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15:Twitter創始人們的宮廷鬥爭史

2006-2015:Twitter創始人們的宮廷鬥爭史

Twitter是個是非地,從這只藍色小鳥誕生的那一天起,朋友間的背叛、資本家的殘酷這樣的戲碼就不斷上演,每次CEO人員的變動,都將創始人、投資人牽扯進來的公司權力鬥爭推向高潮。

而這樣的高潮,到今天為止,隨著迪克·科斯特洛的下台,在Twitter創建的9年時間裡,已經發生了4次。

諾阿·格拉斯OUT!

12-2

沒人會記得諾阿·格拉斯。

當Odeo基本被投資人放棄時,他在一個雨夜,與傑克·多西腦力激盪出了用簡訊向他人廣播自己“狀態”的想法。後來所有的演進,都是在圍繞著這個想法,演變成了現在的Twitter。當時傑克是Odeo的主力工程師,諾阿是傑克的上司,Medium CEO埃文·威廉姆斯是Odeo的CEO。

在埃文創辦的Blogger還沒被Google收購的時候,他與諾阿便結識成為了好友。而當諾阿自己創業建立一個播客平台找不到投資的時候,諾阿想起了自己的富翁朋友。被Google收購後,作為Blogger的創始人,埃文套現了近千萬美元。於是投資20萬美元後,埃文取代諾阿成為了公司的CEO。而埃文的進入,為Odeo帶來的不光是自己的投資。在自己創辦的公司被Google收購後,埃文已經成為了矽谷的風雲人物、媒體的寵兒,他能夠為Odeo招徠資本家、吸引優秀的人次加入。

事後證明,埃文最開始的擔憂是準確的。在諾拉勸說埃文入夥的時候,埃文想到了自己之前的創業經歷,“我非常珍惜我們的友誼,我不希望我的投資,或者說因為我們一起工作而影響到我們的友誼”。埃文擔任Odeo CEO後,諾阿並沒有適應這種角色的轉變,或者在他看來,沒有必要有所改變,於是公司的決策經常陷入到他倆的爭執中。

而成為諾阿出局的直接導火索是“好朋友”傑克向埃文發出的通牒,“如果諾阿留下,我就離開”。傑克認為,諾阿一直在干涉Twitter,他倆已經不能在一起工作了。當時Twitter已經有了初始版本,還有了一句自己的口號——“你關注我嗎?”。在選擇創業後,諾阿已經把他的生活搞得支離破碎,本來與他相伴同行的妻子艾琳跟他結束了婚姻長跑,Twitter在那個時候似乎成了它的救命稻草,這是一個很酷的想法,這個想法能讓他成功。這讓他對所有關於Twitter的事情都神經兮兮,有一次看到丹尼斯·克羅利出現Twitter,Twitter出現3個月時,諾阿暴怒,喋喋不休地怒斥了給克羅利邀請碼的Twitter營運人員克里斯托弗,他認為克羅利是Twitter的敵人,得趕緊畫一張戰爭地圖去摧毀他。

克羅利2000年創立的Dodgeball 2005年被Google收購了,之後創立了Foursquare。而不知情給了他邀請碼的克里斯托弗,是傑克·多西長久以來苦苦追求的對象。

在諾阿出局後,傑克一直在領導Odeo的內部項目Twitter。這場鬥爭,沒有反抗的一方。

他沒有鬥爭,因為他不知道如何鬥爭。當馬被踢了一腳時,他會選擇走開。

Twitter從Odeo獨立出來後,傑克成立Twitter的第一任CEO。

傑克·多西OUT!

121

Twitter用戶數在迅猛增長,不斷湧入的巨量用戶,壓垮了稚嫩的CEO傑克·多西。

由於網站構建的方式(在超過兩週的時間內東拼西湊),不斷流入的人群使Twitter徹底崩潰。不止服務這一方面,所有方面都崩潰了。推文無法顯示;賬戶消失;網站持續幾個小時無法連接,有時甚至持續不止一天;伺服器癱瘓。

Twitter本來是條小船,載著幾個人穿過池塘是沒問題;但現在,它被當做了一條遊輪,要駛過大洋。所以,它的沉沒,是必然的。

對於Twitter用戶來說,他們是無法忍受的,甚至有一群忠實用戶決定舉行一次網絡抵制來施壓。反過來,Twitter工程師團隊也是煎熬,他們的電話在半夜吵醒他們,有時是每隔幾個小時,有時是每隔幾秒鐘,Twitter又出問題了,而且問題很嚴重。

投資人Union Square的弗雷德·威爾森和畢吉恩·薩貝特來公司與工程師見面時,他們聽到的多半是對傑克的擔心,“工程和營運都處理得非常糟糕”,“我不知道誰在負責公司,埃文拿出產品,並展示其對進展的願景,而傑克就坐在角落裡做著筆記”。

埃文也對現狀不滿,他認為傑克下班太早了,“一下班你就去上服裝製作課和瑜伽課,去社交,而我們的網站上有一堆的問題亟待解決,公司正在放慢發展的腳步”。埃文是Twitter的大股東、董事會主席,他能這麼對傑克說,在Twitter裡面也只有他能這麼去說。雖然傑克很努力,別人來到辦公室之前他就早早在那,但通常情況,他會在下午6點下班。

埃文一票、弗雷德一票、畢吉恩一票,董事會五個人中有三個人對傑克接續擔任CEO有異議了。所以,傑克出局,擔任董事會無實權的主席,埃文接任CEO,並且傑克在董事會中的投票權給予了埃文。

而之所以沒有將傑克徹底趕出Twitter,一方面是怕傑克轉投Facebook,馬克·祖克伯已經與他有過好幾次勾兌;另一方面,創始人被趕出公司的消息傳出去,會對Twitter負面的公眾影響。

埃文·威廉OUT!

