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選戰臨近,希拉蕊競選團隊在矽谷招兵買馬

希拉蕊·柯林頓( Hillary Clinton)的總統競選團隊正在快速建設自己的技術力量,在此過程中他們不斷從矽谷招兵買馬。

希拉蕊競選團隊的首席技術官斯蒂芬妮·漢農(Stephanie Hannon)是一位谷歌前高管,這意味著她對矽谷的秘密瞭如指掌。漢農的工作—— 組建一支世界級的技術團隊, 開發一系列有助於競選獲勝的科技產品,而且要在沒有股票期權這樣的傳統招聘手段的情況下完成這項工作—— 絕不容易。

希拉蕊競選團隊的招聘動作非常引人注意,目前約有25位技術員工, 該數字到今年年底預計將會翻倍。

這些人將有機會在全國舞台上一顯身手。在政治活動中,科技所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利用科技定位內城區、搖擺州選民對喬治· W·布希2004年連任競選的獲勝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 歐巴馬對社交媒體以及選民分析技術的使用則是另一個絕佳例證。

與這些案例形成對比的是共和黨的Orca軟件,它在關鍵時刻的崩壞把自己搞成了大新聞。競選團隊如果沒有完全掌握相關科技的話,有可能會讓候選人陷入非常尷尬的境地。

於是科技增加了一項政治優勢, 在這個取消訂閱有線電視時代中隨著電視影響力的下滑, 這一項優勢的價值會越來越高。如果你無法以傳統媒體的方式花錢把自己推銷給以“移動、社交、本地、 表情符號”為中心的家庭及個人,那你就必須去尋找新的途徑。

技術 團隊的 建立

TechCrunch與漢農進行了簡單交談, 接著進行了電子郵件採訪。在被問及競選團隊的招聘對象時,這位首席技術官給出了一份職位清單,包括“前端、後端、安全、移動、數據工程師, 數據科學家以及開發人員”。就目前這份清單而言, 其言下之意是競選團隊希望擁有能夠開發所需一切產品的自主全能團隊。

(從概念上來說,這應該是一個優勢。Orca軟件崩潰後, 這次災難該歸罪在誰頭上的爭吵最後集中在外部顧問和羅姆尼那邊規模過小的團隊兩者之間。)

希拉蕊的2008年競選也遇到了技術挑戰。 2016年 的情況則大不相同。希拉蕊不僅從歐巴馬那裡學到了不少數字招數, 她還從歐巴馬2008年競選團隊中請來幫手。曾負責歐巴馬競選網路活動的網路總監安德魯·布里克( Andrew Bleeker)和泰迪·高夫( Teddy Goff)及其他一些人陸續加入了希拉蕊競選團隊。

另外加入的還有來自矽谷的新鮮血液。希拉蕊的新任首席產品官歐西· 伊米克帕利亞(Osi Imeokparia)過去十餘年時間在谷歌和eBay領導產品開發。希拉蕊的產品總監迪帕·蘇布拉馬尼亞姆(Deepa Subramaniam)離開了科技領袖最愛的非營利組織charity: water,加入了希拉蕊團隊。

在談到後端時,TechCrunch特別詢問了競選活動的移動戰略。漢農將移動稱為“ 不斷擴大的場地”,隨後拋下了關於希拉蕊競選團隊關注目標的有趣提示:“ 隨著[競選團隊]持續針對移動開發產品、 決定何時部署特定工具, 我們的關注點仍然是在主流移動操作系統身上, 這樣就能確保在競選活動中爭取到盡可能多的支持者加入。”

你可以解讀為, 似乎不會推出Windows 10 Mobile的相應應用。

競爭白熱化

可以這樣說, 科技市場正處於一個巨大的牛市之中。該行業是否處於新的泡沫之中仍然有待辯論, 但現在絕對屬於黃金時期。

而且在科技行業中, 在一切都炒得火熱的時候, 薪水則更加火熱。每一個想要組建技術團隊的政治競選活動將不得不與火熱的人才市場展開競爭,還要給出讓人無法拒絕的補償方案;簡而言之,參與政治競選活動永遠不可能與讓你賺大錢的工作同日而語。

