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Uber司機起訴案被視為集體訴訟

據彭博社報導,美國加州聯邦法院週二作出判決,要求 Uber  認真對待16 萬名僱員為提高薪資水平及福利待遇而發起的一項集體訴訟。美國舊金山地方法院法官Edward Chen 在判決中稱,司機提起的訴訟可以被視為「集體訴訟」。儘管該判決僅對加州的Uber 司機有效,但業界人士認為這將會影響到全美Uber 司機,因為其它地區法院將會參照該判決來裁判相關的案件,甚至會影響整個分享經濟行業。
3 名司機此前在舊金山聯邦法院對Uber 提起訴訟,稱他們是Uber 的正式員工,因此油費和汽車保養費用應得到報銷。目前,司機自行支付這些費用。訴訟的焦點在於如何釐清Uber 司機和Uber 之間的關係上,到底是正式員工還是臨時工,如果Uber 的司機被定義為Uber 公司的正式員工,那麼這些員工將會享受到相對應的失業政策、勞工報酬和工會權利等,而且該判決生效後,加州的Uber 司機可以按照行駛里程和載客次數向Uber 尋求賠償,這對於Uber 來說是個大數字。
今年6月,加州勞工專員已判決,Uber 一名司機應當被視為正式員工,而非合約員工。 Uber 已經就這一判決提出上訴。
在本案中,Uber 收集了數百名司機對該公司的支持聲明,Uber 認為,許多司機傾向於獨立合約員工,而不是正式員工的身份。不過,法官拒絕採信這一證據,因為司機的聲明可能來自他們回答Uber 預設立場問題的結果,這樣的說法缺乏基礎。
Uber 司機們還不服的是,乘客向司機支付的小費被 Uber 收走,而沒有直接提供給司機。司機方的代理律師需要提交更多證據,才能就費用報銷問題展開集體訴訟。
Uber 認為,這起訴訟不應被視為集體訴訟,因為許多司機的具體情況都有所不同。不過法官表示,Uber 的陳述中存在“固有的矛盾”。一方面,Uber 認為已採取適當的方式,將每一名司機都歸類為獨立的合約員工。而另一方面,Uber 認為每一名司機都有所不同。但實際上,Uber 本身無法做出決定。
Uber和司機方的代表尚未對此置評。
就業律師Beth A. Ross 在該判決下達前曾表示,該案涉及的問題,關乎Uber 的商業模式是合法還是違法。如果這個問題按集體訴訟案被定案,整個案件就非常明朗。 Ross曾代理過針對聯邦快遞公司發起的一起類似集體訴訟案。在此前的“聯邦快遞集體訴訟案”當中,聯邦快遞公司同意向原告支付2.28 億美元賠償金達到和解協議。但在“聯邦快遞集體訴訟案”當中原告僅為2000 名,但在Uber 集體訴訟案中原告數量卻高達16 萬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