141

埃文·威廉的出局,算是完全由傑克·多西主導策動的一場人事地震。

曾經,他倆是有過蜜月期的。在諾阿被趕出去的那段時間,Twitter一片形勢大好,合謀者傑克和埃文一起捧起過西南偏南的獎杯,一起喝酒,一起相約去跳傘,帶上埃文的妻子莎拉,還曾經一起露營。

而當傑克被埃文夥同投資人從CEO的職位踢下來後,他的心中只有怒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借用了一句他偶像史蒂夫·賈伯斯的話說,“就像被人狠狠在肚子上揍了一拳”。

賈伯斯的經歷是能給他共鳴的,他追隨偶像的腳步,瘋狂地聽著賈伯斯最愛的團體組合披頭四,知道賈伯斯與印度的關聯,他把聖雄甘地的圖片作為了螢幕保護程式,他也開始自稱是編輯,他不光是Square的CEO,還是這家新創公司的編輯。

當然,傑克也在做各種嘗試讓自己回到Twitter,回到自己付出巨大努力、親自孵化出來的藍色小鳥。 2009年D輪進入的Benchmark資本,其在董事會的代理人皮特·芬頓從一開始就與傑克·多西保持著良好的關係,芬頓對傑克過去的遭遇感到不公平。而傑克在芬頓的支持下,在等待其他投資人、公司管理人員與埃文之間的矛盾擴大,從而伺機反撲。

2010年夏天,傑克花費大量時間向周圍的人遊說。當然,這是個合適的時機。部分高級職員開始抱怨埃文的懶散決策;埃文堅持雇用朋友的行為讓大家感到不滿;6月份接待梅德韋傑夫差點弄出個大新聞,按照計劃這位俄羅斯總統在Twitter自助餐廳發布他的第一條推文,但在計劃好的時間前幾分鐘,Twitter還是當機狀態的,好在問題及時解決了。

2009年業務急速增長後,2010年Twitter營業額增長放緩。投資人開始質疑埃文是否是公司新一階段的合適CEO人選,就像當初質疑傑克一樣。 Twitter接下來要做的是保持盈利,順利上市,投資人能夠按照計劃退出。

在這時,傑克成為反埃文勢力的結點,所有的抱怨在傑克這裡輸入,所有的抱怨都從他那裡輸出。終於,在傑克家,參會人員達成一致:1)埃文下台;2)找到合適CEO之前,由埃文找來Twitter擔任COO的朋友迪克·科斯特洛擔任臨時CEO。事後才知道的迪克,在一番糾結以及投資人的遊說下,決定接受臨時CEO的職位。於是,埃文的命運就此鎖定。給迪克·科斯特洛規劃的職位在最後也發生了變動,Twitter聯合創始人、董事會成員,以及埃文堅定的支持者比茲·斯通在埃文出局已經確定的情況下,他提議讓迪克擔任全職CEO。他認為,如果撤掉CEO、換上臨時CEO、再找個新的CEO,這麼折騰,會把Twitter給毀了。

於是,2010年10月4日,Twitter對外發出新聞稿,宣布迪克·科斯特洛成為新任CEO,埃文自動讓位,後者將專注於產品研發。

因為埃文在這次調整中的抗爭,傑克未能他所願地在這次調整中回到Twitter,所以新聞稿中也沒有他的名字。但他的回歸只是時間問題,2011年3月,公司宣布了傑克的回歸,擔任產品管理執行主席。

迪克·科斯特洛OUT!

131-2

今天,Twitter宣布了迪克·科斯特洛的下台,傑克·多西擔任臨時CEO。傑克目前還是Square的CEO,他在電話會議上表示,會很好地控制自己在兩家公司的精力分配。

Twitter早期重要投資人Chris Sacca近期發表了他對現在Twitter的看法。在他看來:

新用戶獲取緩慢;

有10億的用戶嘗試過Twitter,但這批人現在都流失了;

付費廣告收入看不到增長的勢頭;

華爾街失去了對現在Twitter管理團隊的信心;

Twitter沒法說服投資者它潛在的增長勢頭;

Twitter 上個季度的財報沒能達到分析師的預期,股價也一度下跌了18%。

曾經,作為首席營運官的迪克幫助Twitter獲得了第一份收入,之前幾年這家公司的收入為0。2009年,迪克代表Twitter與Google以及Bing達成協議,推文能夠在這兩個搜索引擎上被檢索到,作為回報,Google和Bing分別向Twitter支付1500萬美元和1000萬美元。因為在業務變現上表現出來的能力,讓董事會把迪克成為了接替埃文的人選。而現在,因為財報的難看,迪克告別了將近5年的CEO生涯。

而傑克·多西,又離他在Twitter時的起點更近了一步。

 

出處:品玩

作者:郭海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Loading