漢農以矽谷工程師能夠理解的方式詮釋了她的看法, 將其團隊的工作比作“ 全國直播的18個月的駭客馬拉松”。接著她稱“據我所知,沒有哪家創業公司有像這樣工作更辛苦, 上線更快, 接觸更多的人, 解決更困難或更有趣的問題集”。

據推測,政治傾向也是競選團隊的核心賣點, 否則人家不如舒舒服服地去做待遇豐厚的普通技術工作了。如果你覺得你正在幫助改變世界的話, 很可能你會接受薪水上的折扣。

不過, 競選活動也對短期工作人員開放。漢農稱願意給“想跟我們一起披星戴月一周或數週的志願者、工程師及設計師”提供機會。

一場科技的選舉

希拉蕊競選團隊的技術團隊招聘很有意思, 它早早定下了基調, 這場選舉將演變成為兩位終極候選人之間技術上的較量。不過科技的內容遠遠不止開發自己的工具這麼簡單。

拉伊德·加尼( Rayid Ghani)被許多人認為是歐巴馬贏得2012年選戰的秘密武器。加尼是一位來自巴基斯坦的美國移民,他在卡內基·梅隆大學讀研究生時開始研究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並嘗試在大規模數據中尋找情境。

目前數據科學的新​​興領域主要停留在公司業務範圍內。加尼是第一批將其應用於總統選舉的人,當時他從Accenture辭職加入了歐巴馬團隊。

當時,Facebook和Twitter這樣的平台正在演變得更加複雜。他也利用了選民開放數據來定位搖擺州的選民。

加尼開始研究過去幾次選舉週期中參與投票的選民, 並呼籲歐巴馬支持者在Facebook上爭取自己的好友。他還能通過Facebook這樣的社交媒體網站讓選舉行銷覆蓋騎牆派選民。

不過加尼的許多工作涉及到傳統的、非常管用的上門行銷。 “它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複雜。 你仍然需要讓搖擺州的人去登記投票, 而且他們只能通過白紙黑字的填寫、簽名並郵寄的方式完成。 ”他說道。

加尼表示, 關鍵在於利用公共記錄尋找並建立關於已經登記並很可能再次投票的選民的通訊方式清單, 或者通過網路定位搖擺州中那些可能投給任意一方的選民。

歐巴馬競選團隊的員工利用當時的社交媒體網站尋找潛在支持者。當時形成了一對多的網絡效應。曾任國務卿的希拉蕊如今正在新的平台上(如Instagram及Snapchat)做著相同的推廣工作。

“每個平台都有著不同的目的,”加尼說道,“ Instagram你瞄準的是那些已經關注並支持你的人。 你在那上面爭取的是資金之類的支持。 ”加尼告訴我們, Facebook 、推廣程度較輕的Twitter及其它線上論壇則是針對性人口統計數據派上用場的地方。

開發複雜軟體以及針對性社交媒體工具在短期內很難完成。不是每個候選人都能有資源來做這件事。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希拉蕊現階段的唯一對手——僱傭了許多的技術志願者,搭建了許多針對細分支持者人群的網站來幫助競選。

加入桑德斯競選團隊的軟體工程師們開發應用並參加駭客馬拉松,為桑德斯通向民主黨提名的左翼競選助上一​​臂之力。工程師們通過Reddit論壇上的一個板塊Coders for Sanders交流想法。其中一個貼子建議開發一個桑德斯社交網絡,另外一帖提議根據《School House Rock》動畫片為候選人製作相應主題的視頻。

展望未來

政治活動中技術部門之間的軍備競賽只會變得越來越激烈。因此,希拉工程師競選團隊甚至在還沒確保拿到提名的時候就想要儘早完成招聘,這一點並不讓人意外。

我們將會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 政治活動越來越傾向於那些科技類型的人群, 這些人相對於華盛頓特區的居民而言往往在政治文化上截然不同。現在,讓招聘 競賽 開始吧。

出處:TechCrunch

2015.09.09 由Alex Wilhelm (@alex), Sarah Buhr 發布

翻譯:顧秋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