功能,營救者可以更容易地定位洪水被困人員—— 2008 年,納吉斯颱風(Cyclone Nargis) 引發的洪水,死亡人數超過13 萬。

“我見到過很多使用智慧手機進行的營救行動,”Phyu Hninn Nyein 這樣說道。

與此同時,緬甸農民中智慧手機用戶的數量越來越多,也在幫助該國的農業向前發展。

Phyu Hninn Nyein 就職的社會企業家組織就在試驗一種手機app,能夠讓農民在需要的時候和農業專家取得聯繫,獲得參考資料。該組織還開發了感應探測app,能夠獲得土壤濕度數據,並且顯示作物面積的實際大小。

Farmers in the Irrawaddy Delta get a lesson in the Farm Advisory Services smartphone app, which can connect them with agricultural experts.
Farmers in the Irrawaddy Delta get a lesson in the Farm Advisory Services smartphone app, which can connect them with agricultural experts.

“精確核算技術正在美洲、歐洲和澳洲的農田上推廣,”該組織聯合創始人Jim Taylor 說道,“我們希望看到同樣的應用成果出現在緬甸的普遍農民身上。”

2000 年緬甸在世界衛生組織醫保服務發展的排名中​​在最末位,但是智慧手機帶來了令人鼓舞的轉變。 Maymay 是一個獲得巨大成功的手機應用,這個詞在緬甸語當中是“母親”的意思,該應用為用戶提供基於月份的孕期指南和醫生指導。

對於社會問題的挑戰

但是,緬甸人也同樣面對著智慧手機——和社交媒體——快速普及所帶來的挑戰。

人們在網上分享一些東西,但並不真正清楚會帶來什麼後果,緬甸裔美國籍作家、博客作者Kenneth Wong 這樣認為。 “有許多假的東西——我見過有PhotoShop處理過的圖片——有經驗的網路用戶能夠分辨出來的⋯⋯ 不合法的東西。”

緬甸的佛教領袖維拉督上師(Ashin Wirathu) 在Facebook 上散佈的言論被廣泛認為是去年多次反穆斯林集會的原因。

“曾經有一個未經證實的謠言,說一個女佛教徒被某個信仰穆斯林的茶店老闆強姦了,”Wong 回憶說。一個“可疑的”消息源發布了這起謠言,他說,接著“人們就開始在網上分享。”

在維拉督上師分享了他的觀點之後,事件“變成了病毒式傳播,幾乎就在同一天晚上,那家茶店遭到了衝擊。”Wong 這樣說道。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稱,兩人在暴亂中喪生,一位男性佛教徒,一位男性穆斯林。

“我很尷尬,”Wong 繼續說,“我長大的國家,曾經我以為這裡的人們以好客和包容著稱,那一次我看到了另一種不同的緬甸人。”

緬甸社會著名人士挺身而出,希望能夠教育人們如何對待社交媒體的威力。 2014 年,緬甸部落客作家、曾經是政治犯的Nay Phone Latt 發起​​了一次宣傳活動,稱之為Panzagar,意思是“花的演說”,為的是促進緬甸的互聯網用戶去思考他們在網上的言論所帶來的後果。

該宣傳活動鼓勵人們將一束花放在嘴邊,拍一張自拍照。 Facebook 也參與其中,推出了Panzagar “表情包”。該網站表示,緬甸每周有數百萬該表情被分享。 Facebook 表示這是他們第一次希望通過表情包來實現社交變化,該網站還針對緬甸推出了一系列消息舉報選項。

四月份,穆斯林羅興亞(Muslim Rohingya) 活動家Wai Wai Nu 在Facebook 發起了一個名為#MyFriend 的宣傳活動,參與用戶會發布一張與不同宗教或種族朋友的合照,再給照片打上標籤。

除了增進包容理解之外,緬甸人還利用社交媒體促進政府執政開放透明,該國民主制度尚處於早期,2010 才剛剛完成軍政府過渡。人們在社交媒體上討論政治議題,報告他們目睹的不公平現象。

緬甸25 年來的首次大選,於在11 月8 日舉行。 “公民記者曾經被認為是難以想像的,如今已經變得可能,”Wong 這樣說,“人們在社交媒體上傳緬甸當局濫用權力的影片證據。這種事情在我長大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會成為現實,也不認為人們敢去這麼做。”

 

出處:NPR

編譯:虎嗅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