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獎導演新紀錄片,不一樣的賈伯斯

這週早些時候,導演亞歷克斯·吉布尼(Alex Gibney)同包括我在內的諸多記者進行了一次會面並且探討了他的新電影——(Steve Jobs: The Man in the Machine),而他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放下自己的iPhone 手機。

這個動作本身不起眼,不過因為這部紀錄片講述的是賈伯斯和他所創造的產品與我們之間的關係,因此這一舉動也就額外增添了一些幽默和分量。影片一開始播放的是賈伯斯在2011 年去世後大家各種悲痛的畫面,影片剩下的部分都是在發問:為什麼人們對一家大型技術公司的CEO感情如此深厚?賈伯斯真的值得這樣的崇拜嗎?

吉布尼並不是要勸說人們不要去購買蘋果的產品——畢竟,他也在用iPhone。與此相反,這部紀錄片的目的是提出問題,這些問題是關於賈伯斯的價值以及這些價值對矽谷地區的影響(吉布尼在矽谷總是看到一種差不多的“自由散漫的氛圍”)。

他說,“賈伯斯影片的結束方式,並沒有什麼慣例可尋。對我而言,最好的電影是那些讓你,不是強迫你而是鼓勵你,讓你能獲得一些劇場之外的東西,讓你的腦海裡充滿疑問。”

另一方面,由於許多人拒絕接受採訪,這也很有可能妨礙了這部影片去解答這些問題。這部影片裡沒有斯蒂夫·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沒有一個目前在蘋果任職的員工,影片中與賈伯斯家庭關係最近的人是克里斯安·布倫南(Chrisann Brennan),也就是賈伯斯第一個孩子麗薩的母親。事實上,吉布尼回憶起當時在西南偏南電影節(SXSW)的審片會上,蘋果公司的員工是如何走出去的情景——那個時候,蘋果高管艾迪·庫伊(Eddy Cue )發表推文說這部影片“對我的朋友帶有偏差和惡意的描述。”

“這部影片並不是打臉,它是對於這個人的人生和他的人生對於我們的意義的思考。這並不是那麼簡單。”吉布尼反駁道。

很顯然,這部影片更多的是描述賈伯斯的故事中負面的部分,尤其是在影片結尾的最後一大段,吉布尼記錄了股票期權回溯醜聞、反壟斷訴訟、製造蘋果產品的富士康工廠的狀況以及賈伯斯與科技博客Gizmodo 關於iPhone 4 原型機事件的論戰等內容。

對於影片在股票期權回溯醜聞上所花費的時間,我尤其感到震驚,影片在這方面的探討深度超過了對任何一款蘋果產品開發的討論。吉布尼表示,出於許多原因,這“值得詳細記錄”。首先,這裡有“故事中的背叛——對於(蘋果的)回歸十分重要的兩個人(即首席財務官弗萊德·安德森(Fred Anderson)和首席法律顧問南希·海寧(Nancy Heinen))被落井下石。”

此外,《財富》雜誌特約編輯彼得·艾爾金德(Peter Elkind)(他與吉布尼在這部電影中有合作,在之前的電影《安隆風暴》(Enron: The Smartest Guys In The Room) 也有過合作)拿到了賈伯斯在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證詞視頻——這份證詞視頻成為了“這部電影的隱藏主幹”。

吉布尼聲稱,這些畫面突顯出電影是如何為一件事物帶去新的觀點。他承認,當評論家說這部電影沒有什麼新意時的確“讓我有點抓狂”,“好像電影應該要做的就是羅列事實。”在吉布尼看來,“真正要關注的不是事實,而是它的結構。”所以在證詞視頻部分,你可以只看字幕,但它無法捕捉到吉布尼所認為的賈伯斯在畫面中顯示出的對SEC 審查官的惡意、諷刺和藐視。

但是話說回來,電影所展示的並不都是負面的內容。在我看來,最棒的一幕是採訪原蘋果機(Macintosh)團隊的工程負責人鮑勃•貝爾維爾(Bob Belleville)的畫面。貝爾維爾不無悲傷地說他當初並沒有意識到為賈伯斯工作有多麼糟糕。然而當他回憶起賈伯斯的死,他又開始哭泣,感情強烈。這是一個複雜而又感人的時刻,而且正如吉布尼的觀點所言,這真的不是寫作能夠捕捉得到的東西。

那麼,好吧,這部紀錄片注定是要提出問題而不是解答問題。但是對於賈伯斯真正關心的東西,吉布尼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我只能猜測,”他說。 “我的觀點是,他真的認為通過創造出那些十分美觀、性能卓越和對人們極具吸引力的產品,他是真正在改變世界。也許這就是他推崇的禪宗的一個方面——專注於一件事,將這件事做到極致,而其他的東西都是鬼扯淡。”

《Steve Jobs: The Man in the Machine》正在美國影院上映中,影片還可以通過視頻點播收看。

出處: TechCrunch

2015.09.07 由 Anthony Ha (@anthonyha) 發布

題圖來自:Magnolia Pictures(木蘭花影業公司)

翻譯:曹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